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内华夷图五

上一章:海内华夷图四 下一章:冀州鼎一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只听秋若铭有点为难地说:“那图,在三天前失窃了,我们正在全城搜捕,想要寻回宝图。所以小姐能否多住些时日,等我们擒到那小贼,小姐就可以看到那图了。”

莫允离十分失望,她跟大家对望一眼。

“怎么就这么巧,我们一来,那图就失窃了?”宁行空又冷冷地问。这次连乔公公都没有出口制止他。

秋若铭此时心中有点不悦。他与小姐一见如故,可是她这刁仆可真是碍眼之极。

他手下人都训练有素,不许秋若铭开口,他的眉间一动,站在秋若铭伺候的侍从立刻呵斥道:“大胆狂徒!怎么敢对国公世子无礼!”

莫允离一行人都抬头看宁行空,乔公公玩味地摸着茶杯,就当没听见。

秋若铭一见这个情势,心里自然明白这侍卫显然不得主子欢心,他屡屡发难,显然与小姐无关。

他正要打圆场,却听莫允离轻轻道:“既然图不在府中,我们就不叨扰了。谢今日公子解围,改日定当再来拜访。若有图的消息,也请公子告诉我。”

莫允离说着便款款站了起来,目视着宁行空:“我们走。”

大家没想到莫允离竟会给秋若铭一个软钉子。

秋若铭心中只觉这女孩儿真是与众不同,既然是京中贵女,见识又如此不凡。那么自己打狗还要看主人。

秋若铭忙站了起来,恳切温柔地赔不是道:“小姐留步。家父临行之前,叮嘱我好生照顾小姐。小姐若就此离去,家父治家森严,我的腿都会被打断的。”

莫允离睁大了眼睛问:“宣北公这般厉害么?”她父皇虽然对太子哥哥严厉,但是也没有下过这种狠手。

乔公公咳了一声,上官冷鹰小声道:“小姐,您路上奔波,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他留恋地看着这里,他们在宣化城中找客栈,肯定没有这宣北公府舒服啊。

宁行空望着莫允离,握紧了拳头,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。他没想到莫允离会为他出头,心中一阵翻江倒海,他的拳头不由越攥越紧。

秋若铭想了想,又温柔地道:“小姐,虽然我们府上原本的《海内华夷图》不见了,但是我还有拓本。小姐可愿一观?”

莫允离一听,忙点点头道:“好。”

秋若铭这下明白了,这小姐的注意力真的都在图上,没想到自己这宣化女儿的梦中人,对眼前小姐的吸引力,不如一张拓印地图。

他心中不由又涌起一阵奇特之情:“小姐,请这边来,我们去书房观看吧。”

莫允离忙道:“裴姐姐,将我们的图也带上。我们去比对一下。”

秋若铭听到这个裴字,细细看了一眼裴媛,不由问:“这位姑娘可出身河东裴氏?”

裴媛不想此人眼睛如此之毒,竟看穿她的跟脚。她点点头:“仅仅是旁系末支,无名之徒。”

秋若铭望着莫允离笑了:“小姐有地图大家河东裴氏随行,果然是地图的行家。我少年时代的梦想,便是跟明阳公主一般,游历天下去画地图。不想如今巾帼英雄辈出,除了明阳公主殿下,还有小姐也精通地图术。”

他这两句话说的十分漂亮,说出了莫允离的心声,莫允离的面色好看多了。她露出了一丝微笑,让她平凡的脸瞬间变得明艳起来,那双眼睛尤其动人,仿佛最清亮的春天露水噙在眼中,让秋若铭心中微颤,让站在后面的宁行空咬碎钢牙。

“原来公子也对地图有研究,怪不得平常难得一见的《海内华夷图》,会被贵府拿来当照壁。”

秋若铭见莫允离兴致盎然,他也十分喜悦道:“小姐是第一位认出此图的人。小姐定然跟此图有缘。”他本来想说跟我有缘,看了看那虎视眈眈的侍从,他最终还是十分遗憾地改了口。

到了书房之中,展开那巨大的拓本。他们一路上已经见过不少地图,依然被这地图的尺寸惊到了。

他们在室外的小院中,扫出一块地来,才铺的开这一幅庞大地图。这图①广三丈,纵三丈三尺,分率是一寸折成百里,十分广大。

莫允离望着这徐徐展开的地图,她惊叹道:“不愧是贾耽大人穷尽十三年,才完成的地图。不知道我的图画完,又需要多少年?”

宁行空一听有点急了,公主要一直画地图,什么时候才能跟铁墨国的王子完婚呢?

他和秋若铭齐声道:“你不会画那么久的!”

