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野一

上一章:隋唐图经六 下一章:分野二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地下密室之中,冷鹰和宁行空大着胆子,将那白骨收拾好。只见那些箭支上面都发黑了,知道上面有剧毒,都十分小心。

春雨下了一整夜了,此时已经快天明了,正是春寒最浓之时。

此时不宜下葬,便等明日天晴再说。

莫允离望着乔公公,她回想起路上乔公公的几次欲言欲止,回想起他的眼神和叹息,终于明白他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什么了。

没想到这里居然是乔公公的故地。

“乔公公,您不是从小就入宫的么?”莫允离惊讶地问。

乔福田吸着烟袋,火光一闪一闪,他的面孔也明明灭灭,望去跟平常迥然不同,多了几分沧桑感慨。

窗外雨声淅淅沥沥,带着如丝愁绪。

乔公公望着莫允离,只觉得在这潮湿黑暗的客栈里,她仿佛一朵清丽的幽兰盛放着,望着她,便觉得心情平静了。

乔福田淡淡地说:“不是。我啊,当年犯了罪,为求免死,才自愿净身入宫的。”

莫允离望着他,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和善的老人会有这样的过往。

“是什么样的罪?”宁行空在一边问。

乔福田看着他,吸了一口烟袋,盯着他目光有点冷道:“你猜猜看。”

宁行空不可察觉地一颤,大家也觉得空气瞬间有点冷。

上官冷鹰摸摸胳膊道:“乔公公,你又在吓唬人了!俺被你吓着了!”

乔福田哼了一声:“没出息。你们想到哪里去啦?”

他又咂吧咂吧了烟袋,火星一亮一亮的,道:“我跟死在那里的两个家伙,当年在这里做此山是我开的劫道生意。”

大家都惊讶地望着他。

上官冷鹰道:“原来你是山大王啊!”

莫允离惊讶地睁大了眼睛:“公公,这客栈是你们的据点吗?”

乔福田赞赏地看着小公主:“公主果然聪明。是的。这客栈到底建于何年何月,我们也不知道。很多很多年前,我还是个小伙子的时候,它就挂着青青客栈的招牌。这附近的村民也说不上这客栈有多么古老。我和两个兄弟搬进来,重新粉刷了一番,就开张了。”

莫允离十分好奇,接着问:“大家为什么放着官道不走,要走这条小路,然后来到你的客栈?”

乔福田呵呵一笑道:“我们当然有办法了。就像现在这样的天气,我们最喜欢了。我们在路口砍倒两棵树,挡住大路,再竖个路牌,武媚娘生意就有了。”

莫允离听他说的这么老练:“您原来真是个大盗啊!”

乔福田叹了口气:“是啊。因为之前犯了事儿,我们逃到这里来的。本来隐姓埋名,也许就能逃脱律条了,但是人心不足啊。跑到这儿来,坐吃山空,没多久,我们就决定去这客栈里干无本生意了。”

裴媛道:“然后您就被先皇捉住了?”

乔福田哈哈点点头道:“是啊,真是天要灭我啊。我们开始也规规矩矩开了几天客栈。刚瞅准了一只肥羊要下手,就落在了先皇手里。”

莫允离忽然说:“您后悔么?”

乔福田笑了:“后悔什么?跑了还重操旧业被捉么?后悔,可惜后悔也没用了。跟着先皇进宫吗?那我不后悔啊。我是头领,捉到了就要认。他们是从犯,也被关进大牢,判了几年。我十几年后找过他们,可他们杳无音信。那时候想着没消息也好。没想到原来他们又回到客栈,还死在了地洞里。”

沈幽幽一直待在那密室的入口,仔细观察。听到这句话,她转头对大家道:“密室里的机关,应该跟墙壁相连的。”

她望着上官冷鹰微笑道:“冷鹰,你幸亏在上面待着,没有下去。否则,你若伸手去摘那宝石,恐怕也凶多吉少啦。”

冷鹰吓得一哆嗦:“哇,这地图藏着什么杀机啊。这根本不是宝藏图啊!”

莫允离叹了口气说:“确实是宝藏啊!不说那银粉刷过的墙壁,单是那些宝石,就价值连城。若没有起贪婪之心,也触发不了机关。密室里是一幅古九州之冀州的分野图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大家都疑惑地望着她。

莫允离慢慢说:“按①《尚书 禹贡》所说,九州乃冀州、兖州、青州、徐州、扬州、荆州、豫州、梁州和雍州。”

沈幽幽道:“这里便是古冀州的所在,这我知道。古冀州的范围相当于现在的直隶和山西两省。分野是什么?”

裴媛道:“②古人讲天空中的星辰,与地下的州府相对应,这便是分野。”

莫允离和裴媛对视一眼,她们都想起了当初学制图六体的时候,裴世光说画地图还要懂天文。大家问为什么,裴世光跟孩子们胡诌说,因为下知地理就要上知天文。

莫允离的唇边不由闪过一丝怀念的微笑。心想我已经知道什么是分野了,哥哥和小哥哥,你们俩如今又在哪里?你们现在也懂天文了么?你们会自学了么?

