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洪先三

上一章:罗洪先二 下一章:罗洪先四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莫允离到此时才发现她和宁骥的姿势,宁骥望着她的模样,让她的心也不由一跳。她唬的忙松开了按在宁骥胸前的手。

莫允离忙回身道:“你不要进来。有什么话,隔着门告诉我吧。”

香玉心中嘀咕,但也不敢违逆莫允离的意思。她道:“少爷临去之前,交给我,我们江家独门秘药。此药治疗内伤十分有效。公主殿下,我将药瓶放在窗台上了。公主您方便的时候,就来拿吧。”

香玉的话音刚落,只见眼前的门打开了,莫允离伸手道:“给我吧。谢谢江将军。”

香玉将药瓶拿给莫允离的时候,朝里面看了一眼,却见那公主的护卫站在公主身后,看着他,目光十分犀利。她当下唬了一跳,不敢再看。而门立刻又关上了。

莫允离拿着药瓶,只见这药瓶是个十分精致的白玉小瓶,她拔开瓶口,清香扑鼻。莫允离看着宁骥道:“你吃了吧。”

宁骥本来打算推托,可是方才被那江琛杰一掌,引动了伤势,他微微一动就觉痛楚难当,差一点儿就喊出声来。

却见一只莹白如玉的手已经伸了过来,手掌中托着一粒药丸。宁骥只能俯身将那药丸吞下,还嫌不足,顺势舔了舔莫允离的手心。

莫允离脸立刻火烧一般,她缩回手来,道:“你若再这样,我就生气了。”

宁骥看着她的神色,伸手臂环住了莫允离,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上。他搂着怀中如同一支幽兰一般芬芳柔软的女孩儿,方才心中憋屈的怒火都不见了:“阿允,你是我的妻子。这个江琛杰,没有对你安好心,不要理他。”

莫允离只觉坚实的臂膀紧紧搂着她,她的脸立刻红了。她本来顾念他的伤势,不敢强力挣扎,但是听到他的话,不由伸臂推他:“最没安好心的人,不就是你么。”

宁骥松开了手,却忽然微微一弯腰,似乎很痛苦。

莫允离吓了一跳,忙扑了上来:“你怎样?那药是不是不对?”

宁骥趁势搂紧了她,在她耳边道:“药确实不对。”

莫允离十分着急,她忙抬起头来:“你怎样?我这就去找大夫。”

宁骥望着她,却忍不住在她唇上轻轻一吻道:“阿允,你就是我的药。”

莫允离只觉唇上一热,她一愣,脸颊不由更热了,嗔道:“你再如此,我就不管你了。”说着她也不由放下心来,他这般惫懒痴缠,他的伤定然不重。

她轻轻推开了他,端详着他,却发现他的易容令他的脸色很难看清楚。莫允离不由伸手去摸他的脸道:“你是怎么弄得?我们也做了易容,却不像你这般。”

宁骥按住了她的手,拉过她的手来轻轻一吻。

莫允离要缩回去,他却不肯了,他凝视着公主道:“阿允,是我母后让我如此。我的叔叔宁雨,为人十分狡诈。十里长滩遇袭之后,我冒名顶替回到铁墨,我母后唯恐我在他面前露出马脚,便让我做了这样的易容。”

莫允离明白过来,她终于不再试图抽回自己的手,望着顶着宁行空模样的他,她轻声道:“这些年来,你辛苦了。”

自从宁骥在她面前揭穿身份,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对他说话。宁骥不由心中大喜,眼神中都是光彩。

莫允离看他眼中的光华,不敢再继续看他,扭过身来轻声问道:“你现在如何?那药到底管用不管用?”

宁骥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是还是说:“挺管用的。吃下去,就觉得五脏六腑都涌起了一阵暖流,很快就不疼了。”

莫允离终于放下心来,她忙问他:“到底那茅屋中的人是何人?居然能将你打伤?”

却听院中传来了金糕的声音:“公主,我们回来了!”

莫允离很开心,她忙转身打开房门。房门刚开,裴媛就扑了进来,将她紧紧搂住,阿花喔喔喔叫着,紧随其后,它找不到地方,就在莫允离头上打转。

只听裴媛道:“公主,你没事儿太好了!可担心死我了!你怎么就突然跳进那井中了呢?”

宁骥一惊,他并不知道莫允离是如何进到地道之中的,还以为跟他一样,都是从茅草屋之中进来的。

他忙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乔公公跟沈幽幽、金糕也一起走了进来。当下他们四人坐定,那香玉十分伶俐,立刻上了茶点来,并说已经备饭了,两刻后就会送上来。

金糕十分高兴道:“谢谢这位姐姐,我喜欢吃辣的。姐姐我入城看到这里卖生辣椒,姐姐能给我来点儿吗?”

沈幽幽啐道:“这位姑娘一看就比你小,你叫人姐姐做什么?”

