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鼎七

上一章:诉衷情 下一章:荆州鼎八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鲁茸卓玛看着脸上依然带着红晕的莫允离,觉得她此时十分美丽,她点头道:“是。”

他们望着莫允离,占堆有点急道:“大家都到古树那里去了。援兵什么时候能到。”

鲁茸卓玛也期待地看着莫允离。

宁骥缓缓道:“不要等了。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。”

鲁茸卓玛和占堆对望一眼,他们最后一点希望破灭了之后,目光反而变得更加坚定起来。

占堆道:“拼了!”鲁茸卓玛点点头。他们转身就走,莫允离在后面忙道:“对方气势汹汹,让大家不要硬拼!”宁骥不由握紧了莫允离的手。

而鲁茸卓玛回头看着莫允离道:“你不懂神树对我们的意义。百年前地龙翻身,房倒屋塌,死伤无数。只有当时在神树下祈祷的村民和僧人幸存。你不懂的,我们村中人的祖先,都受过神树庇护。”

宁骥没有拉住她,莫允离向前几步,轻声道:“等等,我与你们同去。”

此刻在远处昆仑山的山腰上,两个人从小帐篷中钻了出来。坐着轮椅的青年,看着那美丽的女孩儿在收拾帐篷,生火煮饭。

他低头望着山下绵延的山道上的人群,凝重地说:“这么多人来攀昆仑?最近并没有什么节日。恐怕出事了。”

女孩儿收拾帐篷的手一顿,她道:“大夫让你在昆仑山上待七日,我们还差一日就够了。”

青年望着山脚下那缓慢移动的队伍,再极目远眺,望向他们出发的村落。

他轻声道:“我们得回去看看。”

那女孩儿忽然站了起来,生气地将手中正在叠的被子甩到了一边:“回去!回去能做什么?靠你还是靠我?你已经提醒过村中人,提醒过大夫,也提醒过老和尚。村民和村长被铁墨人的黄金诱惑,谁能救得了他们?”

青年静静地看着她 ,女孩儿跪坐下来,抱紧了他的腿,将头放在他的膝盖上道:“你说过的,等一切了结,就跟我回去。可是这旅程的尽头到底在哪里?”

青年摸着她的头发,温柔地道:“快了。”他抬头望着巍峨的昆仑山,望着山尖上的白雪道:“等我的腿好了,你跟我回家一趟吧。我想让亲人们知道我们已经拜堂成亲了。”

女子脱口而出:“不。”

她似乎意识到不妥,忙抬起头看着青年道:“我,我是说我们不是说要等有了孩子,再去禀告父母,到时候木已成舟,他们也不会再反对了么?”说着女子脸上出现了一丝羞涩,她本来就生得美艳无比,如今这样秋水盈盈地一扫,是个人都会被她迷倒。

而青年却轻声道:“我等不到那时候了。跟我回去吧。”

女子失望地低下头来,道:“先等你的腿治好了,我们再商量之后的事情吧。”

山下的队伍越来越长。原本静寂的空山之中,传来了人声,给这座崔嵬的高山,增添了一丝人气。

青年看着山下的人群,眉头皱了起来道:“一定出了大事。我必须去看看。”

女子轻声道:“明天我们雇佣的滑竿会来接我们。我们到时候下山也来得及。”她又忍不住道:“你去了又能做什么呢?”

青年看着她微微笑了:“我失去了身份地位,还站不起来,去了也做不了什么,就不要去添乱么?”

女子似乎有点生气,她的嘴唇动了动,没有反驳青年的话。青年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,道:“这一年多来,辛苦你了。我只觉每日都在梦中。”

女子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只是觉得他的话语虽然温柔,可是她却惶恐起来。她有点后悔自己方才不该跟他赌气,没有出言宽慰他。

青年俯身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,看着她道:“我不得不去。你我都知道为什么。”不等女孩儿说话,青年忽得一拍轮椅扶手,飞跃而起,向一只苍鹰一般,朝山下跃了下去。

女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却听青年一边飞跃,一边远远地在山道上说:“我上昆仑的第二天,就能站起来了。等着我,我们的事儿以后再谈。”

女子的身子微晃,她望着丢在原地男子的狐裘,惨然一笑,自语道:“原来你早就什么都知道了。”

她捂着脸颊,眼泪从指缝之中渗了出来。她抬起头看着青年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,不由心中惊恐万分,立刻运气追了上去。

村落之中,此刻铁墨人刀剑出鞘,将寺院团团围住。老和尚和村长带领村民和僧人,站在寺院之外,不让铁墨人踏入寺院半步。

铁墨人为首的黑斗篷首领,看着挡在他们面前手拿各种农具和长刀的愤怒的村民,他低沉着嗓子道:“再不让开,格杀勿论!”

