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鼎二

上一章:荆州鼎一 下一章:五岳真形图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月色之下,他们看到村子的中心有一座高大的寺庙,寺庙四周是四座高耸的宝塔。寺庙之中有一株极为高大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,蓬勃的枝条探出来,将那整个寺院笼罩起来。

村落中青石板铺就的道路十分狭窄,两边都是村民用石头砌成的房屋,屋顶是平坦的晒台,用来晾晒谷物。

进了村庄之后,他们向前走了没多久,就借着明亮的月色闪身走进了小巷。他们按事先查探好的道路拐到了东面。走了一阵子之后,走到了村庄的另一头。

宁骥牵着莫允离的手,站住了。

他道:“大家看到那个远方的土丘么?鼎就在那里。附近守卫很森严,不能这么走过去了。”

莫允离忙道:“我得靠近看,才知道那鼎到底是什么样啊。”

说话之间,那土丘上忽然闪过了一阵火光,随即一个淡红色烟花在空中绽放开来,看上去带着几分妖异。

莫允离的脸色一变:“对方也在发信号。”

乔公公道:“不好我们躲起来!”

他们刚刚找到隐蔽的地方藏好,就见村庄中家家户户都打开了大门,一队雄健的小伙子,手持长矛和藏刀,飞快地朝那土丘跑去。后面跟着很多好奇的村民。

莫允离他们忙不动声色地混进了队伍,跟着他们朝土丘走去。月下初夏的青草芬芳随着风席卷而来,莫允离握紧了宁骥的手,她有点紧张。她一边走,一边侧耳细听周围大家的交谈。

一个大婶道:“据说那外乡人很厉害,开始差点儿打伤村长的儿子。”

另一个看上去十分活泼的女孩儿道:“我也听说了,可那传言是假的。村长的儿子占堆,是我们村第一勇士,去年夏天他徒手打死了狼。我问占堆了,他说没有的事儿,那外乡人根本不敢动手。”

大婶看到是她,好奇地问:“鲁茸卓玛啊,听说你收治了一个坐轮椅的外乡青年?”

大家都回头看着那鲁茸卓玛,那女孩儿点头道:“他的病很难治。”

跟在大婶旁边的一个女孩儿一直没说话,现在突然道:“那青年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男人。即使他不会走,我也这样想。”

大家都笑了,大婶又问鲁茸卓玛道:“既然这病难治,你就别管了。你可是大巫医的徒弟,号称百病皆除的,你不要让他坏了你的名头。”

鲁茸卓玛却摇头道:“大婶你别担心,他的病虽然难治,但是我恰好知道该怎么治。只是……”她看了看周围,莫允离忙将头扭了过去,她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,小声道:“他的腿病不寻常,我要小心一点儿。”

那大婶叹了口气道:“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,总有外乡人来。村长说他们拿着金子,是好事儿,可是我总觉得不安。”

大家都纷纷表示赞同。

莫允离跟宁骥对视一眼,莫允离轻声道:“去悄悄看看那些陌生人吧。”

说着他们已经来到了土丘附近。这里有不少人巡逻,将大家拦在了外面。

大婶问那守卫青年:“祖地里发生了什么事儿?为什么不让大家进去?”

那守卫青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村长说,这里挖的乱七八糟,大家进来都不方便。”

鲁茸卓玛道:“有人受伤吗?”

那守卫青年一看是她,不由道:“卓玛啊,现在还没有伤员。不过你跟我来吧。”

大家一听也想跟着进去,那几个守卫青年一时看管不住,不少人就趁乱挤了进去,莫允离三人也在其中。

青年守卫喊了几声,没有来追。莫允离更加紧张了。

只见这块祖地,乃是山麓的一片小平原,平原中间有一座石头建筑,高高的经幡飘扬在空中,五颜六色的风马旗挂在树梢和那石头房子之间。

月光下,到处都是挖开的大坑,泥土砂石堆在一边,显得十分凌乱,草地已经荡然无存。

莫允离他们对视一眼,决定去那中间的石头建筑那儿去看看。

他们小心靠近那石头建筑的时候,发现那里守卫比外面严格。同时混进来的村民们都被阻挡在外面,他们在争吵着。

“村长,到底你们跟外乡人在做什么?你们在祖地妄动地脉,会招来邪祟的!”

“村长,你说他们很快会走,可是他们把祖地都挖成这样了还不见他们离开。”

“方才那烟花又是怎么回事儿?村长,你今天一定要向大家交代清楚!”

