迂直四

上一章:迂直三 下一章:迂直五

亲,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.xiangcun66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王帐中的铁墨国贵族们,都十分惊讶。

他们看着又黑又高大的宁骥王子。只觉他面目英俊,冷若寒冰,威猛无比。即使是不喜欢他的人,也觉得他实在是草原上难得一见的美男子。

怎么欣国的姑娘,居然跟我们草原的审美差这么多啊。

大家都不免七嘴八舌地说:“中原小白脸有什么好?”

“对啊,弱不禁风,好像脸上抹了粉一样,伸出一个指头就把他们戳到了。那也算是男人嘛?”

“王子殿下明明非常英俊啊,王子,我想把我妹妹介绍给你认识!”

众人一阵哄笑。

铁墨国国王看着宁骥,他哼了一声:“以貌取人,带着偏见评判他人。欣国人真是越来越堕落了,都不知道真正的男儿应该是什么样了。”

宁骥静静听着大家的话,却始终面无表情,仿佛一块万年寒冰,夏日的阳光都没法让它融化。

自从宁骥从欣国归来遇袭之后,从军中归来,他便变成这样了。

他原本的玩伴们都不敢再跟他说话。而且他说他遇袭的时候,撞坏了脑子,所以很多事儿都不记得了,很多人也认不出了。

那个活泼又顽皮倔强的小孩儿,好像就这样消失在了草原的秋风之中,现在的宁骥是个大号的任性冰坨子,一天到晚都说不了两句话,变成了独来独往的草原狼。

也无怪大家私下悄悄说,真的宁骥王子恐怕早就已经死了,这个太子殿下是假的。可是众人只敢私下说说。

铁墨国王看他不说话,一挥手屏退了所有人。

金碧辉煌的王帐之中,只剩下了他们两人。

铁墨国王紧紧盯着宁骥,忽然变得十分严厉,他压低声音道:“你出的馊主意,现在求婚被拒了,我们铁墨国的颜面何存?”

高大的宁骥,面无表情地低下头,一言不发。他看上去如同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。

铁墨国王看着他,又暴躁地说:“为什么你会越长越像我那该死的哥哥?你到底是谁?”

宁骥看着眼前的叔叔。宁骥的父王,前任铁墨国国王英俊高大,自己现在确实越长越像父王。

他依旧抿着唇一言不发。他想起了当初在十里长滩分别的时候,阿诺金糕的话:“王子,言多必失。你要一个人深入虎穴,一定要少说话。”

他从前总嫌弃阿诺金糕啰嗦,可是他豁出命去保护他,他不能忘了他的叮嘱。

铁墨国王宁雨又看了他半响,慢慢压住了他那汹涌而出的怀疑。

他的手下人,实在太蠢了。当初宁骥归国的时候,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儿,而这帮蠢货,居然都没能干净利索地把事儿办了。有时候宁雨自己都搞不清楚,眼前的宁骥,是真还是假。

铁墨国王宁雨冷冷道:“既然求婚不行,那你就去抢婚!”他紧紧盯着宁骥:“使者说欣国公主看上去很挂念宁骥,还连连问起阿诺金糕。她跟宁骥可真是青梅竹马的情谊啊。去抢亲吧!”

宁骥的眼里闪过一丝光,他知道他此时不能有一丝犹豫,以免被铁墨国王看出破绽,他简短地回答了一个字道:“是!”

宁雨又仔细看着他,没看出什么问题来。

宁雨不耐烦地说:“下去吧。务必要好好筹划,一举成擒,把那欣国国王的宝贝女儿抢过来!我受够了他们的气了!也该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了。”

宁骥默默行了礼,转身出了帐篷。

站在帐篷之外,秋风吹拂着草原上干草的气息,芳香盈满他的怀抱。

宁骥看着那高远的仿佛被洗过的碧空,他终于微微颤抖起来,他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和激动。

