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代地图

上一章:荆州鼎六 下一章:郑和海图一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昏暗的灯光下,莫允离和宁骥望着出现在楼梯口的老和尚。他们将鼎藏在这里,是占堆跟那老和尚的小徒弟一起密谋的。他们不知道老和尚的想法,没有敢跟他说。

那小徒弟说:“我师父年纪大了,耳朵不好。你们不要担心。”

可是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老和尚,看上去耳聪目明。

莫允离和宁骥站起来,向老和尚行个礼。莫允离问道:“大师,你知道这鼎有何秘密么?”

那老和尚看着她,行了个礼道:“姑娘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?你可是按照地图找来的?那图是刻在另一个鼎身上么?没猜错的话,你们找到的鼎,应当是雍州鼎。”

莫允离和宁骥对视一眼,既惊讶又有点兴奋。他们一路寻找九鼎,走了半个欣国,如今终于碰到一个知道九鼎秘密的人。

莫允离只觉得心微微跳了起来,她道:“大师,你都说对了。那么你能告诉我,九鼎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吗?”

老和尚望着莫允离,长长的美貌下的眼睛睁开来,莫允离只觉心中一震,他的目光十分睿智慈悲,他看着她的时候,她很想对他顶礼膜拜。

莫允离恍惚之间,朝他迈了一步,忽然又止住了步伐。老和尚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,而宁骥也瞬间反应过来,闪身挡在莫允离身前,严厉地道:“你在弄什么鬼?”

莫允离方才迷离的眼神瞬间变得清醒起来,她看着老和尚十分惊讶:“你为什么会摄心术?你跟幽云楼什么关系?”

老和尚面色不动。莫允离和宁骥都十分警惕,宁骥的手放在了腰中的长刀上。

老和尚缓缓道:“姑娘,老衲独居在高原小村之中,已经多年不见中原人了。姑娘不要怕,我只是看到姑娘眉心带着一点光华,一时没忍住好奇心。”

莫允离只觉那老和尚看着她的目光,始终十分明澈,不含丝毫恶意。她拉住了宁骥,问道:“还请大师赐教,这是怎么回事。有人用摄心术攻击我,我击败了他。是这个原因吗?”

老和尚凝视着莫允离,不由笑了道:“姑娘的眼眸清澈,心无杂念,正是此术的劲敌。原来如此。”

宁骥警惕地问:“你方才是不是也对她出手了,你失败了,为什么看起来一点儿事儿也没有?”

老和尚一脸慈悲地道:“因为老衲的丹田早在多年之前就毁了。你们管它叫摄心术,其实它是我们修行的秘法,摩柯一念。本来是用来启迪弟子,让其开悟的。”

说着老和尚招呼莫允离过来,推开了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门。他点亮了烛台,小屋中的陈设显露出来。

莫允离望了过去,不由惊呼一声,只见这房间之中,满壁挂着的都是地图。地上摆着几张椅子和茶几。

她不自觉地走了进去,才发现这房间楼上还有一个阁楼,一架梯子放在下面。房间不大,但是那满壁的古地图在烛光之中,似乎发着幽光,莫允离忍不住走上前,轻轻伸手摩挲着那些地图。

她只觉一双眼睛都看不过来。那些图的材质,跟她收集的几张古图,一模一样,同样的坚韧,但是明显比她的地图要新,乃是乳白色。

尽管如此,莫允离觉得这些地图也至少有百年以上了。莫允离走马观花地沿着小屋墙壁观看,仔细辨识着这些地图,不由越看越心惊。

莫允离的目光落在了正南墙上的一张地图上。她喃喃道:“这地图,未用计里画方之法,也不是后世的画法,到底是什么地图?”

宁骥也凝神看着这图,不由觉得此刻的老和尚,更加神秘莫测起来。这老和尚说他丹田尽毁,宁骥也仔细观察着他,发现他脚步虚浮,确实不是身有武艺之人。

老和尚请他们坐下,望着莫允离微笑道:“当老衲看到你们虔诚地临摹地图的时候,就知道我要找的人终于来了。”

莫允离抬头望着他:“大师,您也是位地图大家么?您知道这些地图到底是谁画的,又是何等来历吗?”

老和尚道:“姑娘,你既然知道九鼎之事。那么你一定也知道这九鼎现世震动天下,是从河东裴世光进京敬献《禹贡地域图》开始的吧。”

莫允离没想到这偏僻村落的老和尚,居然知道时局大事。她越发十分好奇:“是的。大师,你也知道太傅?您认识他么?请问,这张图到底是什么图?是何时的地图?”

她指着南面墙上那张十分精细的山脉河流图。

老和尚笑了,他本来好奇莫允离最先问他什么问题,没想到了此时她心中最惦记的还是地图。

他看了看那图道:“施主果然眼力惊人。此图长宽三尺,乃是一张西汉地图的复本。原图绘在帛书之上。”

莫允离大吃一惊:“现存最早的地图,不是西晋裴秀先生的《禹贡地域图》吗?原图可还在?能否一观?”

