舆地图一

上一章:朱思本七 下一章:舆地图二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听了莫允离的话,大家不由更有干劲儿了,一会儿,这图就被清理得干干净净。

莫允离出神地望着这张线条流畅精密的地图,她叹道:“朱思本大人,真是了不起。”

她的眼睛一亮,开心地说:“我们的运气太好了!这是河源图!是黄河源头的图!你们看!”说着她笑着 回头看着大家,正好看到宁骥的目光,她脸一红,忙扭开脸道:“我们不用盲目地去找河源了!这图指出了方向!”

宁骥见莫允离转开了眼睛,他略略有点失望,他贪看着莫允离脸颊上的红晕,只觉她美得令他有点目眩神移。

莫允离感觉到了他那肆无忌惮地炽烈目光,她很想让他不要再那么看自己。她鼓起勇气瞪了他一眼。可她发现,自己瞪他,他的眼睛反而更亮了。

莫允离转过身去,背对着他,以免他扰乱自己的心神。却听金糕惊喜地喊道:“公主,这肯定是这地道的指示标记!”

莫允离见金糕指着那舆地图下面的小框,手舞足蹈地指给莫允离看。

大家都紧张地围了过来:“什么,是真的么?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了?”

莫允离仔细看着那图下方一个很小的正方形中的图案,她开心地抬起头来说:“金糕,这不是密道图,我们没法靠它出去。”

大家都十分失望,金糕有点颓丧地问:“公主殿下,既然如此,您为什么还这么开心。”

莫允离笑道:“当然开心了。这些是图例。你看这些方块菱形原点,它们分别指城市,小镇,州府郡县,分类不同。这图例到底是朱思本先生,还是罗洪先先生,率先使用的,一直争论不休。如今这图,证明了罗洪先先生的《广舆图》上的地图图例,确实沿袭了朱思本先生的《舆地图》。”

大家看向这图,阿诺金糕忽然道:“如此说来,这地道,难道存在很多年了?”

莫允离点点头:“这一段青石地道,恐怕真的是古物,否则不会有这样的古地图。”她又仔细看着这图例,叹道:“古人的智慧令人赞叹。可惜我们百年前天地大变,文明失落,如今一切都需要从头摸索,没法像朱思本和罗洪先先生这样,博采众长。”

莫允离说着便又去仔细看那图例,忽然惊讶地道:“金糕,你说对了!我们可能有出去的办法了。”

大家望着莫允离,只见莫允离指着那图例道:“看着实心圆和空心圆圈,像不像我们手中地图的图例?”她说着手指轻轻在墙壁上滑过,将图上那几个实心圆连了起来,那实心圆连在一起,就是一个大大的指示箭头。

他们异口同声道:“要朝着边走。”

莫允离开心地点头道:“对。这下我们可以出去了。”

金糕忽然有点担忧地说:“公主,裴姑娘他们 ,会不会因为等不到也找不到我们,也掉进这地道来啊?”

莫允离一听,不由大吃一惊道:“希望他们不要来。这地道这么大,他们要进来了,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碰到他们。”

上官冷鹰也道:“不要走两岔路就好了。”

此刻在地面之上,乔公公和裴媛、沈幽幽三人坐在茅屋里,桌上的热茶,腾起袅袅的香气。阿花焦躁的走来走去,喉咙里发出咕咕咕声。他们点亮了茅屋里的油灯。

乔公公抽着烟袋杆,坐在椅子上,似乎在闭目养神。而裴媛有点惊慌,她忍不住问沈幽幽道:“沈姑娘,你说公主他们真的没事儿么?我们就这样等着,就能等回他们来么?”

沈幽幽笑了笑,看上去十分明艳。她拉着裴媛的手,柔声道:“裴姑娘不要担心。我方才在屋子的角落看到了江湖人的标记。”

裴媛忧心忡忡地看着沈幽幽:“那标记上说的是真的么?”

沈幽幽点头道:“他们是幽云楼的人。幽云楼是我父亲兵器店的大客户,从我小时候,就跟我们家常来常往。幽云楼的人,是江湖人,他们只求财,不与官府作对。”

这些话她已经说过一遍了,但是裴媛依然望着她,想显然是想让她再说一遍。

沈幽幽轻叹一句,接着道:“他们前日在靖边关隘之中,见过冷鹰,知道他是朝廷的人,不敢与之为敌。他们说,冷鹰和宁行空掉进了地道。那地道四通八达,冷鹰二人很快就会脱困。所以他们才急忙弃了这茅屋据点,逃走了。”

裴媛又听她说了一遍,心中稍稍安定了一点儿:“可是,这幽云楼,到底是谁雇佣他们呢?他们在这里又在做什么?为什么一见冷鹰两人就立刻逃走?公主殿下,为什么又会掉进井里呢?”

