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内华夷图三

上一章:海内华夷图二 下一章:海内华夷图四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此时却听到车窗外人马嘶鸣。

莫允离忙掀开车帘,却与一人对视。

只见那人身着盔甲,是当地的守卫统领,三十多岁,面目微黑,坐在马上静静地注视着她。

小公主吓了一跳,她很有礼貌地朝他点点头,放下了帘子。

裴媛和沈幽幽都望着她,她无声地告诉大家:“官府的人来了。”

莫允离心想,她偷偷改变了路线,就不想惊动官府。没想到才过了两天,她可能就不得不重新告知父皇和母后了。

此时只听马蹄阵阵,他们的记里鼓车,已经被一队骑兵团团围住了。

上官冷鹰勒住了马匹,他坐在车前也有点紧张:“你们要做什么?我们都是良民。”

莫允离在车中直起了身子,只听那守卫统领冷冷道:“良民?被画影图形捉拿的良民吗?”

车中的大家都吃了一惊。

裴媛小声道:“我们不告而别,也不至于被捉拿吧?”

莫允离只听上官冷鹰道:“我们进城的时候没有看到捉拿的告示,你认错人了!”

莫允离只听外面刀枪出鞘的声音,那守卫统领道:“想拒捕吗?统统拿下!”

莫允离急了,她掀开了帘子,望着那侍卫统领的眼睛道:“你们要当街杀人?这宣化府难道是法外之地?一语不合便要捕杀良民?”

她穿着桃粉色绢袍,看上去只是个普通富家小姐,说话亦如同黄鹂一般婉转。可是却莫名觉得她身上带着一股压迫感。

那守卫统领微微一怔,一眼扫过去,只见车中坐着的不是老人就是女孩。那握着刀柄的赶车青年,虽然高大,但却年纪很轻。

倒是那个抱着剑靠着车壁的青年,看不出深浅,乍看像个江湖人,仔细看又觉得他的气势如深海,非等闲人。

那统领心中忖度,这帮人看上去颇为可疑,一时有点犹豫,可这车子也很难伪造:“良民?你们驾驶的这记里鼓车,又是从哪里来的?”

莫允离和大家都吃了一惊,没想到在这边陲之地,有人能认出这车来。

那统领看到他们的神色,更笃定了他们有鬼,立刻一挥手道:“抓起来!带回府衙!”

莫允离已经伸手到了怀中,既然这统领喊出了“记里鼓车”的名字,想必朝廷的通缉令也发到了,她再不能装聋作哑打马虎眼了。

她正要取出怀中的物件儿,开口澄清,却听街面上一阵人声嘈杂。她惊讶地回头看,只见方才与他们擦肩而过的骆驼队,在黄尘里疾奔而来。

只见那几个草原客商,在飞奔的骆驼队后面,操着生硬的欣国话,喊着:“大家躲开!”

满街的行人商旅都惊叫着地躲避。一时街面上大乱。

包围着记里鼓车的士兵们也急忙让出了一条路,以免被那发狂的骆驼队撞到。

一直坐在莫允离身边没有说话的宁行空,忽然朝上官冷鹰喊道:“快跑!”

上官冷鹰立刻明白过来,他响亮地抖了抖马鞭,催动了马儿:“驾!”

那统领一见他们要跑,忙抽出了腰刀,却觉得手一麻,刀差点儿握不住了。只听莫允离在车中道:“这位统领,我们都是守法之民,你找错人了。”

说着那记里鼓车便飞驰冲破了他们的包围,冲进了骆驼队之中,随着骆驼一起奔驰在了宣化大街上。

身后的异族商人喊了起来:“出去,你们出去,离开骆驼!”

莫允离他们只装作听不懂。上官冷鹰的马鞭还时不时落在了身边的骆驼上,它们跑得就更快了。

那军官在后面追赶,碍于这滚滚黄尘中的大批骆驼,他和士兵们没法靠近。他勒马站住,回身急促地传令道:“封锁四门,不要让他们趁乱跑掉!”

他们这一跑,他心中立刻不再犹豫,认定他们一定有鬼了。

莫允离他们的车子跟随骆驼在城中奔驰,只见前方就是高大的清远门。

清远门上的铜钟忽然敲响,狂奔的骆驼队被惊吓到了,一时朝四面八方分散奔跑,露出了其中的记里鼓车。

莫允离在颠簸的马车上回头一望,只见那将领和士兵们追的近了。她心中一急:“怎么办?我们不能这样跑下去啊。”

却听乔公公忽然道:“右转!”

上官冷鹰得令,立刻挥起马鞭,勒紧缰绳。

拉车的马儿十分神骏,扬起了四蹄便钻进了右边的一条青石巷中。

这小巷很窄,还好十分清净,没有行人。刚好容一辆马车通行。

乔公公低声道:“在第二个路口右转!”上官冷鹰依言右转,车子进了另一条幽深的胡同。只见这里左右比方才的宽大了不少,左右两侧的院墙高筑,屋宇重重,一看就是贵人的居所。

裴媛惊了:“乔公公,这里是……”

莫允离也十分好奇,但是她心里还惦记着后面的追兵,来不及多问。只见不远处右手边出现了一黑漆大门。

乔公公道:“在这里停下!”

