雍州鼎六

上一章:雍州鼎五 下一章:雍州鼎七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阿花抬起头,喔喔叫了两声。莫允离笑了,点了点它的坚硬的喙,道:“阿花你太懒了。”

原来方才阿花拒绝离开这里,跟这两个百无聊赖的人类不一样,阿花觉得这里十分舒服,饭食又好。

莫允离抬头看到了乔公公不赞同的目光。她轻声笑道:“本宫就是随便说说,这里我也出不去啊。”

说着她的目光落在了庭前正在练武的宁行空和上官冷鹰身上。

两人本来是分开练武,如今两人已经离的越来越近,双方挥出的剑风都要扫到对方身上了。

上官冷鹰怒视着宁行空,而宁行空看似十分淡然,却力争每一剑劈出的剑风都要阻挡住上官冷鹰的脚步。

莫允离看不懂剑势,但却看得明白他们之间的紧张气氛。

她的手一松,阿花从她怀中飞了出去,直接扑向宁行空。

宁行空虽然人在庭前练剑,但是心神一直都在莫允离身上,阿花飞过来的时候,他看得清清楚楚,忙一矮身,便躲过了阿花的猛啄,抓住了阿花的脚,顺势一带,就让阿花朝上官冷鹰扑了过去。

上官冷鹰本来看阿花猛地冲出来,正要叫好,却见阿花奔自己的脑门来了。他毫无防备,被阿花坚硬的喙啄到了脑门上。

他啊呦一声,终于知道宁行空每次被阿花啄,是什么感受了。

阿花一见啄错了人,十分机灵地喔喔喔地擦着地皮,飞进了窗户,带着乱飞的鸡毛,落在了莫允离的怀里。闭上了眼睛,装作方才啄人的鸡,不是他。

大家都笑了起来。阿诺金糕的笔都握不住了,差一点儿掉在地图上,让一上午的功夫白费。

他们这两天在屋中整理地图,已经差不多快画完了。将他们这一路上的测绘的数据,都按照计里画方,制图六体的方法,重新画成了简图。

这样的图,回京之后,还要继续整理,但是基本已经算成图了。

莫允离看着书桌右侧堆着的厚厚一摞图,觉得自己这职方郎当的很称职。

她在阳光下闭上眼睛,在心中重新思考了一番,确定自己对那张地图的分析没错。雍州鼎,大概还得自己来寻找了。

到了后半夜的时候,莫允离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了窸窸窣窣声。只见门被推开了一条缝,穿着平民蓝花布裙的莫允离,轻轻走了出来。

她轻手轻脚地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门口,轻轻一推,没想到门居然是开着的。

她便推门走了进去,却被人一把抓住,按在了墙上。

她只觉自己的后背贴着冰冷的墙面,而身前却被一个火热的人,紧紧压着不能动弹。

莫允离吓得差点儿喊出声,抬头却见压着她的人正是宁行空。

月光从窗外照进来,明亮而温柔,此时两人呼吸相闻,挨得极紧。莫允离只觉得耳边一阵心跳声,她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心跳,还是宁行空的。

她似乎闻到了一阵令人目眩的强烈的太阳的味道。

却见宁行空手一松,放开了她的肩膀。但是他依然没有离开她,他低哑着嗓子问:“公主为何深夜来此?”

莫允离只觉他的声音好像轻轻撩拨着她的耳朵,在这样静谧的月光之下,她有一种错觉,眼前站的就是小哥哥。

宁行空只见莫允离的眼神一黯,他的心一慌,忙向后退了一步,拉开了跟她的距离,唯恐是自己的冒犯,让公主不悦。

莫允离低垂着眼睛,不再看他,轻声问:“我知道雍州鼎在哪里了。你要跟我一起去么?”

宁行空知道自己应该劝公主留在安全的地方,不要再出去冒险,可是他发现自己没有法子拒绝她。

莫允离见他不说话,便微微咬着唇,心里想,他不是哥哥,也不是小哥哥,他怎么会陪你一起疯呢?她一言不发地转头朝门边走去。

却觉身前一阵风,原来是宁行空一着急,害怕公主就这样离开,竟使出了轻功。他靠近了她,凝视着她,轻声答:“公主您想去的地方,就是我想去的地方。您的喜怒,就是我的喜怒。”

莫允离不想他会忽然说出这么热情奔放的话来。她想,喔,不对,这是忠诚可嘉的话。她点点头,让自己纷乱的心镇定下来,她悄声道:“禹迹碑上显露的那张图,画的是西安城的一角,我没猜错的话,它指的就是大雁塔。”

