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括七

上一章:沈括六 下一章:梦溪笔谈一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莫允离他们初到西安城,这并不难以查证,但是他们是从京城来的,这就不易得知了。莫允离他们不由都警惕地看着他。

江映川轻轻叹了口气,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随即便跪在了莫允离的面前:“公主殿下,鸿胪寺少卿江映川,拜见公主殿下!”

莫允离端坐不动。阿花从莫允离的膝盖上抬起头看着他们。

莫允离轻声问:“江公子是如何识破本宫的身份的?”

江映川抬头望着她,眼中闪过一丝光芒:“臣初时未敢确定。到了今日马车之上,公主叫破臣的目的之时,臣也明白了姑娘正是公主殿下。除却公主,不会再有这样气度雍容见识不凡,又熟知九鼎之事的女子了。”

莫允离知道这多半要归功于那引蛇出洞的紫藤花宴,只是铁墨人为祸一方,自己和韦大人也是不得已才暴露行藏。一旦暴露,有心人自然不难探查。

她和众人对望一眼,大家都决定要速速离开陕西,以免横生枝节。

江映川从怀中取出一方玉珏,道:“公主在途中失踪,臣奉陛下密旨,前来找寻公主及九鼎的下落。”

莫允离一惊,乔公公已经起身接过那玉珏,他看那龙纹细致玉质柔润发着淡淡光华,确实是密旨的信物。他朝莫允离点点头。

莫允离便道:“公子平身,不必多礼。如今本宫微服出巡,一切宫中礼仪,皆不必讲究了。”

江映川欠身道:“是。”他面上恭敬,但注视着莫允离的目光,还跟刚才没有什么差别,莫允离心中喜悦。

她身份高贵,宫中的仕宦勋贵子弟,只要得知她的身份,立刻就变得毕恭毕敬,所有的事儿都让着她。小时候不觉得,稍长大了一些之后,就觉得十分无趣。

如今好不容易出宫做了平民,她可不想重温宫中的无趣生涯,没想到这江映川并不是像他们一样是个无趣的人。莫允离又想起了他扮女装的模样。那江小姐举止大方又温柔,除了个头高些之外,一点儿也看不出是个男人。

莫允离看了她两眼道:“江公子,既然如此,那把你所知的九鼎的情况都说一下吧。”

江映川便将他所掌握的情况一一道来。莫允离听他说完,不由沉吟良久,她轻声道:“黄河源头么?”

江映川点点头道:“是三江源头,黄河、长江、雅鲁藏布江的发源地。不知公主殿下可有下一步的计划?”

莫允离轻声道:“我们的计划便是要去黄河源头。”

江映川道:“微臣收到的命令,是找到公主,追查九鼎的下落。如今微臣已经见到了公主殿下,在这里找到九鼎之后,微臣便得回京城复命了。皇上第二批人手,马上就到,将由上官大人领队,保护公主。”

莫允离望着江映川还没说话。阿诺金糕忽然道:“江公子,既然你知道了公主殿下的身份,那你表妹多次对公主无礼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大家没想到阿诺金糕会在此翻旧账。那江映川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惭愧懊恼之意,他重又跪倒在莫允离的脚边,低头道:“臣的表妹自幼孤苦无依,臣教导不力,冒犯了公主。她的过错,由臣承担,公主请责罚臣吧。”

莫允离看着江映川,心中浮起了一丝不忍,那时小姐固然十分可恶,但是江小姐却一直很友善,既然他这么说了,莫允离便道:“江公子请起来说话,你那表妹确实出言不逊,今日她得罪的是本宫,明日又知是谁?”

裴媛忍不住在一边道:“公子,你们对她一力袒护,恐怕将来更会酿成大祸。”

沈幽幽笑了笑道:“听说时小姐考过了女试?以后要到朝中为官了?就她这样的脾气,又如何办差?”

江映川猛地抬起头来,看着沈幽幽。这女子极为温柔美丽,可说出来的话,却这般厉害。表妹为了女试准备多年,如今她寒窗苦读一举夺魁,正是意气风发之时。

江映川其实在昨夜就猜到了公主的身份,他昨夜严厉弹压表妹,却没有跟公主相认,就是怕公主追究表妹的过失,没想到今日公主追问九鼎,他再也瞒不住了。

他抬头恳求道:“公主殿下,请公主殿下怜悯她父母双亡,是个孤女,脾气古怪,不通世情,对她从轻发落吧。”

莫允离正要说话,乔公公道:“江公子,此事我们回去再计较。你在这里代她认错,她心中如何想,我们并不知晓。此刻,我们先将那铁墨人的同党捉拿吧!”

江映川的脸色一白。莫允离想到了江府众人所言,知道那时小姐恐怕就是江映川的未婚妻。

她心想原来这就是心悦一人么?即时冒犯皇威,也要为她求情?她的脑海中浮起了那夜晚出现的高大的未婚夫。他千里奔袭,一意逼婚,是同样的道理么?

