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括五

上一章:沈括四 下一章:沈括六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火光在每个人脸上闪动,让大家的表情都似乎在流动。

宁行空脸一沉,正要开口,莫允离拉了他一把。

莫允离心中还惦记一个人,她轻声问:“我曾与府上的江小姐有几面之缘,不知江小姐可在府中?”

她的话音一落,只见江家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。而本来要走的时小姐,猛地回过神来,眼中升起怒意:“你这女人……”

江映川低沉地说:“阿竹,你不要任性了!”

江家人都倒吸一口冷气,妈呀,少爷您为什么捅马蜂窝。

只见那时小姐立刻面红耳赤,她怒视着江映川。大家以为她又要说出什么尖酸刻薄的话,没想到她却扭头对大家盈盈一笑,看上去十分美丽。

她盯着莫允离冷笑道:“你要找江小姐?”

“阿竹!”江映川更严厉地制止她。而那时小姐却置若罔闻,对莫允离道:“你瞎了眼睛了么?你没看出来站在你面前的状元郎,就是你当日在西安城遇到的江小姐吗?”

她说完,江映川脸上立刻泛起了红晕,显得更加秀美。

时小姐看着在场的大家吃惊的模样,得意地哼了一声,扭头走了。

莫允离瞪大了眼睛看着江映川。江映川垂下了眼睛,不加否认。

莫允离本来就有点脸盲,如今就更有点迷糊了,她只觉得眼前的状元郎的五官秀美,细看之下,还真的活脱脱就是那江小姐。

沈幽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阿诺金糕啧啧道:“好好一个状元郎,怎么有扮女装的爱好?莫非江公子也想学铁墨的吟游诗影库大人吗?想学他扮女装混迹贵妇群吗?”

江家的从人不由大声喝道:“那厮,你嘴里说什么呢?”

阿诺金糕抬眼望天道:“有人做的,我说不得吗?”

莫允离从震惊中缓了过来,想到江小姐在西安城中对自己的照顾,心里虽然还有点怪怪的,但是她轻声道:“这也不算什么。金糕莫要胡言。”

金糕忽然想起了莫允离小时候缠着宁骥要他扮女装的事情,对小公主来说,也许还真是不算什么。

莫允离看了金糕一眼,她的心中也想起了过去的往事,不由脸一红。那时候她是个小孩子不懂事呀。

江映川看莫允离微红的脸颊,眼神一深。

那站在一边的管家忙苦着脸道:“让诸位笑话了。这其中另有缘故,不是我们公子乐意的。还望各位保守秘密。”

莫允离忙点头道:“那是自然。还望江公子快一些将我们公子和护卫找回来。”

江公子忽然开口了,他的声音清越:“我表妹从小父母双亡寄居江府,大家对她十分照顾,不料却养成了她如今说一不二的性子。还请大家原谅。”

大家看着他略带无奈的模样,只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
此时从外面奔进来一人,急促地道:“公子,大管家,找到韦公子了!”

大家一惊。江映川看着莫允离焦急的模样道:“姑娘,我定然会将他们完好无损地带回来。”

宁行空纵身跃到了江映川身边:“末将跟公子一起去。”

江映川与他四目相对,瞬间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。

江映川点点头:“那你要跟紧了。”说着纵身一跃,便飞了起来。宁行空早有准备,跟着他纵入夜空。

莫允离心中一颤,看着那黑沉沉的夜空,看着清冷的月色,只觉心中十分担忧。

却见裴媛转头问那管家:“不知那沈括大人的资料,还有没有备份?”

管家忙道:“有的,有的。这就给姑娘们送过来。”

折腾了这半宿,总算看到了那一摞资料,他们在西安城出发的时候,就向韦凡真要来了他手中全部的陕西地图。

莫允离心中记挂着大家,也睡不着。于是他们便比对着资料,在手中的延州街巷图里,一一标注,明日便准备去探访,看看能不能找到全本《梦溪笔谈》的下落。

他们一边找,一边讨论,那突然出现的黑衣人,是不是阴魂不散的铁墨人?他们是不是也来找《梦溪笔谈》。

沈幽幽不解地问:“可是雍州鼎在我们手中啊。他们为什么会来找《梦溪笔谈》?他们找这书,又有什么用?”

裴媛想了想道:“《梦溪笔谈》此书,除了地理之外,还有很多别的知识,许是铁墨人想要的是别的东西?”

莫允离点点头,表示赞同。她又轻声说:“我们自从来了西安城,跟这位江公子已经多次碰面了。我忘了告诉大家,其实我跟宁行空夜探大雁塔的时候,也碰到过江公子和他表妹。”

乔公公磕磕烟袋道:“这江映川不是鸿胪寺少卿么?他不好好待在京城,为什么跑回了老家?”

