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方郎四

上一章:职方郎三 下一章:隋唐图经一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莫允离望着这栋二层小楼,好像被时光遗忘了,通体缠着绿叶,在春风中疯长着。

她抬头看着这儿,看着那被藤蔓卷着,歪到一边的招牌,招牌斑驳的字迹上写着青青客栈两个大字。

上官冷鹰不由说:“真够绿的,不愧是青青客栈。”

他们一边喊着有人吗,一边赶着马车缓缓驶入了客栈的院子。

那匹黑马拴在院中,看着他们进来,又安静地低头去吃着它旁边的草。

他们一直喊,却不见客栈中有人来接待。而莫允离看着那匹马,她也朝客栈中喊道:“小哥哥你在这里么?小哥哥是你么?”

此时乌沉沉的彤云,一直压在他们头顶上,忽然一声隐隐的响雷过后,牛毛一般的细雨,终于从空中飘落下来。

一阵冷风吹过,客栈的高大的门发出吱吱的声音,望上去有几分诡异。

莫允离却顾不了那么多了,她只觉细雨已经打在身上了:“我们快进去吧。”

说着,四人停好了马车便跳了下来,迈进客栈之中。

只见客栈里面看上去十分杂乱,到处都是厚厚的尘土,好像已经荒废很久了,窗户上的窗纸都破了。

客栈中间布满灰尘的方砖上留着几个清晰的足印,十分新鲜。想必是那骑马人留下的。

莫允离又抬起头来,她喊道:“小哥哥,你在么?出来吧。我是阿允啊!”她才想到自己现在易容了。她忙拿帕子将脸上易容和伪装都擦去了。

她再抬起脸的时候,大家只觉这荒凉的客栈都被她的美貌照亮了:“小哥哥,你在哪里?你快出来啊!”

窗外的雨声大了起来,雨丝从破了的窗户中飘了进来。庭院中的几匹马长嘶起来。

大家回身看,不由吃了一惊,他们的四匹马嘶鸣着,好像要跟那匹黑马打起来了。

上官冷鹰和乔公公都冲了出去,忙去拉架。

莫允离说:“下雨了啊,马儿也得避个雨。”

莫允离看着上官冷鹰和乔公公拉住了四匹马的缰绳,终于分开了要打起来的马儿们。

他们又从马车上取下蓑衣披在了身上,对莫允离和裴媛说:“我们把马牵到马棚里去。你们在这里等一等。”

两个女孩儿点点头,看他们好不容易将马从车上卸下来,牵着它们往客栈后面的马棚里去。

却见院中的那匹骏马一声长嘶。莫允离觉得它在望着自己。她怀里的阿花扑腾了扑腾,朝它喔喔地叫了两声。

那马儿睁着明亮的大眼睛,它看了几眼莫允离,又抬起头,朝二楼望去。

莫允离心一跳,她回身也看着二楼的楼梯,却猛地看到了楼梯上的浅浅足印。她喊道:“小哥哥,是你么?”

她一时忘了所有,提起裙子便朝楼上冲过去。

裴媛吓了一跳,忙叫:“公……小姐慢点儿!”

那楼梯共有两截儿,莫允离一口气便奔上了十几层台阶。

她踏上去的时候,腐朽的木制楼梯,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的声音,阿花不安地喔喔叫起来,扑腾着翅膀飞出了她的怀抱。

而莫允离顾不得那些,她三步并作两步,早已灵巧地爬上了第一截楼梯。她站在第一截台阶和第二截台阶之间的平台上的时候,整个楼梯都好像摇晃起来。

她看到二层楼上好像有人影一闪,她喊道:“小哥哥吗?”

她提裙便继续向前跑。

楼下的裴媛急忙追过来,她踏上第一阶楼梯,便听“咔嚓”一声,那一层楼板断裂,她大吃一惊,忙拔出脚来,抬头喊道:“小心!”

莫允离正奔跑在第二层台阶上,她也听到了楼下咔嚓声和裴媛的喊声,紧接着她脚下的台阶也咔嚓一声,腐朽的楼梯板断开来了。

她喊了一声:“小哥哥!”连忙去抓楼梯扶手,伸手却咔嚓一声,那早已腐朽的楼梯栏杆被她拽了下来。她只觉足下一沉。“轰隆隆”地,这二截楼梯彻底断裂开来。

她伸出手去,好像耳边听到了一个极轻的叹息,尘土飞扬的时候,木屑四射,她从空中摔了下去。

闭上眼睛的时候,她听到了上官冷鹰和乔公公的叫声。然后她就落入了一个带着雨意的结实怀抱里。

有人紧紧抱着她,她惊喜地睁开眼睛,也抓住了那人的臂膀:“小哥哥,我知道你会来救我!”