金糕哈哈一笑道:“这么美貌聪明的姑娘,自然是姐姐了。”

香玉扑哧一声笑了,她随江琛杰久在军中,十分大方,看了看金糕道:“小哥,我家中真有弟弟,只是他们各个都比小哥高一头。”

大家不由都笑了,金糕自从来了中原还没见过这么伶牙俐齿的女孩儿,只觉十分怀念。而香玉却一笑走了出去。

他们几人终于聚在一起,当下说明了各自的情况。

宁骥听到幽云楼的时候,十分惊讶:“那个杀手组织,幽云楼?他们不是从来不接跟朝廷有关系的单子么?为什么会搅到这件事里?”

乔公公脸色十分严肃:“你们发现的那条地道,十分当紧!这地道要落在敌人手中,后果不堪设想!”

莫允离点头道:“这里的镇守将军,已经派人去处理了。我们当时只想着要出来,没有细细查勘,只怕那地道还另有出口。”

大家听了这句话,都不由一愣。裴媛十分担忧:“靖边是九边重镇,兵家必争之地。这里出现了这么一条地道,确实令人不安。公主,我们什么时候再回去看看,我也想去看看地道里面朱思本大人的《舆地图》。”

莫允离看着她,想起了方才借来的宝贝,她笑道:“《舆地图》就在那里,不急。倒是这本书,我向江将军借来的,最好在我们走之前就还给他。”

裴媛一看,也十分欣喜:“这是罗洪先先生的地图术!天哪,先生的著作《念庵集》,我曾经通读过,对他老人家十分敬仰。没想到先生还有这样一本未传世的地理著作。”

宁骥好奇地问:“阿允,这罗洪先到底是何人?”

大家却更加吃惊地看着他:“你叫公主什么?”

莫允离也惊讶地看着金糕:“金糕,你不曾告诉大家真相么?”说着莫允离一推他:“你自己说。”

宁骥朝大家团团作揖道:“我就是宁骥。”

“啊?”裴媛十分惊讶:“什么?”而乔公公冷哼一声,沈幽幽微笑不语。

莫允离看他们的表现,心中忽然明白过来了:“公公,你什么时候得知宁行空的真实身份的?沈姐姐,你又为何不惊讶?”

沈幽幽笑了道:“我只是觉得宁护卫背后定有隐情罢了。我可没猜到他就是真正的铁墨国王子。”

宁骥也十分惊讶,他脑海中回想着乔公公的话,他才明白,乔公公真的早就识破了他。他的心一沉,既然早就识破了他的身份,却始终对他不假辞色,还一路上暗中为公主张罗相亲,乔公公对自己的观感,也就可见一斑了。

宁骥忙对乔公公道:“我并非有意欺瞒,我……”

乔公公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:“你乔装改扮混入队伍,就是有意欺瞒。你说多少花言巧语来哄骗公主都好,别在咱家面前强辩。”

金糕不乐意了道:“公公,王子他被多方监视,这么多年来都如履薄冰。王子近日行事,已经极为出格了。宁行空这个身份,是王子精心准备的退路,如今他为了公主,也暴露在人前了。这都是因为王子他情深似海。”

乔公公哼了一声,还要再说。

莫允离却轻声道:“过去的事儿,谁对谁错,有何隐衷,从今日起就不要再提了。我们如今是同舟共济的伙伴,莫要再起龃龉。”

裴媛忙点头道:“对,我们好不容易才能重逢,就不要再吵了。”

乔公公见莫允离虽然话语十分温柔,然而却有一言九鼎的气势,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,又瞪了宁骥一眼,也不说话了。

莫允离暗暗松了口气,她小时候就很发愁亲近的人争吵,如今长大了,还是一样头疼。

她转目看了看裴媛手上的古书道:“这①罗洪先乃是明代大儒,生平事迹十分传奇。我们此次不曾过晋,十分可惜。没法去晋祠之中瞻仰他的墨宝。”

裴媛也露出了向往之情道:“罗先生在晋祠之中留下了悬笔诗碑,笔墨如飘雪疾风。还有一段火焚山移的故事,流传至今。”

莫允离笑道:“先生是阳明学派的大儒,但是民间传说中,一会儿当和尚,一会儿做道士,也是十分有趣。先生整理了朱思本先生的《舆地图》,又踏遍万水千山,重新勘察地理,制成了《广舆图》,乃是我辈楷模。”

宁骥望着莫允离道:“阿允,你现在也正在做这样的事儿。”

莫允离点头道:“我正在效法先贤。只希望我们最后能绘制出完备精准的地图。”

裴媛道:“一定可以的。”

莫允离笑了,她看着大家说:“大家齐心协力,定当成功。先生曾言,摒弃一切心外物而得本心‘②离却意象,既无内外,忘内外,本心得矣。’今日我能得到先生的地理著作,我总觉这是冥冥之中,上天赋予我的使命。”

宁骥望着莫允离,只见她的眼睛亮闪闪的,十分美丽。他不由道:“阿允,我定然是上天派来,帮你达成使命的护花使者了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

①《明史 卷二八六 儒林传》

②罗洪先《答陈豹谷》

上一章:罗洪先二 下一章:罗洪先四
热门: 港黑式英雄二代 情路相逢囧者胜 入幕之兵 我被骗婚了!!! 一闪一闪亮晶晶 如蜜 是刀先开的口 不灭金身 战神魔妃 浪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