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方郎三

上一章:职方郎二 下一章:职方郎四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莫允离一行人的记里鼓车,出京师,到了顺天府地界,要去的下一个大州府,便是宣化。

这也是当日假宁骥逼婚突袭的路线。

照图上看,到宣化要二百里左右。他们的记里鼓车,拉车的是四匹难得的神骏宝马,若尽全力狂奔,三个时辰便能赶到宣化,只是那样的话,马儿受不了,大家的骨头架子都会被颠散。

记里鼓车上装了减震的装置,也不能如此狂奔。

慢一点儿的话,天黑才到宣化了。

车子路过桑干河的时候,小公主叫他们停下来。她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。

桑干河水流淌着,水声哗哗。莫允离站在河边,只觉水汽扑面而来。她抱着阿花,阿花眯着眼睛。

站在这里回望京都,天际只有萋萋芳草,再看不到那座宏伟的都城。

今日天空乌云密布,似乎马上就要下雨了。

她望着春风之中连绵到天涯的碧草,在这彤云之下,越发绿得明亮。

她忽然开始想父皇,想母后。想哥哥。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离开家远行。她不知道那空气中潮湿的气息,是天空中的雨意,还是桑干河上的亘古漂浮的水汽。

上官冷鹰见小公主望着河水在发呆,他正要叫他,却被裴媛拦住了。方才裴媛看得分明,小公主的嘴型在无声地叫着哥哥。

小公主已经够坚强了,裴媛自己都偷着哭了很多次,可是小公主跟哥哥那样好,她却很少露出难过的神情。

不管是太子失踪,还是宁骥传来噩耗,小公主都难过一下,每次都立刻找到希望,看着她就觉得自己的人生也有了希望一样。

她很少能看到小公主像现在这样安静有点落寞的模样。

此时从后面的官道上出现了一匹马。那匹马十分漂亮,上官冷鹰不免多看了几眼,才发现马上的骑士驭马技术也十分好。

他正想马上就要下雨了,此人恐怕要被雨淋到了。那人却没有从他们跟前擦过,而是陡然拉住了马儿,停在了他们的车旁边。

除了莫允离所有人都注视马上的人。他带着避风沙的斗笠,黑布遮面,和他们一样,他的装扮十分朴素,看上去十分不起眼,包括他腰间的那柄长刀。

他就像这道上最普通的赶路人,除了他的那匹骏马。

乌沉沉的雨云越压越低,似乎酝酿着雨意。大家都沉默了。乔公公在马车边儿上,一下一下磕着他的烟袋。上官冷鹰搔搔头,还是招呼了一声道:“要下雨了,这位大哥速速找个避雨的地方吧。”

那人没有说话,但是也没有动。

盯着桑干河看了许久的莫允离,也朝他看了看。这一看之下,她却大吃一惊:“小哥哥?是你么?”

她径直便跑到了那人的马前,唬的裴媛和冷鹰都跟了过来。

莫允离的眼中充满了希望:“小哥哥,是我啊。我长大了。”她忽然想起了现在的自己经过伪装。她正要伸手去抹脸,让他认清楚自己的模样。

那人却在马上欠了欠身,拨转马头,飞奔而去。

莫允离不由在后面喊着:“小哥哥,我是阿允啊!你还记得我么?小哥哥!”

冷鹰裴媛乔公公三人对视一眼,他们一点儿也没有看出来,马上那人,到底哪里像宁骥了。

可是莫允离却急切地说:“我们得追上他!”

她翻身上了马车,大家都坐回了车中。裴媛迟疑地问:“公主,喔,不,小姐,你怎么看出那人是宁骥的?”

大家对脸盲小公主的眼光,都有点怀疑。

莫允离想了想道:“阿允也不知道,我们快去追他,追上了就知道了。”

乔公公又敲了敲烟袋锅子:“哎,这真的要下雨了。这一潮,我的烟都不好点了。”他笑了笑道:“走,咱们看看那匹马去。”

冷鹰依言上车,快马加鞭,让记里鼓车车前的四匹马,全力飞奔起来。

他们的马儿果然是日行千里的骏马,很快便看到了前方那人的身影。

那人回头望了一眼,缰绳一抖,便离开了大道,走上了官道旁的小路。

上官冷鹰一愣,他放缓了速度,从怀里掏出地图仔细看了看。这条小路也可以去宣化。

莫允离和裴媛在车里被颠得都快飞起来了。她们两人抱成一团,莫允离觉得十分新奇,裴媛则面色苍白。乔公公躺在短塌上,居然睡着了,还打着鼾。真是奇人奇事。

冷鹰这一减速,莫允离撩开车帘问:“怎么慢下来了?”

她也发现了车子偏离了官道。这条岔路口看上去十分荒凉。今年嫩绿的青草和去年枯黄的草混在一起,小道上,方才那人踩倒草叶和马蹄印,清晰可见。

上官冷鹰看了看那快要压到头上的雨云,他迟疑地说:“总觉得这道不安全,要不然,我们还是别追啦。”

莫允离却摇摇头:“那是小哥哥!”

上官冷鹰便只能喊一声驾,让高大的记里鼓车也走上了这边岔路。

全力狂奔之下,不多时就又看到了那人的身影。

上官冷鹰忙大声喊道:“兄弟,你略站一站,有话说!”

