隋唐图经三

上一章:隋唐图经二 下一章:隋唐图经四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火光下,只见莫允离手中的地图变了颜色,原来是深棕发褐色的古朴模样,现在颜色变得浅了很多。地图变成了浅黄色。

好像一个垂垂老矣之人,重又焕发了青春一般。

上官冷鹰惊讶地说:“公主殿下您会仙法么?”

大家都笑了。宁行空目光灼灼地望着她,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。

莫允离笑得很开心她对沈幽幽说:“这要感谢沈姐姐。”

沈幽幽惊讶:“我?我什么也没有做啊。”

莫允离指着地图说:“沈姐姐说下雨是天公要为世界洗尘。我忽然想,这地图我们始终没发现有什么特别,是不是因为也因为尘土掩盖本来面目?”

裴媛摇头笑道:“公主,所以你才将地图放在火上烤吗?天公用雨水洗尘世,你便用烛火烤地图?公主你奇思妙想,吓到我们了。”

裴媛说着便看沈幽幽,然而沈幽幽依然笑得温柔可亲,一点儿也没有方才那瞬间的冷厉和严肃。裴媛心想,也许真是方才我心中一着急,便看错了吧。

乔公公磕磕烟袋锅道:“好主意!”

冷鹰摸不着头脑:“为什么这地图火一烤就变了模样?这真不是公主的仙法么?”

大家都笑了,小公主说:“古书上说西域有①火浣布,不惧火烤,若沾染灰尘,在火上一烤便可清洁如新。亦防水不怕水洗。我想这地图的材质如此特殊,也许也不怕火烤。”

大家都觉得十分新奇,围了过来仔细看着那地图,只见那除了变了颜色,字迹更加清晰之外,图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虚线。他们凝视细看,又将今日的地图取出来对比了一番,发现那虚线所显示的居然就是他们现在所走的这条小路。

“会有什么秘密呢?”莫允离有点紧张:“莫非九鼎就在这里?”

上官冷鹰问:“这九鼎真的会呼风唤雨,能看到四方宇内的活物的行踪,还能分辨妖物,让行人躲避么?”

大家看着他都笑了:“若真如此,那便是神物了。”

上官冷鹰看着大家,奇怪地说:“对啊,禹王爷制的九鼎,禹王爷是神,他老人家用的难道不是神物么?”

莫允离笑着望着他,也有点惊讶:“冷鹰,我还以为你长大了之后,就不相信这些传说了呢。”

冷鹰的脸有点红,他悄悄看了一眼沈幽幽道:“俺相信的。俺刚才盛饭的时候,还敬了灶王爷。天地万物皆有神。从小俺爹俺娘就告诉俺了,要进庙烧香,看神像就磕头。”

大家微笑了,想想大家逢年过节都要祭祖祭神,当风俗也罢,当礼仪也罢,若说完全不信,又何必求神保佑?

小公主轻轻道:“我信冥冥之中自然有定数。可是若说这鼎可以呼风唤雨,是个神鼎,我长大了就不信啦。这九鼎上定然有一幅古地图,对我职方郎大人十分有用啦。”

冷鹰却红着脸说:“公主,您别不信,到时候我们看吧。这九鼎一定高大数丈,精光闪耀,出世的时候,天空中还有七彩云霞。”

大家都笑了,莫允离笑道:“那当然好了。若是那样,说不好九鼎上会有修仙的法诀。我们便都悟道登仙去好啦。”

不料这话正说中了冷鹰的心思,他激动地说:“公主说得对!到时候大家都成仙了。听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俺还要带上俺全家和叔叔。”

乔公公拿烟袋锅敲敲他的头:“你真的要升天了。”

大家都笑了起来。宁行空面色依然十分平静,他望着小公主,眼里却满是温柔。

而莫允离就像感受到他的目光一般,抬起眼来也正好看到了他的神色。

宁行空与她的目光相触,朝她微笑了。

莫允离不由心中一动,虽然宁行空与宁骥生得不像,可是望着他的时候,总是想起宁骥。

大家看着那地图,地图上除了用红色虚线标注了路线之外,还有几个红色小点儿。

沈幽幽问:“这小红点儿是什么意思?”

大家拿着那张古地图跟现在的地图接着做对比。

莫允离惊讶地说:“这个红点莫非就在这里?是这家客栈?”

她的话音一落,烛火忽然闪了一闪,似乎又一阵冷风从窗户的缝隙中吹了进来,接着那几盏烛火陡然忽的吐出火舌,瞬间熄灭了。

屋子忽然陷入了黑暗中,女孩儿们忍不住啊的叫起来。

上官冷鹰和宁行空立刻拔出刀剑护在女孩儿们身前。黑暗中,一片静寂,传来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和呼呼的风声。

莫允离心跳的很厉害,她睁大了眼睛,却什么都看不到。

忽然她觉得手被人轻轻握住了,她听到了宁行空在她身边说:“公主不要害怕。”

