隋唐图经四

上一章:隋唐图经三 下一章:隋唐图经五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灯光下,大家都看着那镖。只见这米粒大的镖上刻着一个粗犷的鹰头,铸造手法和上面的标记,正是当年铁勒十和摩米身上的衣饰的风格。

却听宁行空毫不避讳地淡淡说:“这是我们铁墨国王的内廷侍卫用的。”

乔公公为他包扎的手也微微一顿。

大家惊讶地看着他,有点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。

“喂,你是铁墨国王子的下属,你们国王的侍卫伤了你,你们这是内讧啊!”上官冷鹰直接将心理话说了出来。

他问:“你和他谁的官儿大?你能管了那铁墨国人么?”

宁行空脸上依然十分平静:“按照中原的说法,我的品级和职阶都比他们高两级。”

上官冷鹰看了看他,普普通通的清秀青年:“原来你还是个人物啊?”

却听沈幽幽有点颤抖地说:“这些铁墨国人去而复返,到底为了什么?他们打这么一只镖进来,想做什么?”

莫允离望着灯火旁边的那张地图,地图上的几个红点好像一颗颗熠熠发亮的红宝石:“是为了九鼎的秘密来的吧。他们选择这客栈落脚,一定不是偶然的。”

大家都望向宁行空。大家正是跟着他来到这里的。

宁行空此刻服了乔公公的解药,身上的麻劲儿快过去了,他躺在地上望着公主,眼里闪着温暖的光道:“公主,你曾向王子求婚使者问起阿诺金糕的消息。阿诺金糕是我表兄。我来此其实是为了打听他的消息。”

莫允离大吃一惊道:“你也是想去……”

宁行空道:“对,我也想去十里长滩。”

大家一时惊疑不定,他们都认定了那铁墨国的王子是假的。那么那假王子派来的人宁行空,来找阿诺金糕,那他还能有第二个意思吗?

他们还指望着找到阿诺金糕从而打听真宁骥的消息呢。这家伙定然是阻挠他们的寻找,外加对阿诺金糕杀人灭口啊!

上官冷鹰的长剑忽得出鞘,抵在了宁行空的脖子上:“公主,他一定不怀好意!我们不能再带着他了!”

乔公公呵呵笑了道:“没错。他正好中了他们铁墨国自己人的镖,我想,他若因此伤重死在这儿,也是件很平常的事儿吧?”

众人一惊,只见乔公公微笑着,这般不动声色便吐出了杀机。

上官冷鹰不由手心出汗,他急忙看着乔公公,努力瞪大眼睛向他传达自己的意思。喂,乔公公,不要这样啊,我还没杀过人呢,这杀人可不比杀鸡。

而乔公公却像没看见他的眼色一样,他唇角的微笑都没有丝毫改变。

宁行空也不由紧张起来。他的额头上出了一点汗,他本来是想用阿诺金糕跟他们套个近乎的,怎么知道会引起他们的杀机。

他心里大骂那求婚使者,那家伙回来说,公主似乎很看中阿诺金糕,为什么自己一提金糕,却让所有人齐齐变色?

他平静的脸有了一丝慌乱,忙道:“我是阿诺金糕的亲表兄,我就是想来找他。他们都说他一定死了,可是我知道他没有死啊。他,前两天还给他的妈妈,我的姨妈寄来了一幅图,所以我才决定自己来看看啊!”

莫允离看他慌乱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只觉他更像宁骥了,她有点受不了这种感觉。她望着他,也很奇怪,他自从见到自己,说的话都是真话,可是却互相矛盾,这样的事儿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她轻轻问道:“你是来找阿诺金糕的?那你刚才说你是奉铁墨太子的命令来保护我的,这又是怎么回事儿?”

上官冷鹰松了口气,公主的口气不像要杀人,太好了。

此刻阿花也喔喔喔地飞上了上官冷鹰的肩头。他们两个一起尽量凶狠地瞪着宁行空:“说!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宁行空明白人最好别说谎,说了一个谎就得用十七八个谎言去圆。

却听乔公公笑眯眯地说:“小子,想好了再回话。你既然是铁墨国王子的近臣,那你知道我们公主善识人心,没有人能在她面前说谎么?”

宁行空到了此时,倒比原来镇静了不少,道:“卑职知道。卑职之前所言也皆是事实,只是卑职没有将所有的话都说出来。”

他忽然伸出手指,推了推那剑尖,一只手在铺上一拍,便轻轻朝后蹿出一丈,又一声低喝便站了起来。

他这一下动作十分快,大家都没看到他是怎么做的。上官冷鹰心里一沉,看这人跟自己年纪差不多。他在欣国宫廷之中,已经极少有敌手了,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对手。

他一挥剑便要冲上去,却见宁行空站在那里朝公主单膝跪了下来。

莫允离微微一愣,她轻轻唤:“冷鹰。”

冷鹰被她唤住了,他举着剑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宁行空抬起头,目光灼灼地望着莫允离:“公主殿下,卑职去京城的确是想找亲眷,因为卑职想找的人就是您。”

莫允离脸一红。冷鹰喝道:“这小子不老实,占人便宜,谁跟你是亲戚啊?”

