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州鼎二

上一章:梁州鼎一 下一章:梁州鼎三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天上的明月朗照,莫言晨望着淡淡月光下的妹妹,他的心有点痛。

他没想到妹妹会明白这一点,会理解他。显然在他不在的日子里,她也经历了重重心灵煎熬。爱情的喜悦和苦痛,她一定都已经尝到了。

他们每个人都小心翼翼,希望她能不经风雨,永远快乐,然而那却是个不切实际的梦想。

莫言晨将手放在妹妹肩膀上,轻声道:“哥哥没能做个好榜样。爱情本可以更甜蜜温柔,不像哥哥和香琼这样。”

莫允离望着哥哥,这些话题是哥哥从来不跟她讲的。现在是否哥哥也觉得她长大了。

天上的一颗小星拖拽着明亮的轨迹,坠落在她的心中。莫允离只觉那微茫的星光,似乎在心中闪烁不定,照亮了她的内心。

她不自觉地望着宁骥。他们隔着熊熊的篝火和载歌载舞的人群,彼此相望。

那一刻他眼中的爱意和她心中的爱意,融成了一条涓涓细流,滋润着她的灵魂,让她如同这夏夜草原一样,在月光下悄然蓬勃地舒展开来。

在此刻她忽然觉得,他想要她去哪里,她就去哪里。她想跟他在一起,即便离家万里也无所畏惧。

莫言晨一直注视着妹妹,也将她方才的神情看得分明。他微微叹气道:“你认定了他么?你也选了一条不好走的路呢。”

莫允离脸上微微一红,她回头看着哥哥轻声道:“哥哥,我不怕。你呢?”

莫言晨摸摸她的头发道:“我也不怕。可是若爱情能够事先规划好,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转,在合适的时候跟合适的人相爱,那么世上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痴男怨女,也不会有人为情所困,同时也就没有那么多惊喜和激动人心的时刻。”

莫允离望着他:“哥哥,你是因为这个理由才喜欢上香琼姐姐的么。”

莫言晨笑了,道:“阿允,不要说这些傻话了。我若知道为什么,也就不必烦恼了。小阿允,别为我担心了。”

莫允离见他不想多说,她想恐怕哥哥自己也没有想明白以后该怎么做吧。她问道:“哥哥,你知道冀州鼎的下落么?”

莫言晨故意皱了皱眉头道:“啊呀,冀州鼎丢了!”

莫允离看他忽然如此,知道他又犯了促狭心要捉弄人。

她只看着他不说话。莫言晨叹了口气,逗她道:“啊呀,有个能识破人心的妹妹太不好玩了,太难骗了。”

莫言晨终于正色起来道:“我们朝中隐藏着一只黑手,阿允你既然走到这里,那你也一定发现这一点了。”

宁骥一直站在不远处,看着他们兄妹。看他们两人脸上始终带着一丝郁色,他知道他们的谈话一定不太轻松。

莫允离点头,她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,她道:“哥哥,你知道他们是谁么?”

莫言晨道:“他们非常狡猾。不过这一年里,我还是逐渐摸清楚了他们。他们跟铁墨人勾结,在朝中势力滔天。冀州鼎不是我带走的,是他们从大内中偷走的。”

莫允离不由大吃一惊,如此说来,如果对方的势力都渗透进了大内,那不是欣国上下都再没有安全的地方了么?

“父皇和母后会有危险么?”她十分担忧地问。莫言晨摸摸她的头发道:“我的失踪,让父皇震怒。如今皇宫之内已经被彻底清理了一遍,阿允你不要担心。”

莫言晨的神色变得有点晦暗不明,他道:“我既然已经出手,就没法再伪装下去了。我已经告诉上官大人,冀州鼎的所在。上官大人已经飞鸽传书,并派精干的传令兵下高原去了。现在就看我们的消息谁更快了。”

莫允离又紧张起来。刚刚挖出来的九龙鼎座,上官永平已经在安排运走了,但是冀州鼎的消息,却没人告诉她。

莫允离睁大了眼睛,又问他:“哥哥你放在沈幽幽的父亲铁匠铺中的地图,又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莫言晨愣住了:“你找到了那张地图?”

莫允离点头道:“对,沈幽幽现在跟我们在一起。这张地图,让他们的铁匠铺成了众人的目标。沈姐姐也被铁墨人绑架了。”

莫言晨十分惊讶,他拉着妹妹坐在了一块儿青石上,让她将别后的所有事情,都告诉他。

听完了莫允离的话,莫言晨不由陷入了思索,他道:“阿允,这一路上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儿,你吃了不少苦头啊。”

莫允离摇头道:“不觉得辛苦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我得到了那么多传说中的古图,也开心。哥哥你那张地图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莫言晨顿了顿道:“那张图是香琼给我的。她从巫疆来,原本就是打算用那张图去寻找九鼎,没想到遇上了我,她就待在京城之中一直没走。我们本来商量好了,要用那张图去好好探索一番。”