抱着她的人,依然戴着斗笠,黑纱遮面,看不到他的长相。小公主不顾他们人在半空,依然在辗转腾挪,她伸手便拉下了他的面纱。

她看到的是一张白净而清秀的面庞,她的心重重一沉。

那人已经抱着她稳当地落在了地面。雨丝飘了进来。大厅之中灰尘飞扬,大家都咳嗽起来。

莫允离也一边咳嗽,一边望着他,她抿唇看着大家,大家上来扶着她,同样盯着那人使劲儿看。

她看着大家陌生的眼神,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。她本以为自己脸盲,又分别这么久,所以可能认不出小哥哥了。裴媛朝她摇摇头。

那人开口了,声音有一点沙哑,还是非常好听:“这位姑娘,你没事儿吧?我家中却是有个妹妹。但是姑娘想必认错人了。”

莫允离点点头:“谢谢这位侠士救了我。”她的眼中是难以掩盖的失望。

大家也跟小公主一样,心中有点失落。

却听乔公公问:“侠士身手不凡,多谢你搭救我们小姐。只是方才在大道之上,你为什么二话不说就跑,不回答我们的话?”

大家也有此疑问,都看着那人。

那人摘下了斗笠,大家看他是个中等身材二十出头的青年,摘取了斗笠和面纱,他方才身上的精悍之气竟一扫而空。

只见他生得十分清秀,眉目温柔,看上去十分可亲,倒不像个江湖人,像个书生。

大家都有点惊讶,此人拱手道:“在下宁行空,不敢称侠士。在下孤身上路,小心了一点儿。方才你们的马车追逐,在下一时谨慎,不敢回答。如今看,原来大家认错人了。”

裴媛见他说得这般顺理成章,她只道:“您像我们的一位故人。”

那人有点好奇地看着莫允离:“喔?不知道那人是什么人?”

莫允离望着他,她的心中一阵迷惘。此人方才在大道上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,她几乎立刻就认定他就是小哥哥,然而此时他站在那里,却没有一点儿像了。

他比那个假的铁墨国王子更不像小哥哥。他说话的方式,他习惯的小动作,他的语气,声音,更不要说他的长相了,分明是另一个人。可是她还是觉得他身上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。

“请问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莫允离轻轻问。她这样一说,大家也忽然意识到了,此人跟别人不同的地方。

此人看着莫允离那惊人的美貌,没有像别人那样瞠目结舌,或者目不转睛。他只是略注目了一下,便移开眼睛,跟别人打招呼。

此人这才跟公主再次对视,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艳,却很诚恳地道:“在下不曾见过姑娘。姑娘,不知在下与何人相似?”

莫允离听他这样说,心里不由更加失落,她的希望彻底破灭了。他显然不是小哥哥。

此时却见阿花忽然飞了过来,喔喔喔地朝这宁行空抖着鸡毛,小眼睛里闪着光,奋力飞起来,就要去啄他的手。

大家唬了一跳。

莫允离忙喊:“阿花,回来!”

那宁行空眼神一动,右手轻动,差一点便要去抓阿花的脖子,莫允离这一喊,他的手没有抓向阿花,而是护住了自己的头脸。

阿花听到了莫允离的呼唤,回头喔喔地冲着莫允离叫。

莫允离望着它的眼睛,她一伸手让它飞到了自己的怀里,她轻轻抚摸着它的羽毛说:“阿花,你也许觉得宁侠士像小哥哥么?”

阿花抖了抖翅膀,表示他不是像,他明明就是那个臭小子。

莫允离轻轻叹口气道:“你也认错啦。这位侠士叫宁行空。”

上官冷鹰问:“宁兄弟,你从哪儿来,要到哪儿去?”

外面的雨声越发大了。那宁行空从容不迫地道:“我是四海漂泊之人,此次去京城本打算投奔亲眷谋个差事,不想久不通音讯,我那亲眷已经离开京城了。我想起身上还有另一件事,要去宣化府,便打算去宣化看。听说宣化营生多,好赚钱,正好盘缠花光了,也能赚点盘缠。”

莫允离看着他,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舍。莫允离忽然道:“我们也要去宣化府,我们这一行正缺个护卫。不知宁先生,可愿意与我们同行?”

大家都大吃一惊:“小姐?”

他们此行有许多秘密使命,连皇上派来的暗卫他们都甩脱了。何故要延揽这陌生人?

但是如今只靠上官冷鹰一个人,确实有点人手单薄。大家都没有出言反对。

只见那宁行空面色不动,眼中却闪过一道光,他踌躇了一刻,便拱手道:“姑娘相邀,在下却之不恭了。”

乔公公便一笑,引着他去大厅拐角商量薪酬了。窗外的天色阴沉沉的,雨声淅淅沥沥。

莫允离还是紧紧盯着宁行空,却见他走路习惯先迈右足,足尖略向外撇,跟宁骥的习惯完全不同。

裴媛悄悄地问:“莫非小姐你还是觉得他的身份……?”

莫允离既失望又迷惘地收回目光,她摇摇头,轻轻道:“他不是小哥哥。”

在那边跟乔公公交谈的宁行空,耳朵很灵,听到这句话,他的手指一僵,却点头道:“这个价格,您给的十分公道。行空愿往。”

上一章:职方郎三 下一章:隋唐图经一
热门: 凤舞江山:火爆狼妃太妖孽 执掌无限 逃婚100天:甜妻偷生一个宝 穿越那一片蓝 嫁给男主的隐富哥哥 倾城别传 如蜜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 修罗杀道 傲娇男神住我家:99次说爱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