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玛窦

上一章:梁州鼎三 下一章:泰西地图学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昆仑的山风吹过,每个人都觉得一阵寒冷。

莫言晨抱紧了诺莎香琼,低声回答道:“你不要担心。我来之前找过卓玛大夫。”

他抱着诺莎香琼站了起来,道:“你和宁骥继续向上走,去昆仑山顶看看我带她走。”他凝视着怀中已经半昏迷的诺莎香琼,轻声道:“我该怎么办啊。”

莫言晨发现诺莎香琼在梳妆盒中下毒的时候,就去找了鲁茸卓玛。只是到底该如何做,他和香琼未来会如何,他却始终没有想明白。

莫允离站在山腰,本来还想再说什么,却被宁骥拉住了。她担忧地看着哥哥抱着诺莎香琼,消失在了茫茫云雾之中。

“阿允,这些事,旁人帮不上忙。我看诺莎香琼一定没有事。太子他虽然为情所困,可他十分聪明,不会让事情走到不可转圜的地步。”

莫允离看着宁骥,宁骥伸手轻轻一拉,将她搂在了怀中,在她发间轻轻一吻道:“阿允,你不要担心。”

莫允离伸臂抱住了他,感受到他的体温,好像就不再害怕了。而宁骥也搂紧了他,心中却有点庆幸,他们俩人还没有走到太子和诺莎香琼那样的地步。

俩人继续攀爬,巍巍昆仑,高耸入云。云海就在他们的身边翻滚。太阳出来了,照在云海之上,金光闪耀。

莫允离抬头望着白雪皑皑,直入云霄的顶峰。她轻声道:“如果世上真有仙人,他一定住在这里吧。”

宁骥道:“阿允,我们都找到了九鼎了,并没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啊。不过我知道神仙在哪里?”

莫允离眼睛闪闪地望着他:“在哪里?”

宁骥低头便朝她的唇上吻去:“她的名字叫莫允离,是这世上最美丽的仙女。”

莫允离的脸立刻红了,她的脸微微一偏,这个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。她向后退了一步,害羞道:“小哥哥你再如此,我就生气啦。我们走吧。”

宁骥微微一笑,心中虽然有不足,但是还是带着她继续攀登。越向上走,山路越来越艰险。有些地段山崖陡峭无比,几乎是笔直的。幸而他们两人来之前,做了充足的准备,宁骥身上背着镐头和长绳。

他们俩人挂在悬崖上,就着雪水吃了一顿干粮。到下午未时,两人终于看到了顶峰,此时已经遍地冰天雪地,一点儿也不像初夏时分了。

他们来的时候,房东夫妻塞给了莫允离一件皮袍子。但是到了此刻,她依然冷得发抖。宁骥将她半搂半抱在身前。最后一段路,由他带着她爬上来。

莫允离待在他的怀里,搂着他的脖颈,他们紧紧贴在一起,虽然山风呼啸寒冷无比,可是她却觉得十分温暖。

而宁骥一低头就觉得身在百花深处,怀中娇小柔软的身子,让他的心也软的一塌糊涂。

他们终于看到了一把亮闪闪的长刀,孤零零地斜插在前方雪地之中。山风峻烈,他们终于到达昆仑山巅了。

莫允离从宁骥的怀里跳下来。他们两人踩着晶莹的冰雪,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把刀。莫允离认出来了,此刀正是诺莎香琼的弯刀。

她第一次见这刀,还是小时候在京城的早点粥铺里。

她望着那弯刀,不由回想起当时的情景,心中一阵惆怅。哥哥大概从见诺莎香琼的第一面就喜欢她了吧。

宁骥小心地从身上撕下一块布,隔着布握住了刀把。这是诺莎香琼的东西,他们都不敢放松警惕,害怕她又布下什么陷阱。

宁骥用力一拔,没想到那刀居然只是微微晃了晃,并没有被拔起来。他们仔细一看,原来是山顶上太过寒冷,刀身已经冻结在了雪地之上。

宁骥这次气运丹田,喝一声:“起!”只见阳光下冰雪四溅,闪着晶莹而耀眼的光芒。

随着这声大喝,刀光画出一道雪亮的长弧,带起无数纷飞的冰雪。此时刀下出现了一个洞,洞中放着一个木头匣子。

他们取出那匣子,打开来,里面放着几张地图。

莫允离伸手要去拿,宁骥忙拦住了她,他又撕了一块儿衣襟,让她垫在手上。

莫允离点点头,她仔细翻看着地图,上面是哥哥手中梁州鼎上的图,笔法精细,图形准确,跟她之前所见的九鼎图一样。

她往下面翻,却不由低低惊呼一声。这张地图只是一张残图,却囊括了海外之地,从这残图推断,原图一定不小。她最惊讶的是,这地图用的是她从未见过的画法。

宁骥凑了过去,也看着她手中的图,他奇怪的问:“这图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?”他仔细分辨着:“这里就是我们所在的昆仑的地图。”

莫允离指着图道:“你看这些辅助线条和标记。”

宁骥又仔细看了看,他没看出来有什么特殊的:“这不就是计里画方的方格么?”他说着也愣了:“不对,这些线格不一样。这里的经线乃是弧线。这图上写了大明,这是明代的地图么?”

