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括三

上一章:沈括二 下一章:沈括四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华灯初上,韦奕关带着他们左转右转,终于来到了一个十分高大气派的大门之外。

得知是韦奕关来访,江家的大管家忙迎了出来,并说天色已晚,江老夫人已经就寝了,明日再请他过去叙话。

韦奕关十分谦和,谢过江家大管家,一路寒暄进门,一路便开始询问他,是否有沈括的消息。

那江管家微微一愣道:“前日大少爷也来询问沈括大人,可是你们哥俩又有什么惊世之举?”

莫允离他们没有去了易容,充作韦奕关的随从,跟在他们身后,此时听得清楚。只听那江管家道:“正好,韦少爷,我们少爷吩咐下来,我派人将延州沈括大人曾待过的地方都整理了一遍。韦少爷,你先说,你们查这个,不是又要淘气吧?”

韦奕关按捺着激动的心情,他此时也懒得去管江映川查沈括的目的,他正色道:“管家,您多虑了,不会出漏子的。查沈括大人这件事,是朝廷派下来的事儿,我如今也是领了差事在奔走。”

江管家一听十分肃然,也很欣慰:“韦公子你想通就好。你若肯去参加科举,必定连中三元。”

韦奕关笑了:“承蒙管家看得起。”

莫允离他们跟在后面,听他并不推辞,显然真觉得自己腹中才学,足以连中三元,不免惊讶于他的狂妄。

而此时,忽然有人连滚带爬地急匆匆跑了进来:“管家!你快去大门口看看,有急事!”

大家都大吃一惊,江管家看着那满面都是汗的小厮,沉着脸道:“没看到这里有贵客么?”

韦奕关忙道:“您忙,换人带我进去即可。不耽误您。”

江管家拱拱手,便要随着那小厮往门上去。

大家心中都有点好奇,不知道江家出了什么事儿。

等莫允离他们进了门,才发现江管家走得匆忙,竟忘了将沈括的资料留给他们。这如何是好?

上官冷鹰道:“既然有了着落,明日再找那管家也行。”

裴媛道:“我们最好不要耽搁。在铁墨人的奸细得到消息之前,就找到关键线索。今晚我们既然得到了线索,本该趁此整理好资料,明天便去寻找《梦溪笔谈》。”

莫允离点头道:“裴姐姐说的有道理。”

韦奕关道:“既然如此,一会儿我便去找江管家吧。”

沈幽幽笑道:“不知出了什么事儿,那管家去的那般匆忙。”

大家其实都有点好奇。此时却听前院喧哗起来。上官冷鹰已经一跃而起:“俺去看看!”说着他便窜了出去,推开了大门,却听门口一声哎呦,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来:“你这厮没长眼睛吗?”

莫允离他们忙站了起来,大门上的一盏灯笼在风中摇摇晃晃,她看清楚了门口正从地上被人拉起来的那个姑娘。

那个女孩儿怒气冲冲地推开了拉她起来的丫头,看着上官冷鹰吃了一惊,再朝房中一看,她正看到了莫允离和宁行空。

她错愕而又生气地问:“你们就是贵客?你们这群泥腿子,算哪门子贵客?”

莫允离看着她,没想到这丫头跟她如此有缘。韦奕关提议来江家的时候,她也想过会不会碰到这丫头。

可她又觉得像江家这样的大户人家,在家中大约谨守旧礼,看重男女大防,他们跟着韦奕关,大约不会见到江家小姐才是。没想到大家竟然狭路相逢。

不等莫允离开口,宁行空呵呵了一声道:“你是此间主人么?我们算不算贵客,你这丫头也插得上嘴?”

宁行空其实早就知道这考过女试的姑娘,决不可能是丫头。莫允离看了一眼,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。只是那女孩儿气得尖声道:“你们是死人吗?就看这泥腿子污蔑自家小姐?”

正在此时,韦奕关走了出来,拱手道:“时姑娘,多时未见,时姑娘更加美貌了啊。”

那时姑娘看到韦奕关,脸色一变,本来要出口的谩骂都咽了回去。她皱着眉头道:“韦公子,我不知道他们口中的贵客是你。”

时姑娘一边说一边朝他身后看去。

韦奕关笑了道:“姑娘想问我有没有带什么舞姬歌姬来,直言便可。我今日的从人,都在这里了。”

时姑娘的脸色更加难看,终于忍不住瞪了韦奕关一眼,道:“韦公子,我表哥他已经是今科状元,公子还不思正业,这般浪荡。”

此言一出,大家都十分惊诧,这女孩儿真是口无遮拦。大家不由看向小公主,真正的天之娇女,都没她这么骄横。

韦奕关不以为意,哈哈笑了道:“时姑娘也考过了女试,与江兄的好事大约也要近了吧?”说着他偷眼看了一眼莫允离,心想江映川啊,你先阴我在前,不要怪我不够兄弟。

只见莫允离依然看着时姑娘,面色没有丝毫改变。韦奕关心中大石头落下。他既然属意公主,便将所有消息都打探了一番,愕然发现,江映川居然是呼声最高的驸马人选。

如今看了公主的模样,想必从来没有将江映川放在心上。

那时姑娘也没想到韦公子会当众如此调笑,正说中了她的心事。此人果然可恶,时姑娘面红耳赤地尖声道:“你也算个大家公子?这样的话也能说出口!”说着便拂袖而去。

沈幽幽笑道:“韦公子厉害,一言退敌!”

