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方郎二

上一章:职方郎一 下一章:职方郎三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莫允离出发那一天,百十辆大车,浩浩荡荡蜿蜒十里,士兵仆从们簇拥着中间一辆十分高大华丽的金黄马车,车前打着大旗:上书“明阳”。

京城大街上人山人海,大家都涌出来,想一睹公主的风采。

而真正的明阳公主,却忍着笑站在这些伸长脖子的百姓之中。他们都改扮了一番,此刻混入人群一点儿也不显眼。

大家看着对方的样子,都很想笑。这一次大家的这身行头,是乔公公找回来的,从上到下都十分妥帖。再也不像当年他们几个小孩儿自己出门时候,装扮得不伦不类,一眼望去就会露馅儿了。

他们身上的富贵气象,完全不见了。

只见上官冷鹰和乔公公都穿着鸦青罗褶子,足下穿着东门王的细底百纳布鞋,头上戴着皂布巾。乔公公贴上了假胡子,看起来就是老汉带着子侄。

而莫允离和裴媛上身穿着对襟素花茶白袄,下系着一跳紫花布六福裙,头上带着一对朴素的银步摇。脸上都改扮过了,遮住了花容月貌,好似一对普通姐妹,在人群里一点儿也不打眼。

莫允离好奇地听着大家谈论她,这样的感觉十分奇特。

“听说明阳公主风华绝代。”“可不,看这公主的嫁妆,这十里红妆何等气派啊!”“”可是为什么送嫁队伍,却没有吹起鼓乐来啊?”

“这你们就不懂了吧,出京是不吹的,要到了男方地界儿才开始吹。现在,你看那些大车,他们也在其中养精神呢。”

莫允离睁大了眼睛:“可惜听不着了。”旁边那说话的高个儿女孩儿点头道:“可不,我起了个大早就是为了看看人家宫廷中的乐师班子什么样。没想到竟看不到。”

上官冷鹰终于忍不住扑哧笑了,那高个女孩儿白了他一眼。

等这公主的“送嫁”队伍终于走的差不多了,莫允离几人才上了一辆高大的双层马车。

马车黑漆桐油漆的核桃木车身沿边儿上,通身没有任何装饰。车前套着四匹马,看上去风尘仆仆无精打采,谁也不知道,它们乃是千里马,而这不起眼的粗苯车子,就是测量道路里程的记里鼓车。

小公主为了出行,特意求张木匠改装了这车子。上一辆车子正在京畿南道测绘,这辆改良过的记里鼓车子刚造出来。

崭新还没有人用过,便被同样崭新的刚上任的职方郎莫允离征用了。

莫允离坐在车中,她轻轻一笑,最后望了一眼后面远去的明阳公主浩浩荡荡的南行队伍。

“这下,可真的没人知道我们的行踪了。”上官冷鹰坐在车前感叹道。

乔公公点头道:“人人都知道明阳公主的车队,预备朝南去。目的地是彩云省楚雄府罗平关。那里啊,已经成了各方风云际会之地了,有九鼎出没,还有太子行踪。谁也想不到公主你会改道。”

“可是公主,您这样,也让我们脱离了大部队的保护啊。”赶车的上官冷鹰有点愁眉苦脸:“我,我觉得责任重大。”

大家都笑了起来,现在车上皆是老弱妇孺。

裴媛笑道:“冷鹰,你武艺高强,我们低调行事,不招惹是非,只管测地图打听消息,不要担心。”

莫允离掀开车帘子看着漫天飘飞的柳絮,开到荼靡的春光。她只觉好像理解了一点儿太子哥哥。像如今这样,摆脱众人的视线,跟普通人一样走在人群之中,原来这么轻松愉快。

她现在也跟哥哥一样自由自在了:“也许太子哥哥他是真的玩的太开心,所以不愿意回来了。”

裴媛忙安慰道:“公主,大家皆暗暗传说太子贪玩不归,唯有您坚持说他有苦衷。您是最后一个相信他的人了。”

莫允离点点头又摇摇头:“裴姐姐说的对。不过裴姐姐你虽然嘴上没有说。但我知道,你心里也认为哥哥定然有苦衷。”

裴媛脸上微微一红。

莫允离却没有再说下去,她望着帘外的无边绮丽春景:“我们这样掩人耳目出其不意声东击西,也许会在十里长滩有发现,可以找到小哥哥和阿诺的行踪。”

乔公公裴媛冷鹰点头道:“轻车简从才能走得快啊。”

莫允离想到南下的车队中,皇后给她安顿了那么多东西,可惜自己现在却用不上了啊。

这二层的车驾中,也塞得满满当当的。楼上的木人旁边都是箱笼。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裴媛忙打开册子,记录了这一声道:“我们已经走了四里路了。”阿花喔喔叫起来,表示它也记住了。

现在他们的路线,跟那公主车驾,和向世人宣布的路线,已经完全南辕北辙啦。

小公主想起来就觉得很好玩。她最初决定这趟旅行的时候,想向北走,她想去十里长滩看看。她不相信宁骥死了,那个假宁骥窃取了宁骥的身份地位,还用他的名字来逼婚,太可恶啦。

