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括六

上一章:沈括五 下一章:沈括七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裴媛为莫允离梳妆的手微微一顿,她看着那枕上的桃花,心中转过了千万种念头。

她道:“公主,草原上的吟游诗人,这样做,会挨打的。您别听阿诺金糕瞎说。不管在哪里,这样不合礼法的行为都是一种冒犯。”

裴媛见小公主的眼神变得有点气愤,她又谨慎地加了一句:“除非……”

莫允离透过镜子看着裴媛,看到裴媛的脸变得有点苍白,但是她的脸颊上却出现了一丝红晕:“除非什么?”

“除非,他们两人两情相悦,一人心悦另一人,也想着时时出现在他的面前,送花给他……”

莫允离垂下了眼睛,她知道裴媛出身礼教森严的世家,没想到她会跟自己这样说。

她忽然转过身来,抬头望着裴媛,认真地问:“裴姐姐,心悦一人,是什么样子的?”

裴媛对上了莫允离水汪汪的大眼睛,她的心中忽然闪过跟莫允离有几分相似的英俊青年,忽然觉得心尖儿有一点疼。

裴媛微微笑了道:“寤寐思之,辗转反侧吧。公主殿下,有了牵挂的人了么?”

莫允离没明白过来:“本宫一直都有啊。父皇母后哥哥……”说到这里她明白过来裴媛在说什么,她顿了顿:“还有小哥哥……喜欢是什么呢?”

两人在此刻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太子和诺莎香琼。不管谁反对都没有用,他们那么坚定地要在一起。甚至太子失踪了,大家都认为他是跟诺莎香琼私奔了。

裴媛凝视着莫允离,她收拢了自己散乱的思绪,想着公主方才所说的话,她严肃地说:“公主殿下,若有人胆敢对你不恭敬,殿下一定要告诉我们。”

莫允离看着裴媛认真的模样,她点点头,转过了身子,让裴媛继续给她梳妆。莫允离方才差一点儿就要告诉她,那假王子的事情了。

裴媛在她身后轻声问:“公主,是不是有人对你意图不轨?公主不要害怕,我们会保护你。”

莫允离想着她那名义上的未婚夫的举动,没有说话。但是她下定了决心,下回如果他还来,她一定要叫嚷起来,告诉他不能那么做了。

莫允离他们慢腾腾地梳妆完毕,重新易容好了,才走出了房间。

却见前厅之中,江映川端坐在那里,不知道来了多久了。

她们都吃了一惊,江管家依然头上裹着纱布,但是精神比昨天好多了。

莫允离她们对视一眼,上前见礼,莫允离看着他们身后,却没看到宁行空。

江映川凝视着莫允离,只见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,金色的阳光下她的眼波流动,看上去竟比平常美了几分。

“公子辛苦了,敢问公子,韦公子和我们家的护卫,现在他们人在哪里?”莫允离等不及了直接就问。

江映川忽然说:“姑娘不需要这么客气。我们之前在碑林中,不是聊的很好么?”

莫允离微微一愣,大家也都一惊。莫允离心想,那时候你是江小姐,现在你是江公子啊。不过她望着江映川秀美的模样,忽然又觉得这有什么关系呢?

她也不由微笑了:“是,前日还要多谢公子了。”

江映川本来看上去虽然礼貌,但深藏着倨傲和冷淡,莫允离这样一说,他的脸上浮起了微笑,此刻他更像那位平易近人的江小姐了:“姑娘客气了。早上我已经找到了他们,现在来就是请姑娘们一起过去的。”

大家都大吃一惊。跟着江映川上了马车,莫允离看着清晨的延州街景,街上粥铺中,黄澄澄热腾腾的小米粥发着清香。青石板街道上虽然清扫过,但是春季的狂风又带来了薄薄的黄土。

他们的车子走的很快,延州也是一座不大的城市,不一会儿,车子便上了碧绿的田埂。走了一阵子,便看到了大片桃林,桃花将要谢了,满地都是落花,风一吹花瓣漫天飞舞。

莫允离在心中默默记录着路线,她忽然抬头问:“我们要去的,韦公子他们所在之处,莫非就是沈括大人的族人所在的村庄?”

江映川赞赏地看着她道:“姑娘果然蕙质兰心。”

莫允离与裴媛对视一眼,心中明白了韦奕关和冷鹰,昨夜追了出去,大概是发现了沈括《梦溪笔谈》的线索了。

乔公公问道:“不知韦公子追击之人,闯入江府抢走资料的,又是什么人?”

江映川叹了口气道:“这就让老丈和姑娘笑话了。昨夜的黑衣人,乃是我们江氏族中不成才的几个子弟。他们平日生活困顿,游手好闲。昨日他们来央求老妇人接济,老夫人将他们臭骂一顿,本打算让他们反省一下,今天再给银子,没想到他们等不及,便铤而走险了。”

大家见江映川满面羞惭,这还真是家丑。

沈幽幽道:“那他们是将沈括大人的资料,当成了什么了不得,能换钱的东西,所以抢走了?”