她唇边的那一丝微笑变成了惆怅。对面的宁行空一直在盯着她,看到了她那样的神情,他的手指微微一动,好像想做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动。

莫允离接着轻轻道:“②那地下密室中的星图,便是冀州的分野星图。各色宝石,应该都涂了荧光粉,可以在黑暗中闪闪发亮。它们组成了西方白虎七宿的星图。”

大家静静地听着,只觉十分神奇。

莫允离娓娓道来,嗓音柔和动听:“最顶上绚丽的大颗红宝石构成了胃、昴两宿的星图。绿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猫眼各色宝石,组成了西方白虎剩下的五个星宿奎、娄、毕、觜、参的星图。宝石虽然珍贵,这星图却更加贵重。”

裴媛点头道:“不知道这星图是何时雕琢上去的。方才细细看来,每一颗星星的方位都很准确,但和现今星图位置却基本一致。可见当年古人观星的水准之高啊。若能仔细确定岁差,便可以知道这张图是什么时候年代的了。”

大家面面相觑,原来那光华四射的宝石,居然是一张天上的星图,不知道是何人有这样大的手笔,在何时做出了如此美丽贵重的星图。

沈幽幽想了想问:“那张唐代地图中藏着这星图的线索。那么这星图之中,会不会还有什么奥秘?”

莫允离想起方才在密室中看到的绮丽情景,她轻声道:“沈姐姐说的有道理。古人用分野之说,将天上的星辰和地下的州府对应,为的是从天象中观察大地运行的轨迹,观察天意从而预测吉凶。”

大家听到天意两个字,都有点肃然起敬。

上官冷鹰担心地问:“那,刚才咱们进去,有没有触犯神灵啊?真的从这星图上就能看到天意吗?”

宁行空说:“如今各国不是还有观星博士,欣国不是也有钦天监么?天威难测,天意浩荡。”

莫允离轻轻道:“可是百年前地龙翻身的天地大劫,却没有人发现。所以从百年前开始,观星博士们便不再像从前那么受推崇。钦天监官员,观星看国运之说,也渐渐没人提起。他们现在只负责看四时变化,雨水丰寡,这倒还预测得准一点儿。”

上官冷鹰听她们如此说,就知道那宝石动不得。

他有点垂头丧气,抬头道:“那张古地图,就是为了引我们来看这星图的?这星图之所,还机关重重,稍有不慎就送命?这也太坑人了吧?”

莫允离和大家笑了,但是大家也深思道:“这样大费周折,不会只有一张简单的星图吧?我们再下去看看。看看那星图中还有什么奥秘。”

宁行空望着莫允离,肯定地说:“阿诺金糕送了这么一幅图回来,一定另有深意。”

大家齐齐看着他。宁行空实在是身份尴尬,大家对他很难信任。

乔公公忽然道:“你要发誓,这一行你所看到的事情,不能对第二个人吐露分毫,否则,天打雷劈!”

乔公公这句话话音一落,却听空中春雷隐隐,众人皆一凛。总觉得隐隐中似乎真有天意垂注此处。

宁行空望着莫允离,极为诚恳地说:“我发誓,保守秘密,绝不泄露。”

于是他们留了乔公公在上面守候,所有人都重新又下了密室。

站在密室之中,他们抬头看着那天花板上的宝石星图。只见天顶之上星光熠熠,不禁目眩神迷,都不由感叹古人巧夺天工的技艺。

上官冷鹰十分失望地叹道:“这星图这么好看,却又这么危险。唉。”

沈幽幽笑了:“冷鹰,你暴富的梦想破灭了。”

大家也都笑了起来。

大家陶醉于星图的美丽,亦觉那众多宝石,交相辉映的光芒实在太过绚烂,看久了,大家的眼睛都有点酸痛。

大家在下面走来走去,翻来覆去地看,实在看不出那星图上有什么玄机。

裴媛轻叹道:“这世上还有比这更璀璨夺目的东西么?”

宁行空正看着莫允离,听到这句话,他轻轻道:“自然是有的。公主殿下,就比这星空更美丽。”

他的声音很轻,然而站在他身边的莫允离却听得很清楚,她脸微微一红。

上官冷鹰在一边严肃地说:“铁墨人,我们公主自然是最好的。你别老这么不稳重,要尊重殿下,。”

宁行空望着莫允离脸上的淡淡红晕,不由一呆,上官冷鹰说什么,他一个字都没听到。

裴媛叹了口气道:“既然看不出啦,我们就上去吧。上报朝廷,让星官们来看,也许能看出里面的门道。”

天依然黑沉沉的雨声一夜未停。大家折腾了一晚上,都有点疲惫了。闻言,便准备上去了,忽然只见上方的洞口,扑棱棱地飞掠下一个不小的黑影。

大家都大吃一惊,不知道上面的乔公公为什么没有发出警告。

作者有话要说:①见《尚书?禹贡》

②见《汉书 地理志》、《淮南子?天文训》、《史记?天官书》《隋书 天文志》

上一章:隋唐图经六 下一章:分野二
热门: 我见贵妃多妩媚 半劫小仙 穿成侯府假千金 折兰勾玉杏向晚 渔火已归 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 北海道物语 早安,总统大人! 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 闪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