莫允离又标记了一个地点,道:“等韦公子和冷鹰回来,我们不妨当面询问一下他吧。”

乔公公点点头,心中却叹了口气,皇上给他的驸马候选名单虽然长,可是这见一个,一个不行,他也开始隐隐有点忧愁了。

莫允离跟裴媛沈幽幽阿诺金糕四个人,忙乎到快天明的时候,才算整理完了所有资料。

莫允离只觉十分疲惫,虽然心中担忧,还是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。半睡半醒之间,她忽然觉得脸上有点痒,她伸手去摸,却摸到了一只手,她吓得一激灵,睁开了眼睛。

只见黑暗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莫允离依然吓得心跳加快,她有点生气地说“你不是铁墨王子么?你每天跟着我做什么?你知道你这样很吓人么?”

来人正是她的未婚夫。他在黑暗里朝她俯下身来。莫允离只觉心跳加快。

她的未婚夫忽然沙哑着嗓子道:“你其实没有把我放在心上。”

莫允离心一跳,是的,没错。他每次出现吓唬她,她等不到第二天,就会将这件事忘光。

莫允离的心跳了起来,铁墨王子贴近了她,借着黑暗中的微光,她看到了他的脸颊轮廓和闪闪发亮的眼睛。

她只觉得他火热的唇在她额头上轻轻一触,她想缩回身子,却发现自己被他紧紧压着没法动弹。

她紧张地说:“你想做什么?”她想起了一件事,大胆地问他:“是你将消息告诉了你母后么?所以他们在边境上劫了豫州鼎?你为什么要九鼎?九鼎中有什么秘密?”

铁墨王子笑了,那笑声沉沉的:“你想知道?那跟我做个交换吧。”

莫允离只觉有种危险,她轻轻扭过头去,道:“不好。我不跟你这样的人做交易。”

“我这样的人,是什么人?”她只觉得铁墨王子的声音似乎变得更加危险了。

她忽然觉得有点生气:“一个总是突然出现,打扰别人,还说莫名其妙的话的人。”

她忽然觉得身上一松,她刚放下心来,却觉得他的鼻息喷在了她的脸上。她柔嫩的唇上,轻轻擦过了他温热而有点干裂的唇。

莫允离只觉心微微跳了起来,而王子没有继续,他只是保持着令人窒息的距离,睁大了眼睛看着莫允离。

而莫允离也睁大了眼睛望着他:“你走开,不要……”

莫允离才发现,他们两人贴的如此近,她说话的时候,她的唇不可避免地擦过他的唇。那柔软干燥的触感,让她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感触。

不待她辨明这细微的感触,她的未婚夫忽然松开了她,他低叹着:“不管你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未婚夫,你不要忘记了,你是订过婚的人。真想把你藏起来,不让那些该死的家伙们看到你。”

莫允离被他话语中的狂热吓了一跳。而她再定睛看得时候,床边的人影消失了。

莫允离长长松了口气。他总是这样神出鬼没,她已经有点习惯了。

她闭上眼睛的时候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他为什么要时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他到底是在跟踪自己,还是在追踪着九鼎?

他明明已经向父皇递送了国书,要陪着自己一起画地图啊。既然他已经找到了自己,为什么他不直接出现在她的面前,而总是避人耳目,在暗中来找她?

他对自己,又怀着什么样的心情?

莫允离思潮起伏,心中十分不安,可最终她还是扛不住浓重的睡意,睡着了。

听到了她变得均匀的呼吸声,站在窗前的铁墨王子,转过身来。她以为他走了,其实他始终待在暗处,没有离开。

此时他从窗边阴影中走了出来,凝视着朦胧的月色下的莫允离。

她的睡颜温柔而又美丽,他用极低的声音叹道:“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?我该怎么办?”

清晨莫允离睁眼的时候,她在枕边看到了一枝桃花。她默默地拿起那支花。花瓣轻轻飘落在枕上。莫允离轻声道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大家这假王子的行为,但是现在她觉得有点苦恼了。问了江家的人,他们说江映川晚上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府。

她望着给他梳妆的裴媛,问道:“裴姐姐,如果一个人,他总是在没人的时候,突然出现在你面前,说莫名其妙的话,还送你花,他到底想做什么?”

裴媛望着镜子中,露出一丝苦恼表情的莫允离,她心中大惊。她也看到了那支桃花,她以为是江府佣人送来的。但是显然并非如此。

裴媛想了想问:“那个人是个男子么?那他就是个登徒浪子了!”

却听莫允离轻声道:“草原上的吟游诗人们是不是也这样做?”

上一章:沈括四 下一章:沈括六
热门: 沥川往事 穿成炮灰后和主角HE了[穿书]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 乡村修真强少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错有错着 异能力是川上富江 闺中记 如果这一秒,我没遇见你 我的棺材通地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