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思本四

上一章:朱思本三 下一章:朱思本五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四周重回黑暗,莫允离坐在车中,听着呼啸的风声,望着前方那沉重而透着不详的黑暗。阿花也咕咕咕的不安地叫着。

大家的裙褂长袍以及头发都在风中飞舞起来,让大家更添烦躁。

裴媛有点惊慌地问:“他们遇到危险了么?”

莫允离拂了拂额前的碎发,她轻声道:“我们等一刻,若再没有消息,便去前面看看。”

阿诺金糕看了看这车中老弱妇孺,他自告奋勇地说:“公主,等一会儿您别动,我去瞅瞅。”

大家想了想也只好如此了。这一刻钟,等的人十分煎熬,旷野的狂风越来越猛烈。莫允离只觉他们的车子马上就要被风刮上天去了。

她轻声道:“风暴一定快到了。我们没时间了。”

阿诺金糕从车中跳了下来道:“公主殿下,我去了。”

莫允离叫住了他道:“小心,若有不对就立刻回来,不要跟任何人争执。若有消息也立刻回来。等你两刻。”

阿诺金糕点头称是,他走出车前的灯光三丈开外,莫允离就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沈幽幽握住了莫允离的手,她颊旁的耳环闪着五彩的光芒,十分柔和,像她的嗓音,莫名就让莫允离慌乱的心平静下来:“公主殿下,不要担心。金糕很机灵。”

莫允离朝她点点头。靠着车壁,坐在车子另一头的乔公公抽了口烟袋,道:“一回儿金糕不回来,我们就一起去看看。咱家来驾车。”

三个女孩儿都吃了一惊:“公公您会赶车?”

乔公公的眼睛在黑暗中似乎闪着一道光:“咱家会的还多着呢。公主不要担心,就等着看吧。”

有了乔公公的话,莫允离不那么紧张了。只是约好的时间已经到了,而金糕还是没回来。这下大家都知道,前面那茅屋之中,一定出了大事。

乔公公解开了马匹的缰绳,坐在车前,轻轻一抖缰绳,四匹马喷着鼻息,车子缓缓动了。

沈幽幽赞道:“公公您是老把式,这技艺真是娴熟。”

乔公公呵呵笑了道:“大家坐稳了,我们走!”

说着马儿一阵嘶鸣,车子竟似腾空而起,朝前方飞奔起来。不一会儿便快到那茅屋所在了。此刻乔公公放缓了速度,他们尽量无声地靠近了那茅屋。

最后一段路,大家下了车,预备走过去,但是没想到那狂风太大,火折子根本点不着,而那车前的灯又挂得比较高,难以取下来。

沈幽幽道:“我来。”说着她就攀着车柱,轻巧地爬上了车顶,伸手将车前的马灯摘了下来。

看得莫允离十分担忧,只见那灯在狂风之中摇摆着,烛火也随之闪烁着,似乎马上就要熄灭。

莫允离着急地喊了一声:“小心!”她的喊声刚起,那马灯就忽的熄灭了。阿花大声叫着,飞了起来。

旷野之上,只剩一片黑暗。

莫允离吓了一跳,裴媛靠了过来,声音微微发着抖:“公主,不要害怕。”

沈幽幽低低地惊叫一声:“这可怎么办?”

乔公公叹了口气道:“沈姑娘,你慢点下来,把灯拿来吧。”

说着沈幽幽在黑暗之中小心地爬下来。

现在大家的眼睛适应了那浓重的黑暗,依稀能看得到泛着一点白的小路,和两边被风吹得呼啦啦啦的野草。

乔公公举着灯回到了车中,拿着他的烟袋,利用烟袋中的火星,终于成功将那马灯点亮了。

灯火重新亮起的时候,好像一瞬间驱散了他们心中的恐惧和寒冷。

乔公公在前,莫允离抱着阿花。他们三人都跟在后面,缓缓地向前走,几百步之后,乔公公将灯笼举高,低声道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莫允离打了个寒战,她轻声道:“那茅屋之前不是拴着几匹马么?它们怎么都不见了?”

大家只觉一阵冷风吹过,心里莫名有点胆怯。

乔公公走向茅屋前的木桩,查看一番道:“这里有马粪,还有点湿,是新鲜的,看来马走了没多久。”

他仔细分辨着马蹄印,莫允离则转头看那茅草屋。近距离看,这几座茅草屋盖的都很规整,屋顶上厚厚的茅草垂下来。屋前的篱笆编织得齐齐整整,院中甚至还有一个水井。

莫允离看着那水井,不由眼前一亮。他们从庆阳出发的时候,虽然带足了水米干粮,可是如果能喝到甘美的井水,也挺好的。

莫允离离开了乔公公手中马灯的光辉,朝水井走过去。

乔公公正在查看马蹄印,只听身后裴媛惊骇地喊了一声:“公主殿下!”

