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思本一

上一章:郭守敬三 下一章:朱思本二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车中的莫允离她们,在这一猛然撞击之中,被重重地抛了起来,摔在车壁上。若不是阿诺金糕手疾眼快,将自己垫在莫允离的身下,她也许会受伤。

莫允离头晕眼花之间,听到了一声巨响,她透过帘子,看到了那山崖上的巨石滚了下来,砸在道路中央。

马车前的四匹马嘶鸣着,被缰绳拽得前蹄腾空,几乎立了起来,他们的马车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,停在了那块滚落的巨石之前。

大家都一身冷汗,忙从车中下来。阿花被吓坏了,竟没有跟下来。

大家看着这巨石,正好堵住了他们的路,夕阳血红,大家都道好险啊。

却听两侧山崖上一阵嘈杂,他们大惊抬头,看到了一面破破烂烂的旗帜。

紧接着山石不断滑落,三十几穿着破烂面目凶恶的个人呼喊着,踏着松软的红色砂石冲了下来,口中喊着:“你们是哪儿来的奸细!”

莫允离忽然想起了从西安出发去延州的时候,韦大人说路上不太平。他们面面相觑,莫允离小声问冷鹰:“这是碰上劫道的了么?”

冷鹰还没回答,那从山崖上一路滑下来的为首之人喝道:“谁是劫道的?我们是地方上巡逻的士兵!”

沈幽幽道:“你们方才从山崖上推下落石,分明想草菅人命。巡逻卫兵能这么做?”

大家看他们旗帜破烂,衣衫并非戍边兵士的服装。上官冷鹰还有点惊魂未定,他定了定神喝道:“你们是谁的下属?俺去问问靖边守将!”

那为首之人,没想到这群旅客如此强硬,一不做二不休,他眼中冒出凶光道:“大家伙儿,这些人是断玥国奸细,不要客气,大家把他们通通砍了!”

莫允离没想到他们如此凶狠,她吃了一惊。

而冷鹰和宁行空对视一眼,当下拔出刀剑,腾空跃起便朝他们杀了过去。阿诺金糕紧随其后,抽出了弹弓,为他们开路掩护。

对方虽然人多,但是却没有高手。冷鹰和宁行空两人配合默契,再加上金糕的助攻,不一会儿工夫就砍倒了五六人。

这些匪徒没想到会如此棘手,但是他们却毫不胆怯,更加凶猛地冲了上来,他们虽然不懂武艺,但是手中的钢刀却十分锋利。居然逼得冷鹰和宁行空后退了几步。

而此时一个匪徒瞅准空档,猛然冲了过来,明晃晃的大刀,映着血红的落日光芒,朝站在马头前的莫允离身上砍去。

莫允离大惊失色,忙俯身躲避,躲开了这一刀。

宁行空和冷鹰都大惊,连忙回身救援。莫允离那边那匪徒一击不中,就挥出第二刀。只听苍啷一声,那刀被宁行空的长剑架住,宁行空反手一剑,便将那匪徒撂倒。

当下宁行空退后保护大家,他和冷鹰那威猛的合击之势,被击破了,陷入苦战。

却听一阵风声,嗖嗖嗖,几只□□飞过,几个匪徒倒地。

没想到却是裴媛。裴媛站在那里,风吹过她的额发,她手持□□,她的手指在微微颤抖:“我来保护公主,你去杀敌!”

宁行空回眸望着莫允离。莫允离朝他点头说:“去帮冷鹰!”

宁行空深深望了她一眼,松开了搂着她的手,转身挥剑杀入战团。

这一场混战,敌人十分凶悍,他们斗得十分惊险。

裴媛□□的准头极准,冲到了近前的敌人,都被她一箭射倒。莫允离紧张地站在她身边,道:“裴姐姐好样的。”

此时却见身后山崖上一直扑簌簌,不断有山石滚落。

她们忙低头躲避。回头时,却不由大吃一惊,原来那滚落的山石,是因为后方山崖上滑下来两个匪徒,他们大喝一声,手持钢刀便朝他们砍来。

裴媛回身就射出一箭,射倒一个,而另一个人已经扑了过来,她来不及发箭,那贼人已经逼到了身前。

裴媛和莫允离都吓得脸色发白。此时却见那贼人脸上瞬间扭曲,他啊了一声,不知为什么手中钢刀当啷落地。

趁着空档,宁行空挥剑杀了回来,一剑便将那贼人结果了。

上官冷鹰看看,匪徒们倒下了十几个人,但还有不到二十个人,各个都十分凶狠。敌众我寡,情势不妙。

上官冷鹰朝宁行空大喊一声道:“我知道你会欣国的黍离剑,你我二人合击!”

