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思本七

上一章:朱思本六 下一章:舆地图一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地道之中,莫允离满心都是宁骥身上的犹如骄阳下的干草般温暖而酷烈的气息。她终于在唇边轻轻说了一句:“小哥哥……”

听到这句话的宁骥,不由更加激动,他吻得更加用力,只觉她是那么甜美而芬芳,无论如何都不够,怎样吻都吻不够。

他拉起她的手臂,让她的手臂环在了自己的脖颈上。他喜悦地轻声在唇边含糊地道:“阿允,我是你的小哥哥。”

莫允离只觉浑身沉浸在火焰之中,滚烫明亮的火焰,让这世界都变得灿烂起来。

她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感受,她几乎要融化在美丽灼热的火焰之中。等她开始窒息的时候,她终于努力挣脱了宁骥的怀抱。

黑暗之中,什么都没有,似乎能燃烧一切的火焰消失了。

莫允离睁大了眼睛,却觉得什么都看不到。她的心似乎重新被恐惧占据。

忽然火光亮了起来,她眯着眼睛,原来是宁骥点亮了火把。

她望着他,她忽然能看明白他的眼神了。他的眼中是压抑着的喜悦,一点不安,还有浓浓的爱意。

莫允离的心一颤,她扭过了头,不敢再看他。宁骥看她娇羞的模样,他只觉得轰得一声,似乎热焰烧着他的心,他再也忍不住了,又伸出胳膊将她搂在怀里,仿佛这样才能让他的焦灼减轻一点儿。

而莫允离低低的惊呼一声,她只觉他一靠近她,她就没法思考了。她的心慌乱极了,她使劲儿推开他,轻声道:“不要这样。”

宁骥被她这样推据着,他的心忽上忽下,他恳求道“阿允,不要离开我,阿允!”

莫允离定了定神,他虽然没有再尝试搂着他,但是他的胳膊圈着她,将她抵在墙壁上,让她浑身都笼罩在他烈日一般的气息之中。

莫允离心里乱糟糟的,她忽然轻巧地一低头,从他的胳膊底下钻了出来。

离开了他,她才觉得稍稍清醒了一点,她伸臂不让宁骥再次靠近:“你别动,就站在那里。”

宁骥望着她,她的沉默令他十分不安。他向她走一步,她就向后退一步,她水汪汪的眼睛里都是惊惶不安,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。

他很想将她搂在怀里,可是他又害怕自己会吓着她,将她推得更远。

莫允离的脸颊飞起了一丝红晕,她轻声道:“不管你是谁,你不要再做那样无礼的举动。”她的脸上红晕加深,她不敢再看着他,最后一句低得几乎听不到:“不许再那样欺侮我……”

“阿允,你是我的妻子!”宁骥急切地看着她,反复强调着。

莫允离脸上的红晕好像朝霞一般绚烂,她转过头去轻声道:“即便是妻子那也不行……”

宁骥眼前一亮:“阿允,娘子!”

莫允离终于抬眼瞪了他一眼,然而她双颊红晕目光如水,这一眼,只让宁骥觉得心都要融化开来,一点儿也不害怕。

却听莫允离轻声道:“你那逼婚,不算数的。不要再做越礼的事情。否则……”莫允离看着宁骥的眼神瞬间变得暗淡起来,好像小草被骄阳烤蔫儿了。但是她依然不吐口,她想了想道:“否则,我让冷鹰教训你……”

宁骥委屈地说:“阿允,我们过了婚书,我们昭告了天下,我们就是夫妻了。你是我的娘子,是铁墨的未来的王后,阿允,不要让门扇那家伙来捣乱,他现在也打不过我。”

莫允离瞪着他,她轻哼道:“你骗我,还吓唬我,不来找我,看我的笑话。你想让我嫁给你,没……”

莫允离还没说出口,宁骥急得忙伸出手去,捂住了她的嘴。两人肌肤相触,忽然都想起了方才在黑暗中缠绵的情景,瞬间都心跳如擂鼓,再也移不开胶着在一起的眼神。

宁骥看着莫允离望着他的眼神,那混乱而迷离的眼中,露出了一点儿他期盼已久的神情。

他的心猛然一跳,在莫允离反应过来之前,他轻轻地拿开了自己的手掌,将那手掌中软嫩的唇瓣的触感,牢牢记在心中。

他缓缓地朝莫允离单膝跪地,他抬起头诚恳地说:“阿允,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在我心中,你就是我的妻子。是我唯一的爱人。我宁骥,这一生,只爱莫允离一个人。我不该用那样逼婚的手段,让你伤心害怕。阿允。让我重新追求你好吗?我会用一生对你好,不让你受一点伤害。”

莫允离怔怔地望着他,这是她从未梦想过的情景。她虽然总说自己长大了,是个大人了,可以独当一面了。但是内心深处,她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孩子。即便被宁骥逼婚,她也从未想过爱上一个人,与他度过一生,是什么模样。

她轻声道:“你跟金糕去读吟游诗人的诗歌了么?为什么我觉得你的话,这么好听。”

却听一边一人大声道:“公主殿下!这完全是王子自己临场发挥!没有任何一个吟游诗人,写过他这样的话!”

