隋唐图经五

上一章:隋唐图经四 下一章:隋唐图经六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莫允离看着他焦急的神色,想到了他发下的誓言,他这个时候看上去尤其像宁骥。

她总觉得她的小哥哥长大了之后,如果着急起来,也会像他这样的。

她叹了口气道:“你能回答冷鹰的话么?现在的铁墨国太子,是真正的宁骥么?”

宁行空只觉得胸中一阵细微的疼痛。

他沙哑着嗓子道:“公主,宁骥王子就是宁骥王子,不是别人。这次也是他让我来找阿诺金糕的。他与阿诺金糕亲同手足。公主切莫听信他人谣传!您嫁的人就是王子!是曾到欣国为质子,与您青梅竹马的人!”

乔公公笑了:“厉害了,居然这般能睁眼说瞎话啊!”上官冷鹰也愤愤道:“宁骥那小子,怎么能长成大黑铁塔,你逗谁玩呢?”

裴媛接口道:“你们铁墨国人都在怀疑他的身份,为何你如此笃定?”

宁行空一时张口结舌。他只望着莫允离,他之前认为自己已经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,可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。没想到那是因为他,还没有碰到自己最在乎的事儿。

莫允离望着眼睛中突然迸发出万般渴望的人。她觉得此人很有意思,面上总是淡淡的,很少有情绪,可他那一双眸子却情绪激烈,常如翻江倒海。

阿花喔喔喔地飞了起来,飞到了宁行空的头上,啄了他一口。他却没有伸手赶。

莫允离张开胳膊,让阿花飞了回来。她抱着阿花,看着阿花的眼睛,摇摇头道:“你认错啦。他不是的。”

阿花却喔喔喔地叫起来,哪里不是啊,分明就是他啊!

莫允离看着地图道:“把你手中阿诺金糕的地图,拿出来一起参详一下吧!”

大家听莫允离这样说,知道她还是要留下这小子了。

宁行空眼里闪过一丝喜悦,他低头道:“是。”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小包,打开纸包,取出一张图来。

大家看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迹,一起松了口气:“阿诺金糕还活着!”

莫允离也有点开心。裴媛望着轻声说:“公主,您说得对,人果然不要放弃希望啊。”

莫允离的轻轻一笑,她的绝色容颜让大家的眼前一花,她道:“希望的种子在每个人的心里,谁也抢不走它。信念才能让它开花。”

上官冷鹰道:“俺觉得公主你说得对!”

宁行空也望着她,忽然说:“您跟明阳这两个字太配了。您确实明亮如太阳,您就是希望本身。”

莫允离脸微微一红,她接过了他手中的地图,将三张地图对比着,想发现其中的秘密。

上官冷鹰吃惊地看着宁行空,宁行空朝他友善的笑笑。哇,这家伙脸皮简直厚得出奇!他决定一定要好好看紧他!

他们对比了一下,立刻发现阿诺金糕这地图上画的路线跟那李吉甫的《十道图之河北图》经过火烤之后,显露的红线重合很多。而他们都在客栈所在的地方,画了红点。

大家想到去而复返的铁墨国人,确定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。他们决定分头去好好查看一番。

这客栈老朽陈旧,很多东西,一碰就酥,变成粉末。而楼上的楼梯塌了,只能让宁行空和上官冷鹰两个上去。

沈幽幽掌着烛台,与小公主和裴媛仔细查看下面。从她们所在的这间房间开始细细查看。

沈幽幽问:“不知道我这图,到底是什么来历?十道图有什么意思?”

小公主一边查看一边回答她道:“①唐贞观年间,皇帝为了监察天下设立了十道。河北正是十道之一。这图是河北道的图。在开元年间又重分天下为十五道。①李吉甫是唐宪宗时候的宰辅,辅佐皇上,开创元和中兴之世。这图的划分倒是因循旧例了。”

沈幽幽听明白了:“原来这图居然是唐朝时候的图。居然是这么久远的图了,那地图的材质真的神奇。”

小公主笑了道:“嗯,是神仙的图纸呢。”

沈幽幽赞叹地望着那图:“若是金银等物,千年不朽也不奇怪。这图还能留存这么多年,也许真的是神仙之物呢?”

大家想起了方才上官冷鹰的话,都笑了。

裴媛笑道:“这图恐怕是保存最早的图经了。②周礼上说“有外史掌书外令,掌四方之志”,又说③汉高祖曾得到过秦地图 《司空郡国舆地图》《括地图》,④东汉桓帝时,但望献上了《巴郡图经》这都算是最早的图经的记载,可惜那些图都没有传下来。”

沈幽幽不明所以地问:“那这张图岂不是价值连城么?即时上面没有九鼎的线索,光图是不是也能换很多银子?”

