雍州鼎四

上一章:雍州鼎三 下一章:雍州鼎五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韦奕关不管那焦急的管家,只往他身后看去,想知道这说话的是谁?

却听那小丫头凑了过去,笑嘻嘻地说:“这位姐姐真好看,好像神仙一样,你是打哪里来的?”

说着韦奕关也看到管家身后的那个女孩儿,一望之下,他只觉得魂儿都丢了一半,只见那女孩儿,香腮如雪鬓云高耸,眉目如画,美得令人难以呼吸。

她穿着一袭牡丹色间甘粉色的细褶长裙,裙角绣淡雅梅花,望去既高贵又美丽。

来人正是莫允离,裴媛和沈幽幽跟在她身后。沈幽幽见那衣冠不整蓬头垢面的汉子,一个劲儿地盯着莫允离看,不由冷着脸道:“管家,这内院之中,怎么突然出现男子?”

管家汗都下来了,他忙道:“贵客请这边走,厢房在这边。此人……此人他……”

韦奕关如梦方醒,忽然醒悟到自己的打扮,他一贯厚脸皮,然而此时却觉得面红耳赤,忙遮面便往回跑。

大家都被他吓了一跳,管家见他自己跑了,暗暗松了口气,忙赔礼道:“贵客请到这边更衣。此人,此人他头脑不太清楚,如今人多忘了他,让他跑出来了,小人马上就派人去看守。贵客莫惊。”

莫允离点点头。今日宴会还没开始,方才便有人将酒洒在了她的裙子上。幸好今日出门她备了几条裙子,否则岂不是要失礼人前。

她们进了厢房,看着厢房陈设十分雅致讲究,显然是特意准备的。裴媛和沈幽幽忙帮着公主换裙子。

裴媛叹了口气道:“公主啊,你想念不想念我们的车驾和行李啊?那如山的箱笼里,什么东西都有。不像现在,这裙子本应该配红玛瑙玫瑰簪子,可是却只能将就这支镶金坠珍珠梅花簪。”

莫允离换了一件胭脂色的湖绸云霞裙子,绣着遍地梅花纹,另有一番华贵气象。裴媛帮她理妆,莫允离轻声笑道:“有这两条裙子也够了,这不是宫中,没有那么多宴会,用不着每天换裙子,不能重样。”

裴媛叹道:“怎么能够啊,下一次宴会公主要穿什么?”

莫允离笃定地说:“不会有下一次了。这一次我们一定会成功。”

她们换好了衣服便要回前院,前面宾客到的差不多了,赏花宴要开席了。

她们出门的时候,却见那老管家正愁眉苦脸地压低声音对一个人道:“您回去吧,这是贵客。”

那人见莫允离出来了,又换了一身裙子,似乎更加美丽了。他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,他不敢再看,原地行礼道:“学生是此间主人的儿子,且让学生带贵客回宴席。”

莫允离看了看,眼前的书生,身量中等,穿着一件银灰长衫,生得十分秀美。她看着老管家。

老管家也仔细观察着莫允离,发现她没有认出来方才那衣衫不整拦路的人,便是此时人模狗样的少爷。老管家心中松了口气,正要说话。

却听沈幽幽笑了道:“好好梳头洗脸,也还能看。管家,不是说他头脑不清,要看着么,怎么又让他跑了出来?他真是你们家的少爷么?”

莫允离惊讶之下,多看了此人一眼。

老管家跟韦奕关都满面通红。韦奕关却觉的这小姐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如此温柔,他不由轻轻颤抖起来。

他忙道:“小生方才失礼了,特来赔罪。小生真是主人家的,不是骗子。”

管家看小姐本人面上没有责怪的意思,忙尴尬地道:“这是我们少爷。”

莫允离急着回前面去,并不在意方才的事情。韦奕关便厚着脸皮,将老管家挤到了一边,带着他一笑就露出黑洞的小丫头,引着莫允离他们朝花园去。

莫允离知道方才耽搁了时间,如今已经有点晚了,便急匆匆地随着他往前走。

他们一进花园们,却忽听人报:“明阳公主驾到!”

随着这一声,花园中宴席上的男女老少皆出列,乌压压跪了一地。

莫允离吓了一跳。而韦奕关更吓得不轻,他跟管家和小丫头也忙跪在地上。韦奕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原来她便是明阳公主。他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悔意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自己为什么要拒绝相亲啊!

却听莫允离轻声细语道:“众位平身。如今并非朝会,大家不要多礼。”

众人谢恩平身,忙让出路来,让公主坐主位。莫允离款步入座之后,大家才重又落座。

韦凡真早就看到了儿子那三魂七魄都丢了的模样,心中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看他的目光好像黏在了公主身上,他暗中命人将儿子带过来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韦奕关这才醒悟过来,他看着父亲,眼前一亮,悄声道:“儿子知错了,父亲,还能不能弥补?”

韦凡真瞪了他一眼。韦奕关这才想起来自己为了拒婚做出的种种荒唐之事,他忙附耳道:“爹,那些事儿都是假的。您也没有孙子抱。我就是想搅黄亲事才出此下策。爹,如今您一定得帮儿子。”

韦凡真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,冷冷道:“婉拒了圣恩,你又后悔?晚了!”

