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内华夷图四

上一章:海内华夷图三 下一章:海内华夷图五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边陲之地的春风带着几分寒冷,吹拂着莫允离的额发。落花在风中飞舞,想粘在她的发间。

她伸手接住了那一瓣轻盈娇嫩的桃花,向那公子微微颔首道:“有劳,敢问公子大名。”

那公子见莫允离伸出手来,那一只手白的晶莹,拈花的动作更是说不出来的好看。他自诩见多识广,但却从没见过这样气质出众的姑娘。

见莫允离与他搭话,他不由容光焕发道:“在下秋若铭,小姐光临寒舍,寒舍蓬荜生辉。”

乔公公朝站在一边的宁行空,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。

宁行空脸色始终淡淡的,乔公公心中哼了一句,对小公主道:“秋世子乃是宣北公之子,为人贤明,文武双全,乃是北地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。”

那秋若铭听乔公公夸奖,急忙谦逊道:“不敢当,铭只是在此略有薄名罢了。”他一边说一边望着莫允离。莫允离对上他的目光,只是礼貌地轻轻点点头,并不搭话。

他二人这一番对答,裴媛和沈幽幽对视一眼,不由心中好笑。这分明是个相亲局啊。再看小公主显然茫然不知的模样,只管上了小轿。

那秋若铭吩咐得十分细心,照顾得公主很妥帖。裴媛和沈幽幽在一边也不由心中点头。不想这北地边陲,还有这般人物。

小公主上了轿子,便往后院去。

上官冷鹰和宁行空也徒步追随在轿子左右。宁行空脸色依然淡淡的,看不出喜怒,却没人发现他眼睛里隐隐的怒火。

公主在正堂坐定,丫头奉上好茶来。到此时她才觉出身上的疲乏来。

莫允离还一心惦记着照壁上的图,朝厅堂的门外望,不知道那秋若铭什么时候回来。

宁行空将她那张望的目光收入眼中,不由暗自握紧了拳头。

莫允离转头问裴媛:“裴姐姐你觉得那照壁上的图可是《海内华夷图》么?”

裴媛努力回忆道:“我比不得小姐博闻强记,对那图的细节记忆不清。不敢断定。”

上官冷鹰不解地问:“这个啥子海内图,到底是什么?有什么重要的地方么?”

“图上有九鼎的线索。你说图重要么?”沈幽幽摇摇头啜了一口茶,赞道:“好茶。”

上官冷鹰喔了一声道:“那么说,图上也有可能有太……少爷的线索了么?”

莫允离朝他点点头,望望四周,她低声说:“我们应该参研一下红宝石之中折射出的那张图。昨夜我盯着那张图看了很久,我敢肯定,照壁上的那张图,跟宝石中折射的图,绝对是一张图。”

莫允离轻轻道:“那就是《海内华夷图》!”

却听门外轻轻响起了掌声:“小姐慧眼,那照壁上的图,的确是①唐代宰辅,也是地图学家贾耽大人的《海内华夷图》。”

莫允离吃了一惊,她一直盯着门口看,都没发现此人是什么时候来的。

在座的上官冷鹰和宁行空也同样暗暗吃了一惊,没想到这个贵公子,功夫居然不若。他们俩人自问是同辈中翘楚,也未曾听到此人的脚步。

莫允离望着进来的秋若铭道:“果然。不知道秋世子可否借《海内华夷图》的原图一观?”

秋若铭没想到眼前的小姑娘如此爽快,自己的万般话语一下子都说不出来了。

他微笑道:“诸位远道而来,且备了薄酒小菜,请小姐和诸位上座。我们边吃边聊可好?”

大家都在心中骂这小子实在油滑,对小公主的提议不置可否。

莫允离叫他这么一说,也觉得有点饿了,她看了一眼乔公公。乔公公朝她点点头,她便道:“多谢。”

秋若铭只觉得这姑娘举止落落大方,越看越觉得气度不凡。

他不由问莫允离:“不知该如何称呼姑娘?姑娘是从京城来的么?方才跟在姑娘后面的凌栢我已经打发了。姑娘还有烦恼,不妨告知在下,让在下为姑娘分忧。”

莫允离看了一眼乔公公,却见乔公公微微点头。

莫允离知道乔公公的意思是眼前的秋若铭可靠,可以信赖。

莫允离轻声道:“不止公子与我的老管家是何交情?我的身上确实麻烦丛生。”

秋若铭愣了,他看着乔公公,没想到乔公公没有跟这姑娘说明。

他的脸居然一红,看着莫允离咳了一声道:“这,不若让您的管家与小姐说明吧。我且去传膳,小姐宽坐。”说着他竟起身离开了。

乔福田见大家都看着他,他知道此刻他是躲不过去了。他本来还以为公主看到《海内华夷图》,会急着探索地图,不会深究他为什么引公主来秋府了。

沈幽幽吹了吹茶盏中的茶叶,笑出了脸颊上的两个笑涡道:“这宣北公,不会也是阿公当年落草时候认识的吧?”

