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洪先六

上一章:罗洪先五 下一章:广舆图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乔公公看了看莫允离和宁骥的情形,他当下心中暗下决定,将一切事情皆禀报给皇帝。之后的事情到底该如何做,就听皇上和皇后的吧。

莫允离听了乔公公那一声断喝,心中也是一惊。他此刻是宁行空,铁墨王子的近卫,不是她青梅竹马的小哥哥。

她忙低头喝了口茶水。阿花围着她咯咯叫了两声,似乎在关怀她。她对阿花微微一笑,自从知道宁骥的身份,她总不自觉地关注着他,而他靠近她,她的心跳就微微加快。

莫允离不明白这是为什么。是因为现在在她眼前的宁骥,让她疑惑么?从前她总觉得宁行空像宁骥,而如今知道了他就是宁骥,她脑海中又常常浮现出他那高大英俊的真实模样来。

莫允离深深吸了一口气,心想,这心中异样的感觉,一定是因为宁骥这般胡闹,让自己脑海中有点混乱,所以才会如此吧。

裴媛翻看这手中罗洪先的书,忽然惊讶地说:“公主殿下,您看这里。”

莫允离凑过去看,也吃了一惊道:“莫非罗洪先先生的《广舆图》,就在不远处么?”

裴媛兴奋地道:“这首藏头诗,不就藏着‘靖边广舆图’四个字么?”

莫允离也十分开心道:“罗先生的《广舆图》原本一直从明代保存下来的。一共43幅,十分珍贵。可惜在百年前,此图也散轶,如今只有一半传世。”

宁骥问:“这《广舆图》比我们密道中见的朱思本先生的《舆地图》如何?”

莫允离笑说:“《广舆图》就是罗先生以舆地图为蓝本,增补勘校,实地测绘修订而成的。《舆地图》早已不传,百年前,大家就靠《广舆图》来推测《舆地图》的真实样貌。”

裴媛开心地说:“公主殿下,多亏了您坚决改道来靖边。否则我们要跟这两位先贤的地图擦肩而过了。”

莫允离坐到了裴媛旁边,同她一起翻看这书,宁骥本来也要挤过来看,忽然想起了乔公公的话,止住了脚步。

莫允离一边看,一边叹道:“①罗先生乃是状元郎,才学惊人,他直言进谏,触怒了皇帝,被削职归家。从此练武习文,走遍全国重绘地图。他用考图观史,通百家。我们一路匆匆,不过画了个草图,其实我们应该像罗先生那样,不止地图,各地的民情,物产,守备等等也要记录。”

裴媛微微一愣道:“公主,如今查访九鼎和太子的行踪要紧。那些资料,只能等以后慢慢收集整理了。”说着裴媛看着宁骥笑了道:“我们出京之时的三件事,如今总算达成了一件。王子,能再见到你太好了。”

宁骥欠了欠身向她致意,心中也十分感慨,不由回忆起在京中的种种美好过往来。谁料世事无常,身若浮萍。

宁骥望着莫允离,只见她也在抬头望着他,二人目光交汇中,似乎都在回忆那春日繁花下的嬉戏的童年。

宁骥看到了莫允离眼眸之中的轻愁,他道:“阿允,你别担心。我们一定会找到太子的。”

莫允离没想到自己想什么,他都能明白。她摸了摸心口,忽然道:“冥冥之中,我总觉得我们已经离哥哥越来越近了。”

大家都惊讶地看着他,宁骥也十分好奇,但是想到了她之前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敏锐,他点头道:“阿允我相信你。也许很快我们就能跟太子见面了。”

大家脸色各异,此时沈幽幽推门进来了。大家站起来问她事情如何。沈幽幽的眼神一闪,她轻声道:“我将记号画在了我约他们见面的靖边最大的酒楼门口的石狮子脚下。冷鹰埋伏在暗处,他不肯回来,执意要留下来查看幽云楼的人的动静。”

乔公公一惊道:“门扇这小子太过胆大妄为了。”

宁骥站了起来道:“我去接应她。”

莫允离小声道:“你也小心。”宁骥听到她的关怀,心中一热,他朝她微微一笑道:“公主殿下我会的。”

他们一直等到华灯初上。那香玉随着江琛杰走了之后就没有再回来。府中的从人走进来问他们晚饭。莫允离说他们想去看看靖边的夜市,晚上不必留饭了。此去危险,她将阿花留在了府中。

连续刮了几日夜的狂风,到傍晚终于停了。但是那乌云却更厚了,天低得似乎伸手就能摸到。

乔公公道:“这是在酝酿大风暴,好在我们如今在靖边城中。若还在戈壁里,就太危险了。”

但是靖边的百姓们似乎已对此习以为常。入夜之后,靖边最热闹的大街上,红灯笼高照,人们来来往往,颇多穿着异域服饰的行商。

阿诺金糕看到了熟悉的骆驼队,他叹气道:“也不知道几时才能继续赶着骆驼队走遍草原。”

莫允离惊讶地问:“金糕,你还打算去做商人么?”

金糕笑了,道:“是啊,我发现做个行商也不赖。”

裴媛笑问:“那吟游诗人呢?”

