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括四

上一章:沈括三 下一章:沈括五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火把将院落照得亮如白昼。

莫允离听那时小姐这么说,心中放了一半心。

虽然不知道韦奕关和上官冷鹰两人,到底出了什么事儿,但是起码到他们现在还没有被捉到。

沈幽幽美丽的脸上闪过一道冷光,她轻柔地问道:“我们家少爷呢?我们少爷,跟你们家状元郎,是莫逆之交,你们就这么对待我们吗?”

那时小姐脸色一变道:“呸,什么酒肉朋友。表哥他太过好心,对这些旧日的猫猫狗狗,都拉不下面子疏远,让你们蹬鼻子上脸,来阁老府中撒野!你们少爷,就是个贼!”

乔公公他们都皱起了眉头。

莫允离和宁行空几次跟这丫头争吵,他们都没有目睹。现在才算彻底领教了这位时小姐的刁蛮尖酸。他们也很奇怪江家的小姐,居然会如此放肆不顾体面,不由对江家更添一分恶感。

宁行空长剑在手,剑尖微颤,划了个闪亮的弧线,逼退了要冲上来的众人。

江府的家丁都是普通人,有点畏惧那明晃晃的兵器。一时他们都站在一边鼓噪,却不敢上前。

阿诺金糕盯着那怒气冲冲的时小姐,问出了莫允离的疑惑:“我们韦少爷到底做什么了?”

那时小姐一咬牙道:“你们还装!韦奕关带着同党,打伤了我们家的管家,还闯入了书房!你们这帮泥腿子,果然非奸即盗!”

大家不由大吃一惊。

莫允离望着她轻声道:“你说韦公子做下这等事,你可有人证物证?可有人亲眼所见?韦公子是陕西布政使司的公子,如今他来延州,也是领了公干的。他临去前,说的是要跟江管家商谈正事,怎么会突然出手伤人?”

莫允离的声音温柔动听,如汩汩清泉,在月色中流淌。在场的江家人本来义愤填膺,听了她的话,都有点愣在当地,他们都转头看时小姐。

莫允离也望着那时小姐,只见她微微一愣,似乎在思索,眼神依然十分不善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时小姐既然能杀出千军万马,考过女试,可知道并不是个鲁莽之人。于公于私,你都不该不经查证,就冲进来拘禁我们。”

那时小姐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突然怒道:“本小姐,不要你这泥腿子教做人!”说着她朝江家仆人骂道:“养你们有什么用,还不快把这群利嘴的下等人抓起来!”

宁行空喝道:“谁敢!”

时小姐尖利地喊道:“只是一帮下人罢了,抓起来好好审问。有什么事儿,我担着!”

她这一声令下,江家的从人只能奋勇上前。

宁行空将莫允离轻轻一拉,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,望着她轻声道:“莫怕有我。”说着手中长剑重新回鞘,他举着带着剑鞘的长剑,左右挥舞,瞬间便将扑上来的几个家丁打得飞了起来。

那些家丁跌入人群之中,又带倒了几个人,一时大家滚成一团,啊呦声不断。

宁行空眼神一闪,他方才用剑鞘打人,就是不想杀伤人命,没想到这江府的人倒也乖觉,自己一碰他们就倒,倒下就不打算爬起来。

他忍住笑意,心中忽然有了计较,知道众人只是碍着时小姐之威,出工不出力。

他的眼神一动,忽然高高跃起,不再理会这些虚张声势的家丁,而是如同一只雄鹰一般,在空中朝时小姐扑了过去。

那时小姐猝不及防吓得面如土色,高声叫喊起来,而宁行空已经右手疾伸,朝她的脖子抓去。

莫允离吓了一跳,见宁行空主动跳进了众人的包围圈,不由脱口而出:“小心!”

宁行空听到了身后莫允离话音里的关怀,不由心中一甜。

那时小姐,吓得瞪大了眼睛,她猛然向后退步,身子后仰,想躲开宁行空的手,却失去了平衡,她“啊”的大叫起来,马上就要仰面栽倒。

宁行空一愣,却听一人低喝:“大胆狂徒!”他只觉黑暗之中,一道凌厉的剑光闪过,他猛地向后跃起,却觉那剑光如同一条银蛇一般,朝他追了过来。

宁行空喝道:“好剑法!”右手一抖,剑鞘陡然飞出,带着气劲插入青石方砖之中。此时宁行空长剑出鞘,终于挡住了那凌厉的剑光。

莫允离吓了一跳,她看着那突然出现的男子,他伸臂抱住了时小姐,挥剑的模样非常英俊。

莫允离心中十分惊讶,原来他武艺如此精湛。

那时小姐落入男子的怀抱,不由面生红晕,但是她看到了男子望着莫允离的目光,姣好的面容扭曲了一瞬。

她怒道:“表哥,抓住他们!是他们袭击了江管家,还意图烧毁书房!表哥!”