自从十里长滩大战以来,他从没有这么开心过了。他在心中喊着阿允的名字,仿佛只要想到她,身子都变得轻快了。困苦都不见了。

他的阿允果然还记着他。他忍耐了这么久,如今终于可以飞奔到她的身边了。

不过想到使者说的话,他心中有点忐忑。当年太子也告诉过他,说小公主最害怕大高个。

虽然他现在是高了点儿,但是一定高不过门扇吧。门扇当年就那么高,现在一定比他还高,公主应该早就看习惯门扇了。

他也没想到自己小时候像母后,长大了却越来越像父王。脸黑么,他每日栉风沐雨在烈日下操演军士,实在白不了。

等一切都结束了,他可以闷在屋子里一个冬天,再也不被风吹日晒雨淋。那应该就会白回来点儿了吧?他又开心又有点忐忑地想。

光阴转瞬即逝,到了来年春天。

小公主又大了一岁,变得更美了,而求婚的人就更多了。居然还有东瀛人跨过大海来求婚,要知道如今的大海都是怪兽,难以逾越,渔民出海都不敢去远海。

如今那流传在都城中的段子,竟皆变成了事实。

经常有人看小公主一眼,便茶饭不思。就连锁春殿中的人,看着小公主长大的,也会因为贪看她的美貌而耽误了手中的营生。

小公主从小就习惯了大家这么看她,倒是十分坦然,而皇上跟皇后看着日益绽放的娇艳花朵,心中越发不舍。但是也知道该给她定门亲事了。

太子还是杳无音信。而派去十里长滩调查宁骥当年下落的人,倒是带回来不少消息。当年确实在这里发生了激烈的大战。长城上的守军,离着数十里,都看到了当初点燃的烽烟。

围绕着九鼎发生了几场十分凶险的战斗。如今彩云省楚雄府罗平关附近,已经成为了一个漩涡。包括从东瀛来的所谓求亲的队伍,一上岸就分兵两路,一路朝罗平关去了。

皇帝见小公主闷闷不乐,锁春殿中的从人回报说小公主常看着庭中的玉兰花发呆,就决定这次春猎,带着小公主一起去。让她散个心。

却没想到好好的春猎,突然杀出了一队铁墨国骑兵。这里明明是京畿腹地,这几千兵马到底如何翻山越岭,突然出现在围场外,谁也不知道。

深入狩猎的皇帝,如今已经与卫队们失散,现在他们一行不过百人,被铁墨国军队,围在了猎场森林之外的一个高高的山岗上。

春山之中的平静都被打破了,鸟雀被烽烟所惊,骤然飞起。

那铁墨国狂悖的小子翻身下马。朝他们大声喊道:“皇帝陛下,公主殿下!我是来再次向莫允离公主殿下求婚的!这一次,请您一定要答应我!”

若是在平时,皇帝还挺欣赏这样的家伙,胆大心细。

可到了此时,皇帝却冷冷地看着他,拉开了手中沉重的铁胎弓,利箭对着他,只要手指一松就可以送他上路。

皇上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么生气了。他如珠似宝的小女儿,自然要嫁给神仙一样的人物。

这小子求娶不成,就来抢亲,将来还会对小公主好么?

他的指尖马上就要松开弓弦了。却听那狂悖的小子接着喊道:“本王子还知道失踪的太子莫言晨的下落。”

大家都吃了一惊。皇帝缓缓放下了弓箭。

宁骥已经走上了山岗。离得近了看他,他就显得更加高大了。小公主坐在马上,心想,这哪里身高七尺五,明明至少八尺高。她轻声问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太子哥哥人在哪里?”

皇帝看着他,他比画像上更加英俊,若不是他这般可恶,皇上本会夸赞他一句英武过人。

莫允离看着他,心中有些紧张,她一直在仔细打量他,可惜他无论行动做派还是声音动作,都跟宁骥完全不一样。

宁骥压抑着激动的心情,铁墨国王派来的监军正紧紧跟在他后面。他不敢露出丝毫破绽。

“公主不要怀疑,只要公主答应本太子的求婚,本太子立刻将莫言晨的去向说出来。”

“无耻!”“大胆!”“岂有此理!”围绕在欣国皇帝和莫允离身边的侍卫们,忍不住怒斥道。

皇帝缓缓开口:“王子需要明白强扭的瓜不甜。王子想要什么,可以说出来,只要不过分,皆可以满足。公主乃朕的掌上明珠,不是做交易的筹码!如今你悬崖勒马还来得及!”

最后两句话他说的十分凌厉。

宁骥依然面色不动,黑如锅底。

小公主轻巧地从马上下来,好像一只翩然的蝴蝶。她的长发飞舞,似乎发尖擦过了他的脸颊。在那一瞬间,他好想丢掉一切,扑倒她脚下,告诉她所有的一切,但是他忍住了。

他冷冷道:“今日你们还有别的选择么?”

小公主抬头看他,只觉得他好像一座山一样,山顶乌云笼罩,她的心里一颤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我不要嫁给他。

她的浑身都有点抖,轻轻道:“王子甚伟,与我不配。”

宁骥却觉得一阵热血涌上了头,他的小公主真的认不出他了。他的伪装技巧果然可以瞒过所有人,可是他却高兴不起来。

他本来还在心底中存着一线希望,也许小公主会认出他来。这希望破灭了。莫允离美得令他心醉,她比他想象中还要美。

宁骥忽然俯身,一只手便将她抱了起来。

大家都大惊失色,但是又怕伤到公主不敢放箭:“大胆!”“放下公主!”

莫允离被吓得睁大了眼睛,他们两人挨得十分近,几乎呼吸相闻。她清楚地看到了他的眉眼,好像这个黑的五官都不分明的敌国假王子,长的不算难看啊。

她不由心跳起来。她从未跟陌生男子如此贴近。尤其这人还是敌人。

她的心中既恐惧又涌上了奇异的情绪。

上一章:迂直三 下一章:迂直五
热门: 尊主恕罪 等到风景都看透 在末世养丧尸王 不识字的人 撩到校草后我发现追错人了 岛(TheIsland) BOSS穿成炮灰后[快穿] 峨眉派偶像 凤倾天阑 爱你时有风