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鼎八

上一章:荆州鼎七 下一章:荆州鼎九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太阳逐渐升高,而风也抬了起来,吹得对面宽大的黑斗篷飘浮起来,仿佛一只巨大的蝙蝠,看上去更加阴森。

莫允离心中打鼓,她依然专注地盯着那对面的首领看:“我并无虚言。”

摩米还要继续劝说,却听那黑斗篷道:“好吧,那你就将你的法子道来。若你的法子有用,这棵树自然不必砍了。”

大家不由轻轻骚动起来,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莫允离。

莫允离对种种目光视若无睹,她映着太阳,微微眯了眯眼睛,缓缓道:“去祖地。到了那里,我就告诉你。”

那黑斗篷凝视着莫允离,忽然手一挥,铁墨人立刻让开了通路,他骑着马走了过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莫允离。

他忽然伸出去手,要去拉莫允离上马。

宁骥手疾眼快,向前跨一步,手一动,雪亮的长刀便已出鞘,朝那黑斗篷的面门砍去。

那人宽大的黑斗篷一卷,竟卷住了宁骥的长刀。只听一阵金石之音“嘎嘎嘎”,这黑斗篷竟不是普通材质所做,内衬金丝软甲,是一件攻守皆备的兵器。

宁骥一刀不中,立刻趁着斗篷卷着长刀的劲力,凌空跃起,左掌内力吞吐,朝铁墨人的心口,击出了带着劲风的一掌。

铁墨首领,人在马上,在间不容发的瞬间,足尖轻磕,马头一转,马儿便带着他躲开了宁骥的攻击。

同时铁墨人看到首领被袭击,齐齐冲了过来,手中棍棒大刀,都朝宁骥身上砍去。

宁骥哈哈一笑,大喝一声,劲力透体,抽回了大刀,使出一招风动雪野,竟将一应兵器,都从中砍断。断成了两截的刀枪,丁零当啷散落一地,宁骥立在当中,睥睨众生,威风凛凛。

莫允离望着他,只觉他这般英俊,无人能及。

那黑斗篷的铁墨人看到了她的目光,忽然一声长啸,斗篷翻卷如同一张黑色的大网,他喝道:“都不要出手!”说着一按马鞍,飞了下来,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宝剑,剑招狠辣朝宁骥脖颈砍来。

众人听到他的吩咐,都在原地愣了一愣,没有出手。而此时宁骥已经跟那铁墨首领战到了一处。

铁墨首领的剑法,看似轻灵,但却角度刁钻,招招狠辣,若要挨上非死即伤,而且出招时候,隐含内劲。

宁骥身有内伤,一经交手,就知道此人是个劲敌,若要久战,自己恐怕难以讨好。

他心中下了决断,立刻气运丹田,手中长刀的招数大开大合,竟一上来就使出了十成功夫,他这是要速战速决。

那铁墨首领没想到他一上来就要拼命,被他的刀锋逼得退了几步,剑身一晃,便要变招。

却听莫允离在一旁道:“铁墨首领,你还想不想知道该如何吊起九龙底座?”

那铁墨人一愣,宁骥心中知道莫允离这是为了给他解围,他此刻也没有必胜的把握,手中长刀一挥,转身跳出了战圈,重新回到了莫允离的身边保护她。

而那铁墨首领,见状,手中长剑一顿,也插回了剑鞘。

这一番交手,兔起鹘落,只在瞬间,莫允离身后的占堆他们都吓了一跳。没想到铁墨首领从不出手,一出手,武艺如此高强,更没想到的是,看起来不起眼的宁骥,居然能跟此人占成平手。

那老和尚看着方才那铁墨人的招数,微微一皱眉头,他虽然在出手之时,掩盖了他的身法,但是在最后跟宁骥硬拼的时候,他还是泄露他的真正招数。

老和尚当年未曾继承师父衣钵之时,也曾云游天下,跟天下英雄过招,此人的招数,令他十分惊讶。

那黑斗篷看着莫允离的眼神,铁墨人都围了上来,摩米和铁勒十都急声道:“头儿,他们胆敢刺杀头儿,没有丝毫诚意,不要听他们的。”

那铁墨人却一摆手,制止了所有人,朝莫允离道:“你有什么法子,到祖地来说。”

大家都松了口气。莫允离朝身后的大家使个眼色,让他们不要跟着。

可是老和尚村长占堆鲁茸卓玛却不肯听,依然跟在了她的身后。村中其余的青年看了看大家,也随之三三两两地跟着过来了。

前面是全副武装的铁墨人,莫允离和宁骥跟在身后。

这一路行来,他们只见重要路口都被铁墨人封锁。宁骥保护着莫允离,越走心越凉。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。摩米他们恐怕一开始就没有准备放过村中的任何人,他们这分明是在做屠村的准备。

他忍不住捏紧了拳头,他可以确定,那个首领不是他所认识的铁墨人。他忽然道:“摩米,铁勒十,你们好歹是铁墨有名有姓的贵族,跟着这么一个藏头露尾的人,管他叫首领,不觉得羞愧吗?”