江映川点头:“确如姑娘所言。”

沈幽幽轻声笑了道:“乡间赖皮大抵如此,只是我们的护卫武艺高强,这样的普通人,应该手到擒来才对,怎么会追出去,一晚上都不见人影?”

沈幽幽这样一说,马车中静了刹那。裴媛也不解地道:“延州江府中也护院众多,加上冷鹰,怎么就拿不下那几个乡间无赖呢?”

江映川苦笑道:“若只是我们不成才的江氏子,自然如此了。只是他们还勾连了外人。那几个江氏子,没有出二门就被抓住了,贵府的护卫和韦公子去追的,乃是他们的同党,是江湖人。”

莫允离看着江映川,只觉他面容有点憔悴,眸光坦然,说的是实话。莫允离便问道:“那些江湖人,可是铁墨人?”

江映川摇头道:“不是,是欣国人。为首的人说他姓黄,脸上有点麻子,十分高大。”

沈幽幽忽然变色问:“那人是不是使一根狼牙棒,身高七尺五,头发稀疏,下巴有点地包天,鹰钩鼻?”

江映川吃了一惊:“姑娘如何得知此人的长相?确实如此。据他们交代,他们结识了此人,欠下了大笔债务,不得不铤而走险。”

莫允离惊讶地问:“沈姐姐,你如何认识这歹人的?又怎么猜到是此人的?”

沈幽幽脸上没有了笑容,她道:“此人就是将我绑架出京城的人!他跟铁墨人是同伙,他就姓黄!”

阿诺金糕吃惊地说:“对啊!铁勒十乃是铁墨人,他们在中原作恶,多有不便,必然有大把中原同伙。”

莫允离啊了一声,急切道:“糟糕了,我们,甚至韦大人,一直都将追辑的重点,放在铁墨人的身上,因此有了漏网之鱼。”

一阵狂风吹过了莫允离的发梢,吹得她的心有点凉,她忙问江映川:“那歹人有多少同伙?我们的人可还安全?”

车轮滚动,这桃林广大,桃花花瓣也随着刚才的风,从撩起的轿帘中飘了进来,落到了莫允离的脚边。

江公子安慰地朝莫允离笑笑,显得越发温柔秀美。

莫允离和裴媛都心中一震,只觉他这笑容,竟有几分像太子,俊美的模样和温柔的气度也有几分相像。

莫允离终于明白为什么她觉得江公子亲切了。只是细细分辨,太子哥哥的温柔之中藏着几分促狭,而江映川的气质中,却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缥缈之意。

江映川见莫允离只顾盯着自己看,他的眸色也微微深了一瞬。

他安慰道:“姑娘莫要着急,他们身怀武艺,追了那姓黄的歹人出去,并没有被他发觉,而且一路追到了他们的驻地。因怕他们趁夜跑掉无法追踪,韦公子二人一直守在那里。如今我已经调了可靠人手将那歹徒藏身的庄园围住,很快就能一举成擒。”

大家听江公子说的笃定,这才稍稍放下心来。

莫允离看着他这么侃侃而谈的模样,越发像自己的哥哥了。她压抑住自己的思念,轻声道:“江公子,你为何要去大雁塔?你在塔上发现了什么?你回到延州,就让管家收集沈括大人的资料,又是为了什么?”

莫允离跟宁行空去探索大雁塔,在塔上碰到了江映川和他的表妹,这件事他们回来没有告诉众人。听到此处,众人都不由十分惊讶地望着江映川,显然,大家都觉得这里面必有文章,不会是单纯的巧合!

江映川似乎并不惊讶,他淡淡一笑道:“姑娘,你到底是什么人?韦兄是我挚交,我从未在他家中见过你们。我们在酒楼上相遇的那一天,姑娘你分明是初次逛西安城,我说的可对?”

莫允离没想到他不回答自己的问题,反而反诘自己。她的眉头微微一皱,这江映川不愧是今科状元,果然聪慧

而又难缠。

他们四目相对,一时僵持不下。

莫允离望着他,轻声而坚定地说:“江公子知道九鼎的秘密。你也是来找九鼎的!”

众人皆一惊,九鼎之事,事关重大,朝廷与铁墨人在内的八方豪杰诸多势力,多年暗斗,从未公之于众。

乔公公凝视着他,寻找九鼎的事情,在朝中由兵部尚书和太傅裴世光一手督办,即便江映川之父江阁老,也并未参与在其中,江映川又是如何得知的?

马车中气氛一时变得有点紧张。

江映川看着他们暗暗紧张的模样,他忽然一笑,望之更加英俊了:“诸位果然不是韦兄的仆役,诸位是从京城来的,对不对?”

上一章:沈括五 下一章:沈括七
热门: 月亮吻过星辰 乡村猎艳高手 A变O怎么了 至高降临 (综漫同人)我成了港黑首领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 福宝的七十年代 我的男友来自明朝 到底是谁咬了我 他的专属万人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