禹迹图五

上一章:禹迹图四 下一章:禹迹图六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王子一愣,春风吹拂着,柳絮落了一地,也落在了她的头发上。王子朝她伸出手去,莫允离吓了一跳,猛地一缩。

却见王子从她头上取下了一团薄薄的柳絮,他轻声道:“要如何,你才能明白,你我是命中注定的一对。除了我,你谁也不能想呢?”

莫允离抬头望着他,眼神中的惧意少了很多,然而却多了一丝愤怒,她轻声道:“你肯约束你铁墨的下属,不要再来打扰我的行程么?”

其实她最想说的是,你能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,打扰我的行程么?可是这话说了也白说。

她未婚夫黑黢黢的脸终于正经起来:“我尽量。”他想了想又说:“有宁行空保护你,你大可放心。”

莫允离的心乱糟糟的,她抬头看着男人,不知道为什么,她现在看这可恶的男人,也觉得他像宁骥了。

可是就是这个人,夺走了宁骥的一切,现在还来逼迫她。莫允离道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娶我?我不喜欢你,我不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男人的目光变得危险起来,他俯身,将她笼罩在身下,她只能靠着这《玄秘塔碑》一动不动地看着他。

“你会爱上我的,我保证。”男人用一种笃定而危险的语气说。

“不,我不会的。”莫允离轻声道。

男人靠得她更近了,在她耳边问:“你有爱的人了么?你喜欢的人是谁?”

莫允离被他一问,忽然觉得很迷惘。她爱谁?什么是爱情?像父皇和母后那样么?还是像哥哥和诺莎香琼?不管谁反对,他们都要在一起。

她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

男人却满意地站直了身子,他端详着易容过的女孩儿。她将她那光芒万丈的美貌都隐藏起来,可依然这么惹人怜爱。他道:“既然你并没有爱上什么人,为什么不考虑一下你未婚夫的好意呢?”

莫允离愤怒地望着他:“一个靠逼婚赢得婚约的人,难道以为靠威逼,就会得到幸福么?”

男人笑了,这让他看上去十分英俊,笑容里带着几分稚气,看起来居然更像宁骥了。莫允离心一跳,忙不再看他。却听男人轻声道:“幸福要靠自己来争取,你就是我争取到的幸福。不要再想着从我怀里逃开。我会对你比世上所有人都好的。”

莫允离抬头正准备反驳他。眼前却不见了人影。只见午后的春阳在碑林间拖出斑驳的影子。

他仿佛从没有来过。莫允离的心很乱,而她最生气的是,宁行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说当她的护卫,却放任她被他的主子欺负,真是太不可靠了。

她回头望了望,庆幸方才没人看到。她靠在碑上喘了一口气,想着那该死的男人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吧。她还是继续寻找禹迹图吧。

静寂的碑林之中,只有春天的柳絮在飘飞。莫允离轻轻叹了口气,便打算继续往前走。却听到身后叮当一声。她大吃一惊:“谁在那里?”

“别害怕,是我。”说着,碑林中出现了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,正是茶馆中,刚跟她见过的小姐。

莫允离不由双颊红晕泛起,垂下了眼睛,方才自己与那男人的对峙,恐怕都被人看去了。

却听那小姐有点慌乱地说:“我……我什么都没看到。嗯,我只看到了《玄秘塔碑》。”

莫允离脸上的红晕更深了:“你,希望你不要对旁人说起。”

那小姐像松了一口气,道:“我谁都不会说。”说着她掀开了她的面纱,只见面纱下的姑娘只梳着一个简单的发髻,竟做男装打扮。莫允离望着她,总觉得她有点面熟。

那女孩儿期待地看着莫允离,却见莫允离红着脸道:“多谢姐姐。”

女孩儿知道莫允离没有认出她,不由十分失望。她此刻的模样也不便给人看到,忙又带上了面纱道:“姑娘可是在找什么特殊的碑文么?我对这碑十分熟悉,姑娘说与我,我帮你找。”

莫允离一听大喜道:“如此甚好。不知道姐姐能否告诉我,刻着《禹迹图》的碑,在哪里?”

那小姐微微一愣道:“姑娘果然是识货的行家。这禹迹图,据说参考了《海内华夷图》,刻于北宋齐阜昌七年,乃是一幅价值连城的古地图。”

莫允离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懂地图的行家。她本来被那该死的男人一吓,有点惊魂未定。现在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地图上了。

那小姐看她急切的模样,便道:“我们边走边说。”莫允离朝后望去,不见她那刁蛮的丫头。

小姐也知道莫允离在找谁,她颇为抱歉地说:“那丫头,在家里被宠坏了,希望小姐海涵。”

莫允离笑了笑,她是在万千宠爱下长大的孩子,并没有那丫头那种骄横的习气。

那小姐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说辞不能服众,可她也拿那丫头没法子。她轻轻叹了口气道:“请随我来。”

