冀州鼎三

上一章:冀州鼎二 下一章:冀州鼎四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阿诺金糕借着月色,看着公主的脸瞬间变得惨白,他唬了一跳,忙道:“活着呢!王子他当时还活着呢!您别担心!”

莫允离扶着床柱,差一点就晕过去了,她抚着胸口,缓了半响,才轻声道:“小哥哥他如今还活着,那便是最好的事了。”

说着,莫允离腮边便滚下了一颗晶莹的眼泪。阿诺金糕,不由大惊失色,他忙道:“天上地下最美丽的公主殿下啊,您的美丽比天山雪莲还要夺目。这世上没有人能配的上您的眼泪。公主殿下,你莫要忧愁,我家王子,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“是宁行空带你来的么?”

阿诺金糕瞅了瞅隔间的后窗,点点头道:“是的。公主,当年的事情,我们容后再说,如今却有一件事需要公主帮忙。”

正说着呢,只听门外远远传来了一阵嘈杂声,似乎不少人。

公主吃了一惊,阿诺金糕更是变了脸。他悄声道:“公主,我要躲起来了!宣北公府上的地图,是我偷的!”

公主瞪大了眼睛,却来不及询问。阿诺金糕已经轻巧地滚到了隔间床边,掀开窗户便跳了出去。

公主忙赤脚下地,鞋子都来不及穿。待她奔到窗边,去关窗户的时候,却看到了贴着窗下伏着两人。一个人是阿诺金糕,另一人却是宁行空。

宁行空抬眼望着她,她对上他的目光,只来得及冲他点点头,便忙关上了窗户。

她刚坐在了床上,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腿脚,房门便推开来了。

莫允离望着那丫鬟,看着院子中闪动的火光,听着那一阵混乱。露出了十分惊讶的神色:“府中发生了什么?”

那丫鬟颇为急切地道:“小姐,前两日我们府中遭了贼,据说贼子偷了要紧的东西,没想到那挨千刀的贼子,今晚上居然又回来了!”

莫允离点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”她垂着眼睛,看上去脸色不好,似乎也受到了惊吓。

那丫鬟忙道:“惊扰贵宾了。只是这贼人事关重大,一定要擒到,不能再让他跑了。”

莫允离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只见窗外的火光照在窗纸上,似乎动荡不安。

却听窗外的侍卫道:“院中已经查过了,没有异样。但是看到有草根折断了,那贼人似乎进了屋!”

他这话一出,莫允离微微一颤。只听窗外的人高声道:“贵客,我们要去屋中搜查,得罪了!”

莫允离直起了腰,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丫鬟,低声道:“这是什么章程?我竟没见过。”

那丫鬟躲闪着,她也知道此举实在大大不妥:“小姐,追查那贼人之事,实在事关重大,小姐还请多多海涵。”

此时却听门外乔公公苍老的声音响起来了:“夤夜要搜查小姐闺房?这便是宣北公的待客之道吗!”

莫允离终于偷偷松了口气,她也缓缓在屋内提高了声音道:“管家,既然此间不容我等,便收拾行李,连夜离开吧。”

一直躲在一边的秋若铭,没想到这老管家,看起来颤颤巍巍的,来的真是够快。他听到这句,知道自己再不能不出面了。

“小姐,乔先生,请息怒。下人鲁莽,不知轻重,还不快退下。太没眼色了!贵客房中也敢擅闯?下去领棍子!”

而此时裴媛,上官冷鹰,沈幽幽,甚至宁行空都匆匆忙忙地跑来了,站在小院中,都问:“小姐您可好?”

莫允离看了一眼那丫鬟只见她汗如雨下,跪在地上,生怕被发落。她在屋中缓缓道:“我没事儿。大家别担心。”

而秋若铭的目光正和宁行空对上了。秋若铭忽然道:“这位护卫,今夜本世子想起白日看你功夫不错,正好路过你的小院,便想跟你切磋一下。可是你却不在房中,大晚上的,你去哪里了?”

他这话一出,莫允离的人也都狐疑地看着宁行空。他们对这个铁墨国王子派来的人,本来就存着很深的疑虑。如今他们都看着宁行空,等他解释。

宁行空面上淡淡的,看上去十分镇定,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,打开来,里面放着几个新鲜的野果。

他道:“白日看到了我院子后面桑树上,桑葚熟了不少,晚间便想摘一些打牙祭。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切磋。世子若有兴致,我看择日不如撞日,我们就在这里走两招吧。”

秋若铭被这个身份低微的侍卫连番顶撞,今天想教训他却扑了个空,还又看到了那大胆毛贼,实在心中不快。

他看着宁行空,只见宁行空淡然的面上,眼神中怒火四射。秋若铭正要答应,却听屋内的女孩儿发话了:“闹了这半宿,大家都乏了,不若回去休息。有事明日再说吧。”

女孩儿的这几句话说的慵懒又温柔,令人心中一动,总觉得说话的人,一定是一位绝色佳人。秋若铭的一腔不悦,也似乎如滚水泼雪堆,嘶嘶叫着,熄灭了。

他朝莫允离的房门颔首道:“小姐说得对。今夜得罪了小姐,明日再来请罪。”

却听莫允离道:“公子客气了。”

秋若铭招呼他的人撤离了小院,而被吵起来的乔公公却带着大家推开了莫允离的门。

莫允离早在寝衣之上罩了外袍,松松地拢了头发。看上去颇有几分潇洒不羁的美丽。

莫允离不等大家嘘寒问暖,便轻声道:“金糕,进来吧。”

大家大吃一惊,却听窗户被轻轻推开,金糕从隔间的后窗外跳了进来,朝大家一咧嘴道:“咱们白天见过了。大家却都没有认出我来啊。”

大家望着带着追风国人大帽子的阿诺金糕:“原来裹得严严实实赶骆驼的人就是你!”

