雍州鼎八

上一章:雍州鼎七 下一章:雍州鼎九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站在大雁塔之上,只觉塔顶猛烈的风,要将他们都吹下去了。

莫允离却不管那么多,她的长发和裙子纠缠着,在月光下飞舞着。她蹲下来,仔细观察着那发着微光的部分。

发现是在塔刹的塔基之上砖缝中透出来的微光。

他们站在这里,已经听不到塔中的动静了,她抬头悄声对宁行空道:“将这块砖撬起来看看。”

宁行空依言拔出了长剑,他问:“九鼎会发光么?”

莫允离心中颇为紧张,她小声道:“我也没见过九鼎啊。”

宁行空的刀尖顺利地插进了塔缝之中,只听微微一响,那块砖居然就被翘了起来,直朝塔下滚去。

莫允离大吃一惊,忙探出手去抓,这砖要掉下去,一定会惊动众人。她终于抓到了那块砖,可是身子却失去了平衡,眼看便要从塔上坠落,她只觉腰上一紧,落入了一个炽热的怀抱。

宁兴空抱着他,忍不住道:“公主不要吓唬我,不要再做这样危险的举动了。”

莫允离却顾不得回答他,她看到了从撬开的砖的缺口中闪烁着的光芒:“一定是九鼎。”

两人一起朝闪着光的塔刹的塔基望去,只觉闪着淡淡的光芒,可里面有什么东西却看不清楚。

宁行空和莫允离有了经验,两人再行动起来,就配合默契,十分迅速了。不一会儿,他们就顺着塔基,撬起了三块砖,而塔下那光芒四射之物,也终于看清楚了。

莫允离迫不及待地俯身将那物拿了出来,正是一个小鼎。

月光照在鼎身上,只见鼎上光华闪动,年深日久,沾染了不少尘埃,可是在那尘埃之下,鼎身发着隐隐光辉,映衬着月华,越发显得它古朴精致,十分美丽。

莫允离有点不可置信地望着它:“这就是雍州鼎么?”

两人小心地拂去鼎身上的尘土,发现除了尘土之外,原来宝石和鼎身埋藏在塔刹下,久经风吹日晒雨淋,故而鼎身上生了锈迹,光靠吹拂,没法让锈迹消失。

莫允离凝视着鼎身,发现自己居然一个字都不认识。她恍然大悟:“九鼎乃大禹所铸,我不认识金文啊。这鼎到底是不是雍州鼎?”

宁行空也看着那弯弯绕蚯蚓一般纠结的字,他摇摇头。

他们两人当下不再纠结这件事儿,而是迅速地将方砖又放回了原处。

莫允离想到了塔中的表兄表妹,唯恐他们也看破了地图。她轻声道:“我们得快点离开了。”

宁行空望着在月光下,显得更加美丽的莫允离,心中一热,他将她搂在了怀中道:“如公主所愿。”

不等莫允离反应过来,他抱着她纵身便跃下了高塔。

莫允离被吓坏了,她一手抓紧了小鼎,一手抱紧了宁行空。

她只觉那午夜的城池和寺庙飞速地迎上了她。她睁大了眼睛,心都要飞起来了。

他们坠到了二层宝塔的时候,宁行空忽然伸腿在塔檐上一蹬,改变了方向,他们从垂直下落,变成了朝外飞掠。

莫允离只见那院中的高树尖儿越来越近,宁行空抱着她跃上了大树。

风吹叶动,粗大的枝条一晃一晃,宁行空将莫允离抱在了胸前,凝视着她的眼睛。只见莫允离的眼中既有点害怕,更多的却是惊喜和怀念。

他抱着她从树梢上一阵纵跃,便离开了大慈恩寺。刚跃到了门口,就听大慈恩寺中一阵骚动,火把闪动。

莫允离他们松了口气,对视一眼。莫允离道:“许是塔上的人,惊动了寺院。”她想到那人还颇为友好,希望他不要因此受到惩戒。

她小声道:“等天明之后,我们再来打听吧。”

宁行空一看莫允离的模样,就知道她想救那表哥。他的目光一沉,却道:“是。”

等他们回到客栈之中,宁行空抱着莫允离推窗进去,却听房中乔公公道:“回来了?”

莫允离下意识地回答:“回来啦。”

只见眼前火折子一闪,烛台被点亮了。莫允离才发现所有人都在她的房间里。

她知道自己的行踪被识破了,她看着大家隐隐含着怒气和担忧的神色,忙将怀中的鼎举起来道:“本宫找到这鼎了!裴姐姐,你认识金文么?来看看这是不是雍州鼎!”

裴媛大吃一惊,大家的目光都被公主怀中的小鼎所吸引了。

上官冷鹰望着那发着隐隐光华的鼎,道:“这就是九鼎之一么?不是说鼎身上绘着妖魔鬼怪,能够驱邪么?这看起来就是一个鼎啊!”

