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鼎九

上一章:荆州鼎八 下一章:荆州鼎十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莫允离的话,在场的人,大多觉得云遮雾绕,听懂的人并不多。可是那穿黑斗篷的铁墨人,却立刻明白了。

莫允离见他目中一亮,望着自己道:“请姑娘赐教。”态度不自觉地变得认真起来。

莫允离心中又一颤,忙垂下了眼睛道:“我当时继续翻阅①诸多古书,研究那龙船之船坞名曰龙澳者,到底如何运转。发现这船坞配有‘澳闸’,而澳闸,配备了大型②绞车,靠此开启闸门,吊起龙船。”

宁骥望着莫允离,他觉得此刻侃侃而谈的姑娘,似乎在闪闪发光,看上去十分可爱。

莫允离不知道宁骥在想什么,她道:“这种绞车,又叫悬门绞车。它用一个杆儿做同一个轴,联动两个不同大小的绞车,便可以将重物吊起。”

听得头晕脑胀的铁勒十喊道:“你说的都是一些什么玩意,听不懂!”

在场的人,都不由暗暗憋笑。

摩米只觉他十分丢人,虽然他也没太听明白,但是他抓到了莫允离话中的重点:“你这个什么绞车,你知道怎么造么?它造起来麻烦吗?若是比直接砍树搓绳麻烦,我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!”

宁骥就知道铁勒十有勇无谋不足惧,可是摩米十分狡猾,很是难缠。在铁墨时候,铁墨王派他们两人来监视他,他更讨厌摩米多一点。

那黑斗篷道:“说的没错,姑娘你引经据典说了这么多,听上去是不错。可若是你的法子耗时又费力,那只是纸上谈兵。”

莫允离望着他,他说的话越多,她就越觉得此人熟悉。她淡淡道:“你们要砍倒神树,先要跟村中人搏斗。那神树树干十人合抱都不止,大树参天,遮蔽一方天空,也不省时省力。”

宁骥点头道:“说的没错。你们不会觉得,兵不血刃就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吧?”

那黑斗篷铁墨人却微微笑了道:“我从未那样想过。想凭三寸不烂之舌,就消弭一场战斗的,是姑娘吧。”

莫允离看了看祖地附近的那一片树林,正色道:“既然时间有限,那么也不需要做的多么精致,能用就可以了。我们不需要造一个完整的绞车出来,只要将中心部件造出来即可。你们现在就派人去伐木,准备好木材。我有一同伴,擅长制造机械,他随后便来。”

大家都看着那黑斗篷铁墨人,想知道他会作何打算。

站在莫允离身后的占堆他们都有点紧张,只有老和尚一直在暗中打量那黑斗篷铁墨人,都没有怎么听莫允离的话。

那铁墨首领抬头望了望湛蓝的天空,说:“没多少人天生好战。你那同伴什么时候能到?”

莫允离看着宁骥,宁骥冷冷对铁墨人道:“最迟不过午时。”

铁墨首领点点头,道:“那就依你们所言。”

村民们都松了口气。而他们立刻就被士兵们驱使着,去砍伐祖地周围的树林了。

一时方才隐隐带着血腥气的紧张气氛,都消失不见了。很快祖地变成了热火朝天的工地。

莫允离看大家松了口气的模样,她心中知道,这样的平静只是一个假象。她看着那黑斗篷,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。她的心中又涌起了那种似曾相识的奇怪感觉。

然而她的目光却忽然被挡住了,宁骥的脸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宁骥望着她,手指间拈着一朵他方才随手从茂密鲜嫩的草地上,摘到的金黄色小花。

他将小花放在莫允离的手心,对她微笑道:“这花儿花蕊之中有蜜,你尝一尝。”

莫允离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太过担忧。她朝宁骥微笑了,依言举起了花儿,她望着宁骥的脸颊,看着他的眼中的毫不掩饰的热情,不由脸颊一热,低下了头,依言尝尝那小花儿的味道。

果然十分甘甜,可是她觉得心里更甜。她有点恍惚地想着,难道这就是爱么?哥哥是不是也是这样爱着诺莎香琼。

她一直笃定哥哥一定另有隐衷,他不会不告而别跟诺莎香琼私奔。到此刻她方明白,父皇母后,身边所有的人,为什么跟她看法不同。

想必他们都知道爱情的力量吧。

她在低头胡思乱想的时候,却听那黑斗篷道:“若我方才不答应你,你会怎么做?”

莫允离有点莫名地抬起头来。她的唇边还沾着一朵淡黄的花瓣,在高原的阳光下,她瞬间的表情,就像一只单纯无害的小动物,那般惹人爱怜。

莫允离定了定神,回答道:“若如此,我只能和大家站在一起,跟你战斗了。”

那人好想听到什么好笑的话,低声笑了两声,道:“你准备靠什么打败我?你会武艺么?”