她要把小哥哥找回来。

但是皇帝和皇后都不同意,他们说从京城北上,直到铁墨边境的这一路的地图,已经绘制得差不多了。而十里长滩临近铁墨和欣国两国边境线,也不安全。

前些日子他们狩猎被围之后,皇帝一回来就要求彻查,为什么宁骥手中都有的地图,而我们反而没有。

这一彻查,结果令人目瞪口呆。原来这一带的新式地图,早在一年半前就已勘测完毕了。可是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勘察回来的地图,却被丢在库房之中,没有使用。

结果出来的时候,皇帝震怒,莫允离惊诧。

而裴世光当时摇头道:“据说百年前也是如此的情形。当时前朝皇帝,找了泰西的传教士,利用当时泰西的仪器,勘测好了极为完备的地图,并刻了铜板,但是却未曾刊行天下。”

大家都很吃惊,这样的掌故,大家都第一次听说。

裴世光惋惜道:“有了完备地图,可各地使用的地图,还是那些完全不能指明道路,更无法标记方位的写意山水画。地图也不受重视,被随意附在了方志后面。”

裴世光看着震怒的皇帝轻轻道:“臣曾对此事百思不得其解。不明白前朝人到底做何等考量。如今看,不过就是官员因循守旧,尸位素餐八个字作祟罢了。”

当时皇帝发了很大的火,勒令他们立刻将地图分发取代旧地图。他本来请裴世光,想让他劝说莫允离打消出去画地图的念头,可是没想到他反而被说服了。

这件事,让皇帝最终决定封莫允离为职方郎,代天巡狩,这是朝廷的态度。

莫允离讲这一段儿故事娓娓道来。大家都听得十分专注。

裴媛不由十分佩服:“这方是天下大儒的气派,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,夫子直言进谏,做得好。”

她说完就知道自己失言了,忙道:“公主,啊不,小姐,裴媛不该妄议国事。”

他们约定出了京城便要改口。莫允离是小姐,乔公公是管家,他们是家丁和丫头,要改了称呼低调行事。

莫允离听了裴媛的话,却眼前一亮道:“姐姐,父皇也是这么说的。姐姐说得很对,你干嘛请罪呢?”

乔公公呵呵一笑,拿烟袋锅子敲了敲裴媛的头道:“朝廷明年便要重新开女科,裴丫头,你倒是可以试试去。”

裴媛还没来得及开心,就觉得头顶一热,她惊慌地站了起来:“啊!公公,烟袋锅的火星是不是掉在我头发上了?”

乔公公吸了一口烟,摸摸耳朵道:“裴丫头你说什么?你想要吃我烟袋锅,想的你火都上了头?”

莫允离噗嗤一笑。她早已赶忙站了起来,踮起脚尖去看裴媛的头发,她说:“没……”事儿。阿花飞起来喔喔地喊着。

莫允离的话还没完全说出来,却听:“哗啦”一声,裴媛已经变成了落汤鸡。

他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裴媛,裴媛头上还沾着碧绿的茶叶沫子,她怒视着上官冷鹰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冷鹰也大惊失色,他方才正在赶车,一边约束马匹,一边打开水壶喝一点茶水润喉。听到裴媛喊叫,他立刻勒住了马车,回身钻进来就泼了她一头茶水。

莫允离看着湿淋淋的裴媛,好在今日出城,未曾浓妆,要不然就更惨了。她一边拿帕子给她擦头脸,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乔公公也磕了磕烟袋锅,笑着慢条斯理地说:“裴丫头说她头上了火。你也不能请她的头喝茶啊。”

众人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,连裴媛自己都噗嗤一笑。

她现在也开始担心起上官冷鹰这唯一的保镖了。前路迢迢,不知道还有多少危险,就靠他真的能行吗?

皇宫之中,皇后正在抹眼泪,恨不得自己也跟着莫允离去画地图。

她又开始埋怨皇帝:“都是皇上,怎么舍得让孩子自己去那么远的地方。”

皇帝正准备打叠起精神,好好哄哄他的爱妻,却听黄门报道:“鸿胪寺卿在外等召见,说有要事禀报。”

“什么?宁骥那小子,喔,不,假宁骥那家伙居然上书说,他作为公主的未婚夫婿,他要陪着公主一起画地图?”

皇帝和皇后都十分生气:“岂有此理,阴魂不散!”

皇帝和皇后此时都非常庆幸,没有答应莫允离去十里长滩的要求。

皇后说:“还好阿允去南边了。”

皇帝生气地说:“让鸿胪寺告诉铁墨国人,地图乃国之重器,不能随意与人观看。别想做公主的跟屁虫!别来!”

而此时小山丘上,宁骥望着下面的双层记里鼓车。他的冰块脸上绽开了无声的微笑:“我们终于能再见面了,等着我。”

上一章:职方郎一 下一章:职方郎三
热门: 春时恰恰归 烧不尽 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再花五百亿[穿书] 特工在异世 末日之前没有想念 国色天香(顶级高手)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长夜余火 萌妃休夫:宠爱百分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