莫允离脸上一红,她没想到这个铁墨国人如此孟浪。她待要抽回自己的手,宁行空却握得更紧了。他的手心里传过一阵热气,一时让她心中又一阵恍惚,好像握着她的人是宁骥。

莫允离心中一惊,她不由更用力地甩脱了他的手。

然而黑暗之中,只听几声微细的声音响起,她只觉一阵风闪过,她猛然被压到在了一边儿柔软的铺盖之上。

她不由惊呼道:“姐姐们别闹啊。”

然而只听一边裴媛和沈幽幽紧张地小声道:“我们没有闹啊,公主你别忽然喊,好吓人。”

莫允离也嗅到了那人身上淡淡的尘土和雨水夹杂着的气息,他紧紧压在她的身上,她感受到了那人坚实的臂膀,她瞬间变得面红耳赤。

她忙使劲儿去推开,那人却吃痛地喊了一声,滚到了一边。

莫允离又心慌意乱起来,问:“你还好么?”却没有听到他回答。她不由伸手去摸。

而大家也围了过来,忙问她:“公主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乔公公此刻低声道:“冷鹰从后面出去,去看看!”

上官冷鹰答应了一声便一跃而起:“好!”他没走几步,就发出一声哎呦的呼痛,太黑了。今夜又是雨夜,一点儿星光和月光都没有。

莫允离心慌意乱,她忙摸索着去探倒在一边的宁行空的鼻息。她的手摸到了他的脸上,终于触到了宁行空的鼻息。她只觉得他的脸颊的温度很凉,比这春夜中寒冷的风还要凉一点儿,但是他依然在轻轻呼吸着,气流灼热。

莫允离放下了一点儿心,她紧张地说:“他,宁行空他不知道怎么了。”

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,上官冷鹰怒喝道:“何方宵小,藏头露尾你想做什么?”

屋中的大家一时都不敢说话。大家再次意识到,只靠上官冷鹰一个人当护卫,确实有点人手不够。

却听倒在铺上的宁行空,终于开口了:“公主小心,来人是铁墨国的人。”

他这话一出,大家的都大吃一惊,而窗外的上官冷鹰一声大喝,只听一阵水花四溅。上官冷鹰喝道:“别跑啊!来决一雌雄!”

乔公公在屋里喊了一声:“冷鹰,回来!”说着乔公公已经点着了手中的火折子,屋子里重新亮了起来。大家忙将灯重又点亮。

冷鹰带着一身雨水,从门外扑了进来,问宁行空:“喂,你怎么知道是铁墨国人?确实是你的同伙,我见过他们的功夫!”

大家忙问是谁?

冷鹰肯定地回答:“是铁勒十和摩米两个,我认识他们的刀路。奇怪,只有他们两个,其余的同伙不知道哪儿去了。”

他怀疑地看着宁行空:“你们有什么阴谋?”

莫允离却看宁行空的微微皱着眉头道:“我中了暗器,这暗器上有麻药,现在动不了了。”

大家都一惊。莫允离想到了方才被他扑倒的情景,心中十分害羞,但是还是轻轻说:“原来你方才是为了保护我才……”她的脸又一红。

而大家都十分紧张地围了过来。裴媛和沈幽幽仔细端详她,摸摸她的胳膊和腿,看她有没有受伤。

莫允离痒痒的忙躲着她们的手,轻声道:“受伤的不是我啊,是宁行空。”

大家这才转头看倒在铺盖上的他,果然看到了他的肩膀上的衣服有点水色,变得深了。

上官冷鹰过来一把撕开了那一处,露出了里面的伤口,一个米粒大小的黑乎乎的五角镖的头露在外面,上官冷鹰伸手就要去拔。

乔公公喊住了:“别动啊。镖上有麻药,不能碰。”

上官冷鹰喔了一声收回了手。

莫允离望了一眼他的伤口就不敢再看,脸上红晕更甚,他露出的肩膀肌肉隆起,在灯光下发着淡淡的蜜色的光。

三个女孩儿都垂下了眼睛,只怨上官冷鹰太大大咧咧了。

只见乔公公摇摇头道:“咱家本来都到了养老的时候了。现在老胳膊老腿儿还得跑江湖。唉,都太嫩了。”

莫允离很焦急:“公公,您懂医术,您救一救他。”

乔公公看了她一眼,又瞅了瞅倒在床榻上,不能动弹的宁行空:“喔,那是自然。这小子这次还懂得护主。”

宁行空身子不能动,他暗中运气将麻药往下逼,他借着灯光看到了莫允离眼中的关心之色,心中喜悦道:“我此来就是为了保护公主的,这是我的分内事儿。”即便为你死了也甘愿。

莫允离对上他炽热的目光,忙垂下了眼睛,催促乔公公:“公公,您莫说闲话了。”

乔公公呵呵笑了,慢腾腾地站了起来,慢腾腾挪着步子,从隔壁取来药箱,给他裹伤。从他后肩膀拔下那米粒大小的镖的时候,莫允离和上官冷鹰裴媛不由啊了一声。

作者有话要说:①见《列子?汤问》《后汉书?西域传?大秦国》等

上一章:隋唐图经二 下一章:隋唐图经四
热门: 逆光[重生] 在豪门宠文里当女主角 梅花烙 斩天诀 穿到古代当名士 穿到反派破产后 入骨相思意 当男二听见评论区时 重生八零小娇妻 我是暗夜里的罂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