他不喊,那人还在普通赶路,他这么一喊,那人猛拍他的马,瞬间便又跟他们拉开了距离,跑得飞快。

小公主愣住了,小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做?

她还没来得及发火啊,却听上官冷鹰低声道:“好吧,俺要拿出真本领了!”

莫允离正要问,原来你方才没有拿出真本领么?

只觉车子猛地向前冲出去,她和裴媛滚成了一团,差一点儿从车上滚下去。

莫允离只觉的这马车比方才颠簸好多倍,她被颠得都开不了口。

如此这般亡命追逐了快一刻钟,裴媛的脸色越来越白,看上去十分不好。

小公主忙拍着她的背。裴媛换了一口气,缓过劲儿来了。裴媛脸色苍白地低声道:“这样可不行。”

她迅速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十分精致的小□□,对准了上官冷鹰的后心,飞出了一个弹子。

上官冷鹰啊了一声,忙勒住了马车,大喊:“公主小心,有刺客!”

车子终于不再狂奔。裴媛对上官冷鹰没好气地说:“有什么刺客?是我啦。”

小公主抿唇笑道:“冷鹰,你知不知道我们方才差点儿从车中滚出去。”

上官冷鹰嘿嘿一笑道:“俺忘记了,俺小时候经常跟俺们村的小伙伴们这么比赛。那小子他是故意的。”

裴媛气鼓鼓地说:“知道是故意,你还猛追不舍,你是个傻子么?”

乔公公微微的鼾声停了下来,睁开眼睛说:“傻子在哪儿,除了上官傻子哪有多了一个?”

众人不由笑了,乔公公看他们走上了偏僻的小路,也是一惊。问他们方才走了多少里,可他们皆面面相觑,谁也没听记里鼓车报数。一个忙着追,两个忙着抱着别滚下去。

乔公公摇摇头:“职方郎大人啊,这可不行。”

莫允离脸红了道:“要是记里鼓车可以自动计时就好了。”

乔公公向上官冷鹰要过了地图仔细看着,他的脸忽然变得严肃了:“居然是这条路。”他从掀开的车帘望去,只见春草茂盛,吹过的春风中已经夹着一点儿小雨点儿。

乔公公说:“走吧,前面会有一间客栈。刚才那骑马的小子必然在那儿歇脚。”

大家再多问,乔公公却不肯说了,他嘿嘿一笑道:“是个有意思的地方。”

冷鹰这次不敢赶那么快了。

莫允离问裴媛:“裴姐姐,你会射箭啊?”

裴媛点点头,说:“那时候裴夫子他们发现了北宋沈括大人的①《梦溪笔谈》的残卷,书中说到了一种□□,也可以用来测量山脉的宽度。他为了验证这个说法,做了一批□□。我们缠着他,让他为我们做了一批玩具。”

莫允离拿着裴媛的弹弓翻来翻去看,做工虽然十分精美,可□□本身是用很普通的桃木制成,乍看上去并不起眼。

若说与众不同的之处,那就是这弩身上有刻度,还有三条经线三条纬线构成的瞄准器,可以用来确定目标距离。

莫允离举起弓来玩了一会儿,她掀开帘子,对着路边的一棵枯木射出了一支箭。

只听“嗖”的一声,圆弹子正好打在了枯树的枝干上,木屑四溅。

没想到她在飞驰的马车上,一弹子就击中了目标。

莫允离非常惊讶,她又连发几箭,统统箭不虚发。她看着手中的箭,对裴媛道:“用这只□□射箭,几乎可以百发百中啊。是那个瞄准器的功用么”

裴媛点头道:“公主您睿智。这种□□确实准头极高。叔叔是用它为山脉测距的。可惜我那时候太小,没明白该如何测量。”

小公主凝视这□□,想了想说:“还是按照海岛算经的算法算好了。通过两次测量的距离不同,靠三角关系,求出距离。”

裴媛想了想,立刻明白了,她朝小公主拱手道:“谢谢职方郎大人解惑。”两个女孩儿笑成一团。

而此时乔公公睁开了眼睛,看了那□□一眼,道:“闻名天下的灭虏军中就用这种带瞄准器的弓,据说是他家传之秘。没想到,裴太傅居然能从古书中还原做法,他真是了不起。”

却听前面的上官冷鹰喊了一声:“到了!”他们齐齐地朝前看,只见远远的有一个绿色高大的灰瓦白墙的二层小楼。

二层楼高的房子上缠满了藤蔓,藤蔓上盛开着鲜花。几乎与春草融为一体,若不仔细看,还以为那是一棵高大的树。

整座房子被暮春的花瓣包围着。小公主望着它,只觉得十分新奇。她看到了院中木桩上系着的那匹骏马,心一下紧张起来,那人到底是不是宁骥呢?

作者有话要说:①见《梦溪笔谈卷十九 器用》

上一章:职方郎二 下一章:职方郎四
热门: 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 乡村小神医 小萌宝宠爱指南 媵宠 寂静杀戮 沉迷暧昧 清风如有韵 镇河 农门辣妻:田园种包子 花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