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洪先五

上一章:罗洪先四 下一章:罗洪先六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乔公公看着大家。没想到如今宁骥撕下了宁行空的伪装,竟理直气壮地以未婚夫自居,他为公主选婿的大业,更难顺利进行了。

乔公公又盯着看了宁骥两眼,宁骥只觉脊背被盯得发毛,微微侧身,余光发现是乔公公。

乔公公瞪了他一眼,宁骥知道大家都对他不满意。

阿花冲着他咕咕叫了起来。好吧阿花一开始就识破了他的身份,没少啄他。

宁骥心中也有点委屈,若当初他没有遭遇狙击,他绝不会跟公主断了联系,如今又怎么能轮到这些狂蜂浪蝶围在公主身边。

公主没发现他们的小动作,她跟裴媛在仔细听江琛杰讲这书背后的故事。裴媛也十分惊讶,这江琛杰看上去十分高傲冷峻,没想到待人接物十分和气,可知人不可貌相。

莫允离惊讶道:“原来得到这书这般难啊。”

裴媛道:“公主,我叔叔,十分敬仰罗先生,收集了罗先生的各种手迹,我从小跟着叔父通读过罗先生的著作,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本书。可知这书的珍贵。叔叔若知道罗先生还有这样一部地理著作,他一定十分开心。”

江琛杰看着裴媛问道:“敢问贵叔父名讳?”

莫允离笑道:“裴姐姐出身河东裴氏,她叔父就是当朝太傅裴世光大人。”

江琛杰一愣道:“在下是济阳江氏二房家,家父乃吏部侍郎。裴姑娘我们是亲戚。”

裴媛的脸色有点白。他们两人目光相接,眼中都是震惊之色,此刻他们立刻明白了对方是谁。

裴媛垂下眼睛,脸上再不见方才的热络,不咸不淡地道:“是,我们两家本是世交。只是我裴氏不愿出仕,与江家疏远了。”

江琛杰看着裴媛,他缓缓道:“原来裴姑娘是这般模样。我见过明暖香大人,还以为裴姑娘也像明大人那般。没想到姑娘这般和蔼。”

沈幽幽看着他们二人的神情,明白必有名堂。只是到底是什么事儿,她却不知道。她笑道:“二位都是大族,自然亲眷遍天下了。如今他乡相逢,乃是美事一桩。”

莫允离点头道:“对!”

金糕嚷起来道:“呀,原来是亲戚,那就更好了。以后还望将军多照顾我们了。”

宁骥立刻察觉到了江琛杰跟裴媛之间的不自然。江琛杰终于不再仅仅盯着莫允离了,他心里松了口气。

宁骥眼睛咕噜噜转来转去,他偷眼去看乔公公的脸色,乔公公只在抽烟,他什么也看不出来。

正在此时,院中一阵喧哗。冷鹰一掀帘子走了进来,他满头是汗地说:“公主,大事不好,我们最好赶紧离开这里!恐怕靖边马上就要开战了!”

大家都大吃一惊,骚动起来。江琛杰转过身来,眼中射出凌厉的光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冷鹰还没有开口,香玉匆匆地引进了一个军官,那军官一见江琛杰便道:“将军请立刻回营出大事了!”

江琛杰看了冷鹰一眼,似乎被万年寒冰冰封:“上官侍卫,军机不可泄露,不管你知道了什么,都请保守秘密!”

他虽然话里有个请字,可是警告他不要乱说话的意味却很浓。冷鹰立刻瞪了回去道:“将军你咋的这样过河拆桥?要不是俺们冒死通报你地道之事,这靖边城破,你都不知道因为啥!”

莫允离轻声道:“冷鹰,不要说啦。”她看着江琛杰道:“若事关机密,冷鹰自会保密。本宫也知道军中的规矩,不会向将军打听。”

江琛杰一愣,他方才乍然见到裴媛,心中烦躁,没有控制住自己。

他的脾气其实很差,但是他从太子口中得知,公主从小娇宠,不曾受过半分委屈,故而他一直在克制着他的脾气。

没想到冷鹰一句话,就让他破功了。他见公主对那宁护卫十分维护,那这个她从宫中带来的大内侍卫,不要说,也地位不同了。

江琛杰拱手温言道:“公主殿下,此次全靠公主殿下报警。末将替靖边城中的十万百姓谢过公主。”说着他便要行礼。莫允离一惊,忙拖住了他的手臂,问冷鹰和站在一边一脸焦急的那位将军:“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冷鹰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道:“那条地道中发现了兵士脚印,是断玥国的人!”

莫允离没想到最坏的推测成真了:“那么,有多少断玥国的士兵混进来了?”