沈幽幽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光,她说:“裴姑娘,这么多问题,只有幽云楼的人能回答了。至于公主,许是公主在井边看到了什么。那口枯井,我们方才也下去查看了,完全找不到机关所在啊。”

裴媛又焦虑起来,她看向乔公公:“公公,我们要不要连夜去靖边,让那边的守将来帮忙找人?公主她就这样在我眼前失踪,我们就这么等着么?”

乔公公半闭着的眼睛,微微睁开了一线,他扫了沈幽幽一眼,对裴媛道:“等吧,幽云楼,哼哼,好一个幽云楼。”

裴媛看乔公公的样子,不由问:“难道公公你也知道幽云楼?是公公你当年走江湖的时候认识的么?”

乔公公呵呵笑了笑道:“虽然我当年是个大盗,跟兄弟们混出了一番名堂,纵横南北叱咤风云。但是我们跟着幽云楼比,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。”

此刻在地道之中,莫允离有点惊讶地看着此处石壁的图说:“幽云,这又是什么地方?”

宁骥三人都摇头道:“没有听过。”

莫允离手中拿着一张刚绘出来的地图。

方才宁骥将衣服下摆撕了下来,给莫允离当画布。他恢复了本来的身高,将宁行空的衣服撑得破破烂烂,本来就是很狼狈了。这样撕下来,形貌就更可笑了。

莫允离又拿火把燃烧所生的烟灰,当做画地图的墨。如此她画地图的东西就都齐备了。

莫允离迅速地将那地图上指示方向的标记记了下来。他们方才已经探索了四张图,手中这张密道图,逐渐完整。

冷鹰叹道:“还是得靠公主殿下。方才我在这迷宫中转来转去,总是找不到出路。”

金糕点头道:“我在墙上做了标记,只朝一个方向转弯,但是最终还是回来了。这地道真是透着邪门。”

莫允离笑了道:“方才我画着图,勘察路线,发现这地道不仅仅是一条地道,它似乎还原了黄河源头的河流走向。”

宁骥眼睛一亮,道:“原来如此,这河流源头,自然是由万千小溪汇聚而成,若走在其中,便如同迷宫一般了。”

莫允离跟他目光相接,宁骥的眼神充满了毫不掩饰的热情。莫允离的脸微微一红,她转开眼睛道:“我们只要找到那个代表黄河主干道的地道,就能出去了。”

她重又看向地道墙壁:“只是这图上的幽云两字,到底什么意思?”

此刻在他们的头顶,裴媛正凝神听乔公公讲述这幽云楼。

乔公公咂吧了咂吧烟袋,窗外隔壁的狂风呼啸,吹得这茅草屋都似乎摇晃起来。乔公公的脸在烟袋的一明一暗的火星映照之下,显得有点捉摸不定。

他道:“幽云楼,据说十分古老,别看它是个江湖组织,据说传承已有千年之久。”

裴媛吃了一惊:“真的么?”阿花也似乎被这气氛感染,低声咕咕了两句。

乔公公却看着沈幽幽:“你说是不是真的?沈姑娘?”

沈幽幽微笑道:“据说如此,传说大抵难以验证,十有八九是讹传。”

乔公公咂吧烟袋道:“不,不是讹传。很多年前,当时我和兄弟们叱咤江湖之时,就是翻车翻在了幽云楼手中。”

这下连沈幽幽都惊讶了起来:“公公您与幽云楼打过交道?”

乔公公看着沈幽幽,冷笑了一声道:“姑娘是不是想问,我既然知道幽云楼,又是如何从他们手中逃脱的么?”

沈幽幽微笑了道:“公公,幽云楼外面传说,说它十分可怕,说落到他们手中就没有活口。若他们真的这般凶残,又怎么能传承千年之久?早就被人灭掉了。”

乔公公冷笑着说:“幽云楼,的确破灭了多次,只是这些黑暗中的勾当,总要有人去做。每次都死而不僵,被剿灭一次,过不了多久就又重新复苏。本朝开国皇帝立国之时,建立的影卫里,就很多出身幽云楼的。”

裴媛大吃一惊:“公公,这是真的么?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过啊。”

沈幽幽好奇地看着他道:“公公,你是如何得知这么多关于幽云楼的事情的?”

乔公公终于缓缓道:“我跟我的兄弟们曾突入幽云楼的总部。劫掠了大笔财富,也知道了他们的惊天秘密。我们又惊又喜,也觉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再在江湖混下去,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,才决定金盆洗手,拿着钱远走高飞。”

裴媛闻言十分惊讶:“公公,你就是那时候去了宣化郊外的青青客栈,结果劫道碰上了先皇么?”

乔公公看着沈幽幽,叹了口气道:“是啊。当时我只觉得这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我们自作孽不可活,怨不得别人。后来才知道,哪有那么巧的事儿,先皇当初走那条路,经过我们青青客栈,是有人暗中推动!”

上一章:朱思本七 下一章:舆地图二
热门: 乡村留守女人 艳医修神 念你情深意长 桃花小姐 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有话好好说 帝凰之神医弃妃 笼中缪斯 造物主穿成渣攻次人格 终于等到你(我,喜欢你原著小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