雍州鼎三

上一章:雍州鼎二 下一章:雍州鼎四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韦凡真大吃一惊:“公主,您所言是真?不知公主如何得知?”

莫允离见这韦凡真一认真,便气势逼人,心里既有点忐忑,又有点兴奋。这还是她第一次就公事跟人沟通。

站在她背后的裴媛等人也为她捏一把汗,没想到公主态度那般从容,并不怯场。

莫允离当下将他们来到西安城之后的种种发现,都告诉了韦凡真。并告知他河图洛书损毁的事情。

韦凡真听完只觉干系太大了,本以为九鼎之事席卷宇内,但是并未波及陕西,没想到一叶落而天下知秋,这般大事,他又怎么能置身事外。

韦凡真肃然道:“公主所言,十分重要。臣这便撰写密折,发八百里加急,向皇上禀报。”

莫允离颔首,心中松了一口气,她唯恐自己所言分量不足,不受重视,延误了时机。到此时她终于明白自己原来也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了。

于是她便继续问:“昨夜抓住的那两个铁墨人,十分重要,不止审问得如何了?”

韦凡真正要说起,见公主询问,他正中下怀:“我们抓住他们一个时辰之后,那铁墨国驻陕西的贸易官员,便登门要求放人了。”

莫允离吃了一惊,望着韦凡真。

韦凡真微微一笑道:“铁墨人这般着急,微臣自然知道不能轻易将他们释放了。只是我们什么也没有问出来。这两人嘴很严实。”

莫允离看了一眼站在门边护卫的宁行空。宁行空被莫允离一望,他只觉得她今天格外娇艳,脑子一乱竟没反应过来莫允离的意思。

那韦凡真顺着莫允离的目光,落在了宁行空身上,认出了这是公主的护卫,昨夜就是他生擒铁墨人。他便道:“听公主所言,这群铁墨人一路上袭扰公主,那就请公主的护卫一同审问这贼人吧。”

上官冷鹰在一边忙道:“大人,请允许我也去。”

韦凡真跟上官冷鹰已经熟识了,还挺喜欢他的,见莫允离没有反对,便道:“那就一起来吧。”

莫允离见这韦凡真办事利落,她想到乔公公说此人可靠,又想到豫州鼎已经落入敌人手中的凶险,她决定冒一次险:“大人,如今朝廷已经封锁边境,严查往来人员,为的是不让豫州鼎出欣国边境。只是这样寻找,如同大海捞针,我们既然抓到了铁墨人的主犯,还是要从他们身上问出消息来。”

韦凡真见莫允离头脑清晰,说话虽然十分温柔,但是句句点到要害,心中想难怪皇帝陛下如此宠爱小公主。她除了倾城之容之外,为人也实在聪慧。可惜了,自己那个逆子……

韦凡真一心二用,没有让莫允离察觉他的惋惜。

莫允离见韦凡真点头,大胆地说:“那铁墨人在我欣国境内,如入无人之地,与他们勾连的本国人,一定不计其数。如今他们被抓,他的同伙一定人心耸动,如今本宫有一计。”

那韦凡真没想到小公主短短一夜之间,便想出了这样的计策。他越听越惊讶。公主说完之后,看他沉吟片刻,似乎拿不定注意,她道:“昨夜听闻豫州鼎被盗取,我已经放消息联络父皇。父皇的支援和诏令,想必七日内必到。虽然敌人势大,布政使司大人不必担心。”

韦凡真见莫允离这么说了,他想了想道:“事关重大,微臣要禀告陕西巡抚,会同都指挥使大人,按察司大人。”

莫允离微微一愣,她也知道布政使司分管财政赋税和民政,虽是一方大员,若要调动军事,审判大案,还需要知会同僚都指挥使和按察司。

莫允离抬头看着乔公公,他不知道别的官员可靠与否。

乔公公知道莫允离的疑问,他心想,我这里只有绝对可靠的名单,可没有不可靠的人的名单啊,若知道他们有问题,皇上早就将他们褫夺官位下狱了,又怎么能让他们横行呢。

莫允离看明白了乔公公的眼色,她想了想道:“韦大人,事急从权。铁墨人在欣国经营已久,势力庞大,还请大人保密。”

韦凡真明白公主话中之意,他严肃地站了起来,道:“寻回九鼎,清除奸细,此乃臣分内事。臣会派出可靠的官兵保护公主。请公主放心。”

莫允离心中赞赏,这位韦凡真大人,不愧是父皇信赖之人,果然勇于任事,不敷衍推托。她轻声道:“劳烦大人了。”

“不敢。”韦凡真拱手道,看着眼前绝色倾城,聪慧温柔的佳人,他心中一阵可惜,可是却不得不说:“犬子韦奕关,承蒙皇上厚爱,他着实顽劣,不堪大用,还望公主恕罪。”

莫允离不明白他为什么跟自己说起自己的儿子。她从未经过这样的场面,而她本人又没有弟弟妹妹,实在不懂该如何教育孩子,她只能保持微笑道:“大人勿忧心。”

韦凡真见公主并不怪罪,不由松了口气,立刻起身告辞。没有注意到,站在公主身后的乔公公,一听他的话,立刻脸色黑沉沉的。

沈幽幽笑着说:“这大人,为什么一提到儿子,就眉头紧皱,跑得那么快?”