话一出口,他们不由互相看了对方一眼。秋若铭忽然读懂了这个侍卫眼里淡定表情下的炽热眼神。

秋若铭心中又惊又怒,不由冷笑想,真是不自量力,妄想吃天鹅肉。

秋若铭眼神一暗,这心思叵测的护卫,自己真是得替他家小姐,好好教训一番,以免他背主,做出什么大胆丑事。

乔公公含着烟斗,将一切看得明白。却听莫允离道:“乔管家,您别在这里吸烟,小心火星掉在图上。”

乔福田忙应声走开了一些。只见这张图,虽然是拓本,但是复制的十分精密,纤毫毕现,每一根线条都很清晰。

裴媛也如迷地看着地图,这样大的地图,她也是第一次见。不仅尺寸大,而且地域广大。

只听莫允离轻轻道:“原来那就是大食,此图,图如其名。不仅是国朝地图,还记载了一百多个小国,将唐代的四方国度都记载的很清楚。实乃一大创举。”

秋若铭看她眼中发亮,显然是真心喜欢地图术,他不由十分开心。画地图是他多年的爱好,只是父亲总嫌他到处乱跑,没人理解这个爱好。

他轻轻道:“高山流水遇知音,不想今日竟能得遇与我志趣相投的小姐。”

莫允离听他这样说,也不由十分惊讶地抬头望着他,心中也很喜悦:“我也没想到,能在此处碰到公子这样的同道。”

秋若铭被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看,他微微一怔,只觉得心神皆沉醉她满盈四月绚烂春景的眼波中。

等他醒过神来,只见那小姐又在埋首研究地图了,无暇抬头看他。

秋若铭明明见到小姐之前,他还在抱怨父亲鲁莽,现在却只恨父亲不够鲁莽,怎么不把亲事直接敲定了。眼前的姑娘除了不够美之外,样样都是他心中之选。

他紧紧盯着小姐,只觉得她一举一动都十分可爱,自己心中也暗叹,不想他也有今日,会为了女孩儿心绪不宁。

裴媛看秋若铭望着莫允离的那毫不遮掩的热情目光,都不由有点脸红,心想北地人风俗真的与我们不同。

乔公公心里满意,看了一眼面色冷峻,眼中怒火四射的宁行空。

却听宁行空道:“小姐,这图到底只是个拓本。只能看个大概,若想深入研究,还是得找到真的地图才行。”

秋若铭已经懒得理会这个暗搓搓捣乱的侍从了,他对莫允离慎重地说:“小姐,在下一定会早日将那偷图的小贼捉出来。”

莫允离如今看到了这拓本,就更想看到真品了,她不由问道:“不知道到底是何人盗了图?”

上官冷鹰忙道:“对啊,世子殿下说出来,我们一起参详一下。”

秋若铭凝视着莫允离缓缓道:“这《海内华夷图》,据作者唐代的贾耽大人说,凡当时海内舟车,可以到的地方,他都绘在了图上。此图包罗万象,亦有历代地名的地理沿革。他还第一次使用了套色标注方法。古代的地名用黑色标注,当代的地名则用红色标注,此乃宇内第一的创举。”

莫允离眼睛一亮,她点点头,有点急切地道:“公子说的没错,所以这图才价值不凡。”

秋若铭微笑地话风一转道:“此图的确不凡,可是与《海内华夷图》图文相配的还有贾耽大人的四十卷《古今郡国县道四夷述》。此图虽然在宋代之后散轶,本府之中收藏的乃是孤本,但图上的信息并未随图一起埋没,还一直有传承。小姐这般急切地想看到这图,是否另有隐衷,可否告知在下?”

莫允离没想到此人这般敏锐,她垂下眸子道:“公子坐拥宝藏而不自知。古墨今朱的标注法,被后世的地图学家所沿用,此图,喜爱地图术的人,若要碰到,都会如我一般,急切想一睹真迹吧。”

秋若铭见女孩儿回应得如此得体,又丝毫不露她的真实目的。他心里更是为她击掌赞叹,他待要再问,莫允离却开口了。

“府上有贾耽大人的《海内华夷图》,那么贾耽大人在贞元二十年所做的②《皇华四达记》,是否也在府上呢?”

秋若铭微微一愣,海内华夷图,他爷爷老国公刻在了府门的照壁上。但这么多年来,这位小姐还是第一个认出这图的人。没想到她也是第一个叫破《皇华四达记》在他们秋家手中的人。

裴媛十分惊讶,也望着秋若铭:“《皇华四达记》中有古代海图,记录了当时大唐王朝与海外诸国交往的路线,现在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作用。”

大家都吃了一惊,望着秋若铭。

莫允离缓缓道:“没错,自百年前天地大变以来,巨浪滔天,海路断绝,国朝与海外的沟通被完全截断。前些时日,皇上下旨征集旧海图,以求寻找新的海路出海。《皇华四达记》便显得尤为重要了。还请公子告知真相。”

秋若铭被她清亮的眼眸一望,心中一动,很想说,若你是我秋家媳妇,想看什么图,什么书都没问题啊。

作者有话要说:①《旧唐书?卷一百三十八?列传第八十八》

《新唐书?卷一百六十六?列传第九十一》

②《新唐书 地理志》

上一章:海内华夷图四 下一章:冀州鼎一
热门: 穿到虫星去考研 他来时有曙光 当病弱竹马分化成最强A 一个无情的剑客 三生酒,神仙醋 我夫君他权倾朝野 尊主恕罪 破产后我嫁入了豪门[穿书] 穿成影帝的小娇妻[穿书] 梁家五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