宁骥很厌恶这凶残的家伙,用这样温和的口气和小公主说话,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,他以为他能骗得了谁。

宁骥冷冷地道:“对付你这样的人,还需我们姑娘亲自动手么?自然要交给护卫我代劳。”

摩米跟铁勒十看他那殷勤侍奉公主的模样,也忍不住道:“你好歹也是王子近卫,这般谄媚外人,丢我们铁墨武士的脸。”

莫允离一听,看了他们一眼道:“宁护卫忠于职守,哪里丢脸了。那进了欣国大牢,又仓皇逃狱的你们,很荣耀么?”

宁骥听莫允离这样维护他,心中大喜。若不是周围这么多讨厌的家伙,他差一点儿就要伸手将她拥进怀里了。他微笑道:“您说得对。”

那黑斗篷见他们两人望着对方,眼角眉梢都是喜意。他忽然将手中马鞭一甩,朝宁骥脖子卷过来,道:“我们方才没有分出胜负,再来打过!”

宁骥长刀出鞘,将那长鞭砍飞,道:“正有此意!”

莫允离吓了一跳,她正要说话,却见一铁墨侍卫奔了进来道:“报告首领,外面有个小子来了,他说他是大人要等的工匠。”

那黑斗篷和宁骥同时收招,莫允离心中松了口气。总算不要打了。

一会儿那铁墨武士带进来两个人,正是阿诺金糕和乔公公。

那黑衣人看了他们二人一眼,并不在意他们两个没有功夫的人。

四人相见,尽管是在这样的情境下,还是十分开心。金糕小声抱怨道:“为什么不让我也来,你们不知道草原上的蚊子多么厉害,我每天露宿,快被咬死了。”

莫允离轻声问:“可是我们一路行来,常在草原露宿啊。”

金糕笑了,看着宁骥道:“小姐你有所不知,有宁护卫在的时候,蚊子只咬他一个人。”

莫允离惊讶地看着宁骥,宁骥无奈地道:“可能我的血比较香。”

莫允离他们笑了起来,莫允离忙将那绞车的形状,在地上用木棍,给阿诺金糕画出来。

阿诺金糕最擅长做这些,莫允离跟他一说,他就明白了其中的原理。他十分惊讶地道:“真是巧思啊!小姐,这东西可了不得,盖房子的时候也用得着。”

阿诺金糕以前跟着公主的时候,铁勒十和摩米都注意过他,如今他成了众人的焦点,两人也不免盯着他看,看到底此人是何方神圣,能造出那么奇怪的东西。

这样仔细一看,他们两人都吃了一惊,越看越觉得有点熟悉。金糕一进来就发现了两人,但是他也做了乔装,本来以为他们一定不会认出来。但是金糕看到他们的眼神,心中就有点担忧。

他和宁骥交换了个眼神,宁骥立刻会意,站在了他的身边,正好挡住了他。金糕个子矮,又蹲在地上,这样一来,没人能看到他了。

等他跟莫允离沟通完毕,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,宁骥的眼神微微一闪,露出赞许之色。

而那边铁勒十和摩米盯着金糕看,发现方才的熟悉的感觉没有了。这就是个很普通的矮个子仆人。铁勒十喝道:“你这小子,姗姗来迟,不要偷懒,木头都砍好了,你快点儿过来装!”

阿诺金糕和宁骥都暗自松了口气,他知道这一关混过去了。

莫允离有点脸盲,没有发现方才在跟阿诺金糕讲解这绞车的做法的时候,金糕极为隐蔽地拿出什么东西在脸上捏了捏。方才金糕重新微调了一下他的伪装。就这么一点儿小改变,铁勒十两人就认不出来了。

有了金糕的加入,到了下午的时候,在烈日之下,那两个联动滑轮一样的东西,终于做好了。

至于绳索,莫允离想出了一个办法,将原来的绳索加上布条,倒上水,又编成了更粗的绳索。占堆他们都夸莫允离聪明,早这样,也许那九龙底座早就吊出来了。

十几个人将做好的绞车抬了过来。

占堆跳下了积满了水的深坑,哗啦啦在水中,将粗大的绳索系在了那九龙鼎座之上。

这一次大家齐心协力,喊着号子转动绞车,那沉重的九龙底座,终于晃悠悠地离开了坑底。

以前起吊的时候,都要让人下去托着那九龙底座,每次失败的尝试都会有人受伤。这次莫允离让所有人都上来了,不要从下面托了,全然靠那绞车的力量。

只听咯吱咯吱,那粗大的绳索滴着水,被拉得笔直,已经有出现了细小裂缝,不断有草茎和树皮开裂。让大家都悬起心来,可是那绳子却始终没有断。

所有人都盯着那深坑中的九龙底座看。绞车也在咯吱咯吱地叫着,似乎下一秒就要倒下。

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,西斜的阳光下,那沉重的九龙底座,被一点点地拉了上来。它看上去比埋在水下更为巨大。

作者有话要说:①《宋史》

②《武经总要》

上一章:荆州鼎八 下一章:荆州鼎十
热门: 网骗小仙女 爱后余生 十二年,故人戏 恶魔少爷别吻我(进击吧,七录殿下)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当累成为了那位先生 穿越之符师 未生 最佳贱偶 夜行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