莫允离摇摇头。站在门边的宁行空看着乔公公的难看的脸色,他忽然明白了,同时心里有种荒谬之感。

乔公公对上了宁行空略带讥讽的神情,知道他猜到了事情的真相。

皇上临行之前,交给了乔公公一份各地才俊的名单,让他们不必着急,慢慢地看,说不信欣国之大,找不到一个配得上公主的人。

这陕西布政使司韦凡真的儿子韦奕关,亦在皇上的名单之上。

乔公公心中十分不满,公主都不见得会看上那小子,没想到那人竟然主动推托。若不是此时韦凡真身负重任,要追查铁墨国的奸细,追回豫州鼎,乔公公方才就要发作了,真是岂有此理。

韦凡真出了行馆。想了想方才的对答,他接到皇帝的密令就开始发愁。尚主不尚主,权且不提,自己那不孝的儿子压根儿日日高卧不起,完全脸面都不肯露。他看儿子那上不了台面的模样,本来已经想要上折子请罪了,没想到公主自己来了。

他叹了口气,这样的佳人,自己那顽劣儿子也配不上。这件事情能如此解决,算保全了大家的脸面。想到公主方才说的计策,他的心又提了起来。如此大胆,这倒是像太子的妹妹了。

韦凡真最后看了一眼行馆,想起了几年前,跟出征西域的太子莫言晨的几次接触,轻声道:“后生可畏。”

过了行馆的两条街之外,有一个小院。小院中遍植花草,闹中取静,十分雅致。一个青年坐在轮椅上正看书。一个极美丽的女子推门进来。

那青年放下书卷,微笑问:“可打听到什么消息?”

女子望着他,欲言又止,摇摇头道:“没什么。铁墨国的奸细被抓了,似乎跟九鼎有关系。”

那青年用书卷轻轻敲着轮椅扶手,忽然问:“我们手中的鼎,上面的信息破解的如何了?”

女子见他转了话题,貌似松了口气道:“实在信息繁杂,又怕损坏了鼎身。目前进展不大。”她说着俯身抱住了青年,轻轻道:“我们离开这里吧。铁墨人被抓,官府又开始新一轮搜查,我只担心我们会暴露身份。”

那青年的眼中闪过一道光,他伸手拍拍女子的背,安慰道:“莫要担心。这里很安全,没有人能找到。”

女子搂紧了他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外面春风吹散了一地花瓣。

三天之后。布政使司韦凡真的府邸。这府邸坐落在北院门大街之上,带着一座曲折幽静的花园,花园之中,有百年的紫藤。

今日府邸之前,车水马龙,因韦凡真大人,要举行赏花宴会,邀请大家在花园紫藤下赏花迎春。韦凡真乃一省大员,自然宾客盈门。

而他相熟交好的同僚朋友,还知道这赏花宴,其实是为了招待一位京城来的贵胄。

只是这贵人到底是何人,韦凡真无论谁询问,他都闭口不言,搞得大家更为好奇。

宴会定在中午,但从早上开始,韦凡真府邸就车如流水马如龙,府中众人忙得脚不点地。而他们家大少爷昨夜饮酒过多,睡到日头已高才醒过来,喊人伺候,却喊不动。

这韦奕关十分奇怪,外袍也不穿,只穿着中衣,披散着头发就站了起来,推门高声问:“爷渴了,还有会喘气的么?”

只听奶声奶气跑来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,抬头一笑,还露出了一嘴豁牙道:“少爷,我去席面上给您要水去。”

韦奕关仔细看了看这小丫头,认出这是二门上守门的孩子:“这院子里的人呢?”

那小丫头的牙刚换,说话有点漏风:“少爷,今天花园开赏花宴。府上人手不够,有一个算一个都去前面伺候了。”

韦奕关吃了一惊,心想自己父亲是个老古板,家里很少举办宴会,更不要提赏花宴这种听上去就风流雅致的宴会了。

他看着小丫头问:“莫非我爹要给我娶后娘?”他摸摸乱糟糟的头发想,老爹不会被他刺激到了,性情大变了吧?说着他便揉揉眼睛,道:“你不要去了,我自己去前面看看。”

那小丫头忙跟上来道:“少爷,我也要去看热闹!”

主仆二人往前走就听到了热闹的人声和丝竹管弦之声。他穿过了几个院落都空无一人,快到前院的时候,迎头碰到了大管家。

管家唬了一跳:“少爷,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?”

却听管家身后有个十分好听的女声轻轻问:“为何停住了?”

上一章:雍州鼎二 下一章:雍州鼎四
热门: 无上圣王 穿成女主的嫡姐 穿成皇帝的反派妹妹 念念不忘 BOSS穿成炮灰后[快穿] 我终于失去了你3·他睡在风里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 救赎偏执主角后[穿书] 戒不掉的烟 长相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