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思本二

上一章:朱思本一 下一章:朱思本三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车轮滚滚溅起一阵烟尘,沈幽幽问:“那这朱思本的《舆地图》,也是在百年前的天地大变之中丢失的么?”

莫允离摇摇头道:“并不是,在朝代更替之时,这地图和地理志,都极容易散轶。一把火,就将它们全部烧光了。”

说着宁行空已经探出身子去,点亮了挂在车前的灯。四野茫茫,逐渐被黑暗笼罩。狂风呼啸,宁行空用上真气,才好不容易点亮了灯。

莫允离问:“我们还需要多久才能到?现在城门已经关了,今晚我们进不了城了。”

上官冷鹰回答道:“公主不要担心,现在我们已经走上了官道,这条路我和裴女官之前走过。再走一个时辰,我们就能看到村落了。今夜我们借宿村中吧。”

公主从马车中探出头去,抬头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天空。

天上星月皆无,旷野一片漆黑,他们马车之前的挂着的灯,在这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,好像一点流萤,在风中颤抖,似乎马上就要熄灭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我们好像在黑暗的河流之上漂流。”

莫允离借着黑暗,深深地凝视着宁行空,她心中似乎出现了一点微茫的光芒,她的脑海中浮现起了种种和宁行空在一起的情景。

在这样的黑暗之中,莫允离只觉得,此刻的宁行空更像她的小哥哥了。她忍不住回过头来,轻声问阿诺金糕:“金糕,小哥哥联系过你么?他可曾说过要见本宫么?”

阿诺金糕顿了顿,有点迟疑地道:“公主殿下,您不要着急……”

冷鹰忽然在马车前面道:“公主殿下,宁骥他,是不想来见您吧。您在宫中之时,他有重重顾虑,如今您在巡狩天下,他若真心想见您,早就来了。”

莫允离轻声问金糕:“是这样么?”

裴媛只怪冷鹰太哪壶不开提哪壶。公主如何思念宁骥,他们每个人都很清楚。她道:“公主殿下,您别听冷鹰的。各种内情,我们都不知道,冷鹰你别妄加揣测。”

莫允离轻轻叹道:“金糕,你不要害怕本宫伤心,就不敢对本宫讲实话。小哥哥他……他只要还活在世上,过得开心,本宫就很开心了。他若不想见本宫,那就不必见了。”

“不!”宁行空忽然开口了,虽然在黑暗之中,莫允离却觉得他的目光都燃烧起来了:“宁骥王子他,他怎么会不思念公主呢?公主殿下,您是世上最美丽最聪明的女孩子,谁只要见过您,就不会忘记您。您这样牵挂他,他自然会百倍千倍地牵挂您!”

车中变得安静起来。宁行空的话,说的非常真挚,让人不敢深思这话背后的情感。

莫允离只觉脸微微红了,她轻声道:“本宫真有这么好么?”她本来想问,那小哥哥为什么不来见我,但是咬了咬唇,没有问出来。

为什么不来。不来的理由有千万条,来的理由就只有一条,他想念她,就像她现在想念他一样。

莫允离不知道,宁行空能看得到她黑暗中的表情,她的脸上充满了落寞。宁行空只觉一团火焰燃在心里,车子外呼啸的狂风,都吹不灭他的火。

他朝她伸出手去,要拉着她的手的时候,却听靠在车壁上,一直没有说话的乔公公道:“这风声,这是要起大风了。冷鹰,不要听闲话了,赶紧点儿!”

冷鹰长鞭挥舞,高声喝道:“伙计们,咱们往前冲啦!”

马儿们也一阵嘶鸣,似乎在回应他的话。马车飞奔在狂风漫卷,飞沙走石的黑暗戈壁之上。

莫允离紧紧拉着身下的座椅,以免被这车子的剧烈颠簸甩出去,却觉得身子一暖,她落入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。

她刚要动,却听耳边宁行空说:“公主殿下,不要乱动,末将来保护您。”说着他搂紧了莫允离,所有的颠簸,都被他的身体化解了。

莫允离只觉戈壁的冷风,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包裹着她的只有温暖。

然而此刻在这黑暗之中,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推他,而他却强硬地将她搂得更紧。

莫允离只觉得心微微一颤,脑海中却浮现起另一个人的身影。

她不由十分惊慌,她为什么在此时想起她那该死的未婚夫?她手上用力。而宁行空抱着她那么紧,听到了她的心跳声陡然加快。

他在下意识地搂紧她的时候,就反应过来这样做,十分无礼。他忙松开了她,只是伸出双臂保护着她。

然而莫允离却在剧烈的颠簸之中,猛地向后一靠,远离了他的怀抱。阿花也叫着飞了起来,想钻进莫允离的怀抱。

宁行空还没来得及,觉得失落,就觉得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。原来狂风刮过,将车门刮开来,车帘飘了起来。

阿诺金糕忙喊道:“关门啊!”

