雍州鼎九

上一章:雍州鼎八 下一章:沈括一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大家都盯着大鼎看,随着鼎身被小心翼翼的清理出来,莫允离看着鼎身上逐渐出现了一张巨大的地图。

鼎上装饰着精美繁复的花纹,历经数千年而纹样不损。

莫允离按捺着激动的心情,这就是雍州鼎!九鼎之一!

因事关重大,在挖掘之前,韦凡真已经派兵将大慈恩寺团团围住,更告诫方丈要寺中人严守秘密。可是大家都知道,九鼎出,天下惊。这九鼎的消息,恐怕很难保住。

韦凡真看着小公主激动的模样,他便趁势道:“公主,九鼎事关重大,该如何处置?”

莫允离正要说,本宫要好好研究它。但是她看着这沉重的鼎,觉得自己要拉着这鼎走四方,一定会压垮拉着记里鼓车的四匹骏马。

她想了想道:“本宫已经联络了皇上,皇上派来的护卫,大约就在路上。等他们到了,就将这鼎护送回宫吧。”

韦凡真松了口气道:“臣遵旨。”

他看着公主虽然年轻,可是头脑清晰见事明白,又温柔有礼,心中也颇为惋惜,自己的儿子胡闹,错过了这样好的女孩儿。

他想起这两天韦奕关总是缠着他,要他重提相亲之事,他就有点头疼。这是将皇命当儿戏么?

莫允离只顾看着那鼎,看着泥水被小心拭去,鼎逐渐露出了真容,她睁大了眼睛,唯恐错过了铜鼎身上的任何一根线条。

上官冷鹰盯着那鼎,有点失望地说:“原来九鼎就是这么又破又旧的一个沉甸甸的铜鼎么?还不如那个小鼎看上去珠光宝气。”

沈幽幽笑了道:“且不说这鼎是个古鼎,就论鼎本身,也是这个鼎值钱多了。”

上官冷鹰惊讶地问:“为什么啊?”

沈幽幽看着他,抿唇笑道:“这鼎多沉啊,敲碎了当废铜卖,当然是这个鼎的价值比那个小鼎高了。”

上官冷鹰这才知道被打趣了,脸一红。乔公公瞪了他一眼,不看这是什么场合,真是路上散漫惯了,这么没见识的话,都能当着人的面说。

鼎被彻底清理出来之后,韦凡真便将鼎送到了莫允离所在的别院。因着九鼎,别院的守卫更多了几倍。

莫允离看着模样,就知道像昨夜那样,跟宁行空偷偷离开的事情,她是再也做不了。不过找到了九鼎之一,总算达成了一个目标,她心中开心之余,也就不管那么多了。

自从九鼎挖出来,她的目光就黏在了鼎上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韦凡真只得提醒公主:“那两个铁墨人要见公主。”

莫允离微微一愣,不知道铁墨人想做什么。

这韦凡真十分能干,这两天已经将铁墨人在西安城中的布置,差不多都摧毁了,而豫州鼎的下落也有了眉目。

她参与了几次审讯,那两个铁墨人知道的事情,都说的差不多了,此时还要见她,又是为了什么?

宁行空听到这个消息,眼角微微一挑,心中升起了不详的预感。

果然韦凡真道:“他们说,只见公主一个人,只要公主肯见他们,他们便吐露豫州鼎的下落。”

莫允离一听九鼎要得其二了,心中便有点意动,可是一时又不知道铁墨人又在玩什么花招。

韦凡真见公主沉吟,忙道:“臣会保证公主的安全的。公主不要担忧。”

莫允离看乔公公和大家似乎要说什么,她抢在大家开口之前道:“如此,就有劳韦大人了。”她说着回头安抚着大家,说:“我信得过韦大人。”

莫允离再见到铁勒十和摩米两人的时候,只见短短几天,他们二人茂密的胡须就遮住了半个面颊,他们的眼神涣散,被牢牢捆在了地上。

莫允离小心翼翼地看着这间临时粉刷出来,供他们见面的斗室,发着浓重的石灰味道,还掺杂着一缕血腥气。

她忍住紧张的心情,垂下了眼睛,平静地问:“本宫来了,你们把豫州鼎的下落说出来吧。”

铁勒十原本萎靡不振,看到了公主眼里忽然露出了一阵凶光,他挣扎着便想朝莫允离扑过来,却被绳索牢牢地束缚住了。

莫允离心中吓了一跳,她知道外面埋伏着大量高手,只要自己一出声,就会进来。尽管如此,看到铁勒十凶狠的模样,还是有点心中害怕。她脸上却依然保持着平静:“本宫时间有限,你若没有话说,本宫这就走了。”

说着她便站了起来,朝门口走去,离铁勒十和摩米两个人更远了,感觉也更安全了一点儿。

却听沉默的摩米开口了:“公主殿下,可知道宁行空是什么人?”

莫允离的心中一怔,她却没有回过神来:“本宫想知道豫州鼎的下落。”

铁勒十和摩米齐声道:“宁行空便是豫州鼎的关键!”

