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鼎十一

上一章:荆州鼎十 下一章:梁州鼎一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那所有人听到莫允离的喊声,都朝她望去,只见她站在那里,白净的脸映着烈日,不时有烽烟飘过,让她整个人的身形似乎在空气之中微微闪动,但是她肩背挺直,气质高贵,在场的所有人,竟没有人觉得她在说大话。

宁骥和那黑斗篷越战越激烈,战圈扩大到了两丈,两人打得飞沙走石,众人都无法靠近。

听到了莫允离的喊声,那黑斗篷又微微一顿,露出了破绽,宁骥与他对攻,终于逐渐占了上风。但是两人要分出胜负,还得在千招之后。若不是他那件黑斗篷刀枪不入,此刻他一定已经受了伤,即便如此他的兜帽也被刀锋撕碎,露出了兜帽之下的打扮。

此人虽然戴着面具,但是他头顶束发,显然是欣国人的打扮。

对面的宁骥的形容就更加狼狈了,他浑身衣衫破碎,血痕处处,随着他快到极点的刀法,鲜血化为血雾,在四周飘散。

莫允离看到这样的情形,不由心中一痛,她望着正在犹豫的铁墨士兵们喊道:“你们莫要再助纣为虐!现在离开逃命还来得及!”

这些士兵虽然训练有素,可是他们伪装成平民的日子太久了。莫允离的话,让一些人的心中不由起了退却的心。眼见一些士兵偷偷地朝外围移动,显然不打算再战了。

即便是铁勒十和摩米两人,听到莫允离的话,也十分惊恐。他们已经在欣国大牢吃过不少苦头了,如今听到莫允离说大兵压境,不由都打了个哆嗦。

但是两人知道,士兵们尚可逃亡,他们二人,一定是欣国军队重点抓捕的对象,一定难以逃脱。

摩米猛地抽出了武器,对着那十几个正在临摹鼎座的士兵,大声喊道:“你们不要听那小丫头的话,还不快点儿画!”

说着他转头看着莫允离,目露凶光吼道:“明阳公主是我们铁墨未来的王后,正在巡视江南。你这该死的丫头,居然敢冒充公主,你不过是为了活命,使出了奸计!大家不要上当!不要忘记你们的使命!”

铁勒十跟摩米对视一眼,他们一路上在这明阳公主手中,屡屡遭遇挫折,无论如何,他们俩都不想再回欣国大牢了。

铁勒十的兵器出鞘,他大喝道:“杀了他们!将所有人统统杀光!”

他的话音刚落,铁墨士兵们终于举起了雪亮的屠刀。

此时却听马蹄阵阵,所有人大吃一惊,朝那入口的小路望去。他们以为是欣国军队开始冲锋了,然而滚滚黑烟之中,却见一匹黑马嘶鸣着,冲了进来。

马上坐着一个十分秀美的青年,正是那昆仑山上坐着轮椅的青年,他大喊一声:“欣国军队来了,尔等匪徒,还不快点儿放下兵器,束手就擒?”

莫允离看到他的脸的时候,瞬间眼泪流了出来。她捂住嘴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没想到她心中的预感,此刻终于变成了现实。

那青年的目光却越过莫允离,落在了她身后的乔公公身上。

乔公公的嘴唇微微颤抖着,脸上现出激动之色。而青年也十分惊讶地问:“公公您为什么在这里?”他的目光落在了被士兵重重围在中央的占堆和鲁茸卓玛,他大声道:“大夫,您的药很管用,我站起来了!现在轮到我报答您的恩情了!”

说着他的长剑一挥,看似极为简单的招式,却威力惊人,剑锋扫过,七八个人都惨叫着跌了出去,这一下子,便将那包围圈撕出了口子,而鲁茸卓玛和占堆等人,顺势便冲了出来,跟莫允离他们站在了一起。

鲁茸卓玛激动地道:“多谢侠士搭救!”

乔公公却忽然朝那青年喊道:“去帮他,捉住那黑斗篷!”

那青年不假思索地应道:“好!”

而此刻他的目光,却跟铁勒十和摩米对上了,他微微一笑道:“老朋友们,我们一会儿再来叙旧。你们别想跑,这村子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。”

铁勒十和摩米大惊失色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?

只见那青年一提马缰,纵马便杀入了黑斗篷和宁骥的战圈。朝那黑斗篷挥出一剑,剑锋气势浩大,带进的剑气竟像一条巨龙,众人不由一阵惊呼。

那黑斗篷本来就已经落了下风,被宁骥压着打,如今此人的剑招一出,他再也无法招架,忙从袖子中抖出一把暗器,向后翻滚,想要避开。

宁骥顾不得看周围的环境,但是他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黑斗篷退却,他紧追不舍,他的刀锋始终不离他左右,那黑斗篷竟然没法摆脱他们

他终于喝道:“一起上,都来帮忙!我若死在这里,你们也别想突围!”

