冀州鼎五

上一章:冀州鼎四 下一章:禹迹图一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只见桌上的一盏烛火喷吐着长长的火舌,窗外春风吹过窗棂,阵阵花瓣飘落。莫允离轻轻道:“为什么会有人因为九鼎而追杀你们?”

金糕看着莫允离:“公主您已经明白了对么?我们当初在皇城中冒险,寻到的《禹贡地域图》上,的确有九鼎的线索!”

莫允离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:“当年临别的时候,本宫偷偷抄了一份《禹贡地域图》给小哥哥。没想到这张图,却让你们在路上遭遇危险。”

金糕终于叹了口气,他到现在才算将当年的一切实情都说了出来:“公主您送我们《禹贡地域图》十分机密,可是那第二拨来袭击我们的人,显然是中原高手,并且一直在逼问图的下落。这说明……”

小公主轻轻道:“说明是欣国人中有人出卖了你们。如果查不出这个人是谁,你们就不敢再来找本宫和哥哥。”

金糕点点头,说出了全部实话:“公主,我始终相信您和王子殿下。您跟我们的情谊不是假的!”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宁行空。

宁行空的眼睛里也激烈动荡着。金糕道:“王子也一样。可是我们不敢冒险了。”

“当初本宫是在皇城之中把图交给你。所以你们认定皇城之中不安全。现在本宫刚刚出皇城,你们便来找本宫了。”莫允离轻声道。

金糕点点头:“公主说的分毫没错。”

莫允离脸上忽然显出了悲痛之色:“哥哥他,一定是在宫中发现了什么。他离奇失踪,大概也从来都不简单。”

乔公公目光一动,他磕了磕烟斗道:“公主,其实这一年来,调查太子失踪的人,也逐渐发现了些蛛丝马迹。太子这次在彩云省楚雄府罗平关忽然现身,也跟九鼎重现有关。”

上官冷鹰急了道:“公主,我们现在已经找到金糕了,不若立刻就回转,按原计划南下,去彩云省找太子吧。”

阿诺金糕一听,这可不行,他脱口而出道:“公主,不可折返,我知道冀州鼎的下落!”

乔公公呵呵笑了道:“这就是你冒险偷盗《海内华夷图》的原因吗?可是你想过了么?即便地图术是门冷门学问,但是九鼎的归宿事关重大。若这图跟九鼎有关,宣北公却将图刻在照壁上,如此大胆,他为了什么?”

阿诺金糕一阵迷糊:“这,也许是他不识货?他土包子想炫耀?”

上官冷鹰哼了一声:“金糕,宣北公世袭罔替,是北边名将。你以为是你啊?”

宁兴空忽然道:“这九鼎的线索,是金糕解开的。当年在十里长滩,王子拿着裴先生的地图抄小道回铁墨。但《禹贡天下图》的副本却在金糕身上,他负责诱敌。他本来九死一生,却从那图上发现了一条小路。顺那小路逃亡时候,他掉进了古墓,从而甩脱了追兵。”

大家都惊讶地看着金糕。金糕挠挠头道:“这是因祸得福。那墓中的图,就是我寄给宁行空的图。可是当时,那墓中却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大家围在地图前,看着地图上那殷红的红圈儿。莫允离忽然眼角一跳道:“这么说,这宣北府,我们不能再留了?”

沈幽幽轻轻道:“大家一直在说地图,我没有说。其实那秋若铭走的时候,没有撤走侍卫。我看到他们关院门的时候,门口站着都是兵。”

大家又一惊。只有冷鹰不明白: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莫允离轻轻道:“说宣北公在照壁上刻地图,用的是请君入瓮之法。他手中有《海内华夷图》,也十分有可能,掌握了九鼎中的冀州鼎。但是他却找不到别的鼎的线索。”

裴媛轻轻道:“因此,他将这《海内华夷图》刻在照壁上,看能不能用这张图,引知情人上钩,从而集齐九鼎。”

大家这样一说都有点心情沉重。小公主叹口气道:“这下可有点糟糕了。本来以为宣北公是个忠臣,不想他早就起了异心。”

裴媛吓得脸色苍白道:“宣北公镇守边疆,他若有了异心,北疆危险啊。”

莫允离看着宁行空,问他:“宣北公跟铁墨国人有来往吗?当初假宁骥逼婚,几千骑兵长驱直入,宣北公是否故意放他们入境?事后又纵容他从容离开?”

宁行空不想小公主思维如此敏捷,她看似不通世事,原来只是不想去想,而不是真的看不明白。

宁行空犹豫了瞬间,最终还是说:“末将不知。也从未听闻宣北公跟铁墨有何牵扯。”

小公主脸上不由显出了一丝失望的神情。乔公公却忽然笑了道:“你这小子,还好说了实话。”

乔公公看着大家,一边笑,一边咂吧了咂吧烟袋,慢条斯理地说:“你们这案子断的不好。断案要讲证据,你们不能因为宣北公府中有《海内华夷图》,就推断出他要造反啊。还有一个更合理的推断,你们怎么不说?”