两人都大吃一惊,却见金糕和惊讶地长大了嘴的冷鹰,站在地道的另一边,看着他们。

莫允离羞得脸都烧了起来,她没想到会被人看到。

冷鹰震惊地结结巴巴地问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!”

宁骥恶狠狠地看着金糕,这家伙太可恶了,完全是故意的。他不像莫允离,他是练武之人,耳力目力都过人。他们俩靠近这里的时候,他就发现了,但是他全身心都在莫允离身上,根本不想理会这两人。

没想到金糕会在关键时刻故意出声。他转眼深深地凝视着莫允离。只见莫允离脸上没有生气的神情,她只是十分羞赧地轻声说:“你还不快起来……”

宁骥缓缓地站了起来,他又低声道:“公主殿下,阿允,我不会放弃的。你是我的!”

莫允离含羞瞪了他一眼:“本宫不是任何人的。”

上官冷鹰看着站起来的宁骥。他下意识地就拔出了腰间的长剑:“你这家伙,胆敢对公主无礼……”

莫允离打断了他的话,她看着冷鹰,眼里露出一丝笑意:“冷鹰,他是宁骥,是真正的宁骥。”

冷鹰更瞪大了眼睛:“什么?”

火光照着密道的墙壁,他们总算将所有事情都说了个明白。冷鹰听完就更生气了:“宁骥,你这混蛋!你既然没死,就不该这么欺骗大家,还跑来逼婚,你刚才是在做什么?你这家伙果然对公主殿下图谋不轨!警告你,离公主殿下远一点儿,我的剑不是吃素的!”

宁骥偷眼看着莫允离,见莫允离也随之瞪了他一眼,显然并没有消气。他还没说话,金糕叹了口气道:“门扇,王子那是被逼无奈啊,过去的事儿就别提了。王子对公主殿下那是一片真心……”

上官冷鹰愤怒地打断了他道:“什么一片真心,分明是狼子野心。我们公主殿下,人见人爱,求婚的人太多啦。你们主仆二人担心会被拒绝,就用这种手段逼迫公主,岂有此理,还伪装身份接近公主殿下,可恶!回去,你们就立刻离开我们的队伍!”

宁骥看莫允离似乎魂游天外,始终不曾制止上官冷鹰,不由慌了神,他道:“阿允,阿允,不要赶我走。我知道我错了,你罚我,要我做什么都行,就是不要让我走啊。”

上官冷鹰看着比他还高了半个头的铁墨王子,露出那种可怜兮兮的模样,恳求着莫允离,他不由打了个寒战:“天,还跟小时候一样可恶,就会装可怜。你好歹现在也是一国的王子了。”

宁骥才不理会他,要脸就没媳妇了。他待要继续缠着莫允离。却听莫允离惊讶地说:“这是什么”

他们顺着莫允离的目光望去,发现那长满青苔的地道石壁上,出现了一张奇怪的图。

之前宁骥和上官冷鹰去探路,结果跟黑衣人打斗之间,掉进了这里失散了。而金糕尾随而来,正好碰上那几个黑衣人收拾行李出逃。他当时躲在一边不敢开口,等他们走了之后,进了茅屋寻找宁骥他们的行踪,不小心触动了机关也掉了进来。

这地道四通八达,十分复杂,金糕跟冷鹰在地道中碰到,来到这里,又跟莫允离二人相逢。

金糕迟疑地问:“这图很重要么?我们方才遇到很多幅这样的图。”

莫允离凝视着图,她伸手轻轻拂去尘土,仔细辨认着在青苔下的图,她取出怀里的匕首,小心地将壁上的青苔除去,逐渐露出下面这张地图的原貌来。

她终于看到了地图右上角的题字,她开心地说:“这是《舆地图》!朱思本先生的《舆地图》!原本早已散轶,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看到全图。”

她开心地对阿诺金糕道:“金糕,你还能找到我们方才走过的路线么?我们不着急出去了,先将这地图勘查一番吧。”

宁骥本来一直担心公主会因为久困地下而焦虑,现在看她发现了地图,就像捡到了宝贝,他不由也松了口气。

他们三人忙上手帮莫允离将青苔都刮去,让她好好研究这张图。

宁骥问:“这图,会不会有如何出去的线索?”

莫允离一愣,自从跟阿诺金糕两人会合以来,莫允离一直避免看向他。而此刻他们二人的目光又相汇了,莫允离只觉他的目光依然那么灼热。

她的心一乱,忙移开了眼睛,心跳了起来,差点儿把要说的话都忘记。她定了定神才回答道:“你说得对,也许会有。等清理完全图,仔细看看。”

上一章:朱思本六 下一章:舆地图一
热门: 孤城闭 惟我神尊 小时光 我靠贫穷横扫逃生游戏 爱我绝对要痴心 宦臣 末世·齐祭 翦翦风 媵宠 梦的衣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