诉衷情

上一章:郑和海图二 下一章:荆州鼎七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黎明的微光,让高原的天空有点幽蓝。清风带着初夏的青草芳香吹过,宁骥望着莫允离被清风吹拂着的额前碎发,望着她闪耀着钻石一般星辰的眼睛。

宁骥凝视着她,却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。

他在铁墨周旋在各方势力之中,行走在刀尖上,日夜忧惧,他只要稍有不慎就不仅会丢掉自己的性命,还会丢掉支持他的万千人的性命。这样的生活,他该如何告诉他心爱的姑娘。

他道:“宁行空这个身份对我很重要。阿允,如果我不是宁行空,我就没法一路保护你了。阿允……你是公主,你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身份,平时的行动不自由。”

莫允离的眼中涌起了大颗泪珠。宁骥望着含着泪的女孩儿,晶莹的眼泪让她的眼中闪着光,他不由慌乱起来,将她紧紧拥入怀中,他道:“阿允,不要哭。你说什么,我都听你的。”

莫允离也伸臂搂紧了他,这是她的小哥哥,她思念了多少年的人。她哽咽地轻声道:“小哥哥,你应该一开始就告诉我实情。我就不会跟你闹脾气了。”

莫允离抬起头,在朦胧的泪光中仰望着他的脸。她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,这张脸跟自己的脸一样,都不是真容。

她透过宁行空的这张脸,看到背后那张微黑的英俊的脸,那才是真正的宁骥。她轻声道:“小哥哥,你的模样,就是世上最英俊的模样,你不要再变来变去了……”

她话的尾音被宁骥吞了进去。莫允离只觉泪光朦胧之中,唇瓣被含住了,她的心跳得十分剧烈。

他吻得十分温柔,她不由微微闭上了眼睛,不自觉分开了唇,回应着他的吻。

她只觉自己好像飞上了云端,正在碧蓝的天空中俯瞰这庭院,庭院中间,紧紧相拥的两人。

莫允离只觉得,宁骥越吻越激动,他箍着她的手,越来越紧,让她几乎无法呼吸,头晕目眩起来。她忍不住推着他,在唇齿之间,轻声道:“放开我……”

宁骥浑身火热,只觉他立刻就要燃烧起来,他还是听到了莫允离的这一声轻叹,那般婉转娇柔,让他的心更热起来,但他却命令自己松开了手。

莫允离睁开了眼睛望着她,她的眼角依然有泪痕。

宁骥只觉她好像一朵小小的花儿,在这清风吹拂的黎明时分摇曳着花瓣,凝结成晶莹剔透的露珠。他无法抵御这美丽的诱惑,忍不住低头轻轻舐着她的泪痕。

莫允离只觉,那一瞬间,他温暖的舌尖,似乎直接触到了自己的心上。她不由浑身微微颤抖起来。在那一刻,她什么都看不到了,她的眼前好像出现了明亮的云霞,照亮了黎明深蓝的天空。

她怔怔地站在那里,听他在她耳边道:“阿允,嫁给我吧。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再分开了。”

莫允离只觉浑身滚烫,她抬起头望着他,唇瓣微微颤抖着,宁骥又想去吻她了。却听她轻声道:“小哥哥,你说的是真的么?你不会再次失约了么?”

宁骥的心一痛,他将她搂进了怀中,似乎在告诉她,他的决心:“阿允,即时要了我的命,我也会坚守诺言。阿允,嫁给我吧。”

莫允离的下巴抵在了他的肩头,她什么都不想考虑:“我好想回到小时候,我们都不要长大,该有多好。小哥哥,……”

她话语中蕴含着的心酸,让宁骥忍不住将头深深埋在她如云的秀发之中,嗅着她的清香。

莫允离也搂紧了他,让他和自己贴得更近,仿佛这样她就能安心下来。她轻声道:“小哥哥,让我好好想想,我想我们在一起。可我也想跟父皇母后和哥哥在一起。我不知道我思念你的心情,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。”

宁骥却伸手捧起了她的脸,用火热的目光凝视着她,看得她的脸更增红晕,他问她:“你此刻心跳得厉害对么?”

他拉着她的一只手,让她的掌心紧紧贴着自己胸前。莫允离只觉热气从他的身上,透进了自己的心中,她抬头望着他,听他低哑着嗓子问:“阿允,你父皇母后哥哥,会让你有现在这样的感觉么?”

莫允离傻傻地摇摇头,只觉她好像很难思考,他说什么都对。

宁骥又低头轻轻用舌尖拨弄着她的柔软娇嫩的唇瓣,诱哄着问她:“他们会像我这样亲你么?”

说着,他收紧了手臂,忽然用力地吻着她,让她张嘴,激烈地吻着她,唇舌交织之间,他低沉着嗓子道:“阿允,我听到了你的心跳声,你也听到了我的心跳声。这就是爱啊。阿允。跟我在一起啊,嫁给我吧。”

莫允离牢牢攀着他的肩膀,仿佛此刻她站在悬崖上,只要他一松手,她就会坠入深渊。她的心中回荡着宁骥的话,她喃喃道:“这就是爱么?”

