冀州鼎四

上一章:冀州鼎三 下一章:冀州鼎五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窗外的月光照进来,房中烛光摇摇,莫允离急切地望着他。

阿诺金糕看了一眼宁行空,他点点头:“对,我们有联络之法。不过每次都是殿下通知我。我们约好了识别对方的暗号。因为第一次联系的时候,出了危险,我们之后的联系都十分谨慎。”

莫允离看着阿诺金糕,她十分失望地说:“金糕,这样说,我还是见不到小哥哥啊……当年你们遇袭之后,为什么不来找我和哥哥?”

裴媛和上官冷鹰也道:“既然遇上了那样的危险,你们为什么不折回欣国,寻求帮助?”

阿诺金糕又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宁行空。他见宁行空似乎要说话,忽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阿诺金糕忙垂下了头,抹了抹眼泪道:“我和王子约定的第一个见面地点,就在欣国境内。可是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,还未见面,那接头的人们,便被人屠戮殆尽了。王子和我都认为欣国也不安全。再也不敢在欣国抛头露面。”

莫允离听到这里,也十分难受,她叹气道:“小哥哥原来是觉得欣国也有坏人的同伙,也有人要害他。所以他才不敢来找我啊。”

金糕忙抬头道:“对对,就是这样。”

而此时,站在人群之后的宁行空脸上,却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,他突然说:“不仅仅因为这件事。当年,他们遇袭之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欣国官府。”

莫允离回头望着他,她总觉得他像一个谜团,自己看不懂他。

阿诺金糕大惊,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拦住宁行空。

宁行空看着莫允离,静静地说:“王子在欣国长大,自然对欣国无比信任。当年遭遇袭击,他们逃脱之后,他第一时间便向欣国求助。连他母后的避难点,都是在欣国官府那里碰壁之后,他们才想起来要去的。”

大家都吃了一惊。莫允离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。她忽然隐隐明白了这么多年,宁骥为什么不再联络她了。

他的话,让她忽然想起了她和宁骥之间身份和立场的差距。不管他们的情谊有多么真挚,也越不过那些巨大的鸿沟,和诡谲的波涛。

乔公公看莫允离脸上痛苦的神色,他突然冷冷道:“当年你们是向偏关的守将求助吗?你们可知道,过去三十年里,铁墨频频袭扰中原,偏关十里长滩一带,就是浴血的战场!当年宁骥归国的前两个月,偏关守将刚刚击退了铁墨的进攻。偏关守将,最恨铁墨,又怎么会帮你们。”

上官冷鹰点点头道:“宁骥和金糕是我们的朋友。可是铁墨,说是我们的附属国,却年年兴兵,是敌国没错了!”

阿诺金糕的神色暗淡起来:“是的。我在欣国太久了,忘了这一点。王子记事起就长在欣国,他更不明白这些。那时候,在他心里,欣国比铁墨更亲近。没想到会被拒之门外。不仅如此,我和王子第一个联络地点被袭击,也少不了欣国人的通风报信。”

阿诺金糕看着莫允离,到底还是把最终的实话说出来:“从那以后,王子跟我通信联络之后,再也没有提过回欣国的事儿。”

莫允离的脸变得苍白起来。她上一次意识到铁墨是敌国,还是被那假王子围住了逼婚的时候。

她轻轻道:“没有人告诉我这些事。小哥哥走了之后,我寄了那么多信和东西,都送给了铁墨的假王子了吧?那么,小哥哥他,如今还想再见我么?”

阿诺金糕大吃一惊,他看着宁行空,只见宁行空的眼中闪过了极浓的悲伤。

他走了两步,走到公主面前恭敬地弯下腰来:“天上天下高山平原最美丽的公主殿下!我始终认为在欣国的日子,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。我尚且如此,王子殿下在欣国度过了那般快乐的童年和少年时光,又怎么会将您,将大家忘记?”

莫允离眼中重新又燃起了希望。

乔公公摇摇头,轻轻叹了口气。

莫允离问金糕:“那,小哥哥,他会来找我么?”

金糕重重点点头道:“公主,您别担心。下一次王子联络我的时候,我一定把您的消息传回去。他知道您如此挂念他,只要他确定了安全,他一定会来找您的。”

他一边说,一边看了一眼宁行空。

莫允离不由也看了一眼宁行空:“你,是阿诺金糕的表哥,如今又听到了这样的秘密。你现在到底站在哪一边呀?”