她们正要走,只听一阵风声,头顶上跳下来一个人,他捧着一壶水并一袋蜜枣,对莫允离道:“小姐,方才我见你看碑文看得入迷,看这太阳高了,担心您口渴了,便回车上取一点儿吃喝。”

那小姐十分惊讶:“碑林中不许携带吃食入内,你怎么瞒过守卫的。”

来人正是宁行空,他笑了,指指头顶道:“我不走门,就没事儿了。”他捧着装水的牛皮袋,望着莫允离:“小姐且用一些。”

莫允离真觉得有点口渴了,她正待要质问他,为什么方才不在,把她丢给了那该死的男人,可看到了他的眼神,又微微一怔。

她接过水袋,喝了一口,好像怒火也消散了一些。喝完水,她方缓缓道:“既然身负职责,就不要随意离开。”

宁行空忙俯身,说:“小姐说的是,记下了,不会再犯。”

那陌生小姐在面纱后面注视宁行空。宁行空觉得面上一冷,他待要仔细观察,那小姐已经移开了眼睛,只对莫允离道:“到这边来。”

那小姐在前引路,莫允离跟在后面,她道:“敢问姑娘芳名?多谢姑娘相助。”

那女孩儿脚步顿了一顿,道:“在下姓江。”

莫允离想了想,西安这里有哪家江姓望族。她吃了一惊道:“姑娘可知道当今丞相江阁老的延州江氏?”

那女孩儿回眸看着莫允离,有点意外,答道:“我便是江家人。丞相乃是家父。”

莫允离这下心中一惊,她不由搜肠刮肚地想着,当初在宫中的时候,自己是不是见过这江家的小姐。可是她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来。

她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儿,自己不会在此处被识破吧。她心里担心那小姐追问她的来历,没想到那小姐却未曾多问。

莫允离想了想,最终还是谨慎地说:“我只听江阁老,有位公子,是今科状元,不想阁老家中还有位女公子。”莫允离知道母后跟江阁老的夫人是闺中密友,她心里还是挺奇怪的,为什么母后没有让这位小姐进宫跟她玩呢?

她们俩各怀心事,一边叙话,一边往前走,穿过重重碑林。

莫允离想细细看看这些碑文,却不好意思耽搁行程,而那小姐却像看穿了她的心思,主动为她介绍起这些碑文来:“小姐好眼力,那是褚遂良《同州圣教序碑》、笔法苍劲。小姐也曾临摹过?真想一睹小姐的墨宝。”

“那是张旭《断千字文》,用笔狂放不羁。这碑文小姐临摹过么?没有啊,在下临过,顺着这笔意挥洒,心中也豪情勃发,小姐若有时间,不妨试试。”

越走,莫允离越觉得这小姐姐博学又温柔,只觉得跟她相见恨晚。

却听前面有人看到了他们,远远就喊道:“表……小姐,你去哪里了?怎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!”

大家抬头看,心中都叫苦,那正是那出言不逊,脾气还极大的小丫头。

宁行空一直默默跟在莫允离后面,时不时为她递水和零食,同时注意着道路,提前将路上的小石子等挡路的障碍都用暗器一一击飞,十分用心。

没想到会在此处跟那小丫头狭路相逢,他冷哼了一句道:“这丫头为何如此没规矩,都不知道谁是主子。”

莫允离看了他一眼,让他不要再说了。那江小姐也不由十分抱歉,她对莫允离道:“请恕在下不能继续陪姑娘了。那禹迹图所在之地,也不远了,姑娘在向前走三个碑廊,就会看到这图。它是图碑,十分显眼,姑娘进去便能看到。”

说着,她朝莫允离点点头,莫允离忙谢过了江小姐。江小姐快走几步迎上去,拉住了她的丫头。

莫允离也不免十分奇怪,不懂这小姐为什么如此忍耐她的丫头。

莫允离在皇宫已经十分没大没小不讲究礼仪的了,没想到这丞相家居然更过分。小姐居然怕丫头。

宁行空和那丫头,隔空狠狠瞪着对方。那小姐似乎在低声赔不是,那丫头这才气哼哼地转过头去。

宁行空这样远远地看着,这才注意到那小姐身量真是高。他的眼睛眯了眯,忽然故意高声道:“丞相家的家风,真是令人瞠目结舌。”

莫允离吃了一惊,低声道:“你做什么?”宁行空忙低头做出自己只是失言的模样。

而他这句话早就捅了马蜂窝,那丫头尖声道:“你个泥腿子下人,谁给你的狗胆,让你诋毁丞相?”

她这嗓子又高又尖,立刻打破了附近碑林的平静。一下子本来埋头研究碑文的士子们,都涌了出来。有人已经皱着眉头道:“何人在此喧哗?”

上一章:禹迹图四 下一章:禹迹图六
热门: 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天庭 吾欲成凰(重生最强女帝) 我是一片云 重生后被影帝看上了 太子的一千次告白:危险少女 论救错反派的下场 杀死玛丽苏 慈悲客栈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 韩先生情谋已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