狂风带着黄沙,莫允离闭上了眼睛,却觉得风沙似乎瞬间消失了。

她不用睁开眼睛,就知道是宁行空为她挡住了风。只听阿诺金糕手忙脚乱,大家合力将车门重新关上,一阵忙乱。

莫允离没有睁开眼睛,她仔细分辨着他的气息,方才那黑暗中的混乱感受,慢慢消失了。

莫允离只觉得宁行空的气息很独特,有点像午后干燥的青草,此刻的他,小心翼翼地护着她,却又谨守着护卫的职责。

他不像任何人。

莫允离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失望,她的心有点混沌不清。

忽见眼前光芒一闪,却是沈幽幽点亮了火折子。

火光一起,宁行空就不动声色地坐在了莫允离的一边,不再用身子覆着她。而莫允离也尽量不去看他,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。

而她的心中却又升腾起了一丝慌乱的渴望。她唯恐大家发现她的混乱。

然而此时,却听沈幽幽道:“方才颠簸之间,我的耳坠子不知道何时不见了。那坠子是我母亲的遗物,可千万不要掉到车外去。”她的声音十分惊慌。

因车子还在急速行驶,车中非常颠簸。

沈幽幽的这些话,时断时续,好不容易才说完了。

在前面赶车的上官冷鹰,却听得分明。

冷鹰忙逐渐减缓了车速,车子不再像方才那么颠簸。冷鹰大声问:“沈姑娘,要我停下车子找么?”

沈幽幽眼中闪过一道光,她道:“这坠子对我十分重要。”

于是半刻之后,在狂风之中,他们的车子缓缓停了下来。

而所有人都在帮沈幽幽寻找她的耳环,却一无所获。

裴媛问:“沈姑娘,我们从峡谷中逃出来的时候,耳环在么?”

沈幽幽点点头道:“不久之前还在,我专门摸了耳垂的。”

莫允离努力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,她努力回忆着沈幽幽的耳环到底什么模样,却发现她居然想不起来。

她十分惊讶,她闭上眼睛细细回忆,发现自己记得沈幽幽的各种首饰,却对耳环没留下一点儿印象。

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耳环,她也惊道:“本宫的耳环也不见了。”

大家都吃了一惊。裴媛道:“我们今天从庆阳出发的时候,给公主您带了一双珍珠镶玉耳环。”

莫允离点点头,他们方才已经将车中找了个遍,这耳环定然是真的丢了。

“怎么办?”裴媛问她,这一副耳环也是宫中之物,十分名贵,莫允离也很喜欢。

莫允离望着乔公公:“这风暴,什么时候会到?”

乔公公看了看急切的沈幽幽,咂吧了咂吧已经熄灭的烟斗,道:“这黑暗之中,耳环这样细巧的东西,很难寻觅啊。”

沈幽幽忽然道:“我的耳环是五彩石所制,若在火光之中,会闪烁五彩光芒。”

莫允离听了沈幽幽的话,忽然明白了:“沈姐姐,怪不得本宫想不起来沈姐姐的耳环什么模样。因为它总是笼罩在淡淡的光芒之中啊。”

莫允离这么一说,大家也都回忆起来了,沈幽幽十分美丽,大家与她说话,总是不自觉的盯着她的脸颊看,而她耳垂上的这两抹亮光,似乎为她的美貌更添光彩,大家居然都同时忽略了它的存在。

宁行空凝视着沈幽幽,而沈幽幽立刻发现了他的目光,回以问询的眼神。宁行空忽然道:“沈姑娘,似乎并不牵挂在家中的父亲?”

沈幽幽看着他,车子的缝隙中呼呼吹进来的寒风,让烛火跳跃不定,而她的神情在这闪烁的火光之中,也似乎在不断变幻,看上去有几分神秘。

沈幽幽柔声道:“宁护卫何出此言?在西安之时,从京城来的大人们,带来了我父亲的消息,说他一切平安。此事宁护卫不知道么?你当时在做什么?”

莫允离的身子微微一颤,她的心中又浮现起一个念头,她也望向宁行空。

只见他微微一怔,似乎在思索回忆,道:“当时我在研究去黄河源的路程吧,所以未曾与会,不知道沈姑娘原来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沈幽幽轻声笑了,她回忆着当时的情景,似乎想起了一件事,她对莫允离道:“对了,那时候宫中侍卫还说,那铁墨国的假王子,也到了附近,很有可能来骚扰公主殿下。”

莫允离吃了一惊。却听乔公公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没收到这消息啊。”乔公公坐直了身子,在火光中看上去十分威严。

他凝视着莫允离道:“公主殿下,那假宁骥有没有来找过你?他十分阴险,公主殿下不要相信他的任何话。”说着他瞥了一旁的宁行空一眼。

莫允离垂下了眼睛,长长的睫毛挡住了她的视线,她只觉得心跳得很快,一时头脑混乱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上一章:朱思本一 下一章:朱思本三
热门: 时间都知道 随身空间在古代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[娱乐圈] 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 让我爱你,永远为期 佣兵王妃:王爷请娶回 锦城梦华录 阿兄太可怕了怎么办 侯门闺娇 重生:吃货萝莉么么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