两刻之后,他们在月色中看着眼前这座巍峨的高塔。

莫允离的心还在跳,她没想到宁行空居然如此动作迅速。方才宁行空刚答应了她,便伸臂将她抱起,莫允离差一点儿惊呼出声,忙死死咬着唇。

而宁行空只是深深望了她一眼,在月光中抱着她来到窗前,高抬腿将窗户踹开,纵身便从楼上跃下。

莫允离大吃一惊,她望着窗外的亘古不变的长安月,只觉如水的月光似乎将她包裹起来。她抱紧了宁行空,没有说一句话。

眼前的景象,似乎是她梦中的情景。她的小哥哥答应她带她去九天揽月。她搂紧了宁行空。

宁行空本来以为公主会被吓到,可他一边在鳞次栉比的屋脊上纵跃,一边往怀中人脸上看,只见莫允离的脸上露出淡淡的怀念,她似乎十分喜欢这春夜的冷风,并不害怕。

宁行空便一言不发地抱着公主狂奔。还是莫允离先打破了寂静:“你什么时候记下了大雁塔的方位。”莫允离好奇地看着他,她还以为宁行空需要自己指路,没想到他并不需要。

宁行空心中吃了一惊,他待要找个借口,可是想到公主识破人心的本事,他还是将实话说了出来:“我来过西安。”

莫允离没有问他为什么之前不说。此刻的气氛太好,她不想让不开心的事儿,破坏这屋顶的明亮月光带来的好心情。

到了晚上,除了酒肆和旅馆还亮着灯,长安城似乎都沉睡了。少数的几户人家还亮着灯火。莫允离望着天上的明月,只想问,哥哥小哥哥,如今我已经踏上了旅程了,你们到底在哪里?何时才能履行你们的诺言。

而宁行空看着怀中在月光下越发显得艳色逼人的公主,心中却并不轻松。

因为有公主在,对铁勒十摩米周驰三人的审讯十分顺利。这三天之中,韦凡真几乎将铁墨国在陕西境内的布置,连根拔起。要不是铁勒十他们早就将抢到的豫州鼎运走了,连豫州鼎都要落到他手中。

现在韦凡真正在派人知会周边行省,努力封堵铁墨人的路线,力求在路上拦截豫州鼎。

自己怀中这娇弱美丽的女子,却有一双能识破人心的眼睛。甚至都不需要动刑,铁勒十和摩米两人所知的一切,就被公主和韦凡真联手榨了出来。

韦凡真不愧是欣国名臣,手段如雷霆。

宁行空心中十分复杂,他低头的时候,正好与莫允离的目光相触。

两人脸上均是一红,陡然他们身体接触的地方都悄悄燃烧起来。

莫允离的眼中再也没有那如水银泻地的月色,却而代之的是一双在月光下含义复杂又幽深如海底的眼睛。

这双眼睛跟莫允离记忆中那双阳光诚挚清亮的眼睛重合起来,明明丝毫不想象,可是,就是让她莫名心跳起来。

为什么?他并不是小哥哥,完全不同。也不对,有一点很像,他跟小哥哥一样,待我十分温柔。

莫允离心中纷乱无比的时候,却听宁行空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公主,大雁塔到了。”

莫允离此时才发现他们跳进了一座庄严的古刹,而不远处,就看到了一座高大的七层四面宝塔。

每层宝塔上都挂着淡黄色的佛灯,将宝塔的塔身映得玲珑剔透,既庄严又美丽。

一阵风吹来,只听佛塔上悬挂的无数金刚铃清脆悦耳的声音响成了一片,仿佛天上的仙人在奏响缥缈的仙乐。

莫允离不由沉浸在眼前的美景之中,轻声道:“大雁塔中供奉着唐玄奘大师的舍利子。”她想起了小时候的梦想,想和同伴,跟玄奘师徒四人一般,斩妖除魔,过千山万水。

她这才发现宁行空在目不转睛地望着她,眼神中都是灼热的渴望。她脸一红,收回了攀着他脖颈的手臂,轻声道:“到地方了,放下我吧。”

宁行空也如梦方醒一般,脸色微红,他不敢再与公主对视,小心地将她放在地上。

“我们该如何进去呢?”莫允离他们正好站在塔下的一棵参天大树背后,从这里,他们将塔下巡夜的僧人队伍,看得十分清楚。

这千年古塔乃是大慈恩寺中的极紧要之处,看守严密,也在莫允离的意料之中。

宁行空仔细观察着守塔僧人的脚步,他道:“他们功夫不弱。”他问莫允离:“公主,九鼎在大雁塔的何处?”

莫允离闭上眼睛回忆了一番那地图的细节,她睁开眼睛道:“应该是在塔顶。”

她和宁行空同时抬头望着那高耸入云的高大宝塔。

宁行空忽然又将她抱在怀里,脚尖一点便蹿上了树梢,又几个纵跃,站上了大树最顶端的枝条。随着微风,他们轻轻起伏着。莫允离忙抱紧了他的脖子,问:“你要如何?”

宁行空不答,只是暗中衡量了一下距离,轻轻在大树顶端一点,便像一只翩然的蝴蝶,抱着莫允离朝大雁塔飞了过去。

莫允离只见半空之中,那被佛灯照亮的宝塔越来越近。那大树高大,原来宁行空是想直接借助那大树,便跃上大雁塔的第二层,从而绕过下面巡逻的僧人守卫。

上一章:雍州鼎五 下一章:雍州鼎七
热门: 穿成男主的狐狸精寡嫂(穿书)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雄霸神荒 再嫁 [综英美]脑洞支配世界 傻了吧,爷会飞! 南极绝恋 权妃之帝医风华 迷失在悲伤里的青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