裴媛道:“是啊。”

沈幽幽叹气道:“怪不得呢,自从得了这图,家里就没安生过。”

她看着小公主开玩笑道:“早知道它是这样的宝贝,我们便不等太子殿下了。直接关了兵器铺子,卷宝跑路了。”

三个女孩儿相视一笑,小公主笑说:“那么,禹王九鼎升仙的秘籍,姐姐你便不知道啦。”

沈幽幽道:“享人间富贵便好啦,天上的我们福薄。”

她们谈笑之间,已经将这屋子勘察完毕,出门的时候正碰上乔公公,他也勘察完了一间房间,他们都一无所获。

他们听着楼上的动静,喊了一声,果然冷鹰和宁行空也一无所获。这客栈也不小,他们并不灰心,接着细细找寻。

大约已经到了后半夜,春夜的冷雨让客栈变得潮湿起来。他们更觉得身上寒冷。莫允离三人挤在一起,仿佛这样能暖和一点儿。

此时就有点又冷又困了。换了裴媛来举灯台,灯台越举越低。莫允离伸手去接:“我来吧。”裴媛忙躲开道:“公主你不要沾手。”

莫允离执意要灯台,两人争执推让的时候,灯台斜了过来,裴媛手一松,那灯台便脱手,马上就要滚在地上了。在一边儿的沈幽幽,迅速地一矮身子,伸手一捞,将灯台接住了。

三人都长呼出一口气,刚才真是吓了一跳,还以为灯台掉到地上了。

而此时莫允离却似乎看到地板下面星光一闪。她忙道:“别动,那是什么?”

此时楼上的两人,已经搜寻完毕,一无所获,正跳了下来,听到莫允离的话,他们都围了过来。

沈幽幽抱着灯盏蹲在地上不敢动:“哪里那里?”

莫允离几个都蹲下来,但是却怎么都寻不到刚才那个闪光。

莫允离便让沈幽幽一会儿站起来,又一会儿蹲下,沈幽幽累得这么冷的时候都流汗了,她手一软道:“不行了,换个人吧。”

她一边说,灯台便微微一倾斜,火苗晃动起来。这下不止是莫允离,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一闪而逝的星光。

莫允离明白了:“原来是要不安定的火苗交错的时候,才能看到么?”

宁行空的手腕一抖,他的剑已经朝那星光之处刺了下去。

大家都吓了一跳,这地板是石板,他这样猛刺下去,不仅刺不动,还有可能折了他的那把普通的白钢刀。

却听“噗嗤”一声,那把刀竟然好像切豆腐一样,直接划开青石板,刀身整个伸到了下面。

莫允离失声道:“地板下面是空的么?”

他们在上面走来走去,却从来没有发现这件事儿。

乔公公想了想道:“因为这青石地板太厚,所以不管是敲击还是踩上去,都没有那种空洞的砰砰声。”

莫允离他们互看一眼道:“这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

然而那把刀刺进去的时候很容易,拔出来的时候,却费了很大的劲儿。

而那青石地板确实又硬又厚。

莫允离看着地板道:“撬开吧?”

宁行空和上官冷鹰点点头,他们一起拔出刀剑,刀剑尖儿只在青石砖缝上砍出一个浅浅的痕迹。

大家仔细观察,发现只有方才看到星光的那处,年深日久,两块青砖之间出现了一点点缝隙,别的地方居然一点儿缝隙都没有,完全没法着手。

莫允离轻轻道:“这如何是好呢?”

上官冷鹰和宁行空见小公主发愁,他们对视一眼。“公主,别担心交给俺!”“公主,我能刺进去一次,也能刺第二次。公主您看我的!”

莫允离点点头,笑了:“那好,交给你们啦。”

上官冷鹰瞪着宁行空,这铁墨国小子太会献殷勤了!看俺的吧!

他用尽全力瞅准了方才的那一处,刺出一剑,却听“咔嚓”“当啷”两声,他的剑断成了两截。

他傻了眼:“俺的剑!这是俺祖爷爷的宝贝!俺出来俺爹特意让俺背上的!咋地就断啦,这可咋办呢!”

大家十分吃惊,也不由笑了。

沈幽幽看上官冷鹰将剑拾起来,那心疼的模样,她道:“你那是一把柳叶刀,制式确实十分古老,这样的刀流传下来不容易。”

莫允离想到沈幽幽家里是开兵器店的还会打造兵器,便问:“沈姐姐,你会修这刀么?”

上官冷鹰立刻抬起头来,眼神中都是期冀,沈幽幽叹气道:“不会,但是我父亲会。包起来,回京城找我父亲吧。”

上官冷鹰大喜过望:“多谢沈姑娘!”

却听又两声:“咔嚓”“当啷”大家看到宁行空拿着断刀刀把站在那儿发愣。他这次用力刺下去,居然也把刀折了。

大家一边笑,一边觉得心里有点发愁: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宁行空没想到会如此,他本来是想显示一下他比冷鹰强,没想到却出糗了。

他偷偷看着莫允离,却对上了莫允离含着笑的目光。他只觉得公主带笑的模样,那般天真烂漫又明艳美丽,不由一呆。

作者有话要说:①见《旧唐书?卷一百四十八?列传第九十八》

《新唐书?卷一百四十六?列传第七十一》

《资治通鉴?卷二百三十六?唐纪五十二》

②见《周礼 春官 外史》

③见《汉书?地理志》、《史记?萧相国世家》等

④四库本《华阳国志》

上一章:隋唐图经四 下一章:隋唐图经六
热门: 幻觉 阮陈恩静 不负如来不负卿 百年好合 天秀 清白之年 隔墙有男神:强行相爱100天 山海崽崽收容所 公子倾城 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