铁勒十愤怒地接口道:“这是大王的……”摩米截断了他的话茬道:“你堂堂王子近卫,不也在听一个黄毛丫头的话吗?”

那铁墨首领冷冷地看了宁骥一眼,这眼神让宁骥觉得十分熟悉。他跟莫允离的感觉一样,都觉得此人似乎见过。可是方才交手之下,他又有点不太肯定。

莫允离看着骑在马上,裹在黑斗篷中的铁墨首领,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,他到底是何人。

宁骥忽然握住了她的手掌,莫允离朝他望去,脸上微微一红,却没有挣脱他的手。

那黑斗篷首领,也将这一切看到眼中。他们本来正在朝祖地走去,那首领却忽然勒住了马,道:“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?这小子又是你什么人?”

说着大家都朝他们看去,宁骥心中大恨,却还是松开了手。

莫允离探究地盯着他道: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欣国女子。你认识我么?我们以前曾经见过面么?”

那黑斗篷呵呵笑了两声,低声道:“若欣国女子,都像姑娘一样普通,还要欣国男儿做什么?”

莫允离心中疑惑着。他们来到了祖地。到了这里,莫允离暗暗吃了一惊,没想到她黎明从门缝中看到的人,并不是全部。

这祖地被围的水泄不通,而且这里的铁墨人看起来比去寺庙伐木的人更加凶悍。

那铁墨首领翻身下马,莫允离跟宁骥随着他,走到被层层护卫的大坑之前。

莫允离望着那深坑之中的九龙底座。巨大的长方形青铜底座上,雕刻着九条栩栩如生,张牙舞爪的巨龙。

莫允离看那底座上的九个圆形鼎托,立刻就明白了,九鼎一定是镶嵌在这底座之上的。

只是她不懂,这底座之上,有什么秘密,让铁墨人这般大动干戈。

她凝视着半浸泡在浑浊的泥水之中的青铜底座,抬起头来问铁墨人:“为什么你们没想过,将这坑挖得再大一点儿,或者挖一条通路出来,不要垂直地将它吊起,而是顺着坡道,下面垫着原木,将它拖出来?”

铁勒十冷哼一声道:“这主意,谁都能想到,哪有……”

摩米抢着嗤笑道:“这就是你的主意?呵呵,头儿,我就说她没有办法,只是个缓兵之计。”

莫允离却不理会他,思索道:“你们时间不够,人手也不足吧?”她环顾四周看着这三百多铁墨人,估量了一下,心中明白了。

看来这铁墨首领十分狡猾,他们在这里最多停留一天。否则有这么多人手,只要三天,他们就不愁将这鼎座弄出来了。可如今他们却宁愿跟村民开战,也要选取那个快速的方式。

莫允离思索之时,宁骥朝铁勒十两人喝道:“你这铁墨叛徒,胆敢对小姐无礼?你是打算一辈子不回铁墨去了么?”

他转身看着身后那些伪装成平民的铁墨战士,大声道:“我是铁墨王子的御用侍卫统领,你们方才都听到摩米和铁勒十承认了。我不管你们是听从谁的命令来到这里,现在我告诉你们,你们的头领,他们被欣国捉到,叛变了!”

身后那些面无表情的士兵,听到他的话,面上都有点动容。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身边的头领。宁骥将那几个小头目都牢牢记在心中。只见那几个人都看向铁勒十。

铁勒十怒道:“不要听他妖言惑众!我手中有大王密令!”

摩米无奈地看着铁勒十,此人有勇无谋,但是他才是铁墨王的小舅子,深受铁墨王信任。他心中一边骂铁勒十草包,一边看向宁骥。

宁骥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杀机。他知道这是他叔父的命令。他一眼扫过去,估量这些人的力量,又瞥了一眼那深坑之中的九龙底座,心中暗暗惊讶叔父对九鼎的重视。

那黑斗篷铁墨首领,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,他只是一直盯着莫允离看。

莫允离看着似乎又要打起来了,她对黑斗篷道:“既然你们时间不够。那么我这个法子,正好用在此时。”

她缓缓道:“前几日我们经过延州,得到了北宋沈括大人的《梦溪笔谈》,其中无所不包,令我受益匪浅。他书中曾提到①北宋时黄怀信为皇帝修补龙船的逸闻。”

莫允离见那人并未发问,相反听得很认真,她心中一惊,此人显然对欣国历史掌故十分熟悉。她本就怀疑此人是欣国人,到此刻,她又笃定了几分。

莫允离不敢再继续深思,唯恐被此人看穿。

她忙继续道:“因他修补龙船的方法,十分巧妙,我对②黄怀信其人十分好奇,他乃天子内侍。我翻阅史书,发现黄怀信不仅造出了船坞,在机械方面也颇有建树。宋时的龙船,长二十多丈,上有宫室,十分高大沉重。可他却想到了法子,将那大船吊起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①《梦溪笔谈 补笔谈》卷二

②《宋史?河渠志》

上一章:荆州鼎七 下一章:荆州鼎九
热门: 出道吧!审神者[综] 完美人生 尊主恕罪 异界魅影逍遥 月光满满预见你 当冬夜渐暖2 同床异梦 前夫 大唐风月 萤火虫小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