莫允离抿着唇,认真地看着这张图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她终于在地图上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签名,她轻声道:“这是利玛窦的地图!”

宁骥也吃了一惊,他忙仔细看着这张图,只见图上还用小字注明了海外各地的风物,跟传说中的利玛窦和李之藻所绘的①《坤舆万国全图》一样。

他也看到了那图上的署名,他们都十分好奇。莫允离道:“就是利玛窦当年从泰西海外来,说我们所处的大地乃是圆形。”

莫允离点头道:“相传这张图,成图在郑和第七次下西洋之前,是为了郑和远洋做准备,又传说这是明神宗万历十二年,利玛窦为了觐见皇帝所绘的。此图明太仆寺少卿李之藻在万历三十年,印刷刊行。”

她的手都有点抖:“哥哥手中有这样的图,为什么之前他都不曾告诉我呢?”

说着只听啪嗒一声,一封信从半折叠的地图中掉了出来,掉在了雪地上。

莫允离俯身捡起了那封信,信封上只有一团墨迹,什么都没有。莫允离和宁骥拆开来看,只见那信上的字迹十分娟秀美丽,但是写得却很潦草,显然主人在写这封信的时候,心中似乎很不安。

只见那信上写着:“你找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一定已经死了。不管我们是因为何等缘由相识的,我想我们必然曾真心相爱。只是这人世间,有太多情非得已身不由衷。我们族中有两张古图,一张是我们寻找九鼎的图,已经失落了。这张残图相传出自泰西传教士之手,与中原的地图法有所不同,是我们族中的秘宝。如今我将它送给你,希望你能得偿所愿……”

最后一个“愿”字的“心”上的一点儿非常浓,似乎写信人,在那里顿笔停留了片刻。

莫允离和宁骥互相对视着,他们都明白这信是诺莎香琼写给莫言晨的。

莫允离心中十分唏嘘,道:“香琼姐姐她不会有事儿吧?”

宁骥道:“阿允不要担心。我想起那村中的老和尚曾道,他们摩柯一脉,祖师之下,徒弟三人,一人去了巫疆,娶了圣女。这图应该是当年的那人带走的。如今也算物归原主了。”

莫允离不由道:“这般说来,师父手中会不会有这完整的《坤舆万国全图》呢?”

宁骥也想起了寺庙之中那间挂满了地图的阁楼。他们俩恨不得现在就去找老和尚问个明白。

莫允离又轻轻赞叹道:“真美。”

他们自从登上了山顶,注意力就在诺莎香琼的刀上,到了此刻,他们才发现从这昆仑山巅俯瞰下去,景色十分壮美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黄河源头,就在这里啊。你看,我相信天上一定有神仙,才能指引我们来到这里,见到这样的奇景。”

宁骥将地图丢进了匣子,伸手抱住了莫允离。两人紧紧相拥着,望着山下那明星点点的湖泊,和远处蜿蜒闪闪发亮如同一条闪亮的丝带的大河源头。那就是星宿海了。

莫允离只觉宁骥好像一个大火炉,被他拥在怀里,连脸颊都有点烫。她靠着宁骥坚实的胸口,心中一阵恍惚,她的小哥哥都长成了这样可靠的男子汉了。而她也不再是当年的小公主了。

她只觉得那青青高原上点缀的星罗棋布的湖泊,十分美丽,她道:“小哥哥,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说要陪我上昆仑山捞月亮么?”

宁骥伸手一指那些闪光的美丽湖泊道:“嗯,虽然没有月亮,但是这些星星也很好看啊。”

莫允离微笑了道:“小哥哥,这不算数,你要摘月亮给我。”

宁骥假装十分烦恼地叹了口气道:“阿允,在下办不到啊。这样好了,为了惩罚我失言,我就卖身给公主殿下了。从此我就是公主殿下的人啦。公主殿下啊,我都不要管饭,自己赚饭吃,这个买卖多合算。”

莫允离只觉得她背靠着的宁骥的心似乎在激烈地跳动着。她的心中一震。她十分羞涩,可是却也有点惊讶,原来小哥哥说着这些话的时候,并不像他表现出来那么轻松呢。

她只觉得他的心越跳越快,似乎十分紧张。

她知道他在等着她的回答。她看着那山腰上漂浮的朵朵白云,它们被风吹成了碎絮,露出来山下的青绿草原。

她抬起手来,轻轻抱住了宁骥的手臂,宁骥的心跳得更厉害了,好像立刻就要从腔子中蹦出来了。

她的目光落在了匣子上,那封信上的墨点好像一块石头压在她心上,她脑海中唯一一个念头就是,我们两个不能像他们一样。

作者有话要说:

①见《利玛窦中国札记》、《利玛窦全集》、《山海舆地全图解》

上一章:梁州鼎三 下一章:泰西地图学
热门: 穿成男配的心尖宠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[穿书] 小女花不弃 懒鱼谗灯感性杀夫 天降紫微星 我渣女小白花[穿书] 小叔叔 七十年代娇媳妇 你可听见我的心在动 小城畸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