沈幽幽忽然道:“不可能。幽云楼怎么会勾结断玥国,这中间断然有问题。”

乔公公淡淡地道: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幽云楼不参与官府之事,那是过去的老行规。最近沈姑娘还跟他们有过来往么?你也说他们内斗激烈,也许幽云楼自己出了什么问题,改了以往的规程也说不准。”

那江琛杰却目光一变,问:“幽云楼?此事与幽云楼有关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于是他们几人这才将如何到了茅屋,如何发现地道等等原委,几个人围在一起,说了个清楚。

江琛杰的神色变得十分凝重:“幽云楼这杀手组织,十分低调神秘,力量也十分庞大。先皇时候,曾想剿灭它,却始终找不到它的老巢,而它潜伏一阵子,就又恢复了行动,若今日之事,有幽云楼的人插手,恐怕会掀起一阵风暴。”

莫允离震惊地看着他,又看看沈幽幽和乔公公,道:“关于这幽云楼,大家说的都不太一样啊。那到底谁说的对?”

冷鹰忙道:“公主殿下,不管谁说的对,为您的安全考虑,请立刻离开靖边吧。”

江琛杰也点点头。而莫允离的目光却变得十分坚定,她轻声道:“本宫乃明阳公主,代天巡狩,职方郎勘察四海地图。若遇到危险就逃走,怎么对得起本宫身上的职责。”

大家都一愣,小公主平日里说话温柔可爱,大家又是从小看她长大的,总容易忘记小公主温柔的外表下,坚定的那一面。

乔公公呵呵笑了一声道:“职方郎大人发话,我等定然听从。”

裴媛吃惊道:“乔公公,您劝劝公主啊。公主千金之躯,刀兵无眼,公主退走,江将军也不用再分兵保护我们了。”

莫允离却笑了道:“裴姐姐,你别担心。而且本宫的地图还未画完,怎么能走?那地道之中既然有朱思本大人的《舆地图》,可知掌握着地道的人,大概也会制图之法。到时候开战,我们的地图不完备,而敌人却拿着新式的全套地图,我军一定会吃大亏。”

江琛杰望着公主,他心中对公主十分敬佩,脱口而出道:“怪不得太子殿下说您秀外慧中,世人只看到您的美貌惊人,不知您聪慧勇敢。”

莫允离开心地笑了道:“哥哥真的这么说了么?江将军,请布防之后,就和我们一起去靖边周围画地图吧。我们的记里鼓车,画图十分迅速。一周之内定然能够出草图。”

江琛杰不料公主行事如此干脆痛快,心中更添好感。他告辞前去军营布置防务。

沈幽幽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柔声道:“在出发之前,我要联系那幽云楼,看他们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。他们出现在此地,到底要做什么。”

莫允离想了想道:“好。这幽云楼若如江将军所言,那的确不能小觑。沈姐姐,你是要画符号跟那幽云楼的人见面么?冷鹰你们两个保护沈姐姐。”

沈幽幽摇摇头道:“他们的规矩森严,大家都不要跟着我。我自己去就好了。”

冷鹰急了道:“那怎么行。俺暗中保护姑娘,不会被他们发觉。”

沈幽幽还是摇头。乔公公却道:“你们离得远一些,拿着裴女官的□□,看到不对就放箭吧。幽云楼的人很警觉,你们离得近了,的确会打草惊蛇。”

于是冷鹰护送沈幽幽出去找个地方画记号,约那幽云楼的人晚上出来会面。

莫允离没想到,过这边关,为守将勘察地图的行动,会引出这么多事儿。她本以为这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。

宁骥看着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凝重,他伸臂轻轻搂了搂她的肩膀道:“阿允,你别害怕。”

裴媛睁大了眼睛,虽然知道宁行空就是宁骥,但是看到他做出这样的动作,还是很不习惯。而莫允离的脸颊倏地红了,却没有推开他。阿花咕咕了两声,也没有上来啄宁骥。

裴媛看着他们二人对视的目光,忽然什么都明白了。她的心中一阵恍惚,小公主终于长大了。如果那个人是宁骥的话,似乎也没什么不好。

却听乔公公咳嗽道:“喂,宁小子,给咱家倒杯茶来。”宁骥乖乖地走了过去,给乔公公倒了一盏茶。随即他又倒了一杯,递给莫允离道:“阿允,你也喝一点儿。”

莫允离接过了茶,小声道:“你不要这样喊我。”

宁骥看着她露出了一丝羞涩,显得更加美丽。他忍不住微笑道:“怕什么?这里又没有外人。”

乔公公重重将茶盏放在了桌上,道:“宁骥王子,你不是说你一直伪装身份,是害怕告诉了公主,公主会在无意中泄露你的身份,为你招来祸端吗?那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

宁骥猛然一惊,如被雪水浇头,立时清醒过来。

他自从跟莫允离相认,就委实有点难以自控,乔公公一语断喝,警醒梦中人。

宁骥朝乔公公深施一礼道:“谢谢您的提醒。是我忘形了。”

乔公公看他在自己面前那么乖,他准备好的要教训他的话,竟说不出来。看着莫允离望着宁骥的目光,乔公公心中一叹。这叫什么事儿呀。

上一章:罗洪先四 下一章:罗洪先六
热门: 八荒剑神 镜中蔷薇 穿成炮灰后和主角HE了[穿书] 宅门嫡女 想吃你的糖 贫穷男,富贵女 黄金渔场 我靠美颜稳住天下 许我向你看 落花时节又逢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