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洪先四

上一章:罗洪先三 下一章:罗洪先五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莫允离没想到宁骥会这么直接表白,她的脸瞬间红了。

阿花不满地看着宁骥,冲他咕咕叫了几声。

莫允离不敢看大家的神情,只是瞪了宁骥一眼,接着说:“我这一路行来,得到诸多散轶不曾传世先贤的遗作,等我们回京城,我要将这些汇编起来,集成丛书。”

宁骥听到这里,眼中一黯,要整理他们一路上测绘的地图,还要编书,没有十年定然做不成。当初他求婚,跟莫允离约定三年为期,三年到了,她应该远嫁铁墨才对。可现在看来,她显然从未将他们之间的婚约放在心里。

他忍不住道:“阿允,你要做的事情,我就陪你做。你要编书,就跟我回铁墨编吧。”

乔公公没想到他一恢复身份,就变得这般大胆,他冷冷道:“宁骥,不要再拿你那不符合欣国法度的婚约逼迫公主了!”

宁骥急道:“我没有!可是我们的婚约已经昭告了天下,你们岂能像现在这样,说不认就不认呢?”

乔公公厉色道:“这就是你跟着我们的目的吗?你也知道你的婚约怎么来的,能要点脸面吗?宁骥,别觉得你和公主从小相识,你就能这般得寸进尺。”

莫允离也没想到她只是一时开心,展望了一下未来,他们竟吵得这么厉害。她看着宁骥委屈的目光,又看着乔公公愤怒的模样,只觉十分头疼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莫要再争执了。方才不是说了么,谁也不要再提从前的事儿。那铁墨的婚约,跟逼婚都是从前的事儿。如今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,不要再做无谓争执,只向前看吧。”

宁骥的眼中瞬间十分黯然,他道:“阿允,我不会再逼你,但是我们的婚约,不管你认还是不认,我只想要你知道,我是认真的。我这一辈子,只有阿允你一个妻子。”

莫允离没想到他会这么固执。她怔怔地望着他,心乱如麻。

裴媛看着莫允离和宁骥的模样,心中一叹,她道:“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,有什么事儿就商量这来吧。眼下,我们当务之急,是赶紧协助靖边驻军,画完地图。便立刻启程去寻那黄河源啊。”

莫允离点头道:“那地道中的河源地图,我只来得及画了一幅草图,我们得回去好好将那图拓印下来。据史书记载《舆地图》上所绘的黄河源颇为精准。”

裴媛道:“的确如此,本来《舆地图》早已不存,要追溯舆地图,需要去查看罗先生的《广舆图》。现在对我们来说,真是意外之喜。”

沈幽幽托腮听她们两人说的热闹,她叹了口气道:“不知道冷鹰到底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大家闻言,不由都想起了茅屋之中的诡异。莫允离看着沈幽幽,她仔细盯着她的耳畔看,还是觉得她的脸被光华笼罩,很难看清楚耳环的形状,她的心中一动。

她问沈幽幽道:“沈姐姐,能将耳环给我瞧瞧么?”

沈幽幽解下耳环递给莫允离,莫允离盯着那光华看了半响,抬头道:“我在那茅屋之外的井中,似乎看到了同样的光华。”

裴媛吃了一惊:“所以公主你才会掉进井中么?”阿花也跟着咕咕叫了两声,表示它的不安和关心。

乔公公忽然站了起来,他走过来也凝视着那耳环,惊道:“这耳环不是五彩石做的,是一种更名贵的宝石。”

大家都吃了一惊。宁骥的目光变得幽深,他对沈幽幽道:“沈姑娘,你既然认得幽云楼的标记,可知道该如何联络幽云楼的人?”

沈幽幽端坐在那里,微笑地捋了捋脸颊边的碎发道:“怎么,铁墨王子,也想找幽云楼的人做生意么?我真的知道。”

大家都一惊,一瞬间大家都看向这温柔美丽的女子。莫允离轻声问:“姐姐,我们当年相见之时,就有恶人去兵器店中捣乱,被店主打倒。其实姐姐一家是江湖人吧?”

沈幽幽微笑了道:“是呀。否则太子殿下怎么会在临行之前,将那么重要的地图,交给我父亲保管。”

大家没想到沈幽幽承认得这么痛快。

阿诺金糕惊讶地看着她,怎么都看不出来这个甚至有点娇怯的女子,是江湖人。

沈幽幽笑眯眯地对宁骥道:“原来大家想找那幽云楼的人问个清楚?那茅屋地处偏远,附近也没有人烟,我没有办法,但是这靖边一定会有幽云楼的人。我画个他们的记号,约他们前来如何?”

