泰西地图学四

上一章:泰西地图学三 下一章:泰西地图学五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窗外乌云滚滚,闷热得让人烦躁。董旺财抬头看着莫允离,有点惊讶,犹豫着不开口。

宁骥一看他的神色,就知道他在顾虑什么:“公主问你什么你直言即可。”

那董旺财看着莫允离清澈的眼眸,想到自己惑心术被破时候的情景,想起了自己的亲生父母,想起了自己年少时候的埋头苦读,想起了他看到发榜发现自己高中,却没法继续应考时候的复杂心情。

董旺财一咬牙道:“公主垂询,学生不敢不答。公主答应学生重新应考,但是学生学业荒废已久,恐怕从文很难立刻出人头地。学生想从军,此时靖边大战将起,学生想尽自己一份力,也博一分功劳!”

莫允离望着他,点头道:“很好。江将军也夸你了。你即有此意,那就参军去吧。我们之间的约定就当不存在。你手下的兄弟们亦然,去留随意。想参军的,我跟江将军说。”

董旺财大喜,拜倒在地:“谢过公主殿下!”

“你起来说话吧。看看这张图,你可曾在幽云楼中见过?”

董旺财站起来接过了莫允离手中那张残图。他细细看着这图,茫然地摇摇头道:“没有见过。”

莫允离大失所望,不死心地继续问:“这样形制的图,你真的一张都没见过么?”

董旺财看着那图道:“公主的这张图,显然与一般的计里画方的地图不同。在下确实没有见过。”

莫允离和裴媛对望一眼,她们本来推断董旺财手中一定会有残图,也许还会有其余泰西人画的图。没想到居然猜错了。

莫允离不死心地追问道:“你说研读幽云楼的密藏书籍,从中发现了广舆图。除此之外,你可曾得到幽云楼的其他地图传承?”

董旺财一愣,道:“实不相瞒,我发现广舆图之后,我师父的确将他这些年研习的地图心得传授给我。但是我之所学中,没有公主手中那样的图。”

莫允离不由十分失望,而董旺财忽然想起了一件事,他道:“公主,我曾说我们此来靖边,是因为有人告诉我们这里有朱思本的地图。那人与我师父相识多年。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形貌和身份。但是我听师父说他乃是一位贵人。并说多年之前,此人曾拿走了他的一些珍藏,其中的地图术,他还没有学通。师父当时说起颇为惋惜。”

莫允离一听,急忙追问道:“你不知道此人的身份,那你可知道该如何找到他?他身上有何特征?”

董旺财说出的话,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:“此人我见过几次,他十分小心,声音都经过伪装。若说特征,他身着一件黑斗篷,那黑斗篷是一件难得的宝物,内中衬着金丝软甲,刀枪不入。”

莫允离和宁骥的眼前,立刻浮现起他们在昆仑山上见到的那铁墨人首领黑斗篷神秘人。

莫允离的脸色不由一变:“关于此人,你还知道什么?”

董旺财道:“师父曾说此人乃是欣国朝中的贵人。他出身大家族,身份显赫。”

莫允离和裴媛心中都一沉,她们联想到一路上的事情,觉得似乎幕后的黑手在逐渐浮出水面。莫允离问:“你不知道他是谁。那你师父呢?他现在人在何处,可否请他出来叙话?”

董旺财垂下了头道:“我师父的惑心术被我所破之后,死在了仇家手下。”

线索到此就中断了。莫允离十分失望。阿花咯咯叫着,跳上了莫允离的膝盖,莫允离摸着它的羽毛,看着宁骥和裴媛:“如今我们该如何做呢?”

此刻阿诺金糕和冷鹰正站在沈幽幽房间之外。

冷鹰脸通红,看着阿诺金糕悄声问:“你说的法子,真的有用么?”

阿诺金糕用胳膊肘捅捅她,不耐烦地小声说:“你站了半刻了,能不能像个爷们。光长那么高的个子。我告诉你,这是我们吟游诗人祖传的法子。你到底敲不敲门啊!”

冷鹰摸摸胸口,此刻他心跳得厉害,他又看看阿诺金糕:“那你用过没有啊?”

阿诺金糕笑了道:“你不知道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心仪的姑娘吗?怎么可能用过,你再废话,我就自己去找沈姑娘了。我觉得,我认识的女孩儿之中,沈姑娘人美又能干,十分好。”

冷鹰正瞪着他,却听房门嘎吱一声响,推开来。沈幽幽脸上带着似有似无地微笑,看着金糕柔声道:“金糕,谢谢你夸我。你们要在门口待多久,为何不进来说话。”

这下连脸皮十分厚的阿诺金糕都不由脸红了,冷鹰更是脸红得要滴下血来一样。

他望着沈幽幽,终于鼓起勇气道:“沈姑娘,俺听闻你在路上眩晕,不曾跟着上昆仑,特意给你带来一些万寿菊,泡茶喝可以安神。”

沈幽幽轻轻一笑,道:“谢谢你啦。”

