雍州鼎一

上一章:禹迹图六 下一章:雍州鼎二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宁行空只见莫允离的脸在月光下泛起了一丝红晕,眼神中也有点羞恼,然而却让她更加美丽了。他不由心中一动。莫允离的敏锐让他有点头疼。

却见莫允离用漂亮的大眼睛望着他道:“若是你不想说就不要说,不要骗我。”

宁行空的心猛地一颤,她这样讨厌欺骗,而自己始终因为各种原因,不能,也不敢对她坦诚。

他忽然想起了金糕的话:“你这是在玩火。假的终究是假的。”

他见莫允离已经扭过头去,他轻声道:“他们怀疑王子是不是对大王有了异心。他们还说王子下了命令,不许他们伤害您。”

他紧紧盯着莫允离,却见莫允离的脸上没有什么变化。他不由有点失望。

莫允离察觉了他的打量,她只看了他一眼:“你说你忠于真正的王子。不要忘记你的话。”

上官冷鹰迟疑地说:“既然官府之中有人跟他们勾结,那俺今天找布政使司衙门讨要路费,是不是已经打草惊蛇了?”

大家都一惊,乔公公拿烟袋敲了敲他的脑袋:“你今天去讨要路费的时候,拿的什么印信?”

上官冷鹰不解地说:“御前侍卫的啊。喔!”他说完才恍然大悟:“俺忘记了,俺不是用公主的名义去要钱的。”

却听裴媛道:“可是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莫允离道:“对,我们要在这里速战速决,不要久留。”莫允离想起那铁墨人说他们破坏了河图洛书的消息:“必须要联络父皇了,不能让他们继续这样嚣张下去了。”

乔公公直起了腰,望着公主,眼中闪过赞赏的神情:“公主说得对,老奴这就立刻召唤信鸽。”

莫允离这还是第一次见乔公公使用这门本事。只见他走出了碑廊,站在月光下,从脖子上取下鸽哨,吹了起来。

莫允离吓了一跳,唯恐他惊动守卫,没想到那鸽哨发出的声音,又细又弱。上官冷鹰好奇地问:“这样就行了么?”

没过半刻,忽听空中一阵扑棱棱,一直漂亮的灰鸽子从空中直接落在了乔公公的肩膀上。

莫允离大喜,乔公公淡淡地笑了道:“公主,你知道独行英雄也要己方接应,这很好。”他们匆忙写了一封信,将今天的发现都写在里面,请求皇帝给予他们足够的帮助。

看着鸽子在夜空中,振翅飞上明亮的云端不见了,莫允离终于放下一点儿心。只是今夜突发状况,她问乔公公:“这里,是否有信得过的朝廷大员可以求助?”

乔公公没说话,只是看着冷鹰笑了。莫允离明白了:“布政使司大人!”

于是他们派冷鹰去布政使司报信,同时叮嘱他让布政使司去查抄今天他跟踪那铁墨人去的府邸,搞不好还能将铁墨人手里的豫州鼎重新抢回来。

做好了这一切,他们安静地地等待铁墨人去而复返。

月光闪耀,这一等,就一直等到了后半夜。在他们都开始昏昏欲睡的时候,终于听到了脚步声。

大家还是跟白天一样,莫允离他们躲在碑廊角落的碑后面。宁行空躲在大梁上。

莫允离听着那远远传来的脚步声,知道今晚来的人不少,不由有点紧张。

此时莫允离在铁墨人来之前,忍不住最后看一眼那《禹迹图》,她看到了如水的明亮月光正好照在了石碑上。月光照亮了一部分石碑,在月光之中,那石碑上显露出了与白天不一样的图样。

莫允离大吃一惊,她已经快要将这碑熟记在心中了。这碑上任何一点微小的变化,都瞒不过她。

她差一点便要出去看个仔细,藏在她身边的裴媛,忙一把拉住了她。

莫允离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,她的心中闪过无数念头,那碑上的线条,分明勾勒出了一个鼎的足。这禹迹图上真的有雍州鼎的线索!

冷鹰走了那么久,为什么还不回来?这碑不能再落到铁墨人手中了!

却听门嘎吱一声,铁墨人站在门口了。铁勒十和摩米用欣国话道:“来的正是时候!”

众人心中大惊。只听他说了一长串铁墨话,他身后跟着的十几个人便鱼贯而入,手持各种工具,开始叮叮当当地撬这块石碑。

铁勒十跟摩米这次带的人都是铁墨人,他用铁墨话指挥他们,却用欣国话彼此对话。他们自然是怕被同伴听到,可也方便了莫允离他们。

只听铁勒十道:“这帮家伙笨手笨脚,要不是我们的人在路上折损太多,新派来的人还没有到,怎么会用这么粗苯的家伙。”

摩米皱眉道:“不要抱怨了。赶紧将碑挖出来才要紧。咦,这是什么?”莫允离忍不住偷偷探出头看。月亮更高了,照亮了更多的碑面,碑面上出现了大半个鼎身图案。

摩米伸手摸着碑面,兴奋地说:“这是雍州鼎!”