宁行空看了一眼眼前的战况,手中长剑招式一变,跟上官冷鹰的长剑相交,只听“铮”地一声,二人剑气交汇,气势立刻一变。

他们二人一起扑出去,使用黍离剑法,二人回转如意,威力大增,一剑挥出便灭敌三人。

那匪徒们在这样的凌厉攻势之下,终于起了退却之心。

站在后面的莫允离,只觉血红的夕阳染红了他们的面颊,宁行空和上官冷鹰合击的模样,让她一阵恍惚。仿佛看到了宁骥,又仿佛看到了哥哥。她的心中一阵混乱。

宁行空和上官冷鹰二人的黍离剑法乃是欣国军阵的高级攻击之术,再加上两人都是年轻高手,使起来威力巨大。

而阿诺金糕和裴媛在他们身后不断远程袭扰敌人。当那群匪徒伤亡过半的时候,他们终于顶不住了,转身撤退,将他们倒地的同伙一并带走。

残阳如血,仿佛将世界都浸染其中。大家都一身大汗。

宁行空回头望着莫允离,微微笑了道:“我们赢了。”

大家忍不住欢呼起来,并不敢在此地多耽搁。大家连忙上车,上官冷鹰小心翼翼地绕过了路中间的大石头,赶着马车穿过峡谷。

他们赶着马车,迎着地平线上的落日,沐浴在夕阳最后的光芒之中,拼命狂奔着。

天边层层叠叠的火烧云,深紫葡萄紫艳红绛红柠檬黄,五彩的颜色交织在一起,头顶的乌云也被镶上了瑰丽的五彩边儿,却压得更低了。

随着上官冷鹰一声高喊:“驾!”他们的马儿四蹄腾空,车子也随即飞了起来,莫允离只觉她的心也好像飞向了天空。

他们终于出了峡谷,天地猛然变得开阔起来,莫允离在车中只觉得从未见过如此壮美的景色。风吹得更加猛烈,轿帘被吹开来,莫允离感觉到了宁行空凝视着她的目光,她也转过脸去望着他,轻声问:“你为什么会黍离剑法?”

宁行空望着她,莫允离心微微一颤,她看出来他不想回答,可是她模糊地觉得这个问题十分重要。

却听前面赶车的上官冷鹰哈哈道:“黍离剑法是我们欣国的军阵之法。俺早就觉得这家伙的步伐有点像,虽然他一直避免用这剑法,但是今天情势危急,他使出了彼稷之苗这一招!”

大家都看向宁行空,宁行空却将眼睛转开,显然不想回答。

却听风声带着冷鹰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公主殿下,他这肯定是偷学的呗。他是铁墨高级军官,偷学了我们欣国军阵之法,所以他不想说。”

宁行空垂下头道:“公主恕罪,冷鹰说中了。”

阿花跳过去啄了他一口,才扑扇着翅膀飞了回来。

莫允离只觉心中一阵失望,总觉得真相并非如此。

裴媛看着自己控弦的手,到现在还都有点儿抖,她道:“原来是军阵之道,不怪乎威力惊人,今日若没有你们合击,我们可能就活不了了。”

沈幽幽长长呼了一口气:“是的,太险了。”

大家相视一笑。夕阳落下,大地逐渐笼罩在黑暗中,大风越来越猛烈。

阿诺金糕发现,不管大家说什么,莫允离始终一直望着宁行空,似乎在思索如何能让他说实话。

他心中一惊,忙岔开话题问:“公主殿下,这黄河源头真的在昆仑山么?昆仑有多么高,我们能爬上去么?”

莫允离看着金糕,金糕总觉得她似乎看穿了自己的用意,心中一跳,只听莫允离慢慢说:“这黄河源头,一直只有传说,说它发源于昆仑山。①至元十七年,元世祖封女真蒲察氏都实,为招讨使,佩金虎符,让他寻访河源所在。”

裴媛笑了道:“对,都实跟我们走的路线差不多,他先到的①河州,再经宁河驿、马关山,最终沿山路,跋涉了四个月,最终找到了黄河源地,称火敦脑儿,也就是星宿海。”

大家一听说:“这般艰难啊!”

莫允离点头,眼睛亮了道:“彼时元世祖还命人在河源建城。也许我们到时候能够见到这座城。”

上官冷鹰在车前都不忘高声道:“会有宝贝吗?”

沈幽幽笑了道:“一定会有。元代旧城到现在这么多年了,即便是烂瓦罐,都变成宝贝了。”

大家笑了一番,阿诺金糕见莫允离终于不再盯着宁行空了,总算松口气。

只听裴媛道“元仁宗延祐二年的时候,当时的翰林学士潘昂霄,为都实大人撰写了《河源志》,书中记载了都实寻找河源的事,还记载了河源的水文地理植被风俗,是最早的一部关于河源的地理志。可惜这本书早就散轶了。我们现在看到的记载,是朱思本先生留存的。”

莫允离点头道:“朱思本先生乃是地理大家,他不仅整理了诸多地图,研读《水经注》、《元和郡县志》、《元一统志》,去芜存菁,重新编纂了《舆地图》,①还从八里吉思帝师手中,得到了他所藏的梵文图书,跟《河源志》两相对照,翻译成汉文,考证了黄河源头之所在。”

裴媛点头道:“明初编纂《元史》之时,他们用的就是朱思本先生的研究结果。”

她叹气道:“可惜《舆地图》这地图失传了。据说此图,十分详尽。是明代以前最好的地图。朱思本先生,也继承发扬了裴秀六体的制图之法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①见《元史 地理志六》中的《河源附录》

上一章:郭守敬三 下一章:朱思本二
热门: 横刀立马 月满西楼 乡村小无赖 扶摇皇后 簪中录 末世炮灰养崽日常 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 我养大了暴戾魔龙[穿书] 九阳丹神 给反派喂颗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