金糕道:“吟游诗人吃不饱饭,我打算先发家了,再去做吟游诗人行走四方。”

乔公公拿烟袋打了他脑袋一下道:“诗人就别当了。好好伺候你们主子吧。”

大家说笑之间,只见远远地走在他们前面的沈幽幽,走进了那间约定好的酒楼。

莫允离他们停下来装作买东西,等了片刻,寻找着冷鹰和宁骥的身影,却始终没有发现。

乔公公忽然拿烟斗指了指那酒楼对面的一间小小羊肉荞麦店。

莫允离他们顺着看过去,只见门口支着一口热气腾腾的羊肉大锅,香喷喷的肉味直钻进他们的鼻子里。

莫允离道:“不若我们也去吃碗面?”此时大家终于看到了坐在墙角,正在吃面的两人。他们正好坐在灯光照不到之处,看不清楚脸。

金糕悄声道:“他们选的地方很好,那里正好可以监视此地,却不会暴露。”

莫允离发现这一会儿的功夫,街上的人好像更多了,时不时有人擦过她的身边。

此时忽然见街角一阵骚动,莫允离十分好奇,见孩童奔走笑闹,人群簇拥之中,缓缓驶过一辆牛车。牛车后面的敞开的板车上,拉着一个巨大的彩画龙头。

莫允离望着那龙头,做工虽然十分粗糙,却自有一种蓬勃的生命力。莫允离问:“这到底是什么?”

金糕拉着一个过路的中年人问:“请问这龙头,是做什么用的?”

中年人打量了他们几个人一眼笑道:“你们是外乡人吧?这龙头是我们过会祈雨的七龙头之一。现在重新彩画了,夜间入城,明日等龙头和龙尾重新合二为一,这祈雨庙会就要开始啦。这是我们靖边最热闹的节日,附近十里八乡的人都会来赶会。”

莫允离他们对视一眼,心中越发警惕起来。莫允离问:“那祈雨会什么时候举行呢?”

那人回答道:“半个月之后。姑娘,你们若不急着赶路,就留下来赶了会,再走吧。”

莫允离看着这高大结实的塞北人,脸颊被这常年不停的巨风,吹得通红,眼睛十分明亮,满面大胡子,看不清楚长相,但是她就知道他在对她微笑。

莫允离被他这质朴的热情所感动,她点头微笑道:“好,我会看了这祈雨会。”

那人悄悄地对莫允离道:“姑娘啊,这酒楼是我们靖边最大的酒楼,可是它一点儿也不好吃。你去那羊肉面馆吃,哪儿的饭好吃。”

莫允离笑着应道:“好。”

她回头发现金糕在跟一个当地小孩儿玩。不一会儿金糕过来了,他手里拿着风车。裴媛笑了道:“金糕,你居然从小孩儿手里骗了东西回来。太厉害了。”

说着莫允离朝羊肉面馆望去,却一愣,只见方才还坐在面馆之中的冷鹰宁骥都不见了。

她一时意识到不太对,道:“我们进那酒楼去看看。”

大家也有点紧张起来,忙加快步伐,穿越了人群,进了酒楼之中。

只见这酒楼分上下两层,正是晚饭的饭点儿,酒楼中人头攒动,饭香四溢。跑堂儿的跑上跑下,都顾不得招呼他们几个。

他们四处张望却看不到沈幽幽,便决定挤过这人群,上楼去看看。

他们才挤到楼梯边儿上,满头大汗的跑堂的,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道:“客官,你们要用什么?楼上也客满了,客官先在这里等等。”

莫允离看那伙计满面油光,眼睛却咕噜噜转个不停。她朝金糕使个眼色,金糕何等机灵,立刻从他胳膊肘下面钻了过去,蹬蹬蹬就跑了上去。

那伙计一急,靖边腔出来了:“那家伙,你往哪耷跑?”说着他忙去追金糕,而莫允离一提裙子,便追上楼来。

裴媛看小公主这般机灵,也忙跟上来道:“是真满客了吗?我们看看。”

莫允离上了楼,就大吃一惊。

只见沈幽幽坐在靠墙的一张桌子上,她的面色十分镇静,但是这张桌子上四面都坐着几个灰衣人,戴着斗笠,腰间配着兵器。

跟楼下的拥挤不同,楼上客人并不多。只有三两桌坐着人,而他们虽然穿着各异,但是莫允离一眼望去,看他们的凶悍之气,就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,必然是习武之人。

而最让她吃惊的是,宁骥和冷鹰被七八个人围在了中央,他们的手都放在腰间,似乎正引而不发,要开打了。

最先上楼的金糕,看到这样的情景,忙笑道:“喔,果然满了。满了。走,我们下去。”

说着金糕忙转身想要下楼。而那伙计却冷笑一声,忽然一伸手,用手中的托盘挡住了道路道:“客官,想走没那么容易!”

作者有话要说:①《明史 卷二八六 儒林传》

上一章:罗洪先五 下一章:广舆图
热门: 他看上去很好亲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异世药神 山村桃源记 限时狩猎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 一元新娘VS全球首席 恰逢雨连天 双黑的千层套路 以武冲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