这下大家都到齐了,金糕才开始跟大家讲述当年的事情。

当初他和宁骥离开了欣国,来到两国交接的十里长滩的时候,遭遇了可怕的埋伏。

金糕开始绘声绘色地吹嘘自己何等勇敢,快把自己吹成七进七出的赵子龙了。听得大家都笑了,可是大家都知道,面对处心积虑要杀他们的精锐们,当时的情景有多么凶险。

金糕说的热闹的时候,终于说出了一件惊人之事:“铁墨国的伏兵中,还带着一个跟当时的王子身量面容都极为相似的少年。”

莫允离大吃一惊:“他们想在那里偷龙转凤,用假的掉包小哥哥吗?”

她眼前浮现起那个在黑暗中有着炽热眼神的黑面人,她抱紧了怀中的阿花:“那个假的小哥哥,是不是真的取代了小哥哥,当上了如今铁墨国的王子?”

众人都一惊,望着宁行空。宁行空虽然是阿诺金糕的表哥,可他同样是假王子的心腹,如今居然被他听到了这样的秘密。

宁行空见大家的目光,他的脸色没有丝毫改变,

阿诺金糕看到了大家望着宁行空,他忙道:“我表哥他,他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他绝对可靠,要不然我也不会把信寄给他,让他来救我了。”

“金糕,你是如何逃生的?”上官冷鹰忍不住问。

金糕笑了,他的话说的很轻松,可是大家却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几分悲壮:“要感谢裴夫子临别送给主子的锦囊。他吩咐我们不到最后不要打开。我们的侍卫一个都不剩的时候,我主子说,这就是绝境,他便打开了锦囊。”

连乔公公都变得聚精会神起来。

金糕望着宁行空的眼睛,此刻,他仿佛回到了朔风猎猎,当年的十里长滩。

他和宁骥已经走投无路,他们十分勉强才能背靠背站着。宁骥拆开锦囊的时候,手上的血污差点儿模糊了字迹。

只见锦囊中的纸条上有短短的一行字:“分兵,渡河,走小道。”而锦囊中还有一张小图,画着一条翻越欣国和铁墨国两国边境的绝密小道。

他们遇袭的十里长滩,再向北走三里,便是图上那小道的中段了。

阿诺金糕道:“我与王子就在河滩上分手。王子拿着图穿过小道回铁墨。我则……”他顿了顿,说:“负责引开敌军。”

大家都没想到阿诺金糕这个梦想做吟游诗人的滑头小子,原来这么有胆色。

“金糕,你真勇敢。”莫允离轻声道。

金糕居然有点脸红了。这可太稀奇了,他的脸皮可是不一般的厚。

“那么,当年你跟小哥哥分别之后,就再也没见过么?”莫允离有点失望地追问道。

阿诺金糕看了一眼宁行空,两人的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沉痛:“是的,从那以后,我和王子分隔多年,从未再见过面。”

大家一时都沉默了,没有遇到阿诺金糕之前,大家都认为只要找到了他,就找到宁骥的下落,没想到又是一场空。

所有人都看着莫允离,看她垂着头,好像马上就要哭起来了。

裴媛正准备劝解他,却见莫允离抬起头,她清亮的嗓子有一点沙哑着,她问金糕:“小哥哥,他还活着对吗?”

阿诺金糕忙点头道:“是的!”

乔公公突然问:“你怎么知道?你们有什么联络方法么?”

阿诺金糕微微一愣,他看了一眼宁行空。

小公主重新燃起了希望:“金糕,你能找到小哥哥对吗?你知道他的消息对吧?”

阿诺金糕点点头道:“我们分别的时候,约好了几个秘密地点。用于交换消息。那是王子去欣国为质子的时候,王后殿下为他准备的退路。”

小公主不由睁大了眼睛。

阿诺金糕有点沉痛地说:“可是当年我到了第一个地点的时候,不仅没有看到接应的人,还差点儿被捉住。那个接头点已经被铁墨国皇帝摧毁了。”

公主不由伸手抓住了阿诺金糕的胳膊:“金糕,可是你还是联系上了小哥哥,对吧?你们还有别的方法通知对方,对吗?”

上一章:冀州鼎二 下一章:冀州鼎四
热门: 你是我唯一的星光 疯狂出轨:钟点房 过气影后的翻红之路 穿成反派的娇滴滴[快穿] 朕每天都想退位[穿书] 小师妹真恶毒 入幕之兵 首席宠爱 我因为锦鲤体质嫁入豪门了[穿书] 重生之大佬的小可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