那老和尚想了想道:“老衲将它放在哪里了,待老衲找找。说着他慢腾腾地登上了那放在屋中的楼梯,爬上上面的阁楼。莫允离和宁骥也紧随其后。

阁楼十分狭小,楼上堆着许多箱子。灰尘满地,不若小屋那么干净。他们掩着口鼻,看老和尚拉出一个沉重的木箱,打开来,缓缓取出来一个长方形的盝顶形盖字的漆匣。

他们看着那①漆匣子就十分惊讶,这形制确实十分古老。老人打开了那漆匣。莫允离看到了几块极为古老的丝薄,已经变成了深褐色,仿佛手一碰就会碎。

莫允离呼吸都放轻了,她仔细看着这丝帛上所绘的地图,果然就是楼下的那张图。

老和尚看着那张图,点头道:“就是它了。”

莫允离心中十分震撼,她问:“大师,这图如何得来的?”

老和尚看着她,缓缓道:“此图乃是我们开山祖师传下来的。他乃是前朝遗民,前朝灭亡之后,他带着大量地图逃到此处,开山立庙,从此遁入空门,仿效先贤,醉心收集地图。”

莫允离脱口而出:“像朱思本先生一样。那祖地之中的荆州鼎,是不是也是他埋进去的?”

老和尚点头,道:“那荆州鼎原本藏于前朝大内之中。可惜前朝皇帝也不曾破解地图的秘密,未曾找到九鼎。”

莫允离问:“那这张西汉地图是什么图?”

老和尚道:“施主方才看得这张三尺见方的图,乃是西汉长沙国桂阳郡的地图。画的是今日湖南潇水流域的水系山川图。它的方位乃是上南下北,与今日相反。”

莫允离看着手中这几块破旧的帛书,又抬头看着墙上那张整理重绘还原的地图。图上水系干流分支用不同的线条粗细来表示,还画着当地的城乡居民点,标记着古迹。而且那山行的画法,线条闭合的模样让她想到了五岳真形图的画法。

她不由肃然起敬道:“没想到西汉时候的地图,就这般完备了。”

她小心地翻看着那漆匣之中的帛书,又发现了一张长方形的图,长三尺,宽二尺半。

她仔细看,发现①这是一张驻军图。看起来跟上一张图所绘的方位差不多。是一张彩色的地图,田青色画出河流走向,军队驻扎的地点则由黑红两色双线的线框来表示。红色画出了防区的界限。

古老地图上的颜色,深深渗透进那帛书之中,变得十分浓郁但却线条清晰。令莫允离十分惊叹。

宁骥悄悄推了推莫允离,她这才从地图中抬起头来,想到了当下要紧的事儿:“您说,我是您要找的人?您可以将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么?”

老和尚看着莫允离,眼中闪着的光彩,轻轻叹了口气道:“姑娘,我们的开山祖师,隐居于此已经两百年了。在百年前天地大变的时候,此地也损失惨重。当时的主持有三位徒弟,他们为了拯救生灵,决定下山去。这一去,三人只回来了一个。就是我的祖师。”

莫允离问:“另外两位呢?”她心中有了一点儿预感。

老和尚道:“大师兄去了巫疆,在那里娶了巫疆圣女。”

莫允离和宁行空听到此处,十分震惊道:“另一个人进了幽云楼!他还带走了《广舆图》!”到了此刻,莫允离终于知道了董旺财幽云楼,诺莎香琼巫疆,跟眼前这老和尚的联系。

“您等我来,究竟想要我做什么?”莫允离好奇地问。

老和尚微笑道:“十几年前,幽云楼和巫疆分别派人前来逼问抢夺荆州鼎以及地图的秘密。我虽然将他们击杀,但是自己也丹田尽毁,全靠昆仑山的奇花异草续命。如今苟延残喘多年,我大限已至,不日就将圆寂。”

莫允离和宁骥大吃一惊,仔细看着眼前的老和尚。他脸上仔细看,确实有几分灰白之色,原来那就是死气。

老和尚慢慢道:“我们的摩柯一念,原本是祖师爷为了修习佛法才开创的功法,没想到逐渐变成了惑心术这样的功夫。修习起来十分困难,一旦斗败又十分凶险。我寺中的小和尚都是我收留的孤儿,没有修习的天分。等幽云楼和巫疆之人找上来,他们难以自保。”

他目光中带着热忱,看着莫允离:“我终于等到了我的传人。”

莫允离吃了一惊道:“大师,我从未学过武艺。大师是要教我学武功吗?”莫允离不由睁大了眼睛,这变化她始料未及,愣在了那里。

作者有话要说:①见《马王堆汉墓研究》、《马王堆汉墓帛书古地图》

上一章:荆州鼎六 下一章:郑和海图一
热门: 霸龙宠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[快穿] 元龙 机械神皇 [快穿]勾引反派计划 我成了大佬们的团宠 温柔沦陷 侯门长媳 这个omega甜又野 我真的不是他粉丝[娱乐圈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