随着他的话音,铁墨人的刀剑丛林,缓缓向前移动。他们沉默不语,迈着整齐的步伐,浑身散发出来令人恐惧的杀气。

老和尚知道这些人定然是训练有素的军人,虽然村民十分勇武,不肯退后半步,但是显然若与他们发生冲突,不过是以卵击石。

老和尚长叹一声,伸出胳膊挡住了身后的大家,道:“神树你带走,不要伤害村民。”

大家激动起来,老和尚回身道:“大家让开吧。”

那身穿黑斗篷的铁墨人手微微抬起。铁墨人齐刷刷地停住了前进的步伐,面无表情地看着村民们。

村长虽然也怒气冲冲,但是他还是拉住了占堆,示意大家让出一条通路来。

占堆和他身后的青年望着那锋利的刀剑丛林,却固执地站在原地,不肯挪动脚步。

占堆忽然大喊道:“神树当年庇护我们全村,今日我们坐视神树被戕害,乃是懦弱的不义之举,会被上天厌弃!”

他身后的青年也大喊起来:“战就战!不能退!”

那黑斗篷铁墨人眼中闪过一丝阴狠,他轻描淡写地说:“好,你们要逞英雄。杀了你们之后,我会派兵去昆仑山下,将你们的老弱一起屠尽,送你们到地府团圆!”

老和尚没想到此人终于露出了凶残的本性,占堆和青年们都更加愤怒了,已经有人拉满了弓弦,即将朝铁墨人射过去了。

却听有个少女的声音响了起来,声音十分动听。只听她款款道:“你想要的是那祖地之下的九龙底座。不要多杀伤人命!这里是欣国,不是你们铁墨!你们肆意妄为,就不怕下不了高原么?”

众人皆大吃一惊,看向小路尽头。

只见从村中缓缓走来一个身着当地服装的少女。只见她穿着一件五色交织的氆氇长袍,一头发辫垂在脸颊边,看上去白净朴素,跟村中的女孩儿长相不同。

她身后跟着一个身着藏蓝长袍的小伙子,他腰间配着长刀,背后背着长弓,透着一股精悍之气。

占堆望着他们,高声道:“你们来了?好样的,是我们的真朋友!”

莫允离朝大家微微一笑,已经走到了两边对峙的地方。阳光照在她的脸上,让那平凡的面容变得生动起来。

天空蓝的高远,风吹着大家的衣角。

黑斗篷铁墨人,忽然低沉着嗓子道:“你这女子,这里马上就要血流成河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莫允离望着骑在马上,立在铁墨人背后的他。这还是她第一次近距离地与此人接触。

看着全身都包裹在黑斗篷之中,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的男人,莫允离心中又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她总觉得此人,她在什么地方见过,可是她实在想不起来。宁骥站在她的身边,也在紧紧盯着黑斗篷看。他的手指握着腰间的长刀,稍有不对,他的锋利长刀就要出鞘。

骄阳炙烤着大地,终于显出了高原夏日的威力。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开始流汗。

莫允离望着那人,缓缓道:“我有办法,让你将那九龙鼎从祖地中取出来。”

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占堆和鲁茸卓玛也吃了一惊,这和他们商量好的不一样。

那黑斗篷喔了一声,语尾上扬,轻快地问:“你有什么样的法子?”

铁勒十和摩米两人在看到莫允离的时候,就偷偷地往队伍后面缩。他们二人逃狱出来,现在还是被通缉的罪犯,他们不敢跟莫允离打照面。

听到此处,他们见首领似乎意动,却有点着急。铁勒十忙道:“头儿,不可相信他们!她是……”

宁骥一直盯着他们两人,早有准备,见他开口立刻道:“这不是铁勒十大人吗?我在执行命令,保护这位小姐。你在这里做什么?你既然从欣国大牢里逃出来,还不赶紧回铁墨。在这里兴风作浪,意欲何为!”

宁骥越说越严厉,那铁勒十是个粗人,被他说得头脸涨红了,喊道:“你这铁墨叛徒!要不是你,我们也不会被捉到!”

莫允离也看向他,那摩米虽然想躲藏,可是此刻也藏不住了。

莫允离诧异地问:“你们两个欣国重犯,跑这里来耀武扬威?还有你,你又是什么人?你是被他们所蛊惑么?那你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。”

摩米没想到公主一上来,就想挑拨离间。他看到公主出现,就知道今天要糟糕。他虽然不知道黑斗篷的身份,可他明白,欣国公主在欣国人心中的分量。

他急道:“头领!莫要听她诡辩,她一个小丫头,怎么可能知道如何将九龙铜底座迅速吊出来!这分明是她的缓兵之计,她在拖延时间!”

莫允离心中一凛,不知那黑斗篷将做何等选择。

上一章:诉衷情 下一章:荆州鼎八
热门: 绝世剑姬 梦三生·永劫之花 把师父作死以后 影后手机里的小可爱 念你情深意长 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] 跪求一腔热血 我等你,很久了 逆转女王[快穿] [综]个性名为前男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