莫允离心中更吃了一惊,宁行空是什么人,宁行空是否可靠,她也拿不准。可是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,她却总不愿意怀疑他。想到这一路上,多次蒙他搭救,莫允离回过神来。

她扭头轻声道:“说出你们知道的事实便可。本宫不是来听你们添油加醋的臆断的。”

摩米仔细地盯着莫允离看,没想到却没法从这个年轻女孩儿脸上看出什么端倪。

想到之前她参与审讯之时,每一次都能识破他们的谎言,他的心里也不由升起了一阵畏惧。

可是现在自己两人被当成奸细抓起来,而宁行空却成了有功的护卫,他又怎么能甘心!

摩米盯着莫允离,他的目光好像一条毒蛇一般,他的声音略带嘶哑道:“公主殿下,豫州鼎本来即将要运出欣国,可我们的人,却在欣国边境上,被人拦截了!”

莫允离大吃一惊:“你为什么不早说?”她忽然明白了:“你们在牢中,还能与外面勾连?这里有你们的内应?”

莫允离此话一出,埋伏在外面的上官冷鹰也不由心中一惊,他环顾四周,握紧了手中的刀剑,如此岂不是除了他之外,没人可信任了么?

韦凡真吃了一惊,他忙立刻吩咐下去排查。他的心一沉,此事事关重大,他所用的都是自己的心腹,没想到这里也会出纰漏。

铁勒十和摩米都没想到莫允离如此聪慧,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节。莫允离盯着他们道:“你们通过什么传递消息?飞鸽?豫州鼎已经丢了,你们怀疑谁?”

铁勒十激动地道:“当然是前王后那个娘们了!公主,她才是宁行空的靠山!那老娘们不放心王子,派宁行空这个家伙来监视王子,一定是他,他泄露了消息,让我们的辛苦都白费了!”

莫允离在心中闪过宁行空所说的话:“我忠于真正的王子。”她忽然明白过来了。前王后是宁骥的亲生母亲,她派人监视那假王子,她是不是知道宁骥的下落?

莫允离的心微微颤抖起来,她站了起来:“这就是你们要告诉本宫的事情么?”

摩米见公主似乎对他们的消息无动于衷,他不由心中咒骂宁行空太会装模作样,这么快就赢得了公主的信任。

他急忙道:“公主殿下,前王后弥河,乃是个老谋深算的野心家!她的家族在铁墨势力庞大,她久有不臣之心,她图谋九鼎,是想问鼎中原!”

屋里屋外,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,都大吃一惊。

莫允离轻轻笑了:“那你们图谋九鼎,又是想做什么呢?”莫允离深深看着他们。铁墨人不由有点张口结舌。

她转身推门便走了出去,里面传来了两人略带凄厉的喊叫:“宁行空是个叛徒!”“不要信任宁行空!”

此刻天空中下起了小雨,在天地之间织成了微茫的雨雾。客栈之中,宁行空望着这微雨。而站在他旁边的阿诺金糕,看了看四周,有点紧张而小声地说:“铁勒十他们肯定是想向公主诋毁你。”

宁行空的眼神一动。阿诺金糕又忍不住说:“你,总这样下去不行的。”他看宁行空不说话,他叹了口气道:“公主殿下虽然不说,但是她只要见到我,就在用眼睛问我,王子联络我了么?王子有消息么?”

阿诺金糕抱着头道:“我快顶不住公主的目光了,你为什么能无动于衷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无动于衷?”宁行空轻声道。阿诺金糕转头对上了宁行空的目光,只见他跟平常一样脸色平静,可他眼神中翻滚着的浓烈情感,让他吓了一跳。

阿诺金糕头皮一紧,他结结巴巴地说:“小公主她长大了,她可以承担这一切。”

宁行空轻声道:“那不是她应该承担的!在尘埃落定之前,在有能力控制局势之前,在不用顾忌暗中的那些嗜血兀鹫之前,不能贸然将她卷进漩涡!你明白吗?你也要守口如瓶。”

阿诺金糕望着他,正要说,却听庭前一阵喧哗,莫允离他们回来了。

他静静地站在楼上,透过雨幕望着她。莫允离打着伞,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,也抬起头望着宁行空。

暮春的细雨在莫允离心中代表着离别和哀愁。她恍惚之间,似乎又看到了哥哥在细雨之中离去之时的背影。

莫允离定了定神,移开了眼睛,走进了行馆。

上官冷鹰跟在莫允离后面,走进了行馆,他狠狠瞪了一眼宁行空,忍了忍,公主方才叮嘱他,铁勒十在撒谎,不要相信他。可是他看着宁行空那没事人的模样,还是十分气愤:“是你给铁墨人通风报信吗?你向公主发了重誓,结果你还是违背了你的誓言吗?”

上一章:雍州鼎八 下一章:沈括一
热门: 猫太郎之夏 如果你是菟丝花 剩者为王 分手信 拜相为后 全世界盼我闹离婚 陪我 嫡谋 何必珍珠慰寂寥 爱情无非就长这个样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