禹迹图三

上一章:禹迹图二 下一章:禹迹图四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莫允离他们忙站住了,低下头,转身去看旁边铺子里的东西,同时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对面人群中的两人。

那两个铁墨人跟几个中原人走在一起,看起来十分熟稔。他们终于走了过去。上官冷鹰轻声道:“我跟着他们。”

莫允离叮嘱道:“要小心。”裴媛有点紧张:“他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沈幽幽小声道:“我们可以通知当地官府抓捕他们么?”

莫允离随手取出荷包,买下了带着白霜的柿饼,问老板道:“老板,该如何从这里去碑林?”

老板操着一口西安官话道:“你们是从①北面的安远门进来的吧?这可就远啦。你们得穿过整座城,一直向南走,过钟楼,到南门永宁门附近。碑林在文庙里。等你们快看到永宁门的时候,向东转,就找到了。”

莫允离谢过老板,这一带十分繁华,人流如织。他们再抬头的时候,上官冷鹰和铁墨人都在人潮中不见了。

莫允离忽然道:“冷鹰一会儿怎么来找我们啊?”

大家面面相觑,方才冷鹰走的着急,谁也没有来得及跟他约定如何相聚。

“我们不若到对面的那座茶楼里歇息片刻,等冷鹰回来再做计较。”宁行空道。

对面的茶楼大开着门,从这里望过去,已然高朋满座。还有位说书先生在拍醒木。

他们进了茶楼,茶博士忙引他们上二楼,说一楼已经客满了。莫允离有点犹豫,她想在这里听说书先生,茶博士察言观色立刻便说:“二楼亦有好听的小曲。还有草原吟游诗人表演。”

莫允离吃了一惊,他们都想到了在城外看守车子的阿诺金糕。宁行空道:“小姐,我们要个靠窗的茶座,正好看下面大街的街景。”

于是大家便随着茶博士上楼。这楼梯有点窄,正上到一半,他们与一家小姐丫鬟侍从面对面碰上了。

莫允离听那带着面幕的小姐说了一句:“《禹迹图》可是十分稀罕之物。”

她不由多看了两眼那小姐,只觉小姐身量很高。她靠边站了站,让那小姐先过。

那小姐冲她微微点头,似乎十分友好,然而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,却听跟在小姐后面的丫鬟噗嗤笑了:“哪里来的土包子?也来锦绣楼听曲子。”

莫允离还没有说什么,却听宁行空在她身后冷冷道:“哪里来的野丫头,说话居然这样尖酸,怪不得人也长得如此刻薄。”

那丫鬟本来正趾高气扬地鄙视着他们,没想到三个女孩儿没说话,宁行空这个大男人,居然跟她对骂。

那丫头气得脸憋红了道:“你说谁呢?”

走在她身前的小姐和莫允离同时说了一声:“莫要争吵。”

两人隔空对望一眼,互相点点头。那丫头和宁行空见主人发话了,都不敢再多说,也互相瞪了对方一眼。她下楼,他们上楼,总算没有冲突起来。

莫允离他们入座,茶博士殷勤介绍,莫允离便道:“那便上一壶香片、再来一壶乌龙茶来吧,还有什么好吃的茶点,都来一点儿吧。”

却听乔公公咳了一声道:“贵店最便宜的茶水来一壶,免费的瓜子儿来一盘。”

莫允离惊讶地望着乔公公。那茶博士的笑容变淡了:“这,小的该听哪一位客人的吩咐?”

裴媛朝莫允离眨眨眼睛,莫允离微笑道:“按老先生说的上吧。”

待茶博士走了,乔公公将钱袋打开来,给莫允离看:“我们的银子不够了。”

莫允离吃了一惊,裴媛道:“得想法子弄一些来。要不然西安城,我们都出不去了。”

莫允离不是第一次碰到出来没钱的情况,可是以前这都是哥哥操心。如今大家都对她马首是瞻,她当下觉得自己责任重大。想想哥哥从前的做法,她说:“把首饰当了换点儿银子吧?”

乔公公一愣道:“太子教给您的法子?”

莫允离一看,乔公公有点生气,原来这个法子不是好办法啊,她又道:“我职方郎不是有俸禄么?我们要不然……”

裴媛笑了:“要不然回京城去兵部支取俸禄么?”乔公公咂吧咂吧烟袋:“小姐,您这个月的俸禄都花光了,您忘了吗?”

宁行空见莫允离为难,忽的站起来,他说:“小姐,您就用最好的茶,不需要委屈。钱的事情,我来想办法。”

他说着便匆匆起身下楼,莫允离吃了一惊,站起来,便追着他一起下来。他撵上了茶博士道:“方才那便宜茶不要了,来最好的茶。”

莫允离小声问他:“你有什么法子?我们钱不够呀。”

不待宁行空回答,旁边有人尖声尖气地说:“土包子就是土包子,这地方是你们来的么?没钱还学别人逛茶社,哼!”