韦奕关咬牙道:“父亲,儿子是被江映川那个家伙骗了啊!”

韦凡真瞪了他一眼:“江公子是今科状元,你却逃考。好了,今日没空听你说这些,你老实一点儿。待在我身边不要乱走动。”

韦奕关待要继续分辨,心中也知道自己一贯胡闹,父亲恐怕宁愿相信外人,也不愿意相信自己。

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坐在主座的莫允离身上,只觉得一阵心痛。自己到底有多么傻,才会绞尽脑汁地拒绝跟公主相亲啊!

莫允离并没感觉到他的目光,因着宴会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偷偷地打量她。她在宫中没见过这样的阵仗。宫中人虽然也常被她的绝世容光惊艳,到底是皇城之中,生怕逾礼。而在这宴席上,就不同了。

莫允离被看得都不敢大口吃东西,唯恐在众人面前失了礼仪。她没吃几口,便放下筷子,叫人送上茶来。

而众人见公主住了筷子,哪个还敢继续吃。大家都饿着肚子,跟着公主一起喝起茶来。不想这茶越喝,肚子便越饿。

沈幽幽悄悄凑过来问公主:“还要等多久宴会才结束啊?”

公主自己也饿了,她悄声回答:“我猜快了。”这宴席摆在花园里,正对这花园中的百年紫藤花。

只见那紫藤攀在高高的花架上,带来一地阴凉。老树如同虬龙一般,曲曲折折,紫色的花瓣在春风中吐露清香。

清雅的紫藤顺着凉棚的梁架,一直蜿蜒到了庭院下,而他们的宴席就摆在紫藤花架下。风吹落紫藤花瓣,纷纷扬扬地落在宴席桌上。

莫允离不由称赞道:“府上紫藤花海真是花云如雾,凝香生露。”

坐在旁边的韦凡真忙欠身道:“得公主嘉许,是这紫藤的福分。”

莫允离微微一笑,她这才看到了韦奕关站在韦凡真身后。她打量着他们父子,如此看来,两人虽然五官脸型都不太像,可是两人神情之中,莫名有点相似。

莫允离心想,这便是血缘的力量么?她难以遏制地想起了自己的哥哥,哥哥,你现在在哪里?你可平安?你知道我来找你了么?

她人本就美貌惊人,现在脸上现出了淡淡的愁思,头上的紫藤花瓣飘落在她的眼前,越发衬得她风姿绰约,宴席上的众人,都不由一呆,在那瞬间,莫允离仿佛化身为紫藤仙子。

而正在众人晃神的时候,一只明晃晃的利箭,从对面的屋顶上射了过来,直奔莫允离的面门!

而一队黑衣人也飞身从屋顶上跃起,手中持着明晃晃的钢刀。

一时宴席大乱,众人惊叫着,纷纷闪避。而黑衣人们,足踏在饭桌上,将一桌菜肴踏得凌乱不堪。

一时欢乐的宴席,瞬间变成了危机四伏的杀场。莫允离只端坐在主座,捧着茶杯,似乎眼前的乱象与她无关。

那锋利的箭支,带着一阵风,朝她如同闪电一般射了过来。

韦奕关一直关注着莫允离,他大吃一惊朝莫允离扑了过来,喊道:“公主小心!”可是他只是一介书生,显然救援不及。他的心中一阵绝望,自己才对她倾心,她便要死在自己面前吗?

莫允离却好像什么都看不到。她的眼神都没有变化,仿佛那利箭,黑衣人凶狠的眼神,闪亮的钢刀,都不是对着她一般。

此时却见一道白虹从天而降,韦奕关还没有看清楚,只听咔嚓一声,那带着寒芒的利箭便断成了两截。

而莫允离的身边多了一个人。只见他关切地望着莫允离:“公主受惊了,公主可有损伤。”

莫允离的一根额发,被方才利箭的剑锋扫过,轻轻断了,飘了下来,莫允离伸手接住了那根头发,微笑了:“断了。”

来人正是宁行空,他看着那根断发,眼神一变,回头一刀斩出,将已经冲到莫允离近前的黑衣人逼的止住了冲击的步伐。

莫允离望着他,心中回想起来哥哥和小哥哥保护自己的模样。身处危险之中,她却轻轻微笑了。

宁行空望着她脸上淡淡的充满怀念的笑容,只觉心尖又酸又痛。

他大喝一声,一脚踹翻了眼前的圆桌挡在了莫允离的面前,同时伸臂搂住了她的腰,足尖一点,带着她飞快朝后退去。

同时上官冷鹰也抢到了近前,他一手搂着裴媛,一手搂着沈幽幽,搂着她们两人,向后疾退。

上一章:雍州鼎三 下一章:雍州鼎五
热门: 直A癌的正确治疗方案 十八味的甜 苇间风 当冬夜渐暖2 地球人禁猎守则 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乡村邪少 悍农:情荡狼洼岭 回到民国当名媛 我能跟你回家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