裴媛忙过来仔细看那鼎,她抬起头来,既激动又有些疑惑地说:“公主,这的确是古物,但是不是九鼎,我也不知道。”

乔公公瞪了莫允离和宁行空一眼道:“莫要转移话题。公主,你怎么能抛下大家,夜间独行?若是你想去追寻九鼎,我们明日找那韦凡真。您是千金之躯,您若真想出去,谁又能拦得住。您怎么能这么冒险。”

莫允离忙拉着乔公公的手臂,轻声道:“公公,若要稳妥,就不能让太多人知道。宁行空他武艺高超,有他保护,不会出事的。你看,我这不是拿着雍州鼎回来了么?这可是我们找到的第一个鼎呀,公公开心点儿。”

她晃一晃乔公公的胳膊,跟小时候闯了祸一样。

乔公公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公主,以后切不可如此了。你知道方才大家有多么担心你么?”

莫允离忙点点头道:“好的,公公。我不会啦。公公,你认识这鼎上的字么?这九鼎不是收天下之铜铸造的么?难道不是个大鼎么?为什么这鼎这么小。”

乔公公瞥了一眼那鼎,没有说话。却听裴媛啊了一声道:“它确实是个宝鼎。”

莫允离大喜:“是么?那太好了。裴姐姐,这鼎上写的什么?为什么鼎上没有天下之图?”

裴媛抬起头来,叹了口气道:“公主,这鼎上是梵文。”

莫允离一听,不由十分失望:“这么说,这鼎的确不是九鼎啊。梵文是在佛教传入之后,才随着佛经传进来。大禹制九鼎,绝不可能用梵语。”

沈幽幽噗嗤笑了道:“公主,这恐怕还真是玄奘大师的宝鼎。”

莫允离方才在外面被冷风吹,一点不困,如今回到房中,被热气一蒸,心中又失望,就不免困倦起来。

她嘟囔着:“怎么会呢?明明图上就指向大雁塔啊?”洗漱之后,大家看她疲倦,都不敢再多问她,让她休息了。

宁行空出来之后,被大家围攻一番,他脾气很好,说什么都点头称是,只是乔公公让他承诺以后再不会带着公主偷溜,他却一口咬定:“末将听从公主调遣。”气得乔公公干瞪眼没法子。

公主昨夜困乏,便到日上三竿还没醒。然而此时韦凡真却匆匆而来,裴媛忙上楼去叫醒莫允离。

莫允离简单梳妆后,便坐在了客厅主座上。她的脑子还不太清醒,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复韦凡真。

然而在这混沌之间,莫允离忽然听到了关键的几个字:“……我们找到了九鼎……”

莫允离的瞌睡立刻没有了:“九鼎在哪里?”

一会功夫之后,她望着蓝天白云之下的大雁塔,心想没想到我又回来了。她忽然想到了昨夜的那表兄表妹,她便回身问站在韦凡真身后的大慈恩寺的方丈:“没想到这九鼎藏在此处。不知昨夜贵寺之中又因何事喧闹?”

方丈吃了一惊,不知道这件事如何传到公主耳朵中的。方丈道:“昨夜我们丢了建寺之时的秘宝。”

韦凡真吃了一惊:“方丈不曾对本官说起。”

方丈合十道:“因已有了眉目,我佛慈悲,看那盗鼎之人,是否肯回头是岸。”

莫允离轻轻咳了一声,知道那表兄表妹真的被当做盗鼎贼抓起来了。她道:“贵寺丢的可是一只鼎?”

方丈眼睛睁大了:“公主所言正是。此事没有记载在文书之中,公主博闻。”

莫允离不好意思地道:“方丈莫要惊慌,那鼎并没有丢。”说着她让宁行空打开背上的包袱,将鼎取出来。他们对视一眼,腹内好笑,原来他们昨夜算是白忙活了。

这下他们将误会说清楚,将宝鼎归还,寺中也忙将那误捉的两人放了出来。而韦凡真带来的人,也开始跟僧人一起,在大雁塔中挖掘。

莫允离心中回忆起昨夜塔顶月光下的地图,她到此时终于明白,原来真正的九鼎不在塔刹上,而是在塔底。昨夜那张地图其实标的很清楚。是自己看到了白光,就太过心急了。

莫允离脸上有点热。只见塔底青砖被翘起来,向下挖了半天,泥土越来越湿,不一会儿便挖出了水。泥水混合,更加大了挖掘难度。

大家开始心中嘀咕,那雍州鼎真的在这里么?

却听一声当啷,似乎挖掘的铁锹碰到了什么金石。

韦凡真忙道:“慢一些,不要再用铁器挖了。”于是他们忙换了木锹,一边抽水,一边挖。不一会儿便挖出了一个直径一尺半的大鼎。

莫允离的心跳了起来,这个尺寸,这次应该不会弄错了吧?

又细细挖了一阵子,这鼎终于从泥水之中被小心翼翼地挖了出来。

沉重的大鼎被好不容易抬上来的时候,它还沾满了泥水,但是已经能看出它的雄浑气势。

莫允离仔细望着那鼎,昨夜她连夜翻了书,记住了雍州鼎这三个字的从甲骨文到金文的字型。

此时莫允离看到了鼎身上最大的铭文,不由脱口而出:“果然是雍州鼎!”

上一章:雍州鼎七 下一章:雍州鼎九
热门: 掌中雀[豪门] 打奶算什么男人 尖叫女王 僵尸玄学精通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他很撩很宠 同床异梦 浴火焚神 岂言不相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