小公主眼前一亮,又有点失望:“宣北公是忠臣?那冀州鼎,已经在我父皇手中了?那么父皇为什么不说?”

大家又大吃一惊。乔公公也十分满意地点点头道:“公主果然聪慧不凡。没错。冀州鼎早在宣北公爷爷的时候,就献给了朝廷。只是其余八鼎的下落,始终没有消息。”

阿诺金糕瞪大了眼睛:“是不是我掉进的那个古墓里,就有冀州鼎?”

乔公公点点头:“按你的描述,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古墓了。金糕,你晚去了几十年呢,怎么能找到冀州鼎。”

小公主一时有点不满了:“乔公公,你什么都知道,可你却没说。还有父皇,明明我们手中有九鼎,他藏的那么隐秘,都没有告诉过我。我现在就回京城,找父皇要那冀州鼎,看看那鼎到底什么样,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。”

乔公公的脸上失去了笑容,轻轻道:“公主,你回去也看不到那鼎了。那鼎失踪了,在太子失踪的那一天,那鼎也不见了。它本来被藏于秘库之中,却不翼而飞了。”

莫允离望着他:“公公,你们之前是不是一直只把我当成小孩儿?”

乔公公望着她:“我也希望公主殿下能一生无忧无虑。”

莫允离垂下眼睛,凝视着那图:“既然这条线索中藏着的冀州鼎,已经不在原地了。而金糕也找到了,我们就不必再去草原了。”

裴媛也十分失望道:“那么,我们要立刻回转京城,还是要转向彩云省?”

上官冷鹰也有点不知所措:“公主,那我们下一步该去哪里呢?”

莫允离望着大家,遇到金糕之后的谜团,到现在是解得差不多了。只是九鼎还是没有踪影。

她凝视着烛光下《十道图》上的下一个红圈,又看看那一幅《海内华夷图》道:“《海内华夷图》中,一定不止藏有一点秘密。这图既然发现了这么多年,可是他们始终解不开谜团,是因为没人敢将这图放在火上烧吧。”

大家都惊讶地望着小公主。

乔公公变色道:“公主殿下,这图可是价值连城的古图。”

宁行空忽然道:“这图如此大,我们可以先撕一点儿下来,看能不能用火烤出新的字迹。”

大家觉得这个主意可行。没想到那图的材质十分特殊,竟然撕不动。

大家面面相觑。裴媛道:“怪不得这图能保存这么多年,果然坚固。”

阿诺金糕忽然执起了灯台,就将这图往灯上凑。

上官冷鹰手疾眼快,一掌劈出就打落了灯台。房间中陡然一暗,几盏烛火灭了一盏。

大家忙去看图,却发现那《海内华夷图》的一角,依然完好无损,可是并没有跟当初的《十道图》一样,显露出字迹来。

大家松了一口气。裴媛道:“金糕,莫要鲁莽。”

如此大家都一筹莫展。莫允离望着那图,阿花喔喔喔地叫起来了。

莫允离将阿花抱在怀中,如今已经到了后半夜,月光西斜了。

方才滚在地下的那盏烛光,被重新点亮。莫允离望着地板上的那一滩蜡,在烛光下,就像一滩水。

莫允离忽然道:“火不行,那用水试试?”

大家于是将那地图的一角,浸在了水中。这图果然十分坚固,浸在水中,也没有被损毁,连图上的字迹,都没有丝毫变化。

莫允离失望地叹了口气,手中捧着的茶杯,微微一动,洒了一滴茶水在图上。她忙拿帕子去擦,这一擦之下,原本那空无一物的图上,居然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红圈。

莫允离大喜:“原来是要茶水!”

他们于是用毛笔蘸了浓茶水,缓缓地涂了一方地图。只见毛笔的笔锋所到之处,地图上出现了许多新的标记。

和莫允离手中的《十道图之河北图》一样,出现了红色的虚线和红圈,只是此图的图例比《十道图之河北图》更加复杂。除了虚线之外,还有实线,红圈分大小和实心。

大家到此都松了一口气。《十道图之河北图》所画的只是河北境,而这《海内华夷图》,比莫允离从宫中带出来的《禹贡天下图》还要地域广大。

大家激动起来,虽然到了深夜,却忘了疲惫。

阿诺金糕问:“公主,这图这么大,我们先弄出哪一部分来?”

公主想了想道:“西安府碑林之中有一张古地图,是宋朝刻的《禹迹图》,这张石刻地图,保存了千年之久。据说此图参考了《海内华夷图》。说不定其中另有玄机,我们先用茶水试试这西安府看看。”

上一章:冀州鼎四 下一章:禹迹图一
热门: 月光航线 喜欢你为所欲为 掌中之物 北京,终究与我无关 求求你别追我了 清风吹散往事如烟灭1·桃李不言 我写的绿茶跪着也要虐完[快穿] 小青鸾今天穿去哪里呀 亿万甜妻之厉爷的心尖 犯规式恋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