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内华夷图一

上一章:分野二 下一章:海内华夷图二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在客栈中的众人,听到这一句话,都大吃一惊。

他们只顾看那地图显露真形,窗外雨声始终淅淅沥沥,掩盖住了对方的行踪,他们居然没有人注意到,敌人到底什么时候摸到门外的。

宁行空低声道是:“铁勒十!”这两个家伙自恃是铁墨国王的心腹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方才居然还敢向公主射冷箭,他不能放过他们!

宁行空拔剑便冲了出去,冷鹰紧随其后。

只听雨地“霹雳吧啦”传来了一阵刀剑相交的声音,宁行空低喝道:“铁勒十,你胆敢行刺公主,把命留下吧!”

但是方才出声的铁勒十却不开口了。

客栈中,莫允离依然举着红宝石,她心神不宁,墙壁上投影的地图,也开始微微摇晃。

莫允离忙两只手一起举着宝石。

裴媛听着窗外的打斗声,线条画的更加潦草了,她依然在埋头按照那投影显示绘制地图。

她们俩人正在争分夺秒,要尽快结束地图绘制。

一边的沈幽幽,看着莫允离吃力,站起来轻声道:“公主,我来举着宝石吧。”

莫允离听着窗外越来越激烈的搏斗声,她很想去看看宁行空和上官冷鹰的情况。她对沈幽幽点点头:“沈姐姐你拿好了。”

她便准备将宝石交给沈幽幽。

此时却听身后有人低哑着嗓子道:“都别动,把那宝石给我!”

大家大惊回头,一阵冷风挟着窗外的微细的雨点儿打了过来。

不知何时后窗开了,有个黑衣蒙面人,正朝莫允离猛地扑过来。想要抢走她手中的宝石。

莫允离心跳如鼓,她不及多想,便一个急速后仰,躲开了那人伸过来的手,同时手臂用力,她喊了一声:“公公接着!”

她已经朝乔公公扔出了一件东西。黑乎乎的划着弧线,乔公公忙伸出手臂去抓。

而那从后窗户摸进来的黑衣蒙面人,口中咒骂一句,立刻放弃了莫允离,转身朝乔公公扑了过去。

莫允离几人都吓得脸色发白。她们心中狂跳。

裴媛还差最后几笔没有画完,她颤抖着朝门外喊道:“有敌人,快来保护公主!”

门外与铁墨人缠斗的宁行空和上官冷鹰,听到客栈中的动静,不由大吃一惊。

他们没想到铁墨国人,会在此时使出声东击西的计策。

原来铁墨国人的目标一直是公主。

两人不由同时想抽身回客栈救援。

而跟他们格斗的那些蒙面黑衣人,也知道不能让他们俩回去,忙加紧了攻势。宁行空和上官冷鹰心急如焚,一时却脱不开身。

两人对视一眼,不待交谈便立刻使出了极厉害的杀招,他们下手十分凌厉。二人联手攻击,瞬间威力大增。

敌人终于抵挡不住。“哎呦哎呦”几声,几个人已经带上了伤。剩下的人,也被他们的招数逼退了几步。

两人一剑一刀寒光闪闪剑气喷吐,终于撕开了战圈,他们两人立刻回身急跃。

客栈的大门被雨夜的风吹得咣当咣当作响,两人齐齐挥剑滚了进来。

而客栈中,乔公公接住了莫允离扔出来的东西,他还没来得及喘息,那蒙面黑衣人的长剑便已经伸了过来:“交出来!”

乔公公攥紧了那东西,朝蒙面人冷笑了一声道:“有本事自己来拿!”

那黑衣人瓮声瓮气地哼一声:“找死!”只见带着寒光的长剑,便朝乔公公的脑袋上劈下来。

莫允离看得真切,她大惊道:“宝石在我的手里。”

那黑衣蒙面人闻言回头,却见莫允离手中握着那光华灿烂的红宝石,她方才扔出去的竟不是真宝石。

黑衣人长剑一挥,回身逼近莫允离喊道:“交出来!”此时他却哎呦一声,目露惊讶,他的手一抖,长剑差一点儿脱手。

莫允离不知他为何迟疑,她转身便朝门边跑。跑了两步才想到门外打得正激烈,她忙换了方向,那黑衣蒙面人已经追了上来,大喝道:“交出宝石!”

沈幽幽在后面喊道:“公主,给我!”