大家都笑了。乔福田望着莫允离缓缓道:“临行前,是老爷叮嘱过,若路过宣化,一定要来拜会宣北公。”老爷便是他们对皇帝的代称。

沈幽幽和裴媛心照不宣地对望一眼,果然是御赐的相亲局。两人又看了一眼坐在下首的宁行空。只见宁行空脸上的淡然之色都快维持不住了。

他想,欣国皇帝此举着实可恶,皇帝显然没有将两国的婚约当回事儿。幸而他来了,否则岂不是要糟糕,他暗暗捏紧了拳头。

唯有莫允离还是没明白,她的眼睛一亮道:“是皇……老爹吩咐的么是否因为这里藏着海内华夷图?我爹爹他还有什么吩咐啊?”

没有搞清楚状况的,还有上官冷鹰,他一听也道:“既然有皇……老爷的命令,那我们便让宣北公直接交出图来吧。”

乔公公看急切的莫允离,他瞪了一眼上官冷鹰,这家伙瞎接什么言,重要的事儿他还没问呢:“小姐,觉得这位宣北公世子如何?”

门外秋若铭不由放轻了脚步,听莫允离如何说,他本以为自己阅遍百花,没想到此时要听这小丫头开口,他竟然有几分忐忑。

莫允离微微一愣,她眨眨眼睛,想了想道:“秋世子颇有京中大家子的风范。”

大家听了莫允离这话,心中各有打算。门口的秋若铭却忍不住轻轻道:“多谢小姐夸奖。秋某愧不敢当。如今宴会要开了,请小姐和众位移步前厅吧。”

莫允离对上他含笑的眼睛,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后脑勺被人灼热地盯着。她回过头去,却只见宁行空垂下眼睛,没有跟她对视。

一时入座,宣化名菜一样样地摆上来。塞北口蘑和江南嫩竹笋的名菜烧南北,沈幽幽许诺过要做的牛奶拔丝葡萄,细细推出来的热腾腾的莜面栲栳栳,配上西红柿口蘑黄花菜牛肉丁做的卤,鲜香可口。

这样的塞北美食,莫允离他们都是第一次吃。

桌上接着上来了宣化附近的名吃蔚县八大碗。此乃民间小食,经过王府精工细作,风味更佳。

只见丝子杂烩和酌蒸肉、虎皮丸子亮晶晶酱料油汪汪的浑煎鸡,再加上软糯可口的清蒸丸子、清亮利口的银丝肚。

他们自从出了京城,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,如今大家吃的赞不绝口。即便是食量不大的莫允离,也好奇地每样都尝了尝。

秋若铭就坐在莫允离的下手,挑菜斟茶,都不用丫头,一概自己动手,十分殷勤妥帖。他见莫允离对这照顾处之泰然,心中更暗自称赞,这女孩儿果然是京中名门大家出身,这气度如此不凡。

秋若铭之父领军去了前线,以防铁墨国异动,临行前告之他,会有京中贵胄家的小姐来此。叫他好好接待那小姐一行。

他一听这种相亲局就很腻歪,本来正准备打点行装出去玩,躲开这烦人小姐。不想这小姐来的居然这么快。而他竟一见便觉得这女子不凡。

现在他只怪父亲走得匆忙,而他当时也满心不耐,他竟不知道这小姐的根底。他见汤上来了,便挽起袖子,十分优雅地为她盛了一碗。

莫允离欠身道谢:“谢谢秋公子,秋公子,既然我爹让我来找您。想必你是可靠的世交了,不知道那《海内华夷图》是否在府中,可否让我一观?”

秋若铭没想到莫允离三句话不离那图,但是想想他们驾驶的记里鼓车,他十分温柔问她:“小姐果然是画地图的行家。手中居然有记里鼓车,听闻记里鼓车总共只有两辆,一辆在兵部手中,正在绘制地图。另一辆车,随着职方郎小公主,出巡全国了。不知道姑娘手中的车,又从何而来?”

莫允离微微一愣,她看向乔公公,乔公公没有说明身份。那么她也不想暴露行藏。

却听宁行空冷冷道:“世子殿下,这事关机密,世子殿下就不要再三追问了。我们小姐问了您好几次那图的消息,世子每次都顾左右而言他。可是不愿意让我们小姐看?一张图而已,这般吝啬吗?”

大家都吃了一惊,乔公公瞪了他一眼,抢着说:“世子恕罪,这是我们护卫,没规矩,贵人面前,岂能容你如此言行无忌?”

秋若铭在宣北便是数一数二的霸主,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抢白,当下心中十分诧异。

他看了一眼宁行空,只觉得这护卫眼神挑衅,对自己敌意很深。只听莫允离也缓缓道:“世子,那图……”

秋若铭被她这么一看,心中什么想法都没有了。他略微为难地说:“公主,这图确实曾在我们宣北府。”

莫允离一听,开心了:“太好了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!”

作者有话要说:

①《旧唐书?卷一百三十八?列传第八十八》

《新唐书?卷一百六十六?列传第九十一》

上一章:海内华夷图三 下一章:海内华夷图五
热门: 火爆天王 碎虚无极 在反派心尖蹦迪[穿书] 穆斯林的葬礼 英雄二代的我天下第一 延禧攻略 暗黑之不朽意志 必须在反派破产前花光他的钱[穿书] 少年王(不良之无法无天) 见习土地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