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和海图二

上一章:郑和海图一 下一章:诉衷情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昏暗的阁楼上,老和尚看着站在面前的莫允离和宁骥。他人老成精,看着他们两人模样,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儿。

他轻叹道:“这缩骨功,乃是十分难练的武艺。在少年骨骼尚未长成之时,就要修炼。每次行功之时,都要将骨骼硬生生地注入真气,让骨骼间的间隙更加紧密,甚至骨骼错位,才能让身形改变。十分痛楚。”

宁骥没想到老和尚会将这个秘密,如此直接地讲了出来。

莫允离只听老和尚这样说,就觉得浑身疼痛,她抬起头望着宁骥,眼中带着一点泪光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宁骥避开了她的目光,他悄悄握紧了拳头。

老和尚叹道:“施主,这个功法耗损骨骼,对身体危害极大,施主以后要尽量减少变化次数,最好还是弃用吧。”

莫允离看着宁骥,她的心尖儿都在颤抖,她忍不住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,轻声道:“要听师父的话。”

宁骥看到了她眼中那浓浓的忧虑,他朝她露出了个明亮的笑容:“都听你的。”

老和尚咳了一声道:“轻尘,打开盒子,我们来看这海图吧。”

宁骥心中十分开心,海图那般稀罕贵重,但她听到自己出了事儿,就什么都顾不得了。原来在她心中,自己要比她的地图重要。

莫允离看到他灼热的目光,她心中却只剩焦虑。只是此刻当着老和尚,她没法再说什么了。此刻她忽然讨厌自己为什么长大了。如果她还是当年的小公主,她一定要扑在他怀里,抱着他。

莫允离想到此处脸不由一红,忙转开目光,依言打开了漆盒的盖子。

随着盒盖被打开,里面的地图露了出来。

老和尚拿起了其中一张地图,他自言自语道:“当初我师父也是如此传给我的。”他年轻时候其实很喜欢地图术,也曾周游四方,想要跟前辈一样,找到失传的古地图。但是自从继承了师父的衣钵,他就没有再离开这个小村落,总算在他生命将要走到尽头的时候,他等到了他的传人。

老和尚望着一脸期盼的莫允离,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他专注地看着图道:“这些是郑和下西洋的海图。虽然海上的情形与当年不同。但是若派人出去,按照郑和海图好好追寻,未尝不会找到一条新航路。”

莫允离使劲儿点点头,眼里都是希冀的光。

老和尚道:“这海图上用①所谓针位,标注航线。地名旁边的‘指’乃是极星高度。‘更数’用来计算距离。”

莫允离仔细研究着问师父:“这图,看起来跟盒盖上的那张总图所指的地区和方位差不多啊,为什么形状差别很大?”

老和尚赞许地点头道:“轻尘果然聪慧。这些图是航海的分图。盒盖上的乃是一张示意图,为了将航线沿岸的所有重要物事皆放在一张图里,此图的形状改变了一些,但是基本地形和位置关系都保留了。这图的红海,阿拉伯,印度,马来半岛的标示都很准确。”

莫允离睁大了眼睛,聆听老和尚的教诲,一个字也不敢漏掉。

老和尚指着海岛附近的线条道:“这是内线和外线。有些还标注着往返不同的两条航道。”

莫允离仔细看着地图,想了想问师父:“师父,针位到底是什么?”

老和尚道:“①针位乃是航向和方位,针位用天干、地支来标注。针位上面常标注着②‘丹’字,是表示正南正北正西正东的意思。①更数乃是航程的距离,一更相当于现在六十里。”

莫允离只觉十分新奇,这海图的种种知识,她都是第一次听。

老和尚指着图道:“轻尘,你再注意看这里,这里标注的航道深度,以及各种警戒提示。大海茫茫,这些信息,对航行海上的人来说,十分重要。”

老和尚翻出了另外几张图,他遗憾地道:“此乃③过洋牵星图。是牵星术测量出来的当地的坐标。牵星术用牵星板,使用天上的星辰作为指针,测量海中地理位置。这些牵星图,除了北极星之外,还使用了织女星和南北布司星。牵星图以指为刻度,从秦汉起就以此为测量单位了。”

莫允离不由在心中想起了当初裴夫子所说,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想到了他们路上发现的分野图。

莫允离问:“听闻我们所在的大地是圆形的,在大洋上往南走,靠近苏门答腊的地方,北极星就没法定位了。这就是这海图,改用别的星辰测量位置的原因吧?”

老和尚点头,笑道:“轻尘,你比老衲强啊。当初师父教导老衲海图,老衲听得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。”

莫允离也微笑了。她望着手中的海图,问道:“师父那使用牵星术所需要的牵星板,师父可有么?”

宁骥也很好奇地看着老和尚。

老和尚笑了,道:“郑和的大海船,为师也有一艘,你要看么?”