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上官冷鹰都去摸腰间的兵器。他们都没想到莫允离会在此时,这么直接地问出这个问题。

宁行空的脸上也闪过错愕,他望着公主,缓缓道:“我忠于真正的铁墨国王子。”

莫允离望着他,她点点头,知道他说的是真话。

莫允离又看了一眼阿诺金糕,垂下了眼睛,悲伤地说:“我总以为那些复杂的事情,与我无关。有父皇母后,有哥哥小哥哥,我只要开开心心地实现我的梦想就好了。”

裴媛和上官冷鹰见小公主那么难过,不由齐声道:“没错,是这样的。”

莫允离望着大家,露出了一个温柔而又悲伤的微笑:“世间万物彼此相关,我们是彼此的因果。被我所忽略的一切,总会有一天如惊涛拍岸,让我不得不面对这一切。”

乔公公看着莫允离,轻轻叹了口气道:“皇上皇后最终答应公主出来画地图,也是想让公主看看这大好河山风土人情,以及人间百态。公主莫要难过。”

莫允离惊讶地望着他,她不知道原来父皇母后还有这样的想法。她看着阿诺金糕,又看了看大家道:“如今我知道了当年发生的事儿了,那我更要找到小哥哥了。”

阿诺金糕大喜,拜倒在地道:“感谢公主!”

宁行空望着小公主,脸上变幻不定,他忽然道:“公主殿下,你想去哪里,要做什么,我都会一直保护你。”

莫允离朝他点点头,将金糕扶了起来。

乔公公磕了磕烟袋,看他们说过去的事儿说的差不多了。他问:“金糕,你偷了宣北府的图?你送给你表哥宁行空的那张图,又是什么图?”

大家都好奇地看着他。

金糕这才啊了一声,他一拍脑门道:“公主,我见到公主太高兴了,都忘记告诉你这件事儿了。我知道九鼎的下落了!”

小公主大吃一惊,她眨眨眼睛道:“金糕,你是说这图上有九鼎的线索?”

阿诺金糕点点头,他从腰间取下一把镶金小匕首。

莫允离一眼就认出了这匕首是宁骥当年身上所配。如今乍然重见故人故物,她的心中忽然有一点难过。

只见阿诺金糕利索地用这匕首,割开了他的长袍里衬,从里面取出一份地图来。

大家都围了上来。他们白天才看过那拓本,不想这真迹地图,居然如此薄。

小公主忙命裴媛,将他们手中的图也一并拿了出来。对比之下,发现果然这几张地图都是同一种材质。

只见金糕小心翼翼地展开地图,那地图薄如蝉翼,越展越大。众人忙上手帮忙,这屋中显然是放不下全图。

金糕也不准备打开全图,他只是将河北道的部分展开来。

此时小公主,也和裴媛对照着,他们手中,太子留下来的《河北十道图》上的红点。只见金糕那张图上,终于能看到《海内华夷图》古墨今朱的原貌。

小公主细细地比对着,她轻轻道:“《河北十道图》上,第一个红点是青青客栈,第二个红点,离这宣化府亦不远。”

大家顺着她的手指去看金糕手中的《海内华夷图》。

上官冷鹰快趴在图上了,他抬头道:“公主,金糕的图上没有宣化城,可是在这里却有个红圈!”

大家都不解地望着那图。他们白天见的拓本是黑白的,而原图上,唐代的地名都用“古墨今朱”的套色印刷,有红色地名。

小公主柔嫩白皙的手指点在了那红色的红圈道:“自然不会有宣化,当时只有上谷郡。此《海内华夷图》成图在贞元十七年。而到唐代文德元年,才设立武洲,设文德县,修筑宣化城。这张图上自然不会有。”

她又说:“我们的《十道图》成图于唐代元和年间,也比宣化建州府要早,所以我们图上的红圈,也不是指宣化府。”

裴媛疑惑地望着她:“那红圈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莫允离却没有说话,她看着金糕眼中露出了佩服的神色。她轻轻道:“金糕,你为什么来宣北府偷这张图?谁给你的消息?谁接应的你?”

乔公公点点头,他本来早就想问了,但是金糕一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别后情形,他一直没找到机会。公主果然聪慧过人,即时听到这样的消息,心神都在动摇,也依然心中脉络清晰。

金糕被小公主这样追问,他下意识地便想编个谎言。忽然见到了宁行空朝他微微摇摇头,他才忽然想起来,小公主能识破人的谎言。他额上不由出了一点儿冷汗。

小公主小时候脾气甚好,可是大家也没人真敢对她不敬。他望着长大了的公主,望着她在烛光下明亮的眼眸,他叹了口气道:“公主,当年我们其实在十里长滩受到了两拨人的追杀。一拨人是铁墨人,另一拨人却身形诡秘,他们是为了九鼎而来!”

莫允离大惊失色,她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。

上一章:冀州鼎三 下一章:冀州鼎五
热门: 长梦留痕 超能力者炮灰干部的灾难 神医归来之后/军少的神医辣妻 一元新娘VS全球首席 骗婚ABO 只因暮色难寻 [娱乐圈]我成了世界巨星 一等家丁 有钱可以为所欲为 我修无情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