莫允离一抬头,只见原来方才那丫头和小姐,还没有离开,正站在茶馆门口,等他们的车赶过来。

莫允离的脸微微一沉,今日方知一文钱难倒英雄汉。今日他们重新改扮过,头上的木簪也是那村庄中的大妞送的。

宁行空瞪着那丫头,冷笑道:“这乱吠的狗,到底是自己主人养的,还是茶馆养的?茶馆老板还没说什么,你是哪根葱和蒜?”

那丫头一听,满脸通红,暴怒了:“你这跑江湖的泥腿子,你说谁是狗?”

那丫头的主人十分无奈,她一边伸手去拉丫头,一边对莫允离道:“这位小姐,相逢便是有缘,小姐今日的花费便记在我账上了。”

小姐的声音淡淡的,另有一番冷淡的从容。而那丫头气得声音都高了:“他们这样欺辱人,还帮他们结账?”

一时楼下众人皆看着他们,窃窃私语,说书先生的书都没人听了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多谢好意,只是我忽然想到,我还有东西能值一点儿钱。”

说着莫允离伸手从怀里取出了她画地图用的笔和纸,淡淡对茶博士说:“这两样东西,够喝茶了吧?”

茶博士定睛一看,乌沉沉的一只笔,笔毛顺滑,笔身光亮刻着一行秀逸的诗句,那纸则闪着光亮,看上去也是好纸。

茶博士笑道:“这纸笔虽是好物,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茶水,要三十两银子一壶,单这纸笔恐怕不够。既然洛小姐说话了,有洛小姐的话。您还是将这纸笔收回去,我这就给您上好茶。”

茶馆中众人哄笑起来,莫允离神色不变,宁行空脸色一沉,就要发作。

却听那小姐忽然轻呼了一声,三步并作两步,走了过来,她道:“这笔,这笔可是制笔大师韩一鸣所制的笔?”

莫允离微微点头道:“我听说这一支笔,价值千金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大家都十分惊讶,只听那小姐的声音都有点激动:“千金难求啊!这位小姐,可愿意将这笔让给我?翻倍的价钱都行!”

茶馆中的众人都十分好奇,伸长了脖子想看看这价值千金的笔什么模样。

那茶博士也大吃一惊,他仔细看看站在面前的人,只见他们虽然穿着普通,可是言谈之间,自有一种威势,那男人眼神扫过来的时候,他只觉得有点心惊肉跳。

他当下不敢再说,只作揖道:“小人今日才来的,有眼不识泰山。小姐公子恕罪,小人这就给您备茶去。”转身一溜烟便往后厨去了。

那小姐看着莫允离的笔,又看看她的纸道:“这纸是特制的薛涛笺,一张也顶得了一壶好茶了。”

莫允离望着那小姐,看她的目光停留在她的笔上,逡巡久久,显然十分喜欢。

莫允离轻轻道:“此笔是我哥哥送我的礼物,没法转赠。但韩一鸣的笔,我还有,可以送给小姐。”

那小姐眼前一亮道:“这样贵重的礼物,我不敢收。请允许我向您求购。”

莫允离微笑道:“今日小姐解围之情,重如千金。小姐莫要推辞。”

那小姐十分感动,正要再说,她的丫头十分不忿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笔……”

大家都知道这丫头必定口出恶言,那小姐实在忍不住了,回身拉了她一把道:“阿竹!”那丫鬟这才悻悻地闭上了嘴。

只听店门口,马车辚辚,那小姐的车子赶过来了。那丫鬟瞪了大家一眼,一甩袖子,竟把自家小姐仍在后面,赌气自管自地上了车。

宁行空忍不住道:“小姐,你家这丫头,脾气也真是大。”

那小姐无奈地道:“得罪了。我们有缘再续。”什么都来不及说,便急忙出门了。

经此一闹,莫允离见楼下的宾客都对他们频频注目,她心里颇为不安。

待他们重新上楼,莫允离忽然对宁行空道:“你方才说你有法子,是什么法子?”

宁行空一愣,他对上了莫允离的眼睛,他的心有点乱:“钱庄里……”

“钱庄里,是你自己的钱,还是那人的钱?”

宁行空看着莫允离的模样,他道:“我临行前,曾被叮嘱说,一应开销,可随意支取。我只需去钱庄亮出信物便可。我此行就是来保护您的。”

莫允离看了他一眼道:“我不花他的钱。”

宁行空看着莫允离的模样,他忽然问:“您要悔婚么?您父亲要您相亲。在您心里是不是也没把王……婚约当回事儿?”

莫允离吃了一惊,她看着宁行空,忽然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了。

她分明记得他说,他会忠于真正的铁墨国王子。难道到了现在,他还将那假王子,当成真王子么?莫允离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之情。

作者有话要说:①见光绪十九年(1893 年),中浣舆图馆测绘的《清 西安府图》

上一章:禹迹图二 下一章:禹迹图四
热门: 和前男友在恋爱真人秀组cp后,我爆了 暴娇和病美人[互穿] 阴阳杂货 冬至 我成了掉包富家女的恶毒女配[穿书] 将进酒 影后小娇妻,在线装失忆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穿书后摄政王他不干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