莫允离喜道:“要看要看!”看着师傅微笑的模样,明白过来了,师父是在跟她开玩笑。

老和尚道:“航海用的罗盘牵星板等等,这里都有制造方法。你可以按照古法复原。”

他看着惊喜不已的莫允离,又看了看烛台上堆叠的烛泪道:“为师能传授的都传授给你了。等到天亮之后,那铁墨人找不到鼎,还会再回来。时间不多了。”

莫允离微微一惊。她和宁骥对视一眼,遇到老和尚之后发生了这么多事,他们差一点儿忘记了自己所面临的困境。

莫允离透过这阁楼上的狭窄的小窗,朝外望去。夜空沉沉。她不由心情有点沉重。

乔公公已经趁着夜色离开了这里,他准备再发一道烟花。他们接应的人,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到现在还没有出现。

莫允离问老和尚:“师父,您有什么主意么?”

老和尚看着她,叹了口气道:“村长说,铁墨人要来了。他们心狠手辣不择手段。本来老衲想那沉重的九龙底座,一日拉不上来,他们一日不会动手。没想到他们这般着急。”

莫允离和宁骥都一惊。老和尚对莫允离道:“我将这地图都留给你。你们现在就离开吧。我已经叫人给你们在后院备好了牛车。你虽然是当朝公主,可是此刻也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,你们走吧。”

宁骥望着莫允离,老和尚说到了他的心上,他也不希望她冒险。没想到还没等他开口劝莫允离,莫允离便微微昂起了头,她坚定地看着老和尚道:“我是欣国明阳公主,兵部职方郎,不能看到危险就转身离开。”

宁骥只觉得她此刻的模样十分美丽,愣了一愣,却见她微笑道:“师父,不要担心。如今村长他也后悔了。铁墨人虽然武艺高强,还有同伙虎视眈眈,但是如果我们团结一心,我们也可与他们一战。”

老和尚望着莫允离,没想到她看上去娇弱可爱,却这般勇敢果敢。他心中反而踏实下来,这下他真觉得自己后继有人了。

莫允离三人下楼的时候,正好看到了遥远的西南面亮起了一点明亮的烟火。

莫允离知道这是乔公公成功发出了信号。

她轻声道:“希望我们的援兵也能马上就到。”

可是到了天明的时候,她没等来欣国的救援,却听到了隆隆的铁蹄声。

很多村民都被惊醒了。大家匆忙地披上衣服,推开窗户,朝村中狭窄的青石板路望去。

只见一队穿着不同服装高大而沉默的队伍,全副武装地穿过村寨。

他们显然曾经装扮成不同身份的人,他们甚至还没曾脱下他们的伪装,但是此刻他们汇集在了一起,那隐约的杀气,让村中的动物都不安地骚动起来。

宁骥拉着莫允离的手,他们俩也推开了大门的一条缝,从门缝里,沉默地看着这些人,气势汹汹地往祖地而去。

他们趁着夜幕,回到了房东家。他们将那荆州鼎藏在了寺院二楼的隔间里。莫允离随身带走了最珍贵的郑和海图,其余都还原封不动地留在寺庙中。

这一夜铁墨人在村中大肆搜查,和很多村中的青年起了冲突,打伤了很多人,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找到。

占堆私下已经带来了村长的消息,告诉大家,那铁墨人是恶客,让大家速速离开村落,去圣山暂避一时。

村中的牛车走了一多半,载着老弱妇孺和伤员,已经先行离开了。此刻村中人走的差不多了。那铁墨人的黑斗篷首领并不阻拦大家离去。

但是他会时不时去查看一下,村落之前道路上的车辙印。

莫允离他们得知这个消息,也只能骂他太狡猾。

荆州鼎十分沉重,一旦放在牛车上,车辙印自然变得沉重。此人心思如此缜密,让他们抓不到空子。只能打消让人带着荆州鼎,混在人群中离开的念头。

他们的房东夫妇和孩子们也离开了。留在村落中的,只剩青壮年。他们的医生鲁茸卓玛坚持不肯走,也留了下来。

虽然他们已经商量好了对策,但是此刻,莫允离和宁骥望着那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武装队伍,他们都有点紧张起来。

宁骥感觉莫允离握紧了他的手。他不由伸出手臂搂紧了她的肩膀。莫允离没有避开他的动作,反而悄悄朝他靠了一靠。这个动作,让宁骥心中十分喜悦。

只听莫允离轻声道:“小哥哥,宁行空这个身份,你不要再用了吧。”她抬起眼睛望着他,宁骥只觉得她眼里好像盛满了漫天星斗,让他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请求。

作者有话要说:①见黄省曾著《西洋朝贡典录》、《图书集成》等

②郑和海图的误差不超过5°,十分精确。

③见明茅元仪《武备志》

上一章:郑和海图一 下一章:诉衷情
热门: 幻想农场 我夫君是龙傲天/明天他就出轨了 霸总娇妻700岁 虫族之雄子的工作 跪求一腔热血 齐欢 仁医 我轻轻地尝一口 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