说着,他忽然有点落寞地笑了道:“我现在已经不知道她对我说的话,哪一句是真的了。她将那张地图交给我的时候,我曾经想过,如果父皇母后始终不肯接纳她,我不若就带着她私奔好了。”

他叹气道:“一定是我这自私的念头,被上天得知了,所以惩罚我吧。”

莫允离看着哥哥,哼了一声道:“对,是这样的。哥哥你不能忘了我。你去哪里都要带着我。”

莫言晨笑了,他微微转头,朝宁骥的方向抬了抬头道:“阿允,让他去哪里都带着你吧。”

莫允离的脸一红道:“不要。他就会欺负我。哥哥你不知道他跑来逼婚,还装扮成现在这个样子,换了名字接近我。十分可恶。”

莫言晨皱起了眉头,不由狠狠瞪了一眼宁骥。

他对莫允离道:“怪不得这家伙打扮得这怪模怪样。阿允,他如此欺侮你,你不要再理会他了。哥哥当初在军队之中,结识了许多好男儿。各个都比这家伙强……”

他看自己越说莫允离越低头,他不由停了下来,叹气道:“我知道你的心意了。可是这家伙这样对你,你不要轻易就原谅他。如今哥哥回来了,我替你好好教训他。”

莫允离望着哥哥,想到了他如今高超的武艺,不由道:“哥哥,小哥哥他身上有伤,你要点到为止。”

莫言晨刮了刮她的鼻子,让她皱起脸来,他叹道:“真是女大不中留。好的,我会往肉厚的地方打,不会打坏他。”

宁骥方才被莫言晨的目光一扫,不由浑身一激灵,方才他分明看到了莫言晨眼中的杀气。

这些年他回到铁墨之后,也曾有几次机会跟莫言晨见面,可是他都避开了,唯恐自己稍有不慎,泄露了行藏,引来大祸。

他还以为少年时代的欢乐时光,已经被重重的背叛和血色掩埋,没想到方才那一瞬间,他恍惚间,似乎回到了小时候。那时候他跟在太子的身后,总是悄悄看着小公主。

好像一切都没有变。他忽然明白了莫允离为什么一直念念不忘过去。他的内心深处,原来也一直在怀念着那玫瑰色的少年时光。

那边莫允离岔开话题问哥哥:“哥哥,你说你找到了梁州鼎。那梁州鼎上画了什么图么?”

莫言晨看了看场中的大家。大家都喝得面红耳赤,没人注意到他们了。他带着妹妹,来到了鲁茸卓玛家中。

此刻大家都在宴会之中,村中竟无一人。推开鲁茸卓玛的院子,一股药香扑鼻而来。莫允离看着哥哥,没法想象他坐在轮椅上的日子到底如何度过的。

莫言晨将她带进他居住的小屋。莫允离望着这间干干净净的小屋,看莫言晨从床下拿出一个箱子,对她说:“我找到的所有的图,都在这里。”

他说着,将箱子打开来。

明亮的月光照射进来,可箱子中却空荡荡的,没有地图,只孤零零地躺着一张字条。字条上字迹娟秀,写着几个字:“想要地图,就到昆仑山上来。”

莫言晨变了脸色。莫允离问:“是香琼姐姐留的字条么?那些图很重要么?”

莫言晨从地上站了起来:“看来我不去也不行了。阿允。你等我回来。”

莫允离扯住了他的衣袖:“哥哥,说好了,你以后都不能一个人行动了。”

莫言晨叹了口气,举起那张字条,莫允离定睛望去,那大字之下还有小字,写着:“一个人来。”

黎明时分,几匹快马来到了昆仑山下。尽管哥哥反对,但是莫允离还是坚持跟着他了,宁骥也跟来了。

一路上莫言晨心事重重,也忘了瞪他了。乔公公和大家跟在后面,因鲁茸卓玛说乔公公的伤也要来昆仑山上治疗。

当朝阳照在山顶的雪盖上,山间的云雾漂浮在脚下的时候,他们终于来到了诺莎香琼指定的地方。

莫言晨看着依然丢弃在原地的轮椅,就知道这是他几天前离开的地方。

莫言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。鲁茸卓玛让她上昆仑治腿,是因为她发现了他的腿乃是被惑心术所害。而不断对他施术,让他站不起来的人,就是照顾得他无微不至,他心爱的女孩儿香琼。

昆仑山巅的烈风寒冷,以及缠绕在山间的云海,正是惑心术的劲敌。妹妹屡次问他到底怎么想,如何看待诺莎香琼,即便到了此刻,他也依然不知道。

诺莎香琼裹着他丢下的银色狐裘,站在轮椅旁边看着他。眼神中都是痛楚。

莫允离和宁骥站在山路上。他们没敢继续向前走,害怕诺莎香琼发觉。

上一章:梁州鼎一 下一章:梁州鼎三
热门: 京洛再无佳人2 求求你别追我了 训导法则 重生小地主 学神不做鬼畜文女主 冬至 绝世战祖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[快穿] 成为女主的恶毒前妻 带着技能去穿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