莫允离忙一回身正打算扔出去,却发现那蒙面人已经蹿到了他跟前,手中长剑闪亮。

莫允离一矮身,往客栈放着的长桌下一钻,等着那长剑劈下来的时候,却听那黑衣人又哎呦一声,不知道为什么站住了,俯身去摸腿窝。

莫允离忙就地一滚,滚到了客栈卧房门边。

莫允离猛地拉开门,要躲进去,却正好借着大堂中的灯光,看到另一黑衣蒙面人从那卧房开着的窗户中跳了起来,手中长刀闪闪。

莫允离大吃一惊,忙关上了门,身后那个蒙面人已经追了上来。

她慌不择路,为了躲避那蒙面人,还是朝门边跑去。只听身后一阵风声,她听到了裴媛沈幽幽的喊声混在了一起。她朝门外一扑。

却正好落入了一个带着寒气和雨水气息的怀抱。

她抬起头看到了一个闪亮的眸子,眸中似乎在酝酿着黑沉沉的暴风雨,满是毫不掩饰的关切。她的心微微一颤,已经被他紧紧抱在怀里。

宁行空和上官冷鹰正回身救援,莫允离就扑到了他的怀里,他对上了她惊恐的眸子,心中一疼,只恨自己太蠢,怎么一听到是铁勒十的声音就乱了阵脚,竟然让她置身于危险之中。

他搂紧了莫允离的同时,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紧随在她身后的那闪亮刀光。

他抱着莫允离半转身,手中长剑已经迅疾地刺出,犹如一道弯弯曲曲的闪电,电光令人胆寒。

只听那蒙面人啊了一声,他已经中剑了。另一个从卧房杀入的蒙面人也跟上官冷鹰杀到了一处。而客栈外的蒙面人们呼喝一声,都一起杀入。

裴媛和沈幽幽吓得躲在了一边。

只见宁行空抱着莫允离,手上却毫不容情,他将剑光舞成了一团耀眼的剑花,一时映着屋内的烛光,刀光剑影,斗得十分凶险。

此时却见那灯花闪了一闪,瞬间熄灭了。屋内变得伸手不见五指。众人大惊,只听啊呦啊呦,连声痛喝。

“你往哪儿砍!”“你砍的是我!”“你瞎啦吗?”“你绝对是故意的!”

灯光灭了之后,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。雨声风声交织在一起,只听蒙面人们乒乒乓乓自己打成了一团,惨叫不断。

可这叫声之中,却听不到莫允离宁行空他们的声音。

那受伤的蒙面人首领,气得大喊一声:“蠢货们,别打了,快点儿点灯!”

他们这才手忙脚乱地停下来,在这当口又有几人啊呦啊呦,打成了一团。

待终于有人点着了火折子的时候,他们才看到跟自己厮打的人到底是谁。

“你小子浑水摸鱼!”“你小子公报私仇!”“好哇,今天我们就来算个总账!”

有了亮光,而他们却打得更激烈了。蒙面人首领气得直接用铁墨话喊道:“你们都不想活了,完不成大王的任务,你们就别指望再回草原去了!”

他们这才悻悻地停下厮打。他们到了现在才发现明阳公主一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。

蒙面人首领大喝道:“快点儿找到明阳公主和宝石!都是蠢货!”另一个个子矮一点儿的蒙面人对他说:“别急,咱们好好找,他们肯定还在客栈里。”

却听门前传来一阵马蹄声。

蒙面人追了出去,他们看到了一点遥远的灯光正在远去,只听黑沉沉的雨夜中,传来了车轱辘急速转动的声音。

那高大的蒙面黑衣人首领,气得大喊:“他们跑了,快追!”

此刻奔驰的马车里,莫允离紧紧握着座椅的扶手,以免被颠了出去。

上官冷鹰十分大胆,他们现在仅仅靠着挂在车前的一盏气死风灯照路,路面根本看不清楚。

阿花喔喔喔叫着,兴奋地在大家头上飞来飞去。

莫允离叫它:“阿花小心,别掉出去了。”

方才趁着黑,乔公公便悄悄地从后门出去,牵出马匹套好了车。

所有人都趁着那些黑衣人打成一团的时候,偷偷地冲了出来,上了马车。

莫允离望着手中横着剑,挡在马车门口的宁行空。他这样做,是为了避免大家从疾驰的马车上滚落。

莫允离想起了方才被他抱在怀里的情景,脸微微有点红了。她又默默想着今夜被宁行空连救了三次,想到彼时的亲密情形。她轻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宁行空的脸背对着车外的灯,莫允离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听他沙哑着嗓子道:“公主不要跟卑职说谢谢。保护公主,是卑职的使命。”

车外的上官冷鹰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也道:“公主!他是公主的护卫,自然要豁出命去保护您!俺也一样!”

公主听了这样的话,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一丝失落,原来只是职责么。

却听裴媛在一边有点兴奋地说:“公主殿下,虽然方才那图没有画全。但是那图中不止显示了九鼎线索,那张图可能就是贾耽大人的《海内华夷图》的一部分。”

正好此时车轮下碾过了一块儿石头,车子又颠得飞了起来。莫允离也被颠了起来。

宁行空望着她的脸,在微弱地灯光中,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,这让她看起来更加美丽,他的心都一缩,只听莫允离开心地问:“这失传已久的地图,要现世了吗?”

车前的上官冷鹰一边赶车,一边还忍不住问道:“这个什么什么海内图,是什么图?藏宝图么?”

大家尽管被颠得五脏都在颤抖,还是都笑了。莫允离轻声道:“是宝图呢。”

上一章:分野二 下一章:海内华夷图二
热门: 田园娇医之娘亲爹爹来了 宦臣 是刀先开的口 陛下的黑月光重生了 office不谈爱情 我的爱如此麻辣 仙君座下尽邪修 鸣宝在暗黑本丸 落雪时节 草莓人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