舆地图三

上一章:舆地图二 下一章:罗洪先一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悬崖上的大风,吹得莫允离心神飘荡起来。她好像回到了小时候,闭上眼睛的时候,以为是哥哥带着她穿梭在宫城的树梢之间。

初夏吹来了草木的芳香和尘土混合的西北山崖的浓烈味道,跟宁骥身上那酷烈的骄阳一般的味道混合在一起。

莫允离的眼角渗出一滴清亮的泪水,就被风立刻吹干了。

她抱紧了宁骥的臂膀,心中只于一个念头,为什么童年美好的时光那么短暂,若能永远停留在小时候,不要长大该有多好。

宁骥立刻感觉到了她的动作,他一面在山崖上纵跃,朝这谷地飞速疾驰,一面低头望着他的未婚妻:“阿允,不要怕,有我在。”

莫允离睁开了眼睛,四周火红的巨岩,在阴暗的天光之下,好像染上了一丝不吉祥的血红。她抬头看着他微黑而英俊的面庞,心中还是有点不习惯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你以后就一直会以这样的面目出现么?”

宁骥一怔,他摇摇头道:“阿允,我被多方势力盯着。我叔叔还以为我是他派去的替身,我母后也一直暗中派人保护我。在我有能力跟我叔叔对抗之前,我没法暴露身份。”

莫允离想了想道:“豫州鼎的消息,是你母后追踪你,从你身上得知的,对么?”

宁骥有点心虚地转开了眼睛,最终还是点点头,又赶忙说:“从那以后,我就告诉母后,这样的事情,不能再发生第二次。阿允,你放心。”

莫允离轻轻叹了口气道:“我们如今已经见了面,我也知道你现在过得怎样了。到了靖边,你就不要再跟着我了。”

宁骥的心一惊,他不由将怀中的女孩儿抱得更紧,同时也十分委屈。他怀里软软的姑娘,那么温柔地搂着他的脖颈,又用那么温柔的眼神望着他,可是却说出这么绝情的话。

他的嗓子有点沙哑:“阿允,不要赶我走。我之前伪装身份,是因为我管不住自己的心,自从我们再相逢,我就一刻都离不开你。阿允,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。你要生气,怎么罚我都行,就是别让我走。”

莫允离的脸颊微微有点红,她还是没法习惯宁骥那热情的目光。她的声音中带着一点忧郁:“你我分属两国,是敌非友。我如今是欣国的职方郎,我有我的职责。你是铁墨的王子,你也有你的职责。我们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了。”

宁骥浑身一震,他望着莫允离,他怀中的女孩儿眼神十分坚定。他知道她是认真的。

他从没有想到,有一天会被小公主这样教育。他的小公主,他的宝贝,原来真的长大了。

宁骥的声音中出现了一丝痛苦:“阿允,不管我们是什么身份。我永远是你的小哥哥。你不明白么?无论何时何地,你我处境如何,我永远爱着你。”

宁骥恳求地看着她:“阿允,我保证,我不会干扰你的职责,也不会做让你为难的事儿。你就让我留下吧。阿允,求求你了。”说着他俯下头来,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吻。

这个吻十分轻柔而又温暖,仿佛羽毛拂过,而莫允离的心却猛地一颤,她急忙扭过头去,她的脸红了起来,轻声道:“你……你不要如此,我们都长大了。”

宁骥的心痒了起来,他凑到女孩儿的耳边。

莫允离只觉热气喷在她的耳垂,酥酥麻麻,有点痒,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,只听宁骥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阿允,我们都长大了,才好厮守终生啊。阿允,我们的婚约你认或者不认,都不打紧,在我心中,你就是我的妻子。”

莫允离红着脸转过头来,看着这英俊无比的青年,她又觉得他有点陌生,她咬唇道:“无赖。我的小哥哥,才不会勉强我。太无赖了。”

宁骥一边小心翼翼地在山石之间跳跃,一边小声道:“阿允,原谅我。以后我会一辈子对你好。我发誓。”

莫允离脸颊上的红晕好像最灿烂的朝霞,即便在这阴沉的天幕和狂风之中,都显得那么好看。宁骥的心在狂跳,他不再敢看她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你不能再骗我。”

宁骥一听这是有门了,不由十分狂喜,他忙道:“再也不骗你了。好阿允,相信我。”

莫允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样恳求着她,用他亮闪闪的眼睛看着她,她的心就悄悄软了下来,不想再拒绝他的任何一句话。

冷鹰将金糕背在身后,也在飞快地从地道口飞掠而下,他恨恨骂道:“你这主子,果然是个图谋不轨的登徒浪子。俺从小就看出来了。”

金糕笑了道:“门扇,你是不是看到王子殿下比你高了。你不服气啊?那是青梅竹马,你懂啥。”

冷鹰气得叫道:“俺不懂,你懂吗?你那神秘草原吟游诗人,狂浪,哼。”

金糕笑着小声道:“喂,门扇,不要小看我们吟游诗人。要不要我教你两招,你总看着沈姑娘就脸红,到底什么时候向她表白?”