他回头的时候,正好看到莫允离一头栽到了那井水之中。

乔公公三步并作两步便疾冲了过去,只看到黑黝黝的井口之中,一点微光闪过。

乔公公大声呼喊着,却没有人回答。他猛地回过头来看着沈幽幽,沈幽幽脸颊旁边的五彩石,发着淡淡的光芒。

莫允离只觉得头晕眼花,她方才走到井边想喝水,却在井架旁边找不到水桶。她便朝井中望去。

黑暗之中,她什么都看不到,可是井中也没有湿气,她正奇怪的时候,忽然见井底猛地射出一道五彩的光华,她只觉头晕眼花,立刻站不稳,手一松,阿花大叫着飞了起来。而她则一头就朝井中栽了下来。

她想张嘴喊的时候,发现自己连喊声都发不出来。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,有点绝望的想,难道我要命丧此处吗?

可她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,摔个头破血流,她只听嘭的一声,眼前闪过一道亮光,而她落在了厚厚的柔软落叶之上。

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光刺得睁不开眼睛,只听咯吱一声,她抬起头的时候,刚好看到头上的盖子合住了。这井底,居然有个机关。

她忽然明白,自己这是来到了井下。她大喊着:“公公!裴姐姐!沈姐姐!”她从落叶之上站了起来,发现自己没有受伤。她抬头看着那头上的机关。如今它合起来,看上去严丝合缝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打开。也再也听不到阿花的惊慌大叫的声音。

莫允离环顾周围,却吃了一惊。只见前面是个长长的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密道。密道的壁上插着熊熊燃烧的火把,照得十分明亮。

她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。她环着墙壁寻找了一圈儿,却什么都没发现。不知道这密道从哪里才能开启。她又是如何掉进来的。

她想找寻那五彩的光芒从哪里来,却完全找不到。密道两边都是土墙,还保留着挖掘时候的痕迹,看上去修得十分粗糙。跟地面上那规整漂亮的茅草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莫允离大声喊:“有人吗?金糕,宁行空,冷鹰你们在这里吗?”

她的话音回响在长长的地道中,传来了闷闷的回音,但是却没有人回答她。

莫允离站在那里,心跳地砰砰。自从上路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,她独自一个人。

莫允离只觉眼睛周围有点发热,她的头脑又有点儿眩晕。她想起了哥哥曾经告诉过她的种种探险故事。

她努力回忆着,看着那燃烧的火把,想,火焰能燃烧,说明这里的空气可以呼吸,她不用担心窒息,也说明它必然有换气通风的地方。如果那里是出口,她就得救了。

莫允离又站在这里,喊了半天,还是没有人回应她。她想了想,决定往前走。

她观察着那火把架子上燃烧的松木火把。她发现那火把点亮没多久。点火把的人,也许离开没多久。她想到了乔公公说的马蹄印。

她深吸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,决定好好回想一下这来龙去脉,不要忽略任何一个细节。

她观察着那粗糙的地道墙壁,仿佛它是匆忙之间被挖掘出来的。

莫允离忽然意识到一点不对。上面的那几间茅草屋,她总觉得它哪里有点违和。

那茅草屋太规整了,那齐齐整整,厚敦敦的茅草房子,跟她一路行来见到的民居都不一样。这里风极大,极少有这样的茅草屋,因为飓风来了,茅草直接会被卷走。

她一路行来,这里的房子都是土坯砌墙,屋顶则覆盖着瓦片。她睁开了眼睛。有点懊恼地自言自语道:“我为什么一开始没有看出来呢?若开始就发现不对,我们绕过去,也就不会遭遇危险了。”

莫允离看着前面长长的地道,火光闪烁着,那阴影之中好像藏着什么可怕的怪兽。

她虽然很害怕,但是她还是踮起脚尖,取下了一个火把。

她仔细观察着地面,看到了极轻的两行足印,她的心跳了起来。

也许那就是冷鹰和宁行空的足印。她微微一咬牙,决定到前面探索一番。

莫允离走的很慢,她唯恐忽略任何一点线索。她走了七百多步的时候,前方不再有火把,地道的尽头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莫允离踌躇了一下,不知道是否该继续前进,最终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。

这才发现,那黑暗的尽头,这粗糙的土地道,忽然变得开阔起来。

莫允离高举着火把,对出现在眼前的景物,十分吃惊。

只见前方依然是蜿蜒的地道,但是这地道变成了青石砌的墙体,而且也比刚才土墙地道那段开阔许多。

她感觉自己是又往地下走了很远,周围开始变得湿润,也证明她的感觉正确。

这一段青石地道,莫允离只觉的头有点闷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在更深的地下的缘故。

她仔细观察着地道,发现青苔历历,这里的青石看上去十分古老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为什么会有两段截然不同的地道?是不是压根是两拨人开凿的?”

这句话说出口,她心中豁然开朗,是这样的,一定是这样的。

她仔细看着地面的脚印,脚印在这里变得更加难以追寻了。

上一章:朱思本三 下一章:朱思本五
热门: [综英美]我不是我没有 指间秋阳 森女巫 他和她的猫 剑道独神 道神 回到三十年前 鱼吻 狗仔大佬的重生 白月光精忠报国[快穿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