莫允离将整个念头赶出了脑海,不,他只是想羞辱欣国人,羞辱我罢了。对一个人好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但是应该是什么样,莫允离心中又有点迷糊。像父皇对母后么?又敬又爱么?还是像哥哥对诺莎香琼,形影不离,倾心维护?还是像宁行空……

莫允离不由一惊,我为什么会想到宁行空。这一路行来,每到危急时刻,他总是挡在我面前,可他是护卫,保护我是他的职责啊。

莫允离只觉有点烦恼,她抬眼望着窗外,才发现不知何时,他们已经走出了那片桃林,此时又看到了那千沟万壑的黄土山岗。

马车也变得有点颠簸,在对面高高的山岗之上,一丛绿树绕着一个村落,村落中最高大的青砖瓦庄园,檐牙高啄古朴庄严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前方可是沈大人旧邸?韦公子和我的护卫,是否就在那里?”

江映川道:“公主,的确就是那座庄园。如今庄园周围已经被我们团团围住了。公主,我们的车便停到村口的大槐树下,不要再靠近了。以免一会儿混战,伤了公主。”

乔公公道:“我们的两个护卫都没有回来,一会儿还要江公子亲自保护公主殿下。”

江映川有点惊讶道:“我们到了那树下,便叫那两位护卫回来保护公主,这里有重兵围困,公主安全定当无忧。”

乔公公咂吧咂吧烟袋道:“是那九鼎和《梦溪笔谈》重要,还是公主殿下的安危重要?状元郎?”

莫允离没想到乔公公会这么咄咄逼人。阿花喔喔叫着,差点儿跳下车子,莫允离忙按住了调皮的它。

江映川忙躬身道:“是臣思虑不周。公主殿下千金贵体,臣定然尽全力保护公主。”

乔公公又咂吧咂吧了烟袋,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不一会儿只见车帘被撩起,冷鹰率先扑了进来:“公……姑娘,你们可知道我们发现了什么?”

韦奕关紧随其后,只是他看到莫允离却有点吃惊,他扭头就问江映川:“你为什么把他们带到这里?不知道这里很危险么?”

江映川笑了笑道:“公主殿下挂念你们,更想一探沈括大人祖宅中的奥秘。韦兄莫要担心,这里人手充足,一定能护住公主。”

韦奕关瞪着她,江映川始终微笑。莫允离不管他们二人的机锋,她只朝韦奕关身后看,却不见宁行空。

她不由问冷鹰道:“宁行空人在哪里?”

冷鹰吃了一惊,他道:“昨夜我们见了面之后,宁行空就说放心不下公主,回转去找您了啊。”

莫允离迷惑地微微睁大了眼睛:“可是我没见到他啊。”

听到这话,乔公公忽然站了起来,他看了看远处那沈氏山庄,道:“不妙!现在就强攻,不要再等了!恐怕消息已经走漏!”

莫允离心中轰然一声,她望着乔公公,忽然也意识到不妙。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不会的,宁行空不会出卖我们的。

那江映川果然十分能干,一声令下,埋伏左右的人马就有条不紊地展开了攻击。手段凌厉,那沈氏庄园,并没有坚固的坞堡营寨。一炷香的功夫就被攻破。

上官冷鹰和韦奕关一马当先,率先攻入其中。然而进了里面,他们不由大吃一惊。这宅中只有寥寥十几个人,而且他们是拿了钱财,扮做江湖人,其实只是当地村庄中的普通人,毫无武艺,更一无所知。

莫允离有点目眩,她走下了车子,走进了沈氏庄园。只见这庄园经过了历代改建,已不复宋时的模样。

他们询问得知,唯有庄园后面的一座小院,乃沈夫人纺纱之地。因地处偏僻,从未改建,只是维修,形制依然沿用宋制。

莫允离走了进去,看那小院中铺着的青石都被撬开,屋中也被挖开来。显然对方也在此大肆搜寻。

莫允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宁行空怎么会背叛呢?她轻声道:“不相信。”

裴媛乔公公看着莫允离的模样,都有点难过。

阿诺金糕也喊道:“我也不相信!我表哥他不会如此做的!公主,他答应过您的事情,就不会食言,表哥不是那样的人!”

莫允离看着阿诺金糕,她的眸中有点黯然,她轻轻地说:“我哥哥和小哥哥,也曾说他们答应我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。”

阿诺金糕有点张口结舌面红耳赤,他猛然道:“公主,这其中必然有缘故!王子殿下他也不是有意要违约的,他心中一定还惦念着公主!”

莫允离看着他,分辨着他的话,发现他说的话,皆是赤诚之言。莫允离沉默了一瞬,点点头道:“是的,他们都必有原因。如今先来找沈括大人的《梦溪笔谈》吧。”

上一章:沈括六 下一章:梦溪笔谈一
热门: 九零棚户人家 首席挚爱逃婚妻 北海道物语 嫁给权臣之后 深海里的星星Ⅱ 月满西楼 好运时间 凶鸟猎食图谱 和我做朋友的女主都变了[快穿] 假纯情/不纯情先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