冷鹰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地说:“胡说!我那是……是仰慕!你这登徒子不懂。”

金糕笑的更开心了:“门扇啊,沈姑娘人又美又会做饭,又和气,你要不表白,我就去了啊。”

冷鹰不由气急败坏地说:“混账,你再拿沈姑娘调笑,我现在就把你扔到山涧里去。”

金糕忙搂紧了他大声喊道:“救命啊!门扇要杀人灭口了啊!”

冷鹰气得没法子,他忙道:“别喊了!……你说表白,那么该怎么表白?”

冷鹰和宁骥武艺高强,他们终于到了山谷之中,那靖边城已经近在眼前了。

宁骥看着不远处宏伟的城墙,道:“我得改变形貌,我不能就这样出现在这里。”

莫允离点头,铁墨王子,别人不认识,这边城守将一定有他的画像。他若真身现身,一定会引起混乱。

金糕看着他,忽然道:“王子殿下,你就留下,别进城了。”

冷鹰奇怪地问:“让宁骥伪装成宁行空的模样不就行了?说起来,你到底是如何将身材都改变的?”

宁骥没有说话,他冲莫允离笑了笑,道:“公主你等我片刻。”说着他便遁走,回来的时候,身材已经缩小,面貌也改变,变成了宁行空的模样。现在冷鹰终于不用再抬头看他了。

而他望着莫允离的眼神依然十分热烈,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少了很多。

冷鹰叫道:“怪不得你小子总是那么淡定,原来你脸上也有易容啊。”

他们四人进了城,宁行空身上的衣衫破烂,路过成衣店的时候,给他买了一套长袍,让他换上了。

不是量体裁衣,衣服又有点鲜亮,穿上宁行空瞬间变成了一个公子哥,他们笑了一番,便就奔靖边的镇守将军府去了。

冷鹰上次来的时候,见过此地的游击将军,是个三十多岁的将军,十分精干。那门口的守卫倒已经记住了冷鹰,这次没有等他亮出玉佩,就直接将他请了进去。

莫允离看着这简朴但雄浑的守卫府。看府中庭院打扫得十分干净,士兵也衣甲整洁。

靖边城中他们一瞥而过,虽然破旧,但是并未见欺行霸市之人,看上去,这里治理得不错。

莫允离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边军,只觉得一个小兵身上,都有御前侍卫所没用的悍勇之气,本来发现那地道之时,十分担心,现在她的心也放下了不少。

不一会儿见一个军官出来,让他们进内堂说话。

他看着莫允离,不由吃了一惊,对上官冷鹰道:“将军是让宫中来人进去,您的从人,就在此等候吧。”

冷鹰道:“他们不是我的从人,也是跟我一起从宫中来的。”那军官看了他们一眼,什么也没说,就将他们引了进去。

宁骥却觉得那军官眼神不善,不由暗暗起了戒备。

他们穿过甬道和院子,来到内院,这内院跟外面不同,装饰得十分精致,花团锦簇,他们四人都吃了一惊。冷鹰也有点惊讶:“我上次来的时候,这里就是普普通通的院子啊。”

那军官看了他们一眼,嘴角出现一丝冷笑道:“上次?上次你见的是我们将军吧?这次是我们总兵官来了。请吧。”

冷鹰还没说话,宁骥在身后突然问:“总兵官?可是这九镇延绥镇的将军来了?”

那军官微微一愣,没想到宁骥立刻就猜到了,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宁骥,立刻感受到了宁骥身上的铁血之气,他当下收起了捉弄的心思,心里一惊,难道这几人真是从宫中来的么?他的目光又落在了莫允离身上,这贵人们各有癖好,也真说不准会派个宫女之类的人出来。

那军官小声地说了一句:“我们总兵脾气不是太好……”

宁骥会意,朝他拱手谢过。

他们四人就这样走了进去。

进去之后,冷鹰更加惊讶了。上次他进来的时候,这里摆放着刀枪剑戟,壁上挂着靖边的地图,很像个军营,而此时壁上换了字画,摆满了鲜花,庭中的桌椅也换了黄花梨木的雕花家具,看上去十分精美。

一个白衣青年站在那里,正在看壁上的字,他没有回头问:“这字如何?”

上官冷鹰摸不着头脑,宁骥和金糕面面相觑。他们都看向公主。

莫允离也凝视细看这堂前的字画,她忽然惊讶地说:“好字。”

那白衣青年的声音却变得有点冷淡:“喔?哪里好?”

上一章:舆地图二 下一章:罗洪先一
热门: 绝世风流村官 剑噬天下 本非善茬 暗恋了不起 摄政王还没驾崩 他从镜中来 他和她的猫 乡村活寡美人沟 至尊小师太:病王心头宠 锦瑟江山之烛影摇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