宁骥停下了这个悠长甜蜜而深情的吻。他们彼此对视着,在对方的瞳孔中寻找自己的存在。

莫允离靠在了宁骥的肩头,此刻她只觉得一刻都不想离开他,可是想到结婚,她还是没有做好准备。她柔声道:“小哥哥,让我再想想……等我们度过了这一关,你就回铁墨吧。”

宁骥心中一沉,他不懂为什么他们此刻剖白了心事,莫允离居然会叫他离开,他的女孩儿为什么会用这么温柔的语调,说如此狠心的话。

却听莫允离接着道:“小哥哥,你不要再使用缩骨功了。你在那靖边城外的地道之中,现出了真容,是因为你受了伤。在靖边城中,你虽然吃了药,但是我们走的匆忙,你没有好好治疗,如今内伤并未痊愈,对么?”

宁骥大惊,却觉得莫允离将他抱得更紧了,她浑身都在微微颤抖,宁骥问:“阿允,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莫允离抱紧了他轻声道:“前日你去找金糕的时候,乔公公告诉我的。他说,你身上受了内伤,恐怕不轻。小哥哥,你不该瞒着我。”

宁骥勉强笑道:“阿允,你就这么盼望我离开你么?”他没想到乔公公这么厉害。

在靖边城外的茅屋之中,他跟那幽云楼的人交手。那几个幽云楼的人,武艺高强,而且出手诡异。他不小心中了招,跌进地道,当时他再也撑不住缩骨功,在地道之中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没想到莫允离会随之而来,就这样识破了他的真实身份。自从他隐藏身份混入队伍,他就一直既犹豫又隐隐盼望着,她到底何时能够认出他。

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到底是谁,可是又常常盼着她认出他是谁。

她注视着宁行空,不自觉地脸颊红晕的时候,他都在心中既甜蜜又苦涩地想,她到底没有忘了他,可她的眼中看到的到底是哪个他?

莫允离轻声道:“小哥哥,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你又欺负我。”

宁骥收起了脸上勉强的笑容,他望着莫允离的眼睛,道:“阿允,你可知道,最开始我伪装成宁行空,是为了能与母后多联络,也是为了让自己喘口气。我顶替的假王子,是我叔父精心培养的棋子,我只怕我一不小心就露了马脚。”

他看莫允离眼中既惊讶又担心。他小声道:“阿允,我越长越高,样子大变,心里总是担心,你还能不能认出我。宁行空是我理想中的自己,也是我觉得你想要我变成的模样。”

他轻轻叹了口气道:“阿允,你可知我有多么爱你?”

可真实的他,却长成了让她害怕的模样,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事儿啊。

莫允离望着他,到此刻她彻底明白了宁骥的想法,不由十分心疼他这些年来的恐惧。

她忽的伏在了他的怀中,柔声道:“小哥哥,你不要担心。你永远是我的小哥哥。我虽然没有想好要不要嫁给你,可是我的心告诉我,我不会再喜欢别的男子了。”

莫允离说出这样的话,只觉十分害羞,伏在他的肩膀上不肯抬头。

而宁骥却大喜过望,他心中的忧虑不安都统统消失了。

宁骥捧着她的脸,一定要让她抬起头来。

他专注地望着她,温柔而热情地吻着她的眉毛眼睑,唇顺着鼻梁向下绵密地吻下去,直到找到了她的唇,热烈地叼住了她鲜花一样柔嫩的唇,径直吻了上去。

他们热烈地拥在一起,缠绵着,似乎将即将到来的危险忘到了脑后。夏日的清风吹过,带来了高原独有的甘冽味道。

他们心中的隔阂瞬间消失了,只觉万分欢喜。他们相拥在一起,直到他们听到有人轻轻地扣门。

莫允离忙轻轻推着宁骥,而宁骥只是恋恋不舍地停下了那个深情的吻,却不肯放开搂着她的胳膊。

鲁茸卓玛和占堆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二人微微红着面颊,拥在一起的情景。

看着他们二人,鲁茸卓玛和占堆只觉那一扇轻薄的门,似乎将世界分割成了两半。一边刀光剑影,似乎传来了隐隐的血腥气,而门后却一派温存蜜意,柔情万种,让他们两人都有点脸红。

他们不约而同地与对方对视一眼,只觉心中一动,都不太自在地转开了眼神。

而莫允离终于挣脱了宁骥的怀抱,她美目含嗔瞪了宁骥一眼。而宁骥只觉得被她这么看,十分开心。

天光亮了起来,太阳还未升起,一切都笼罩在淡蓝的跟青烟一般的薄雾之中。

莫允离转头望着站在面前的鲁茸卓玛和占堆,轻声问:“铁墨人,是不是准备去寺庙的院中,去砍那棵古树了?”

上一章:郑和海图二 下一章:荆州鼎七
热门: 必须在反派破产前花光他的钱[穿书] 等到烟暖雨收 虎尾汤 囧婚 热心市民俞先生[娱乐圈] 天已微凉 妃常俏皮:王爷别太坏 只许对我撒娇 反派她声娇体软[快穿] 时光许我已微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