她说着就看向乔公公。裴媛想到了乔公公之前所说,跟幽云楼的过节忙道:“这样不妥吧。万一幽云楼发现乔公公没有死,乔公公就有危险了。”

乔公公忽然笑了,他满面的皱纹都好像舒展开来道:“有趣。这趟旅程,实在太有趣了。我先是在青青客栈,看到了我的同伴的尸体,又在这边塞之地,看到幽云楼的人出没。我还以为又回到了年轻时候。”

沈幽幽望着他的模样,正色道:“乔公公不要担心。幽云楼的报复,不死不休。但是乔公公当年在幽云楼那里已经算是死人了。这桩事情,已经了结。而且年深日久,幽云楼内部争斗十分残酷,当年的知情人估计都死的差不多了。”

莫允离不由问:“沈姑娘,你知道幽云楼这么多事情,你和幽云楼有什么关系?”

沈幽幽叹了口气道:“公主殿下,家父和我之所以要离开京城避难,一部分也是因为这幽云楼。”

大家大吃一惊。沈幽幽摸了摸戴着耳环的那只耳垂,柔声道:“太子殿下失踪前,将地图存在了我父亲那里。太子失踪几个月之后,我们家就被各方势力盯上。明抢暗偷,一个月我们失火三次。而幽云楼,因为跟我们家有生意往来,干脆直接上门讨要。我们到那时候才明白,原来真的是太子留下的东西闹得。”

莫允离一听,不由十分担忧,她道:“掳劫你的是铁墨国的人,他们已经被抓到了。这幽云楼,又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?他们是杀手组织,到底受谁的指派?”

沈幽幽摇摇头道:“不知。”

乔公公紧锁眉头道:“幽云楼的人,号称不管官府的事。现在他们打听太子的地图,显然卷入了欣国政局,他们想做什么?”

沈幽幽柔声道:“所以我父亲对我说,幽云楼内部,可能出了问题。他们一贯内斗不休,但是最近好不容易太平几年了。据说幽云楼发现了出海的商道,我们以为他们大约是发大财去了。没想到这次他们一出现,就打破了自己的规矩。”

莫允离和裴媛齐声惊呼:“出海的商道?此言当真?”

大家都十分动容。因为自从百年前天地大变以来,海路已经断绝。近海的渔民只要划出十里之外,就会迷失方向。再加上海上巨浪滔天,暗礁密布,漩涡洋流莫测,大家已经无法通行了。

如今莫允离听到幽云楼居然发现了出海的商道,只觉十分不可思议。

莫允离低头思忖片刻,抬头道:“这传言,必有原因。沈姐姐,你既然能联络幽云楼,那我们就见见他们。他们的生意还包括什么?我们跟他们谈谈。”

乔公公道:“幽云楼除了杀人之外,还有保镖业务。”

莫允离惊讶地笑了:“难道我们要找这杀手来护送我们?”

沈幽幽微笑了:“有何不可?”

大家面面相觑,也不由笑了起来:“对啊,有何不可?”

此时他们的饭终于来了。大家也都饥肠辘辘了。

莫允离定睛一看,有点吃惊,她本来是想看看靖边有什么特色美食,没料到上来的小菜竟然都是宫中美食。

莫允离闻上去,只觉得这香味十分熟悉。

香玉笑着为莫允离布菜道:“我们将军从京中带来的厨子。太子当年也夸赞过的。公主您尝一尝。”

莫允离点头道:“有劳。”

金糕开心地说:“谢谢香玉姐姐了。”

莫允离夹了一筷子笋干,不由眼前一亮,道:“这味道还真是宫中的味道。”

香玉闻言更加殷勤地侍奉莫允离。

这两天莫允离在路上都吃点儿干粮就凉水,着实过得辛苦。

昨夜她被困在地道里,一晚上都没有水米粘牙。待他们进了靖边城,丝毫不敢耽搁,到了府衙才喝了两杯清茶解渴。只是那茶水越喝越饿。

如今这一桌子精致小菜,让她都胃口大开:“回去就跟江将军说,谢谢他费心了。”

香玉笑得眼睛弯弯道:“能得到您的夸赞,我就安心啦。”

宁骥本来也吃得很香。他自从离开了欣国,一直都思念的就是这样的味道,听莫允离夸奖,不由胃口都减了不少。

莫允离他们用完饭,香玉刚撤下去杯盘碗盏。那江琛杰就来了。

裴媛翻看着罗洪先的书,十分好奇地问他:“这恐怕是海内难得的孤本。不知将军到底是如何得来的?”

乔公公看这莫允离对江琛杰似乎比别人要热情一些,也在暗暗打量着他。他也在皇上的选婿名单之上。只是他以为他们此去匆忙,没时间去见他了,没想到他会跑到靖边来。这倒是别样的缘分。

乔公公看宁骥总是试图插话,不断打断江琛杰的话,他观察江琛杰如何应对,却发现江琛杰压根不理会宁骥。乔公公不由点点头,觉得此人够沉稳,比那秋若铭强。

乔公公也是有点发愁,皇上给他的名单上的人,如今他们见了几个,几个都有毛病。且不说公主显而易见没开窍,乔公公自己也觉得这些小伙子们不够完美。

上一章:罗洪先三 下一章:罗洪先五
热门: 失格情人 天命新娘 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[重生] 近战法师 造物主穿成渣攻次人格 当时明月在 我继承着遗产怀念亡夫 戒·永远 爱情笔记 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