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鼎三

上一章:五岳真形图 下一章:荆州鼎四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那青年望着巍峨的昆仑上,白云缭绕,清晨露重,虽然是初夏,却冷意侵人。

他身后那美艳无比的女子为他将身上的狐裘裹紧了一些。她轻声问:“这大夫所说的良方,真的有用么?”

那青年没有回头,轻轻握住了女子放在他肩膀上的手:“娘子,既然来求医就要相信大夫的话。”

那女子抱怨道:“郎君,我知道你觉得我太急躁了。可是我们迟了一步,那鼎被人捷足先登,我们不能坐等啊。”

青年转头凝视这她道:“娘子,你说过九鼎对你没有意义,只是因为我想要,才陪我找的。”

那女子轻轻一颤,她俯身,用她的脸颊贴着青年的脸颊。青年觉得她的脸上竟然都是泪水。

青年长叹一声,伸手为她擦干了泪水,柔声劝慰道:“娘子莫要难过。等我好了,能站起来了,娘子自不需要如此小心翼翼。我们好好打一场好么?娘子你本是女中豪杰,是我误了你。”

那女子却将他搂紧了,哽咽地道:“不,是我不好。若没有我,你现在还在逍遥快活,哪里会受这样的苦。若是你好的时候,这昆仑千丈高,你自如履平地,现在却只能等滑竿来抬你。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青年却微微笑了,他也回身搂紧了女子道:“今日为何如此伤感?在一起是我们两人的选择,我们一直过得十分开心不是么?不要哭了。”

那村落之中,莫允离听寂静的村庄之中,鸡鸣此起彼伏,她有点想念阿花了。

曙光还未到来,大家已经开始活动了。莫允离不知道宁骥为什么还没有回来。但是她决定先去那医生家里看看。

她的房东的女主人是个十分羞怯的青年女子,看上去十分年轻,孩子们昨夜玩累了,到现在还没有起。

莫允离站在打开的窗边,对女主人微笑。她看着女主人的丈夫为她打水劈柴,女主人抬头为他擦汗。他们两人毫不避讳,眉目传情的模样。莫允离心中想,这就是爱情和婚姻的模样么?

她忽然想起了一件已经被她遗忘很久的往事。

小时候也曾和宁骥扮家家玩儿。让阿花当他们的女儿,给阿花穿小衣服,阿花扑棱棱地满宫乱飞。而他们的游戏也被禁止了。

那时候宁骥红着脸拉着她说:“公主,你长大了真的嫁给我好么?”

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?她却想不起来了,她只记得宁骥红着脸眼睛亮亮的模样,跟平常不一样,十分好看。

她的脸又微微有点红了,如今九鼎即将齐聚,她回宫的日子竟比她预想中要早。以后该如何呢?

她抬起头来,发现乔公公正看着她。她轻声道:“公公,小时候,哥哥跟小哥哥都答应过我要带我周游世界。但是他们却都食言了。”

乔公公微微一愣,忽然笑了:“公主殿下,他们的承诺不靠谱,可是您靠自己完成了职方郎的职责啊。”

莫允离笑了道:“是啊,我很努力了。也要感谢大家。包括小哥哥,这一路上他多次救我于险境。”莫允离想了想道:“他做护卫还是很称职的。”

乔公公仔细看着莫允离,看她脸上的那一抹红晕,心中明白了她要说话的话,他故意道:“喔,那我们找铁墨,让他们把宁骥送过来,一直当公主的护卫吧。”

莫允离眼前一亮:“好。”

却有人推门而入,轻声道:“我觉得不如让他来做和亲王子更好,让他跟着公主,事无巨细地侍奉公主殿下。”

莫允离没想到宁骥会在此刻回来,她脸上的红晕迅速晕开来,仿佛一朵清晨带露的玫瑰。

宁骥的心跳了起来,他一时头脑发热,想伸手去拉低着头不看他的莫允离。他满心喜悦。

却听乔公公在一边哼了一声道:“和亲王子?这主意不错,那王子打算带多少城池,做陪嫁啊?”

宁骥抬头看着乔公公诚恳地道:“我的所有都归公主,公公你看如何?”

乔公公看着小子脸皮如此厚,又会花言巧语,实在十分不顺眼。可是他看着公主垂下头娇羞的模样,他也没话可说。

只能可惜他相亲名单上的才俊了。他们还有半打好青年,没有见呢。而且那江琛杰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啊。

莫允离小声道:“你回来了?路上可曾见到我们的援兵?我们这就去鲁茸卓玛家看看吧。”

宁骥严肃起来,他问乔公公:“跟着我们的人,离我们有多远?您上次跟他们联络又是什么时候?为什么到现在都没人出现呢?”

乔公公一愣,心中也有点不安:“的确该到了。最后一次联络是将沈姑娘放在丹葛尔城的时候。”他的话说完,心中暗叫不妙,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手。

乔公公肃然道:“若等到今晚还不见人来,我们就需要快马加鞭去丹葛尔城求助了。”

莫允离也吃了一惊道:“那样的话,会不会耽搁了时间,让铁勒十他们将鼎偷走?”