铁勒十和摩米看那青年多时不见,武艺更加惊人,哪里敢再出手。

他们二人瞅准空隙,便飞跃而起,竟将同伙丢下,打算立刻就跑。

他们乃是首领,居然在阵前公然逃跑。铁墨武士们的士气立刻一落千丈,都纷纷夺路而逃,那黑斗篷见状,知道今日他们的行动已经失败。

他眼神一变,斗篷忽然鼓成了一个充气的球,宁骥的刀砍了上去,滑到了一边,而他的手中的剑忽然威力大增。

那马上青年惊讶地咦了一声,喊道:“快躲开!此人用了拼命的秘术!”

宁骥闻言立刻两刀挥出,向后一退,将攻势换成了守势,凝神守卫,唯恐那黑斗篷使出什么歹毒的功夫。

却见那黑斗篷一声呼哨,忽然从斜刺里冲过一匹马来,他飞身上马,马蹄凌空飞跃,一纵十几丈,竟从山坡上逃跑了。

宁骥一愣,立刻提气要追。

莫允离大气都不敢喘,早已经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她看着宁骥满身的鲜血,心中痛楚,忙大喊道:“小哥哥,别追了!”

宁骥止住了步伐,回过头来。而这一声,却让那马上的秀美青年张大了嘴,他不由脱口而出:“阿允!你是阿允!你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!”

莫允离望着浑身是血的小哥哥,又望着一年多不见,脸上多了几丝风霜之色,却更加秀美的哥哥,眼泪重新流了下来。

泪光朦胧了他们的身影,她轻声道:“哥哥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

来人正是莫允离的哥哥莫言晨,欣国失踪的太子殿下。

莫言晨跳下马来,一把将妹妹搂在了怀里,他十分愧疚地低声道:“阿允,你辛苦了。是哥哥不好。你来这里,一定是来找我的吧。我的好阿允。”

莫允离看着脸上带着微笑,朝她走过来的宁骥,只觉这些年来好像空了一块儿的心,终于被填满了。

她终于找到了她心爱的哥哥和小哥哥了。她不由也抱紧了哥哥,一边流泪,一边轻声道:“哥哥,你不要再走了好么?阿允好想你。”

莫言晨心中又惊又喜,又痛又悔,他摸着妹妹的头发,道:“阿允,哥哥回来了,阿允不要哭。对了哥哥还找到了一尊九鼎。九鼎之中的梁州鼎,哥哥改天给你看好么?别哭了啊,小阿允。”

自从莫言晨走后,再也没有人这么跟她说话,莫允离只觉这样温暖的感觉太好了。她在莫言晨的衣袍上擦擦眼泪,道:“哥哥你才找到一尊鼎,我找到了两尊了。”她看着那方才被拉出来的鼎座又补充道:“不止,还有一个大鼎座。”

莫言晨笑了道:“对,还是妹妹你厉害。”

为首的铁墨人逃跑了,不到片刻,那群士兵们就退了个干干净净。村民们面面相觑,只觉腿肚子都有点软,绝后余生有点不可置信。

而村外的喊杀声更大了,黑烟越来越浓,却不见一个人影。

占堆和村长不由问莫言晨:“侠士,为什么我们欣国的士兵现在还不进村来?还有我们派出去埋伏在祖地周围的村民们,你可曾看到他们了么?”

莫言晨笑了道:“你们这故布疑阵的主意真是高明。”他轻声叹道:“大家辛苦了。”他一摊手道:“外面的人,不就是你们的人么,哪里有欣国的士兵啊?”

大家都大吃一惊,没想到这青年跟他们一样在摆空城计。

村民们都苦笑了,忙派占堆出去将所有村民带进来。

莫允离看着哥哥小声道:“哥哥,是我出的主意。”

莫言晨惊讶的看着她,笑道:“我妹妹太厉害了。我觉得你可以接父亲的班儿了,哥哥我就不回去啦。”

莫允离哼了一声,看鲁茸卓玛正在为傻笑的宁骥包扎。她小声道:“那是宁骥。”

莫言晨吃了一惊:“他怎么也变了模样了?”

当下村民们聚集在一起,互相问平安,同时向莫允离他们道谢。

莫允离看着大家感激的笑容,脸微微红了。莫言晨伸手擦擦她脸颊上晶莹的泪珠,笑着说:“了不得了,我的妹妹真是了不得。”

村长和老和尚却依然眉头紧锁,他们此刻吓跑了铁墨人,不知道何时铁墨人就会醒过神来。到时候他们又该如何抵挡。

而此刻却听有人冷冷道:“果然你们在玩花样!”

大家吃了一惊,却见摩米和铁勒十从滚滚的黑烟之中钻了出来。身后跟着一群士兵。

他们两人受了铁墨国王的严令,想了想,他们实在不甘心将地图扔下。悄悄折回来,打算带一两张地图逃跑,没想到他们回来之后,就发现不对。

大家都大吃一惊,心中一阵绝望。

此时莫言晨却笑了,朝大家挤挤眼睛,又转头对着摩米和铁勒十慢条斯理地:“你看我这记性不好,忘记告诉你们一件事儿。”

上一章:荆州鼎十 下一章:梁州鼎一
热门: 风流理发师 富贵病 炼丹师在星际的撸猫日常 女帝师 乖宠 化身 异界之机关大师 月满西楼 枕边有你[互穿] 重生不做白月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