大家都哄笑起来。韦奕关路上小心翼翼地服侍公主,看似十分温柔,没想到他也口角锋利,不拘小节。

韦奕关偷眼看莫允离,见她面上并无不悦,他道:“小生这便去寻江管家,向他要那沈括大人的资料。”

说着快步出门。乔公公在身后看着韦奕关匆匆离去的背影,他对冷鹰低声道:“悄悄跟上他。”

冷鹰点头便悄悄跃上了房顶,跟在了他身后。乔公公不悦地说:“没想到江阁老家中竟然有这般无礼之人。”

裴媛也有点惊讶地说:“听闻延州江家治家十分严谨,我在河东老家时候,族中人常夸江氏门风好,不愧是状元门第。没想到他们家中小姐,居然这般。”裴媛十分纳罕,就刚才这位时小姐的做派,放在他们裴氏族中,早就被重重惩戒了。

宁行空忽然道:“大概因为她与江状元有婚约,所以她就这般肆无忌惮吧?”

乔公公哼了一声,更加不悦了。江映川是皇后最看好的驸马人选,若不是他们机缘巧合来到了江氏老家,怎么知道他居然还金屋藏娇,还是这般不堪的女子。

乔公公看了一眼莫允离,见她脸上毫无波澜,心中有喜有忧,喜的是,公主显然没在意皇后择婿的心思,忧的是,小公主似乎对此并不在意。这逼婚的铁墨人都兵临城下了,公主殿下怎么还丝毫不考虑将来的归宿呢?

莫允离只觉春夜的凉风吹拂着她的脸颊,缓解了白天黄土漫天带来的焦躁心情。

她轻声道:“原来延州就是这个模样,不知道千年之前,沈括大人所在的延州城又是何等模样?”

宁行空没想到小公主到了现在,还在思索地图的事情。他也抬头看着天上明月:“延州城不是千年前的延州城,但是这月亮,一定跟千年前一模一样。”

莫允离与他对视一眼,脸上浮现出了清淡的微笑。

乔公公在旁边看着月光下彼此对视的两人,似乎不用说话,他们便已经心意相通。

乔公公忽然心中一沉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北宋之时,这里是抗击西夏的前线,寒苦之地,大约比今日还更萧条一些。沈大人在延州除弊兴利,颇有作为。”

裴媛接口道:“沈大人一生仕途起伏,几度被贬,但是他从未忘记地图之术。在贬谪中,依然悉心研究新的画图方法。据说他的《梦溪笔谈》天文地理无所不包,若就此散轶,就太可惜了。”

莫允离望着裴媛叹道:“沈大人在北宋朝堂诡谲的斗争之中,将变法派和守旧派的领袖王安石苏轼全部得罪,可知立身之难。”

莫允离心中又想起了哥哥和小哥哥,如今她也领了差事,开始经历世间百态,才稍稍理解了他们的不易。

宁行空见她眼中波光闪烁,在月下,美得令他心尖一颤。他不由道:“公主,您必一帆风顺,莫要忧心。”

裴媛不知道公主为何忽然发此感慨,她的心头一酸,公主到底难脱此世间,还是懂的了人生之苦,她道:“公主,您人贵天助,自然能超脱烦恼,心想事成。”

莫允离微微一笑,道:“若能心想事成,那就太好了。那么我们一定能找到《梦溪笔谈》了吧?”

沈幽幽和乔公公不知道小公主为什么忽然伤感,他们见她露出了笑容,都松了口气,立刻道:“一定能!”

大家在庭中站了许久,都不见韦奕关和上官冷鹰回来,却听门外又一阵喧哗。大门被猛地踹开,涌进了一群人,高举火把,照亮了整个院落。

莫允离看着为首的那位去而复返的时小姐:“这是贵府的待客之道么?”

火光在那位时小姐的脸上变幻不定,照得她姣好的容貌都有点扭曲,她厉声道:“将这些人都抓起来!”

大家大吃一惊,宁行空长剑出鞘,低沉着嗓子道:“好大的胆子,好大的口气!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来拿人?”

沈幽幽也问道:“我们家少爷呢?我们好端端在江家做客,你为什么来喊打喊杀?”

那时小姐冷笑了一声,紧紧盯着莫允离道:“你们是哪里来的恶客?窥探书房重地,说,你们是谁派来的?你们那个逃走的同伙在哪里?”

上一章:沈括二 下一章:沈括四
热门: 众攻的白月光跟替身好上了[穿书] 今天开始做大哥大[综] 宿敌 八零农家小事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公子倾城 冰糖炖雪梨 尊主恕罪 吹不散眉弯 淑女飘飘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