宁骥道:“他们不是还在往出运另一件东西么?我看他们连九鼎都仍在了一边,可见他们没挖出来的东西,意义重大。在此之前,他们应该不会动。”

莫允离眼前一亮:“我们去鲁茸卓玛医生那里看看情况。再看能不能混进祖地中去。”

他们走到离鲁茸卓玛院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就闻到了浓郁的草药的味道,并不难闻。

莫允离敲敲院门道:“我们是来找鲁茸卓玛大夫求医的病人。”

他们在昨夜已经商量好了。宁骥往乔公公身体里注入了一点微弱的真气,让真气在静脉中游走,伪装成他得了怪病的模样。省的他们现在一进门就穿帮。

鲁茸卓玛昨夜一直在救治那在祖地之中受伤的工人,现在十分疲惫。但是将他们请了进来。

她为乔公公诊脉,手指搭在乔公公的脉上,身子就微微一颤,她望着乔公公,微微皱起眉头。

莫允离吓了一跳,眼前的女孩儿脸颊被高原风吹得红红的,眼睛却非常明亮,看向她的时候,总觉得没有秘密可以瞒过她。

鲁茸卓玛让乔公公换了只手,她的眉头越来越紧,终于开口道:“你的体内阴阳相冲,还有旧伤。早年间似乎得到过名医诊治,那医生的手法十分高明。老人家,你可以告诉我,那医生的名字么?”

莫允离大吃一惊,她看着乔公公,发现乔公公的眼睛也微微睁大了一点儿,显然也很错愕。莫允离不知道乔公公原来真的有伤。

她不由紧张地问鲁茸卓玛:“大夫,能治好么?很严重么?”

鲁茸卓玛看着她,又微微皱了皱眉头道:“比较麻烦。”她的目光又落在了宁骥身上,眉头更深了,但是口气依然很和悦,她看着乔公公,等他回答。

乔公公早就听闻此地的医术自成一派,如今看果然名不虚传,自有其神妙之处。他道:“最后一个为我看诊的大夫叫庄得牧。”

那鲁茸卓玛眼睛一亮道:“果然这奇妙的手法是出自这位神医。老先生,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吗?我总觉得找到他,我的医术就能突破一层。”

乔公公这下真的吃惊了,他紧紧盯着鲁茸卓玛问:“庄先生,深居简出,姑娘什么时候见过他的病人?”

鲁茸卓玛并不打算隐瞒“我这里前两天曾接待过一个病人,他也是庄先生的病人。我让他上圣山去治疗了。两天以后,你就能见到他了。”

乔公公心中一动,他问:“那病人可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人?”

鲁茸卓玛点头:“你们认识么?”

乔公公看了眼莫允离,莫允离不明白他的眼神,却听乔公公道:“可能是我的旧识。等他回来我们就知道了。”

乔公公看着殷切望着他的鲁茸卓玛,道:“庄得牧先生,年事已高,如今已经过百,他现在很少出手了。他在欣国都城。”

鲁茸卓玛听了并不失望道:“那青年也是如此说的。等我这边的事情少一些,我一定进一次皇都。”她想了想又问:“老先生你伤得如此重,为什么后续不再治疗了?你经脉中的旧伤这些年来,不仅没有好转,还在逐渐加深,你知道你的情况么?”

莫允离十分紧张:“大夫,现在治疗,还能治好么?”

鲁茸卓玛道:“最好让老先生住在我们这里,每隔几天上圣山去,让天上的灵气修补经脉。你们没觉得我们这里的水特别甘甜可口么?我们这里的人活到古稀之年,都身体健康,正是靠圣山的灵气滋养。”

莫允离吃了一惊,她抢在乔公公否定之前,说:“都听大夫的!若留在此地,病是不是就好了?”

鲁茸卓玛点头道:“配合我的草药,三个月后估计就能好转。他就可以离开这里,回家调养了。”

莫允离放下了心。可乔公公却忽然道:“大夫我们借一步说话。”

说着他和鲁茸卓玛进了屋。丢下了心中十分忐忑的莫允离,她轻声道: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宁骥看着莫允离,搂住了她,在她耳边道:“别担心,这大夫的眼力果然十分厉害。我看她已经看破了我们的伪装。我的缩骨功也被她识破了。不怪乎,她能看出公公的病。”

莫允离终于明白方才那女孩儿的目光中在说什么了。她的身子不由微微一抖。乔公公从小陪伴她长大,是她最亲近的人之一。她只觉得此时的风都变得冷了一分。

上一章:五岳真形图 下一章:荆州鼎四
热门: 许你晴空万里 簪中录 天命新娘 你曾住在我心上 等你的星光 个性名为死气之炎[综] 独宠娇妻(重生) 男配他装凶[穿书] 热恋小行星 权爷宠婚:娇妻撩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