上官冷鹰手臂用力,一时四匹马一起嘶鸣,终于止住了狂奔的步伐,停在了那黑漆门前。

车中的大家一时东倒西歪。莫允离差一点从车中滚出去,却倒进了一个温暖而坚实的怀抱。

她抬头只见宁行空充满关切的目光:“您没事儿吧?公主殿下?”

他沙哑的嗓子,好像带着一点莫名细软毫毛,轻轻地触着她的耳骨。莫允离望着他,又有些发怔,此人总让她想起小哥哥。她也见过别的铁墨人,可是他们谁都不曾让她有这样的错觉。

莫允离望着宁行空,只见他的眼神中似有无数句话想说,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哽在喉头,说不出来。

莫允离轻轻问他:“你,真的是阿诺金糕的表哥?”而不是小哥哥的表哥么?

宁行空抱着她,凝视着她的眼眸,只觉满城的风沙都不见了,马车车窗外呼啸的春风都止息了。他没料到公主会这么问,他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莫允离仔细分辨着他的话,发现他说的实话。

莫允离眼底里一丝充满期冀的隐约微光消失不见了,宁骥果然消失得无影无踪,这世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,她这样苦苦寻觅,真不知道尽头在何方。

莫允离垂下了眼睛,她伸手去推宁行空,轻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宁行空只管怔怔地望着她,他忽然不想让她那么失望了。什么计划都被抛到了脑后,他要对她和盘托出。

却听身后冷鹰一声怒喝:“放开她!”剑光一闪,就要从他头上劈下来。

莫允离大惊道:“不可!”

方才在车子停稳的那一刻,乔公公便已经抢先撩车帘,跳下了车。他动作敏捷得不像个老人。他疾走几步,便冲到了那黑漆大门前。

在门口守卫的卫兵仆从,看到乔公公都很惊讶。只见乔公公从怀中取出一把扇子。他将扇子迎风打开,扇面上的笔走龙蛇,写着几行字,画着一丛玉兰花。

大门前的守卫大吃一惊,连忙躬身行礼,将大门打开,让记里鼓车通行。

沈幽幽和裴媛都对此变故十分惊讶。她们一直撩起车窗一角向外观看,看着车子穿过黑漆大门,缓缓驶入了那府邸之中。

车子停稳的时候,两个女孩儿才回过神来。而车前的上官冷鹰,也急忙回身掀帘子,查看大家的情形,却正好看见宁行空揽着莫允离的模样,不由十分愤怒。

莫允离已经坐了起来,她的脸颊有点红,她垂目轻声道:“冷鹰,宁……他是在救我……”

上官冷鹰肃然道:“小姐乃千金之躯,这小子不怀好意。俺警告你,不要总是妄图对公主无礼。下一次俺看到了,俺直接就取了你的头。”

车下步行进入的乔公公却叫道:“小姐您下来休息片刻吧。这里很安全。”

说着几停小轿从内院抬了出来。

大家一起下车,只觉这家宅院十分雅致,形制也不像外面宣化府的灰瓦黄泥墙,倒更像京中高管府邸的模样。

莫允离抬头看到了对面青灰色的砖雕照壁,不由大吃一惊。她望着站在一边也同样凝视着照壁的乔公公:“这照壁上的图,可是《海内华夷图》?”

只听对面传来一声轻轻的惊讶声:“敢问这位小姐是谁家小姐,为何会认得此图?”

莫允离抬头看到一个穿着碧玉石色长袍的青年,他腰间系着玉带,头上戴着木槿紫的四方平定巾,端的风流俊俏。

他望着莫允离,只觉眼前的女子虽然面目平庸,却有一双极具神采的眼睛,令人观之忘俗,他的心中一动,挥手叫身后的仆役道:“上来伺候小姐。”

裴媛松了一口气,自从离了京都,两夜风餐露宿,总算来了个像样一点儿的地方了,可以让公主休息一会儿了。只是不知道乔公公如何找到的这里。

他们正要寒暄,却听大门外一阵喧哗。一从人来报,看了他们一眼,又看了停在院中的记里鼓车一眼,附耳与那青年说了几句话。

莫允离众人不由心中一惊,知道这必然是追击的将领赶到了。

当下心中有点忐忑,不知道此间主人到底是什么人,跟乔公公又有何关系,到底能不能庇护他们。

那青年公子看到了莫允离眼中的担忧,便朝她微微一笑道:“小姐请里面坐,寒舍简陋招待不周了。我这便去打发了兵马司的统领凌栢。”

众人看他的模样,心里都很惊讶,小公主如今已经是经过改扮的模样,没想还是如此人见人爱。

上一章:海内华夷图二 下一章:海内华夷图四
热门: 情迷乡村 这个Alpha香爆了[穿书] 还珠格格之天上人间(下) 火帝神尊 分手信 穿成残疾反派的金丝雀 九零棚户人家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剩者为王 我是至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