莫允离看着窗口的月光,心中十分焦急,上官冷鹰什么时候回来。

铁勒十忙抢过来,他也兴奋起来:“怎么办?这次我们不用那个中原人,自己就破解出来了。这碑,咱们还要继续给那家伙带回去吗?”

摩米冷笑道:“你傻了吗?我们有九鼎的下落就行了。这个破碑,谁想要谁要。”

他们当下就立刻叫铁墨人都停下来,让他们都去外面等着。然后两人开始熟练地拿出纸张画图。

莫允离没想到这两个家伙,还懂得画地图。半个时辰过去了,随着月光推移,整张图的全貌逐渐展露出来了。

那个大鼎的图案之中,还画着一座城郭的地图。莫允离盯着他们,看他们最终完成了地图。只听摩米开心地笑了道:“这是一张完整的地图!原来雍州鼎在这儿!”

大家都大吃一惊。却听远远传来了一阵喧哗。“怎么办?”铁勒十问摩米。

摩米将刚画好的图装进了怀里,回身看着这千年古碑,眼中凶光一闪:“有人来了,不管是谁,我们先把这碑毁了再说!”

铁勒十点点头,猛地一挥剑,却觉的手腕一酸,握不住刀剑了。他低呼一声“啊!”在这个当口,伏在梁上的宁行空忽然跳了下来。

铁勒十和摩米大惊之下要挥剑,却听宁行空冷冷地道:“别动。”

莫允离的心跳得很快,站了起来,向乔公公道:“把图拿回来!”乔公公点点头,径直走到了摩米身边,从他怀里取出了方才的地图。

莫允离忙仔细看着那张图。如今月光不再照耀着石碑,石碑上的大鼎之图已经消失了,只剩那张禹迹图。

铁勒十和摩米看着脖子上,宁行空手中的闪亮匕首和长剑,一点儿也不敢动。他们用铁墨话威胁着宁行空:“寻找九鼎是大王的命令,你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拦!”

宁行空哼了一声道:“你们俩不是王子的属官么?你们你们一而再的背叛王子?”

公主听着那喧哗声越来越近,她已经将图上的信息都记载了脑子里。她对宁行空一点头道:“我们走。”

宁行空不再理会这两个家伙,翻转刀柄,给两人一个重击,将两人击晕在地上,用铁墨话对外面他们的同伙道:“快跑,中原人发现了!”

今晚的工人本来就是铁勒十他们临时纠集的,毫无忠诚可言,一听这句话,立刻跑了个干净。而莫允离他们也忙推门出去,已经能看到遥遥的火光了。

莫允离道:“我们先走。去找九鼎。”

他们悄悄在高大的树木掩护之下,来到了孔庙的墙边。宁行空看了一眼莫允离,忽然将她搂在了怀里道:“公主跟我走。”

莫允离不及反对,就觉得跟着他飞了起来。墙上的月亮又大又圆,她在那一瞬间,仿佛回到了儿时,带着她在树梢玩耍的,正是她的哥哥。宁行空越过了高墙,将她抱回了马车上,莫允离依然怔怔地望着他。

宁行空在那一瞬间,被她一望,差一点儿忘了自己要做什么。还是院中的喧哗,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对望。

宁行空这才急忙跳回去,将大家都带了出来。

他们赶着马车藏在了树下的阴影之中,想看看里面来的人到底是谁。

过了一刻,孔庙的大门打开来,士兵们簇拥着一个有点胖的官员走了出来,而跟在他后面的正是铁勒十和摩米。他们有说有笑的。

莫允离心中一沉,她看那官员,穿着熊补子官服,是个五品的武官,这在地方上品秩不低了。

莫允离一阵后怕,她方才有点犹豫,不知道是不是上官冷鹰带人来了,最终还是稳妥起见,先走为妙,没想到这铁墨人已经如此肆无忌惮了。

不过看他们身后没有带着碑,总算他们知道今夜的动静太大,没有敢将碑一起撬走。

却见一阵人马嘶鸣,从对面大街上又转过一方人马。莫允离看到了打头的上官冷鹰,心中一松。

上官冷鹰也看到了铁勒十和摩米,手一挥道:“铁墨国奸细,把他们捉起来!”

那胖胖的官员大吃一惊,忙抽出了佩刀,喝道:“谁敢!”

却听上官冷鹰背后一人哼道:“好大的官威啊!”

只见兵丁们排开队伍,露出了身后马上的官员,看他一身官袍,不怒自威,官服上绣着锦鸡,竟是一位二品大员。

那五品武官,怎么能想到在这夜半时分,能碰到布政使司大人。他立刻脸上冒汗,看着自己周围的兵丁也有点腿软的模样。他一咬牙,道:“冲!冲出去,赏银百两!”

上一章:禹迹图六 下一章:雍州鼎二
热门: 宝鉴 刺客意志[快穿] 穿成小白花女主后 听说儿子出柜了 被偷走的那五年 半城繁华 霸道宠婚:老婆,你被潜了 穿成男配的心尖宠 臣不得不仰卧起坐 O惯了,A不起来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