此时却听一阵咕咕声,一只大公鸡扑棱棱飞了过来。上官冷鹰条件反射一样一伸手将公鸡抱在了怀里。

身后莫允离笑道:“冷鹰,阿花它也不耐高寒,有点眩晕,你也送点儿万寿菊给阿花吧!”却听裴媛也在轻声笑。

冷鹰的脸更红了,他不知道莫允离和裴媛什么时候来的。他把那小药包,往沈幽幽怀中一丢,一言不发地转头就跑。

阿花在他怀里扑棱着翅膀叫个没完。

裴媛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,不由笑着喊道:“冷鹰把阿花还回来。”

却见冷鹰并不回头,将阿花使劲儿一掷,阿花借势飞的很高,咯咯叫着,重新飞回了莫允离脚下。

阿诺金糕讪讪地跟大家打个招呼,忙扭头去追冷鹰了。

莫允离抱起了阿花,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开口,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。

沈幽幽请他们两人进来,道:“公主裴姑娘,如今有人做饭,你们找我,肯定不是为了报菜单吧。”

莫允离点点头,脸上的笑容不见了:“沈姑娘,对幽云楼你了解多少。你可知道欣国朝廷之中,有个贵人跟他们合作?”

沈幽幽微微一笑,却道:“公主,这幽云楼为什么能传承这么久?他们特别狡猾,武艺特别高强么?只是因为有人需要他们罢了。”

莫允离眼中闪过一丝忧虑:“如此说,幽云楼的势力,岂不是十分广大?”

沈幽幽轻轻道:“不过是一把刀而已。”她轻叹一声抬起头来道:“姑娘为什么来问我,这是幽云楼中的秘事,不是一般人能够得知的。”

宁骥跟在莫允离身后走了进来。沈幽幽问出那个问题,莫允离不由望着宁骥。

沈幽幽立刻明白过来了,她耳边的耳坠发着盈盈的光彩,让她的脸显得十分缥缈美丽。

宁骥看着沈幽幽,沈幽幽忽然一笑道:“我听我父亲说,幽云楼在前朝时候,才叫势力庞大。它表面上说事不涉朝堂。但一个杀手组织,如何能与朝廷相安无事?略一思索就知道其中有鬼啦。据说前朝皇帝养着一批杀手,为皇帝暗中杀人,他们其实都出自幽云楼中。前朝覆灭,欣国不喜前朝作风,幽云楼只得一面将不涉朝堂的口号喊得震天响,一面又一直寻找进身之阶。”

莫允离十分震惊,她思索着沈幽幽的话,不由脱口而出道:“沈姑娘,你是说,幽云楼在本朝寻找的靠山,那神秘人,可能是前朝显贵,本朝依然十分显赫么?”

裴媛也不由一惊,道:“如此说来,就是长盛不衰的老世家了?”

这样一来范围就被大大缩小了。这样的老世家,总共也没几个了。

沈幽幽笑了,她看了看桌上的药包道:“我什么都没有说,都是各位推出来的。上官侍卫的一片心,我这就煮点儿茶喝,各位失陪啦。”

她既然送客,他们只能告辞出来。

莫允离临去之时回头,只见她在望着桌上的药包,表情看不清楚,眼神却很温柔。

她发觉莫允离望着她,便抬头对她一笑。莫允离只觉眼前微微一花。她也朝她一笑,走了出来。

莫允离心中想着方才的感觉,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件什么事情。若能想起来,就能解开一个谜团。此刻她只想找哥哥谈一谈,看看哥哥能否有线索。

可是莫言晨还在跟江琛杰沟通军务,没有回来。莫允离三人便打算在他的房间中等候一会儿。那被安排来侍奉他的小丫头竖起手指嘘了一声道:“夫人在里面休息,你们不要来打扰她。”

莫允离又吃了一惊,在那高原上也就算了。如今他们到了靖边,哥哥居然将诺莎香琼安排在自己的房间。

裴媛最为留心诺莎香琼,这个消息她早就知道了。她垂下眼睫毛,掩盖住她的所有思绪,她道:“公主,我们走吧。其实朝中的历经两朝依然显赫的世家,也就那么几家。”

一阵微风吹过,乌云密布的天空中,豆大的雨点忽然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。他们只能站在屋檐下,等着雨小一点再走。

莫允离只听裴媛道:“我们河东裴家算一个,范阳卢家,清河崔氏……”

莫允离打断了她的话,摇头道:“姐姐,你们这样的大世家,祖业繁盛,荣耀千年,不会与幽云楼这样的组织合作。”

宁骥却道:“别忘了照沈姑娘的说法,幽云楼在前朝,可是皇帝的刀。世家们比得上皇族势力么?皇帝都垂涎的势力,又怎么能小看?”

莫允离轻声道:“那是前朝的事儿了。皇图霸业早已成空。”

上一章:泰西地图学三 下一章:泰西地图学五
热门: 嫁冠天下 许你晴空万里 极限宠爱[重生] 狐狸贩糖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 相看两相知 绝世炼丹师:纨绔九小姐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失乐园 我的兄长是先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