宁骥发现了一个空档,他小声道:“我们从旁边绕过去。”大家都在争执不休,没人注意到低头穿梭在树影之中的三个人。

他们绕过了树影,莫允离立刻就看到了立在一边的一个大鼎。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差一点儿叫出声来。

她看到工人们在小心地从另一个大坑之中吊起黑沉沉的一件青铜器,看上去十分沉重。

这里果然有鼎。

莫允离他们不敢再靠近了,唯恐被发现。莫允离盯着已经出土的那个大鼎,行装和纹饰跟雍州鼎十分相似,她很想看看鼎身上的纹饰,想知道鼎上是不是也绘着地图,可惜她现在过不去。

莫允离看在场的所有人都穿着当地的服饰,乍看上去无法分辨身份。

却听“轰”地一声,那吊着大鼎的绳索断裂,只听大家一声大叫,鼎重新掉了回去,似乎压到了在下面的工人。

那群人乱了起来,不一会儿莫允离就看到了刚才见到的那个女孩儿鲁茸卓玛。莫允离想起了她是个医生,此时站在那个挖出来的鼎旁边的一个像是头领的人转过身来。

莫允离吃了一惊,那人蒙着脸,可是莫允离却总觉得他有点熟悉。

“铁勒十!”宁骥忽然低声道。

莫允离也认出来了,那蒙面的男子真的是铁勒十。她随即也看到了正在跟鲁茸卓玛说话的那人,那人绝对是摩米。

她低声问:“这两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她看着乔公公。乔公公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厉光道:“有件事情,我没有跟公主说。他们俩人在送回宫中的路上,逃脱了。没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宁骥忽然冷冷地问:“是在什么地方跑掉的?押送他们的可是宫中侍卫,雍州鼎呢?还安全么?”

乔公公看了他一眼,宁骥果然猜到了:“在多年前在欣国境内伏击你的人,你有怀疑的名单么?”

莫允离听他们二人对话,忽然意识到这里面定然藏着一个大阴谋。她的身子微微一抖道:“宫中朝中藏着他们的人,是谁?”

宁骥看着乔公公,自从当年十里长滩遇袭,他很难再相信别人。眼前的老人,他认识他很多年了,可是他也不敢说自己就一定了解他。

乔公公看懂了他的目光,哼了一声道:“咱家要想收拾你,你以为你可以跟着公主走这么长路么?”

宁骥放松了一点儿道:“我有。但是我回到铁墨之后,积蓄了力量开始调查,就发现线索一条条断掉。我想能跟我叔父做交易的人,地位一定很高。”

乔公公脸色很难看道:“那不一定。不要小看小人物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关键位置上的小人物,也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”

宁骥看着铁勒十和摩米,也点了点头。他本来只将铁勒十两人看成走狗一流无关紧要的人,没想到他们会这么阴魂不散。

莫允离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那鼎,下了决心,她轻声道:“这里很麻烦了。我们的人什么时候能到?我们先退走吧。”

乔公公道:“既然铁勒十两人在这里,我们就得换个易容了。不要让他们认出来。”

莫允离道:“有劳公公了。”说着他们沿着来时的路,悄悄地离开这里。莫允离最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看。只见鲁茸卓玛在救治伤员。那大鼎之旁,除了铁勒十和摩米之外,多了一个人,他穿着黑斗篷,看上去十分诡秘。

莫允离心中一惊。她的脑海中回想起当初在西安碑林之中抓住铁勒十他们之前,他们的抱怨。

“解碑的人!那是他们的欣国同伙!”莫允离忽然明白过来了。

宁骥也不由回头,却看那黑衣人的目光朝他们望了过来。宁骥忙拉着莫允离俯下了身子。乔公公也颤巍巍地蹲了下来,看上去摇摇晃晃,但是却正好跟树影的晃动的频率相合。

那穿黑斗篷的人,似乎没发现什么,又转头跟铁勒十说什么。

莫允离的心咚咚跳,方才还以为要被发现了。他们三人继续小心翼翼地顺着树影,绕过了石头房子。

此时石头房子之前还在争吵。

莫允离他们趁着乱离开了此处。在路上乔公公就地取材,为他们改换了形貌。乔公公看了看大家道:“虽然有点粗糙,但是好在晚上看不真切,能蒙混过关了。等我们找到歇脚的地方,再来好好修饰吧。”

他们回到了村子。只见月光下的村子中十分热闹。村民们都被今晚的动静惊醒了。即时没有去祖地围观,也都推门出来互相询问。

莫允离心中一动,看准了一个老婆婆,恭敬地走上前去问路:“老人家请问鲁茸卓玛的家在哪里?我们是来找她看病的。”

最近这村里来了许多外乡人,扰乱了他们平静的生活。莫允离的生面孔本令人怀疑,但是听她说出了鲁茸卓玛的名字,那被问路的老婆婆眉头松开了。

她看向莫允离身后的乔公公,他看上去很老了。她道:“是你身后的那长辈要找卓玛治病吗?她的确是个天才,行医才几年,就治好了很多病人。”

莫允离忙道:“对,我们也是听说她医术高超,特地慕名来求医的。”

那老婆婆笑了道:“一定是天神保佑你们。我就是鲁茸卓玛的房东,你们跟我来吧。”

莫允离三人对视一眼,觉得他们今晚的运气不错。

上一章:荆州鼎一 下一章:五岳真形图
热门: 破产后我嫁入了豪门[穿书] 剑凌九重天 美人谋 吃饱了吗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燃烧吧!火鸟 我就想离个婚[重生] 快穿之锦绣人生 七零炮灰娇宠记 学霸每天都想要官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