宁行空从容道:“您与铁墨国太子订婚,卑职为太子效力,您可说是卑职的亲眷吧。卑职也确实受了王子指派来保护您,只是卑职在京城没有找到您,便想先去十里长滩去找我表兄阿诺金糕。这些话,句句都是事实。卑职并未欺骗公主。”

一直没说话的沈幽幽却看着他轻声道:“你没欺骗,却有所隐瞒。铁墨人真是不可信。”

大家知道她被铁墨人掳劫,自然对他们没有什么好感。其实欣国和铁墨国本来就经常起战事,谈不上友好。跟宁骥和阿诺金糕的友谊,也弥合不了两国人之间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。

莫允离望着他,他现在说的都是实话:“你两次改变话风,每次都没有说谎,现在你的说辞,还有隐瞒的地方么?”

她的话好像石子扔进湖水之中,只见宁行空脸上的平静被打破了,他望着公主,有点黯然地低下头去。

莫允离心中涌起一阵失望,到底是敌非友,自己不该对他有所期待才对。她轻轻道:“我们此行乃是代天巡狩,你既然不能说出全部实话,那就不必再跟着我们了。过了宣化,我们就各奔东西吧。”

宁行空大吃一惊,待要分辨。

乔公公立刻说:“不要拿你铁墨国太子的命令说事儿!这里是欣国!公主是我们大欣的明阳公主,不需要你们铁墨人来保护!”

宁行空待要分辨,却微微一皱眉头,伸手捂着肩膀:“啊”了一声。

显然是牵动了伤势的模样,除了小公主之外所有人都在心里骂他一句,太狡猾了!

果然小公主忙问道:“你怎么样了?伤口可是有不妥?”

她的语气便不像方才那么坚决了。

宁行空抬头望着小公主,他的眼里忽然光华四射:“公主殿下,卑职奉命而来,若没见到公主之前,卑职还可敷衍回话交差,就说没找到公主。如今卑职已经见到了,却不能保护公主,卑职万死不能赎罪了。”

莫允离微微一踌躇。乔公公和上官冷鹰立刻道:“公主打发他走人吧!不要听这小子狡辩!”

而宁行空望着她,将手放在胸前,慎重地说:“草原天神在上,我愿以生命保护欣国明阳公主。如违此誓,人神共灭!”

乔公公看着他,眼神一动:“这是草原铁誓。传说违背这誓言的人,即便是贵为大王,死后天葬连兀鹫都不肯啄食他,让他归天!你想好了么?”

大家都不由大吃一惊,不懂此人为何如此执着。眼看他并不是什么拘泥的人,怎么会出口便是这样的大誓?此人到底是大忠之人还是大奸之徒呢?

莫允离眼里也都是震惊。她虽然金娇玉贵地长大,但是发誓以性命保护他的人,此人居然是第一个。即便是哥哥和小哥哥也没有说过类似的话。

她又有些微微走神,她轻轻道:“你别有目的对不对?你宁愿发出这样的大誓,也不愿意说出你的秘密对不对?我不要你的命,你……”

大家一听公主要拒绝他,心中终于放下心来了。

而宁行空却急切地说:“公主殿下!我手中有阿诺金糕寄回家的地图,我就是按照那地图找到这里的!公主殿下,您不想找到金糕么?”

裴媛不由道:“阁下话语之间,似乎对我们和金糕的关系十分熟悉?”

宁行空忙道:“金糕说你们是他最信任的朋友!他说如今铁墨国人,他除了我,谁也不信,欣国人反倒比铁墨国人可靠!”

这句话一下说到了大家的心里。大家望着他,狐疑之色稍减。宁行空看着大家的神色,忽然有了个不详的预感:“……大家是不是也听到了,关于当年十里长滩之事的传言?”

上官冷鹰喝道:“你装什么?你说你是金糕的表弟,那你说,你们现在的太子宁骥,到底是什么人?真正的宁骥又在哪里?”

宁行空的表情凝住了。原来他们也听到了那个传言,原来公主他们不仅认不出宁骥王子,而且还在怀疑宁骥王子的身份。

乔公公望着他,脸上没有了笑容。宁行空从他那老迈层叠的皱纹上,感受到了一丝极淡的杀意。

他经历多次生死危机,对杀意最为敏感,不由紧张起来。

却见小公主望着她,烛光下她的脸颊美得令他心脏都抽了一抽。

窗外的雨声更大了,一时屋中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望着小公主,等她的决断。

上一章:隋唐图经三 下一章:隋唐图经五
热门: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 我渣女小白花[穿书] 大唐风月2 建国后我靠守大门为生 我想独自美丽[快穿] 有耻之徒 世间只得一个你 星野 乡村美少妇 莽荒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