莫允离望着他,轻声道:“时小姐说的话毫无凭证,请不要听信一面之词。”

宁行空听莫允离的口气,心中有点奇怪。再看那男子轻轻松开了怀里的表妹,一言不发,只是盯着莫允离看。

他的目光沉沉,在燃烧的火把照耀下,似乎迸出了一点明亮的火星。

宁行空微微一晃,挡住了他望向莫允离的目光,冷冷道:“阁下又是何人?你们江家无凭无证,却对客人喊打喊杀?你们把韦……公子如何了!”

莫允离望着眼前这人,此人正是此间的主人,新科状元江映川。在京城中,他在鸿胪寺中负责跟铁墨人打交道,自己曾与他多次碰面。

可此时,她是乔装改扮过的韦奕关的丫头,他自然不会认识自己。只是莫允离总觉得他望着自己的目光,好像利箭一般。

她心中一凛,总觉得他似乎认出了自己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这位公子,不知江小姐现在在哪里?我们在西安城中,曾有幸相识。”

那时小姐听莫允离说到西安城,她立刻想起了当初的屈辱,她眼里闪过怒气,她一拉江映川的胳膊:“表哥,这帮泥腿子可恶,你快捉住他们!”

阿诺金糕忍不住道:“从没见过这样的大家小姐,泥腿子长泥腿子短。你这修养,还不如我们泥腿子呢。”

时小姐气得浑身颤抖,而江映川转目看她:“表妹,不可如此无礼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这句话他是向莫允离说的。

而此时门口一人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:“少爷不可!”

大家一看,居然是江管家。

只见他头上包裹着纱布,面色发白,他大声道:“表小姐,不是韦公子打晕我的,你们切不可动手!”

这下连莫允离都糊涂了。

那时小姐一愣,尖声道:“门外的小厮都说你和韦奕关还有那无礼的黑小子进了门,没多久就听你一声惨叫,而屋顶被人撞破。几道黑影追逐而去。现在表哥在这里,你不要怕韦奕关,表哥会给你做主!”

莫允离轻声道:“原来根本没人看到书房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时姑娘,你光凭自己的臆断,就这般气势汹汹地来拿人?”

江映川皱起了眉头,看了他表妹一样。

时姑娘委屈道:“我这不是着急么?再说了,我又没有把你们怎么样!你们一根毫毛都没少!”

江映川的眉头更紧了。

江管家苦笑着忙道:“我被砸晕了,现在才醒过来。一睁眼,听说表小姐来此,立刻就赶来了,就怕大家生了误会。都是我的过错,请主子责罚我吧。”

江映川的口气变得温和下来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你慢慢来说。”

江管家喘了口气道:“我带韦公子去书房,给他我们这些天收集的沈括大人在延州的资料。韦公子十分开心,正在灯下翻阅,就见从内室蹿出了几个黑衣人,上来就意图行凶。此时韦公子的那护卫忽然窜了进来,跟那黑衣人战到了一处!我正要喊人,被黑衣人砸到了脑袋,之后我就不省人事了。”

大家一听,都大吃一惊。沈幽幽和阿诺金糕齐声问道:“那,我们的护卫人哪儿去了?”

江映川听完了这些原委,他拱手致歉道:“表妹急躁,各位原谅。”

莫允离看着站在一边气鼓鼓的时小姐,说:“江公子,韦少爷和我们家的护卫,如今他们人在哪里?韦少爷说跟江公子是莫逆之交,请你一定要将他们找回来。”

阿诺金糕看着那时小姐,忍不住道:“听到了没?你这小姐,什么都不知道就要喊打喊杀,狐假虎威狗仗人势。”

时小姐的脸通红:“你!”

“阿竹。”江公子轻声制止了她。她恨恨看了宁行空和莫允离一眼。

管家也满脸是汗,他们家这位表小姐,平常就脾气不好。不知为什么,最近的脾气更不好了。

这才回来没多久,就闹得天翻地覆。这次不知韦公子触了她什么霉头,回去就大发雷霆。管家心里明白,如今她这分明是借故闹事。

在场的江家人都不动神色地同情地看了一眼江映川,心下叫苦。这位表小姐,小时候看上去还好。谁知道她越长大脾气越大,若真的亲上加亲,那大家的日子就太难过了。

只见那江映川脸上收起了方才的冷意,此刻看上去温文和煦,十分秀雅。

江映川朝莫允离他们一拱手道:“今日之事乃是一个误会。我这就去追查韦兄的下落,立刻通知延州衙门。大家不必担忧。我再次向大家致歉。”

时小姐不服气得嘟囔道:“一帮泥腿子下人罢了,表哥……”

江映川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。时小姐待要发作,忽然想起了刚才表哥拥着她的亲密,她脸一红,瞪了一眼莫允离,转身哼了一声,就昂起头准备离开。

上一章:沈括三 下一章:沈括五
热门: 穿成豪门真千金 超A星 乡村小酒神 还珠格格之天上人间(下) 穿成三个民国大佬的继妹 无边的土地 好好让我疼 重生后被校草黏上了 忘川茶舍Ⅱ 被我渣过的前任他暴富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